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文章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秋之韵“征文”】守候天使(散文)_1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爱情文章

不知不觉,又一个金秋十月来临,大雁南飞,天气转凉。时间真快啊,到了十月下旬就是宝宝的七岁生日了。

晚上宝宝给我背诵老师教的课文《秋天》,“天气凉了,树叶黄了,一片片叶子从树上落下来。一群大雁往南飞,一会儿排成个人字,一会儿排成个一字。啊!秋天来了!”他稚嫩的声音听得我心里很舒畅。转眼他七岁了,看着他圆圆的脸庞、忽闪忽闪的眼睛,我的思绪又回到了十年前……

一、挂号

天刚蒙蒙亮,甚至走在路上还看不清行人的脸。此时,在西安某医院的候诊大厅早已排着一条长龙。

我和丈夫是多方打听才知道这家医院的,坐四五个小时的火车赶来,提前一天在医院附近住下了,然后把医院每层楼的情况都摸清楚,打听好哪位专家看得好,每天限挂多少个号。闹钟一响我们赶紧起床,胡乱地洗把脸就匆匆出门了。

我们在排队的人后面站好,看着前面仅有十人左右,焦急的心稍稍缓和下来,应该能挂到号吧?我们俩人换着排队,四周连个坐的凳子也没有,一个人站累了另一个人来换换,四处走走让僵硬的双腿得以放松。

我怀着紧张的心理向四处望了望,看着身边如我们同样年轻的夫妻,大家都怀揣同样的目的而来,希冀这所名医院能帮大家实现梦想——做父母的梦想。我的身后站着一个比我稍矮的女孩,较瘦,头发也如我的一样扎个马尾,眼睛黑亮亮的,一看就是个性格外向的人。

排除站久了,有些一前一后的人就搭讪起来。我话少,见了陌生人从不主动说话,但是这个姑娘让我感觉没有陌生感,和她随便聊了几句。因为大家都是来看病的,互相没有恶意和隐瞒,这也许就是人们说的同病相连吧?她是宝鸡人,农村孩子,在他们宝鸡市已经治了几年仍没结果,而男方家就只有一个独生子,公婆肯定不能让家里断了香火,于是她为了治病辞了工作。

二、专家

这家医院主要有两位专家,一个是科室主任,高高的个子,短头发,戴着眼镜很文静。一看就知道是特有学问的高级知识分子,且很有涵养,对待病人态度和蔼,说话语气非常柔和,她姓师;另一位虽是副主任,一双大眼睛,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她姓周。

一般第一次来看病必须得挂专家号,让专家诊断清楚是什么问题,采取什么治疗方案,得做哪些检查。这两位大夫医德高尚,耐心细致,没有架子。她们每天上班用“焦头烂额”来形容绝不过份。一条窄窄的过道每天挤满了无数患者,全国各地来的都有,医生和护士要从过道走过去得挤出一身汗。那场面不亚于在天安门广场看升国旗。她们的工作量非常大,上一天班很辛苦,光排队挂号交钱做检查等事项,就够几个护士忙乱的了。我觉得护士更像指挥战场的将士,得把混乱的局面管理得井井有条。

这便是令这所医院出名的科室——生殖中心。它位于门诊四楼,往往患者多时连一个电梯也供不应求,与其等漫长的电梯不如爬楼梯上去。我和几位病友就是在这层楼认识的,有前面介绍过的宝鸡姑娘利,还有汉中的静,陕北的雨、玲、晶等,因为我们几乎每次碰面,挂的又是同一个医生的号,所以在日后治疗的过程中,我们结下了患难的友谊。

三、治疗

初次来检查,大夫会开许多复杂而繁琐的检查单。比如化验血、激素、B超等,得按规定的时间分批检查。等所有的结果出来,再交给大夫由她确定治疗方案,此时,只要找准病因对症下药即可。可最棘手的就是大夫也找不出病因,现代化的医疗辅助设备也查不出原因的情况。我和好多病友都属于查不出原因的类型,听大夫说治这种病花钱、花时间和精力,效果往往不明显。但前途再渺茫也得治疗啊,我们常常是带着希望来,怀揣失望而归。

有一次,利和我在一起做B超时查出了问题。她的卵泡那个月长得不好,而且有囊肿,大夫神情严肃地告诉她这个月不能继续治疗了。得先治囊肿,于是给她开了药,并且语气非常和蔼,生怕影响她的心情。仅管如此,利的心情仍很失落,看着她难过的样子,我急忙安慰她。我俩走出医院,利不开心地向我诉苦,是呀,治疗不顺利是最让我们伤心的事。那天下午,她带我去了曲江公园,那是位于大唐芙蓉园旁的新修的公园。她以前在西安上过学,对西安很熟悉。记得公园很大,人较少,我俩无心看风景,沿着弯曲的路边走边聊。后来利总算摆脱了眼前的阴影,脸上绽出了笑容。那天晚上,我们一直天黑才返回市内,她带我去了一家实惠的店里吃饭。此后,我俩的心贴得更近了,友谊的小船迎着人生的风浪航行。对于我们这些前途迷茫的姑娘,未来如何并不知晓,只要能遇到一个知己,相伴度过眼前的困难就很知足了。

四、流产

来西安治疗的前景不是很妙,一两年了,仅管我们执著地坚持着,但这所医院仍让我们伤心落泪。

有一次,收到利发来的消息,说她的公婆逼迫她的丈夫和她离婚。以前早听说她们关系紧张,没想到发展到这种地步。她的不幸命运让我的情绪受到感染,不知怎地,我把这一消息告诉我的丈夫时,却控制不住激动的情绪,委屈地大哭起来,好像要离婚的人是我。一时间,多年来积压在心中的苦闷、难过、烦恼统统倾泻出来,我痛痛快快地哭出声来,事后感到心里好受多了。

比好友利幸运些,不久我突然饭量大增,胃口出奇的好。等到感觉出身体内发生的某些变化时,去医院检查得知我怀孕了!苦苦等待多年的愿望就这么不经意地实现了,我们除了欣喜感到很平静,因为这是我们辛苦奋斗的结果,该来的迟早会来。可幸运之神并不眷顾我,怀孕两个多月后,我在教室监考时,突然感觉肚子疼痛难忍。当时没有太在意,过了几天孕期反应好像消失了,食欲也没以前好,腹内的小生命好像静悄悄地没有生长的迹象。直到再次去医院做B超,大夫的神情异常紧张不安,只见他盯着屏幕仔细看了半天,然后把我母亲叫出去悄悄说话。我感觉到了情况不妙,第二天,我和母亲坐车前往市内最好的医院复查。当时做B超的大夫就告诉我,胎儿已停止发育,清宫去吧。

这个宣告无疑给我们当头一棒,但经历了这么多苦难的我还是勇敢地面对。耳畔回响着那个大夫的声音:“唉,真可惜!”面对生命的消亡,她们也会深感惋惜,何况是当事人呢?当我把这不幸的打击在电话中告知丈夫时,远在他乡的他身心遭受了暴雨的侵袭,他哽咽着伤心得说不出话来。

后来母亲给我找了医院最好的妇科医生,做了清宫手术。第一次怀孕,不到三个月,眼看快到三个月了,就可以度过危险期了。我高兴的心情从云端跌入低谷,没想到我的求医之路如此艰辛,想当母亲的心愿就这么难以实现吗?躺在手术台上,感知着身体内遭受的创伤,我的心在滴血,只是坚强的我学会了不再流泪。走出黑暗笼罩的医院,虚弱的我慢慢挪着步子,那天阳光明媚,仿佛从地狱里走出来的我,感受到阳光的温暖,心里顿时明朗起来。啊,太阳是美好的,世界是美好的,我要活着!只要活着,生命就是精彩的!

五、取卵

我们几个同呼吸、共命运的可怜姑娘,在治疗看不到成效时,有些心灰意冷。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和善的周大夫犹如黎明的曙光给我们带来了希望。她严肃地说,现在最好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做试管,这是目前最见效、最快的唯一办法。在她的帮助下,我们只好无奈地接受现实,积极乐观地投入治疗,不做最后的努力怎么知道会不会成功?

前期主要是打进口针促进多个卵泡同时生长,根据个人情况不一而论,有的人卵泡多长得好,而有的人卵泡很少,只有一两个。可即使只有一两个也不能放弃,它代表着生命的希望!我是幸运的,也是较顺利的,大概有十一二个卵泡,每次监测它们也都按大夫预期的效果生长。可好友静就不那么顺利了,一次检查完后大夫留下她单独谈话,我们都意识到情况不妙,暗暗为她担心。果然,心直口快、热心肠的玲玲迅速打听到静的卵泡中长出一个囊肿。医生又要为她实施穿刺囊肿的小手术,这真像个炸弹,在我们一群人中引起了不小的惊恐!

胆子大些的玲玲热心地留在医院陪静,大家看到这种情况也都主动留下,谁也没有先走。帮她交钱的交钱,拿衣服的拿衣服,安慰她的安慰她,稳定她紧张的情绪。静也和我一样是个娇生惯养的独生女,说话娇娇柔柔,长得也漂亮,很讨人喜欢。可命运之神偏偏要拿她开玩笑,第一次穿刺手术后本以为没事了,可万万想不到同样的灾难又降临到她身上。两次穿刺足以说明她的卵泡长势并不理想,加上她本身卵泡又非常少。我们热心地鼓励她,给了她继续治疗的信心和勇气。

从静的这件事上,我深深地感受到身在异乡陌生姐妹之间深厚的情谊。原来人与人之间平时是平行线,有难时就会变成相交线。很快到了取卵的时候,等卵泡长大成熟,医生就不再让我们打针了。她细心地给每个人安排取卵的时间,谁第一个,谁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一一写在小白板上。那一天也是令我们终身难忘的日子,因为每个人都知道取卵是最艰辛、最痛苦、最害怕的事,但你不能逃避,苦苦奋斗了那么多年,成败在此一举。听医生说过,有的人的卵泡取出来才发现是空的,里面没有卵子。有的人卵泡太多取出有困难,或者取出来的质量又不好,这就是造成不孕的原因。影响不孕的客观原因也很多,但女方的因素至关重要,难怪好多人把不孕的原因怪罪在女人身上。

取卵是不打麻药的,是做试管的过程中最重要的一环。我和玲玲、静、利、晶晶等几个都在同一天同一个上午进行。胆小紧张的我前一晚就没睡好,好像高考前的那一夜。第一个人进了手术室,其他人都忐忑不安地为她捏一把汗。漫长的等待过后,其实也就半小时左右,可我们觉得像等了一个世纪。玲玲和晶晶终于顺利出来,我们几个迅速跑过去搀扶她,嘘寒问暖,想从她们的神色上判断到底有多痛?能不能忍受得住?可她们俩个神色镇定,丝毫没有痛苦的神情,假装若无其事地对我们说:“没事,放心吧,不疼的。”听到她们这么说,我们心里乱跳的小兔子稍稍缓和下来。

等到我独自走进手术室,想起玲玲大义凛然的表情,给我增加了许多勇气。她们都好端端地出来了,怕什么呢?等我平静地躺好,看了看大夫熟悉的脸庞,她微笑着安抚我的情绪,让我不要紧张,我点头答应,在心底给自己打气,一定要争气,母亲和丈夫还在外面等我呢。大夫说:“准备好了吗?我要进针了,觉得疼时就用手使劲按住肚子。”我感觉到一个针头扎到了身体里面,“咯噔”疼了起来。刚开始的一边不太疼,还能忍受,可越到后面越疼痛难忍。我头上的汗冒出来了,用手使劲按压住腹部,以便让大夫从B超上更清楚地看清卵泡的位置,更快更顺利地把所有的卵泡都取出来。

这种疼痛持续了大约十几分钟,手术进行得很顺利,大夫说出血也少。临下手术台时,我听到了大夫熟悉的声音,依然是那么柔和、亲切。“刚才这个人取了十一个,还都挺好的。”大夫的话就像一缕春风飘进我的心田,给了我莫大的鼓舞与信心,我忘却了刚才体内的疼痛,脚步轻快地走出手术室。首先看到我的两位至爱的亲人焦急的脸庞,他们一看到我就急忙过来搀扶我,可我的状态异常好,不用他们扶自己也能走路,周围的人纷纷夸赞:“她是今天出来的人中表现最好的一个!”可不是吗,我后面的一个女孩出来表情痛苦万分,好似受了地狱的磨砺一般,嘴里不停地说:“再不受这罪了……再不受这罪了……”她的样子让人看了很是心酸。

事后,我们聊起这件刻骨铭心的事,我问玲玲:“你们俩当时为什么要说慌?明明很疼很痛苦,你却说得若无其事。”她和晶晶相视一笑,“我们俩如果说很疼你们心里会更加恐惧,那又有什么好处呢?”我恍然大悟,明白了她们的良苦用心,深受感动,内心深处有一条友谊的河流泛着闪闪银光……

六、移植

取完卵之后,我们像卸下沉重的包袱,千斤重担减少了一半。接下来的几天就是好好休息,耐心等待,然而成败还在于最后一局。至关重要、决定生死命运的时刻三天后来临了。到达医院后,医生才会通知每个人的胚胎培育情况,当我看到发在手中的一张胚胎图时,不安的心才平静下来。那一个个像梅花般漂亮的图案,是显微镜下拍到的胚胎图,详细地记录着我们共取出多少个卵,几个是质量好的,几个是不能用的,成功配成了几个胚胎,每个胚胎各自的等级是多少。最后是医生和患者签名,正当我沉浸在胜利即将到来的喜悦中时,“哇”的一声哭声传来。大家寻找声音的来源,是一个皮肤较黑的女孩,原来她只取到两个卵,而这两个千辛万苦的卵并没有如愿配成功,也就意味着她没有可供移植的胚胎,难怪伤心的泪水再也无法抑制,如打开阀门的洪水流淌出来。周围的好心人立刻过去安慰她,大家的心里都不好受,毕竟付出了这么多,竟连最后的一丝希望也不复存在,现实太无情了!

小丽后来移植了两次,用完了所有的胚胎,每次都成功怀孕,可不久又流产。晶晶原来自己怀孕过,只因当时年轻不想要孩子,谁知会酿成后悔终身的灾祸。手术失败后她放弃了治疗,抱养了一个女儿。玲玲和我则是第一次移植失败,伤心地痛哭后化悲愤为力量,进行了第二次移植,顺利实现了当母亲的梦想。静因卵泡发育不好,最终没能实现愿望,带着遗憾回到家乡。利的婚姻最坎坷、辛酸,但也受到上天眷顾,第一次就奇迹般地怀孕,生了个漂亮的女儿。我们几个也算是功德圆满,努力没有白费。霞如我一样,在生了老大后没几年,自然怀孕又生了二胎,这是上天对我们的回报!

经历过的挫折、磨难、痛苦,都是我人生中的一笔重要的财富!

北京癫痫病医院郑州治癫痫病哪家好男性癫痫的症状有哪些治癫痫的最好的办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