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丁香•守望花开】桃之夭夭,其叶蓁蓁(散文)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表白的话

(一)

五月,青草碧连天,葱郁的绿意漫天席卷。

地里的禾苗,山坡的绿树,河岸的柳条,她们的温柔像母亲的眼眸,微风轻轻一吹,一股淡淡的清香迎面而来,淳朴的味道,就像山里的庄稼人。

五月的门帘刚刚开启,故事的细枝末节已成片成片疯长开来。

五月有鲜花,有果实。

五月,还有诗和远方。

(二)

风起时,我站在自家的小院看屋檐下父亲栽种的梧桐树,它们一字行排列,非常工整的站队。当然,这是父亲特意安排好了的,我们这群孩子与它比肩成长,夜里听树叶敲打瓦砾的声音,雨打院墙“嘀嗒”的声音。在陪伴中它成长,我也成长。直到它超过我的头顶,高过我家的楼房。当那根遒劲的枝条伸进我家的窗口,用手轻轻的抚摸那片叶子,第一次才有的心动就这样油然而生了,似一股暖流侵袭我,是欣喜甜蜜的感觉。

小小的年纪,原来我也可以安静的与岁月独处,一个人享受不被人叨扰的孤独。其实,那时的我根本不明白何来孤独,什么叫做清欢。只知道该吃午饭的时候,自家的院落一个人影都没有。只知道天黑的傍晚,落霞把山顶烧得绯红,满院的麦茬儿,油菜杆堆成了一座座小山。这么拥挤的院落却没有一丁点儿声音,那条整天“汪汪”不停的黄狗也不知跑哪里去了。

天黑了,鸟归林了,母亲在地里还没有回来,我就开始放声大哭,直到把落霞哭成惨淡,把黑夜哭到深处的时候,就进入了梦乡。母亲喂养的鸡儿,鸭儿,狗儿们该归巢的就归巢,该拢圈的就拢圈。朦胧中母亲背着一捆麦子走在回家的路上,其实我看不见母亲的背影,只见一座小山般的麦穗向家的方向蠕动,母亲的身子弯成了一张弓。

(三)

如果与岁月和好如初,如果与生活觥筹交错,我想还是在童年里寻找记忆,我想还是说出大山里的美好。

走进田野,看见绿浪翻滚的时候,许多小朋友与我一样没有惊奇于母亲栽种的禾苗长势旺盛的模样,眼睛溜溜的盯着地里的黄瓜,西红柿。邻家的小妹连刚长出来的豌豆,胡豆都不放过,她躲在一个有坑的地方,偷偷吃的满地都是。当我看见她时,我有点惊奇,她也有点失措。

“豌豆,胡豆也可以生吃吗?”

她点点头,伸手递给我一个,可我不敢吃,记忆中这是要煮熟才能吃的食物。她引诱我说好吃,又递进嘴里一个且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我强装勇敢吃了一口,马上“啪”的一声,全吐在地上,愤愤的转头就走。

是的,有些事情我还真的很来气。桑椹算得上食物中的美味吧。到了桑果成熟的季节,颗颗又红又大的果子挂满枝头,那架势把五月的一片金黄都比下去了。小孩子们爬了这棵树又爬那棵树,边摘边吃不亦乐乎,高枝上伸不到手的地方就抱住树干摇,唰唰掉了一地,引来几条花狗在地上乱窜。大人们放下手里的活边吆喝边往拢里走,她们举起镰刀钩弯树枝摘起就吃。而我早就偷偷试了几次,每次吃下去马上反胃吐了出来,始终享受不了那个美味,远远的站着看她们吃得那么闹热,感觉自己就是异类。她们每吃一个果子都望我一眼,还故意“吧嗒吧嗒”吃得非常大声。我不服气,躲到背地里,挑了颗特红又大的果子,憋足一口气,像将军驯服士兵一样,可最后我满脸蒙羞败下阵来,独自打扫战场的同时也讥讽她们能吃的嘴巴就像猩猩的红屁股。为了融为一体,不负好时光,她们摘我也爬树摘,至于摘给谁我也不知道,回家的时候,全拿给母亲的猪仔子们吃了。

“太阳出来照山岗,养蚕姑娘采桑忙。”

想起发髻高挽,身系围裙隐形于绿叶间忙碌的村姑,就像荷叶尖尖上的一朵莲,叶随风动,花随影动,不见其人,不闻其声。然有美人兮,就在荷塘。这么美的景,我能作一次秀,当了一回采桑女,高挑的眉狠狠地弯了身前的小伙伴一眼,就已怡然了,至于吃桑果的事,已经抛到了九霄云外。

小的时候,父亲教我们要老实,要规矩,要像个样子。坐要有坐相,站要有站相。走路要像个女孩,说话要细声,吃饭不能讲话,不能这样不能那样等等若干礼貌的问题,归纳起来不就是要我们活得端庄精致吗?肚子饿了,也不能像个乞丐的样子,身子歪了,骨架也得有个正形的模样。

庄稼人把玉米杆子称之为“甘蔗”。玉米成熟的时候就可以吃了,可是父亲的两只眼睛硬是利剑般刷过来,叫人浑身都不自在。我本有大智大勇的决心与他抗衡,后来只是咬咬牙,瘪了一下嘴,哼了一声鼻子,至于哭鼻子没有我想不起来了。父亲不在的时候我肯定敢吃,被我看上的“甘蔗”,包括上面结的玉米也毫不吝啬痛下杀手。吃饱了,擦擦嘴巴,开心地笑了。母亲是睁一下眼闭一下眼,全然不知道。

母亲的脾性,父亲没有。

父亲的刚性,母亲永远也做不到。

打个比方,三国汉室的天子,本有俯天下之才,悯天下之心,整乱世之志。其明君耶,仁主耶。可是曹操手里有武器有军队有虎符,这个皇帝我可以让你当也可以不叫你当,同然,这“甘蔗”明明可以吃,可父亲就是不叫我吃。汉室的天子有人不想让他坐在皇位上,他服吗?没有。父亲不叫我吃“甘蔗”,我服吗?也没有。然而曹操,汉室的人都称他曹贼,为罪人。汉帝说自己当了袁绍,董卓,曹操的傀儡,那么下次又去当谁的傀儡呢?曹操胸有宏图伟业,脑有卓尔不凡的智慧,他养兵驯马战场厮杀,讨伐董卓,击败袁绍,消权削藩,稳定了汉室动荡的局面。他的一双丹凤眼更显示了本有的豪气霸气俊气。“鹏飞九万里,而风斯在下”,人家不安逸他的原因就是因为一个“狂”字,说他是坏人是因为他不温顺。汉帝为啥说自己当了人家的傀儡呢?是自己手里没有家当,一穷二白拿啥子和人家对抗呢?其实曹操也不是什么坏人,父亲也不是。曹操的野心是想荡平江东,天下一统。父亲的心思是想教育好子女。

(四)

童年的纯真,快乐,稚气是整个生命历程最美的光环。说过的每一句话,做过的每一件事都无需佐证,评判。

杏子挂满枝头的时候,李子青涩的模样已成形了,桃子的脸颊泛起了红晕。小鸟们时不时在花叶间扑腾树几下,猫儿恼了蹭蹭几步就上了树。这样的季节适合于怀春,适合于幻想,适合于恋爱。你只需在叶片后静静的聆听。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五月,是父亲的希望,也是我的诗行。

五月,景色宜人,人丁兴旺。

那几个不懂风情的孩子们,在果子未成熟,趁父亲不在家时,折断桃枝偷吃了果子。气得父亲拿刀砍掉了树,哪棵树果子被偷了,父亲就砍掉那棵树。他说不愿意看见枝残果败的模样,更不愿忍受那些调皮捣蛋的孩子偷吃果子,踩踏了地里的禾苗。

李子泛黄时,我已有了要偷吃的决心。低处的枝丫被父亲修剪了,剩下顶端的几枝兀立着,果实挂满枝头的时候,它连腰都不弯一下,故意逗引过路人,想吃又够不着,自嘲自讽扔下一句话:“这事做得很好。”就走掉了。我在心里也耻笑父亲,决定爬上树看看果子到底长成了啥模样。是大了,黄了,圆了,上面还蒙了一层灰白灰白的东西,可是我没有摘,用手摸摸就下来了。这事妹妹向父亲告状了,我说就只是看了一眼。

“站在树下不能看吗?”

转身的一刹那,我分明看见父亲笑了。

五月,关于父亲的文字,只会生硬地成为一幅拼凑图,就像五月的果子,有一丝涩涩的味道。父亲的山河,我只能远远的遥望。

武汉治疗成人癫痫需要的费用贵吗癫痫人一直吃卡马西平没什么效果云南有看癫痫病的医院吗松原去哪里治疗癫痫比较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