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梧桐征文】上门女婿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表白的话
木犊是个上门女婿。   谁都知道农村人重男轻女,在这浓厚的重男轻女的氛围中,能跑去给别人家做上门女婿,原因固然多种多样,然而归根结底,其实也就一个字——穷。   年轻时的木犊父母,是风光的。因为木犊娘的肚子每大一回,就能生出一个小子,这让那些虽然使劲生却总也生不出儿子的好多家庭,很是眼红。   然而,有儿子固然好,而这儿子一旦太多,也其实大事不妙。而木犊的父母,却一不小心,就弄了八个光葫芦。   抛开男孩子调皮爱惹事的天性不说,只就一个好胃口、大饭量,就够木犊爹娘忙活的了。于是,一路下来,在木犊家这八个半大小子那似乎永远也填不饱的胃口的狂吃下,木犊的家境,日见穷酸,这其实正应了那句老话:“十七八小子,吃死老子。”   木犊家的正对面,是花朵的家。对门的花朵娘,一口气生了六个娃,而这六个娃,虽然个个长相漂亮,却都很不争气的全是女娃。   话说这木犊娘一口气生了八个娃,八个都是男娃,对门的花朵娘,一口气生了六个,个个都是花朵样的姑娘。这件事情,也算是村里的奇事一桩。   两家住在对门。最初,木犊娘和花朵娘的关系也很好。经常坐在各自的门墩上,一边纳着鞋底,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家长理短的闲话。然而有一天,不知是木犊娘还是花朵娘,发现自家老母鸡孵出的一群已经逐渐长大的鸡娃中,少了一个雄赳赳气昂昂的小公鸡,并且似乎有证据说明,自家的鸡,进了对门的鸡圈,然而对方却不承认,说那本来就是自家的鸡,于是两个女人为此争执不下,于是两个女人因此交恶。   “鸡娃”事件,说起来算不上大事儿,然而两个女人却不依不饶,并且自此之后,有事没事,战火绵延,以至于有段时间,看两人吵架,成了村人打发寂寞排解无聊的一项业余娱乐。   每逢花朵家来了贵客,比如媒婆或者新女婿等,眼红的木犊娘就故意地用扫帚大力清扫自家的门前,让扬起的尘土,呛进客人的肺腑。然后为此,花朵娘跟木犊娘又是一番大吵,吵到紧要处,木犊娘就对着花朵娘,狠狠地用手指头一戳,说:“你要是没有亏先人,你咋生不出来一个带把的?”   这是杀手锏,相当于在花朵娘的脸上狠狠地打了一个大巴掌。每每这时候,花朵娘就一蹦几丈高,开始恼羞成怒地用最难听的话语来恶骂对方,说:“你pi能嘛,我没有你pi能么……”然后两人就继续骂一些很让人无法入耳的话。   每次,吵完架各自关门回家,花朵娘都要一个人面对墙壁,为自己生不出男娃而生气半天。而对门的木犊娘,则因为对门家时常有媒婆出没,而自己的儿子,却因为穷的叮当响而说不上媳妇的事,窝火半晌。   话说花朵娘和木犊娘吵架的历史悠远漫长,伴着两人连绵不断的吵骂,木犊和花朵的哥哥姐姐们纷纷长大,而长大的他们,也时常有一搭没一搭地参与到两家的对骂中。两家的人,各自站在自家的门前,为着一些几乎提不上串的小事,站成各式各样的姿势吵着架。有的手插腰,有的手上扬;有的跳着脚,有的不停地指指戳戳着而且同时嘴里还不断地泛着白沫,不过,实话说,因为人多嘴杂,所以大部分时候,能被对方听清的话语,也委实不多。   这个世界,到处都是物竞天择,就连吵架,你也应该具备能前去吵架的资格。   首先,你要有一口利齿白牙,说话要够狠,说出的话要够毒辣;   其次,你要天生具备良好的肺活量和傲人的大嗓门,不然,吵架的时候,你必然有理被人骂成无理,你必然永远处于下风。   再者,除了嗓门够大,你还要胆子大。因为吵架一旦激烈,文斗很容易转化为武斗,自然,吵架之前,这些你都要充分考虑到。   有一年,我们村庄的两户人家,因为界墙的问题发生争执。先是一对一的小吵,后是两家人全体参与的大吵,再后来吵架升级,发展为拳脚相向,再后来两家的亲朋又纷纷介入,于是界墙之争,发展成了群殴事件。到了最后,终于有一方的阵营里,一人重伤,一人丧命。于是警车开进了我的村庄,于是,该抢救的去医院,打死人的坐了牢,此事也就告一段落。   然而花朵娘和木犊娘,虽然吵的热闹,一直以来,双方却都停留在“君子动口不动手”的文斗阶段。加之,一家全是女孩,另一家全是男孩,根据“好男不和女斗”的光荣传统,这架,似乎也没有希望打起来。   花朵的姐姐们和木犊的哥哥们,偶尔在吵架的时候,会帮助自己的娘喊上几嗓子,不过,也就是喊喊罢了,双方似乎也并没有想到动真格。   而至于花朵和木犊,却连吵架的资格都没有。花朵说起话来,声音小的像蚊子叫,而木犊,看起来眼睛大大很聪明,嗓门也不算小,然而,却话很少,并没有一张伶牙俐齿的嘴巴。   所以,大人们吵架的时候,花朵和木犊常常穷极无聊的去村外玩。刚开始,两人各玩各的并不说话,然而不知从那一天起洛阳靠谱的癫痫医院去哪找,也就一起玩上了。   木犊比花朵大两岁,花朵管他叫哥哥。到了上学的时候,木犊先去,再过两年,花朵也进了学堂,而花朵一旦在学校或者在放学路上,遭人欺负的时候,木犊总会及时出现,过来帮忙。   木犊在学校是老大哥,然而老大哥的学习成绩却并不佳。第一年上学,就留了级,到了第二年,还是留级,这样留来留去,就真的成了花朵的同班同学。   木犊上学到第三年的时候,照例还是应该留级。然而木犊回村,呲牙笑着说:“今年我不用留级,老师说了,让年龄小的先留级,老师说要照顾我,让我升级呢。”   不爱学习的木犊,在老师的照顾下,算是小学毕了业。小学毕业的他,也就回家修地球。   花朵比木犊在学校多呆几年,初中毕业后,没有考上高中,也就回家务了农。   到花朵初中毕业的那一年,花朵家因为嫁掉了几个姐姐,收了一些菲薄的彩礼,日子,倒似乎比木犊家要好一些。而说到木犊家,他的父母累死累活,也只给前面的三个儿子娶了亲,家里就穷的像要天塌。   于是,无力娶亲的余下的木犊的四个哥哥,就开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木犊的四哥,聪明又有头脑,通过努力做了村上的队长。然后借着队长的威风和村里那点小金库,娶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外地媳妇,那个女子,真的是漂亮呢。   当着队长的木犊哥,整天把那女子仙女一样侍奉着,倒也安宁了几天。然而好景不长,木犊哥的贪污行为很快被村民告发,虽然处罚并不重,没有绳之以法。然而队长的职位,却是保不住了,而那个如花似玉的女子,眼看木犊哥手里没了钱和权,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趁人不备,脚底抹油,跑了。   于是,这个“能人”哥哥,只好打起了光棍。   木犊的五哥,在大龄好几年后,有些变态。因为听人说,这个男子,常常会用一些小吃食,将村里一些不谙世事的小女孩骗到他的房间,然后进行猥亵。   自然,他成了人们眼中的一个真正“色狼”。自然,人们都会告诫自家的小孩,离他远点。   木犊的六哥,吃苦耐劳。最终,跟一个身有残疾且大脑也不大正常的二婚婆娘圆了房。   六哥的这个媳妇,原本是正常人。然而婚后,丈夫却不爱她,至于婆婆,也是多有虐待。于是,这个女子,在某一天的午饭后,洗完了碗,将厨房收拾停当,就一个人来到村里的井台边,然后,“噗通”一声跳了下去。   这个女子后来被救活了。被救活的她,嘴眼歪斜,大脑也基本成了摆设。婆家自然是不再让她进门,于是,娘家人把她接了回去,她的哥哥们,自然也将她视为“累赘”。   可以想见,娶这样的女子,娘家人当然不会要彩礼,而且实话说,就是少量的倒贴,他们也很愿意,于是,木犊的六哥,不花一分钱,就“娶”回来了一个媳妇。   木犊的七哥,长相倜傥。他喜欢上了村里的一个小媳妇。那个小媳妇的男人,不知什么原因,总不能弄大自己婆娘的肚皮,所以对于自己老婆跟这个男子的鬼混,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于是,木犊哥,也就堂而皇之地让那个小媳妇,怀了自己的孩子。   再然后,就到了木犊该找媳妇的时辰。   说到这里,各位读者,请容许我给你描述一下木犊和花朵所在村庄的情形。   说起来,这个村庄也是地处富饶的关中平原。然而这个村庄的周围,却全部被盐碱地所包裹,所以说,也就一点儿都不富饶。   这里的土地,种瓜瓜不成,种果果不美,唯独小麦,还可以勉强生长在这里,然而,产量也并不高。   故而,十里八乡的女儿,都不愿意下嫁这个村庄,而至于这个村庄的女儿,却都会想尽办法要逃离这个地方。   花朵娘有六个女儿。六朵金花中她只预备留下来一朵,原来她想,应该问题不大。然而到了女儿们要出嫁的时候,个个却都想要离开,没有一个愿意招个上门女婿从而留在这个村落。   花朵的大姐,为着去留的问题,直接跟自己的老娘翻了脸,坚决不愿留下;她的二姐,比较聪明,笑着对自己的老娘说:“娘哎,我将来把你武汉癫痫能治愈么接到我的家里来。”花朵的三姐是个闷葫芦,她话不多,但只要说到让她将来留在村庄招上门女婿的话题,她必然眉头紧皱,脸色阴沉的都能拧出半盆水来。她的四姐,更是早早给自己在别处自由恋爱了一个对象;至于花朵的五姐,作为村里唯一的一只金凤凰,读完高中后上了大学,自然,更是彻底跟这个村庄绝了缘。   就这样,花朵娘一路拦挡、一路设防,却一路吃着败仗。她的五个姑娘,如决堤的洪水,汹涌澎湃直接冲出她的村庄,而她,只能望着女儿们的背影,独自嗟叹。再然后似乎只是一晃眼,她的如花似玉的六个女儿,只余下了孤零零的花朵一个。   人常说“八十岁老,爱的小”。花朵是家里的老幺,所以跟她的娘亲,也更加亲昵,而更难能可贵的是,花朵居然不愿意离开她的村庄。也就是说,花朵愿意让她的娘亲,给她招一个上门女婿。   然而这个贫瘠的村庄,连自己的五个女儿都不愿意多呆,又如何能招来外村的愿意来此做上门女婿的人来呢?实话说,难度很大。   于是,花朵娘只好将目光再转回自己的村庄。   此时的木犊娘,苦于无钱给自己的小儿娶媳妇;此时的武汉到哪治癫痫病好花朵娘,苦于找不来愿意上这个村庄来的女婿,而花朵和木犊,自小一起长大,彼此心里也有着情意,然而,碍于两家历史上的关系,这话谁也不愿提起。   说起这桩婚事,就还要感谢热心的梁嫂。   梁嫂是个聪明人,也是个热心人。眼看木犊和花朵都已经过了婚配的最佳年龄,又分明这两个孩子也互相中意,于是有一天,梁嫂不请自到,直接笑盈盈地进了花朵家的门,跟花朵娘嘀咕了半晌后转身又进了木犊家的门,跟木犊娘再嘀咕了一阵后,就将花朵娘和木犊娘请到一起,三个人又说道了老半天,于是,木犊和花朵的婚事,也就大致敲定,于是,木犊就成了花朵家的上门女婿。   关于他们的娘是怎么愿意妥协的,据我的道听途说,是说两个人年龄大了,火气渐小,彼此私下也都有些想要言归于好。只是互相因为爱面子而拉不下脸,而梁嫂深明大义的一番谈话,对两人来讲,好比正瞌睡着别人给递了个枕头,也无异于下了一场及时雨,于是,两人就此握手言和。   木犊和花朵成亲的时候,两家的日子也都还比较恓惶,所以,也就只是简简单单地办了事,然后,两人就睡到了一张炕上。   这个贫瘠的村庄,几乎找不到发财的途径。于是婚后,木犊去到了省城,在省城的火车站,做搬运工。   木犊有一身好气力,也舍得吃苦,所以在省城呆了一年光景,也就攒下了一点钱。   春节的时候木犊回到农村的家,看着两边的娘,都已经白发苍苍苍。而从两个娘看他的眼神里,他明白了,她们心里其实也都巴望着,他能够呆在她们的身旁。   春节的那几天,木犊一有空,就一人蹲在村外的旷野上,闷头抽烟。村外那凛冽的北风,他似乎完全感受不到。   年关刚过,木犊就从农村来到我位于省城的家,说他打算不再打工想要回农村发展,他说他想要回家养羊,说他虽然存了一些钱,但还是有些欠,希望我们能借给他五千块。   木犊是向我老公开口借的钱,不过他钱借的很实诚,他说:“这事你一定要跟嫂子商量好,可不要为了给我借钱,你们两口子打架。”自然,我们两口子不会为此打架;自然,我们也都愿意帮帮能吃苦肯吃苦的上门女婿木犊。   木犊执意要给我们打一张欠条,欠条上写明一年半后归还,到了一年半后的这一天,木犊扛着满满一袋子新鲜的包谷珍,按响了我家的门铃。   我当时心想,这个小伙子,能吃苦又讲信用,一定能把日子过成。   一晃几年过去了。   有年春天,我回到村庄,见到的木犊,俨然已经是一个小老板模样。   木犊家,养了好多头羊。他说,每天早上卖羊奶,就有一百五十块的收入。说话间,木犊的手机响起,于是,我听他款款在电话里跟别人谈起了生意   木犊的生意,也跟羊有关。具体来说,就是贩羊。木犊说:“为了做这个生意,我的足迹,几乎走遍了省上的各个村落。”   花朵如今是幸福的,每天除了在家洗洗涮涮、下地干活外,还组织了一个村上的秧歌队,每天到了时间,大家就要结伴一起在村里的广场上,扭动摇摆。   花朵的这个秧歌队,有统一服装、统一训练时间,所以,在附近小有名气。如今,县里的好些单位,庆典或者开业的时候,时常会来邀请她们参加。有一次,不知怎么省报的记者知道了,于是,花朵和她的姐妹们,照片还被登上了省报的头版。   而花朵和木犊所在的村庄,在上门女婿木犊和他的媳妇花朵的带领下,年轻人多半都留在了自己农村的家。所以,这里没有荒芜了的庄稼地,整个村庄,因为有年轻人在,因而显得朝气蓬勃。   再看相邻的几个村庄,都只留下了一些老弱残或者痴傻呆。有一次,附近有个村庄意外发生了火灾,连能救火的人居然都找不到。   木犊和花朵所在的村庄,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做“王子村”。如今,王子村的村民在上门女婿木犊的带领下,在外打工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而且,这些不再出外打工的人的生活,比起附近几个村庄的好多户人家,还明显的富庶了好多。   木犊和花朵的孩子,如今已经上了中学。而至于木犊娘和花朵娘,有事没事,就见她们和村里的其他老人聚在一起,在墙根底下晒太阳,或者聊闲天,或者摸纸牌,看来,日子过得也是挺惬意的了。   前阵子回家,听说木犊是村长了,还听说木犊打算跟县药材公司合作,在村里的土地上,培育一种特别适合在盐碱地生长的特殊药材。   哦,对了,前面说了这个村庄的年轻人现在都不愿外出打工,而且日子过得还比周围的村庄富饶。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不得不说,那就是几年前,上门女婿木犊斥资在村里办了一个小规模的方便面厂,这个厂子的方便面,已行销全国。    如今,听说随着方便面厂规模的不断扩大,已经有少量外村的年轻人来此上班。又听说,如果村庄的药材试种成功,几年后,没准还会有药厂进驻我的故乡……   看来,一切似乎都蒸蒸日上。自然,这不得不感谢咱们的上门女婿木犊。   共 556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