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笔尖◇暖】马兰花开(散文·征文)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爱情小说

“马兰花开二十一,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这是我下班途经南苑小区门口时,几个小女生跳皮筋的声音。

马兰花将我的思绪一下子拉到了童年,让我想起了那年,有关马兰花的故事。

那年七岁,村子里来了电影队,早早就听在公社上班的父亲说,要放映的是一部童话故事,名字叫《马兰花》。

那时,村子里并没有专门的放映室,只是在打麦场上拉一块白布作为幕布。早上,村子的广播就通知了放映时间了。下午,早早吃了饭,家家户户开始准备看电影了。

大人们会炒上一锅自家地头上种的葵花子,揣上两口袋,搬上小板凳与村子里要好的人,三个一堆,五个一伙地在电影放映前占好位置,嗑着瓜子,家常里短地闲聊着天;姑娘小伙们扎成堆,叽叽喳喳地玩笑着;小孩子们自然开心的像过年一样,绕着打麦场你追我赶的跑啊,跳啊,没有半会儿安静。

那天,正是刚打完了麦子不久,晚上大约九点多钟,电映《马兰花》放映了。记得清楚,是一部黑白影片,故事内容很模糊了。只记得有一座马兰山,山上住着神仙叫马郎,有一对孪生姐妹——懒惰的大兰和勤劳的小兰,还有一只贪婪的老猫。马郎有一朵神奇的马兰花,可以让勤劳勇敢的人愿望得以实现,马郎把那朵马兰花送给了小兰。老猫想得到神奇的马兰花,于是,便控制了懒惰的大兰,利用大兰将小兰骗到小河边,想要小兰头上的马兰花,小兰不给,狠心的老猫便将小兰推下了河。马郎知道后,发动小动物,与老猫搏斗,最终,老猫得到了应有的惩罚。马郎用马兰花救回了小兰,马兰山上又溢满幸福的歌声。

小时候,心里只有好人和坏人之分,对喜欢和厌恶也表现的特别明显。不像如今,人到中年,许是经历了太多的世事沧桑,已对世间的炎凉,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只记得当时,认为老猫是坏人,恨透了它,恨它把善良美丽的小兰推下河;对大兰也是极讨厌的,认为大兰骗自己的亲妹妹,不是个好人;看见那只为救小兰勇敢地和老猫搏斗,献出生命的小鸟后,泪便是潸然而下了。那只老猫最后被小动物们追得上窜下跳,无路可逃时,又开心地拍着手笑。

那句口决:马兰花,马兰花,风吹雨打都不怕,勤劳的人儿在说话,请你马上就开花。也从此印在脑海里,马兰花也成了心中神奇的花。

但,对于马兰花是什么样子,却一直未曾见过。只是听父亲说,马兰花的生命力很强,经狂风暴雨的摧残、洗礼,依然会婷立在高坡上。

我所居住的小村,有一条小河叫叶河,绕村流淌。村子尽头有一片占地五六亩的树林,小河便从林间横穿而过。在小河淙淙细流的滋润下,树林里,野草丛生,树木葱郁、枝叶茂密,常有野兔、狐狸等小动物出没。

父亲和母亲极反对我进那片林子。我只要出去玩,便要叮嘱,不许去那片林子,林子里有蛇。不知是吓我,还是真的有蛇。

听到蛇,那昂起的头,吐出红信子的丑恶模样,就让我惊恐万分,我是万万不敢去的。可我的邻家哥哥朝阳却常带着几个胆大的男生,在林子里钻来钻去。

有一天,下午放学早了些,朝阳哥哥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很神秘地跟几个小伙伴说:一会儿,我们到林子里去玩,我在那里看见马兰花了,我们摘几朵回来,馋馋女生。那时,正是电影《马兰花》放映不久,同学们谈论马兰花最起劲的时候。

一听马兰花,我立即来了兴趣,把父亲母亲的叮嘱早忘记了,赶紧拉住朝阳:朝阳哥,那树林里真的有马兰花?几个小伙伴随声附和,拼命点头。那你带我去找吧,朝阳哥。我央求着。

朝阳哥坏笑着,说:你爸妈知道我带你进林子,会告诉我爸爸的。朝阳哥从小失去了母亲,父亲对你管教很严,动辄便会小柳条“伺候”,可朝阳哥哥照样顽皮,常带着一群小伙伴闹腾,也包括我。

我不告诉他们就行了,你带我去吧,我不说是你带我进的林子,只说是自己去的,这样可以了吧?我拉着朝阳哥的衣角,摇晃着。从小,比我大两岁的朝阳哥对我就很好,他一直都以大哥哥自居。看见我央求他,又眼泪汪汪的样子,便点头答应了。

我们五六人便向小树林走去。

那是一片很大的林子,走进去,我就摸不着东南西北了。里面有柳树、杨树、胡杨树、红柳……更多的是沙枣树。枝叶葳蕤,遮住了天空,阳光也只能从树叶的罅隙,零零星星地照进来。偶有干枯的树木,才会有大片宣泄的日头。许是常年不见太阳,树林里很凉,树叶落了厚厚一层。

我兴奋地奔跑时,朝阳哥告诉我,落叶下,暗藏着动物挖的坑,不小心会掉下去。我听了,伸了伸舌头,很谨慎地跟在朝阳哥身后。

进了林子,小伙伴们,便四散去找马兰花了。朝阳哥却一定要我跟着他,许是怕我真的在林中迷了路,或是被什么伤到了。我们俩往林子深处走,寻找朝阳哥说的的马兰花。

在靠近小河的一棵最大的沙枣树下,看见一丛苍绿的“剑”状叶片,从厚厚的落叶里伸出来,细细的几根茎,顶着几朵淡紫色的花。那花有淡淡的清香味,远看煞是清新好看。

朝阳哥,那个是不是马兰花?我边问边向那朵花跑去,却不想,花丛旁的落叶下有一个坑,我一下子栽了进去,脚踝钻心地疼,泪水马上流下来了。再加上害怕,我在坑下大声地哭着。因为坑很深,落叶很厚,转眼,我便埋进了落叶里,我拼命用手扒着落叶,露出脑袋,想往上爬,因脚疼使不上力,怎么也爬不上来。

朝阳哥哥也慌了,喊小伙伴们。许是伙伴们走远了,没有一个人应声。他只好使出最大的力气,把我从坑里拽上来,朝阳哥哥也累得躺在坑边上,喘气。

转眼,天黑了,林子里什么也看不见了。我的脚踝肿起来了,不能动。朝阳哥哥想背我回家,却因为刚才用力拖我上来,没了力气。我和他只好坐在那簇花丛边上。

林子里的夜晚是可怕的,树梢上,不时听到猫头鹰的叫声,把树摇动的“簌簌”乱响。远处,落叶下也时不时发出“沙沙”之声,让我想起母亲说的蛇。看那树木,仿佛一下子又变成了猛兽向我扑来,我吓得缩成了一团哭泣。

朝阳哥拉着我的手,说:别怕,别怕,有我在。我却能感觉到,他也是害怕的,因为他的身子也在发抖。

那几朵花儿,却在我们身边,兀自怒放着,将花香送给我们。朝阳哥摸索着,为我摘下一朵,放在我手心说:不哭啊,你忘记看的电影《马兰花》了吗?电影里的小兰是最勇敢的,她连老猫都不怕,你不是最喜欢小兰了吗?听了他的话,我止住了哭声,将那花放在鼻子上嗅。那花的清香味便扑面而来,那香是淡淡的,不浓郁,不腻人,是恰到好处的香。

我把花儿捧在手心,对朝阳哥哥说:朝阳哥,我们就当这花是马兰花吧,我们也念那口决,说不定爸爸妈妈真的会来。

于是,我微闭着眼睛,和朝阳哥一起念:马兰花,马兰花,风吹雨打都不怕,勤劳的人儿在说话,请你马上就开花。然后我又抽噎着说,我想爸爸妈妈了,我想爸爸妈妈马上出现。然后,嘴里不停地咕哝着那口决。也许累了,我慢慢靠在朝阳哥哥怀里睡着了。

因为放学没回家,父母很着急,挨家找那些经常在一起玩的伙伴们。从他们口中,朝阳哥的父亲和我的父母,知道了我和朝阳哥哥还在树林里,便拿着手电筒找我们。

找到我们时,我和朝阳哥哥依偎着,睡得正香。父亲抱起了我,朝阳哥的父亲背起了朝阳哥。后来,父亲笑着告诉我,我睡得迷迷糊糊的还在他怀里念,马兰花,马兰花,风吹雨打都不怕……

回到家,父亲将我放在床上,我却醒了,手里还捏着那朵花。父亲从我手中拿起那花,在灯下看了看,又嗅了嗅说:这是马莲花,也叫马兰花,叶片很有韧性,常被菜农割下来,捆绑蔬菜。马兰花是喜阳的植物,怎么会在阴凉的林子生长,父亲也闹不明白。

第二天,我硬要父亲进树林挖了一丛株回来,栽在小院里。

我虽然扭伤了脚,还是每天会提着小桶给马兰花浇水。可没几天,马兰花的叶子还是枯萎了,花茎也干枯了。我想这马兰花一定活不成了,便又央求父亲去林子里挖。父亲说:先等等,每种生命生长时,都有适应的过程,也许它在野外生长惯了,不适应这里的水土。它一定会活的,马兰花风吹雨打都不怕,一定能成活,要相信它。还叮嘱我,不能每天浇水,要隔三五天浇一次,不然马兰花的根会腐烂。我听了父亲的话,重重地点头,减少了浇水的次数,期待着马兰花的成活。如此过了两周,马兰花真的奇迹般地抽出了新芽。

第二年,六月间,栽在院子里的马兰花,便开出紫色的花朵,香气飘出很远。也随着一年年,越引越多,花儿也越开越多。我们几个小伙伴,常围绕着马兰花,念那口决。

十二岁那年,离开了小村,马兰花留在了老屋。后来,回去过一次,老屋已宜主,马兰花也不见了。

之后,只在菜市场,看见过马兰叶片,用来捆绑绿色叶子菜,很结实,怎么扯都扯不断。马兰花,却没有见过。

几年前,姐姐和姐夫闲着无聊,在乡下弄了两亩地,种起了温室菜棚,都是些无公害蔬菜。我也把菜园子当成“避暑山庄”,隔三差五地开车去转转,帮姐姐伺弄菜。

前年春天,种植油麦菜的田埂上,不知怎么就长出了一棵马兰花。起初,苗很嫩,柔柔黄黄的,在春风下,摇动身体。姐夫以为是杂草,便锄了。

过了两周,又冒出了新芽,姐夫又锄了。随着天气变暖,管理菜棚的忙碌,那棵被当作杂草的马兰花,也被人遗忘了。

转眼到了夏天,那是个周六,我和爱人来到姐姐家。

我每到姐姐家,都是开心的,因为乡村的风,总让人有种远离喧嚣的感觉,总让人的心回归宁静。那泥土气息,又让我像回到了童年。我承认,我是喜欢泥土味的,我是喜欢乡村的。

我赤着脚,走在田埂上,便与田埂上的马兰花相遇。

我欣喜地发现,原本只有一株的马兰,也只有半年时间,就发成了一丛,还伸出了一根茎干,上面顶着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儿。那花朵,半开半合的,像极羞涩的样子,随风摇曳。我喜上眉梢,蹲下身子轻嗅,因未开花,没什么香味,但样子却像极了小时院落里的马兰花。

在地里摘西红柿的姐姐说:这马兰花真能长,都不知被你姐夫锄了多少遍了,锄了长,长了锄的。后来你姐夫也干脆不管了,任它生长,长老了还可以绑菜,也省得你们买塑料袋,制造垃圾。

我笑起来,说:姐,你记得那《马兰花》的电影吗?我反正觉得马兰花挺神奇的,以后你告诉姐夫不锄行吗?我喜欢马兰花,淡淡的紫,多优雅啊,看着就好看。

姐姐也笑,嗯!怎么不记得那电影,就是因为那电影,你喜欢马兰花。不过,这马兰花越发越多,越发越快,我怕引到地里来,菜长不好。

它一定不会进地的。我嘻嘻笑着说,席地坐在马兰花旁,看姐姐把红红的西红柿放进菜篮里。

那年秋天,姐夫便把已经长老了的叶片割下,晾干,用时,就在水里浸泡一会儿,等湿透了,拿起来绑菜,又结实,又实惠,也不用买塑料袋了。

三年过去了,半个田埂上都是马兰花了。可是,也真的奇了,马兰花虽然引的很快,却不往田里延伸,也只是将田埂长成了半堵矮墙……

“该我了,该我了……”一个梳羊角辫小女生的笑声,将我的思绪拉回,我仍然笑着,站在不远处,看几个孩子。

几个女孩儿嘴里在说:马兰开花二十一,二八二五六……

我却笑着在心里默念:马兰花,马兰花,风吹雨打都不怕……

治疗癫痫病最有效的方法山东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效果好西安专业癫痫哈尔滨癫痫能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