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文章 > 文章内容页

【军警】党峪,永不腿色的青春记忆(散文)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文章

党峪,永不腿色的青春记忆

又是一年“八一”节来到。每到这个特别的日子,我总要回望部队,把思绪永远留在军人情结里。

沿着记忆中的路,向着空六军----我们曾经的家往前走,党峪即在眼前。那错落有致的防震简易房,数不清的层层台阶,门前的那棵会说话的核桃树,路边那招摇的柿子,还有那营区边满山的酸枣和那半坡上的斜阳……这一切,映照着我们学习战斗生活的青春岁月。

对于我而言,党峪是一种情结。那里有我熟悉的味道,亲切而柔软。当我在红尘中走倦的时候,它会牢牢栓住我的心,让我在党峪的记忆里安静下来。此时,我会把过去熟悉的人和事情重新想一遍。想起军务处的处长和参谋对我们工作上的严格要求和生活上的关怀备至,想起那些到打字室请我们打字的参谋、干事、助理的儒雅谦和干练潇洒,他们操着各种口音的话语让我忍俊不禁;想起隔壁机要处宿舍住着的参谋们,是他们安抚我们被一只小小四脚蛇而吓的发抖的心;再旁边就是收发室了,那里有浙江兵小郑等在忙着分发报纸信件,我翘首以盼的是希望天天都有我的信;我还想起我们与大、小车班、公务班的战友一起站在大灶饭堂等着吃待熟的烙饼,那高兴的劲儿就象过年一样,可大灶炊事班的战友有条不紊的忙碌着全然对我们的神情一点也不介意;想起大灶饭堂的门前好象永远都停着大卡车,至今我还特别留恋那草绿色的解放牌卡车和那大小的吉普车……

那时候,我十八九岁好年龄,在党峪有规律地工作学习生活,平日忙碌着打字、修改、油印,偶而集中在军务处学习,日子过得似乎是天天艳阳高照。可是,青春的心事却象暗长的藤蔓,牵牵绕绕的缠着,难以言说,性格也变得自卑沉默。平时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下班以后,坐在窗前对着门外的那棵核桃出神,然后低头记下日志,心微微的湿润……

夏夜,我们会坐在门前的核桃树下乘凉,浅浅的月光映着核桃树班驳的叶影洒在眼前,风轻轻吹过象是诉说着远方亲人思念...我们吃着去北京出差的战友捎回的“酸三色”水果糖;品着探家的战友带回的特产,听着苏州籍的周排长、北京籍的张干事讲着部队的趣事;间或看着来往的首长、老兵、新兵从核桃树下走过;闲暇里我无数次的蹲在核桃树下洗那件已经发白的衬衣;每年会在那棵核桃树下栽下西红柿的秧苗,长出的果实等不及熟透已经让我们摘下品尝了;平日里我与小戴小孙等多次在那棵核桃树下合影留念......那棵核桃树上的道道年轮镌刻了我的快乐\\\\\\\\\\\\\\\\烦恼\\\\\\\\\\\\\\\\心事等等而成为我在党峪山沟工作学习和生活的见证,也是我如今梦里千回百转的牵挂呢。

我与党峪和部队的聚散离合,牵扯了太多不舍的感情。"好好工作",既是我的热切期盼,也是梦想的殷殷等待。最终梦想虽然一去不复返,但是今天对党峪往事的梳理,还是一笔笔勾画出了那时的青春姿态。在空六军渐行渐远的时代,能够留住这样的记忆,我觉得就是一种幸福。当我离开党峪离开部队,寻寻觅觅很多年以后,发现感动还是在过去的那个年代,当我翻开相册,却发现很久没有这样的感动能如此打动我,看着发黄的照片依稀还能够记起按下快门时的心境,宛如就在昨天一般。任凭时光如梭,感觉丝毫没有改变,而看一眼就收获的很多……

三十多年前的党峪,各方面条件的艰苦与现在的部队是无可相比的。然而我们没有因为在山沟里吃着粗粮就着土豆白菜,穿着粗布的衬衣解放鞋而有丝毫的悔意和怠倦;我们充满着活力朝气,怀揣理想抱负,勤奋学习努力工作,与所处的那个时代的青春色彩契合无间,洋溢的精神气就象春风般的骀荡着,那一身绿军装承载的是多少人的梦想,走在路上就是一道风景线,在人们的眼里化成的是一段绚烂的图象。

党峪的防震棚和数不清的层层台阶、核桃树、打字室……我以为再没有什么比想起这些更温馨的了。过去的一切都没有变,都原样的留在我们的记忆里,酸枣花开着,柿子还挂着,核桃树还是昨日的样子?若是,该是多么温暖的事情。人们常常说往事如烟,那些已经消散在岁月风尘里的往事随着党峪变成一片荒地没有留下痕迹,但是往事又不如烟,它是我最爱的地方,它是曾经在党峪生活过、感动过、快乐过的战友永远定格在心灵深处而历久弥新的记忆,也许这就是青春?是曾经在党峪的那段岁月留给我们永远不会褪色的青春吧。

我以为,我是到了年龄才会对曾经的青春有了怀旧的情愫,但是看着战友们的文章和图片,却发现其实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整体情感。我记得有位年青的作家的话,青春的一切,哪怕是疼痛,都是好的,在多年后回忆起来会好好珍惜。庆幸的是我们路过这段青春的时候没有漠视地走过,而是俯下身去倾听与慰籍。

也许多年以后,我还会说起这些事吧?我会说我打字速度快,油印很干净;会再说起那棵核桃树下的西红柿很甜很环保…昏花的眼睛,凝望着远方渐渐现出绵长的光,犹如昨日重现,有些惆怅,惆怅得心满意足……

怎么引起癫痫的如何用药物治疗癫痫合肥癫痫病的医院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