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一生要强的爸爸,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8-22 分类:传说

文/潺愁

我们家离县城有半小时的车程。

那天要离家出来的前一晚,我去我爸的房间问他明天能不能送我去车站。他在抽烟,回了我一句:你自己叫车去。说完他头也不回的继续看他的电视。

我走出房间,下了楼,看到院子里停着的那辆破旧的大型摩托车,它比一般的摩托车要长一些,大一些。它的车身沾满了灰尘和泥土,前视镜已经坏了一个没有再安上,座椅的皮也破了一些,露出黄色的海绵沾满了污渍。那是我爸经常骑的车,骑了好些年了。

夜很静,我站在院子里。依然清晰的记得有关于这两摩托车的由来。

那一年我高二,经过漫长的暑假,开学的第一天如约而至。就像许多年的九月一号一样我准备去县城的学校报到,我以为我爸会像往常一样用他的摩托车载着我去学校,所以那天我晚起了。

早饭吃过以后,我拎着书包往摩托车后座上放时,我爸说了一句:你自己骑自行车去。

随后,我爸叫我弟准备一下等会他载他去学校。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他很偏心。我赌气冲他们发火,我大喊大叫忍住眼泪说,我不读了,我会拿着这些学费出去外面找活干。而后,我骑着自行车冲出了家门。

那天的阳光很刺眼,我一路骑一路流着眼泪,我觉得我委屈极了。我弟好几次试图下车跟我换,我都没有理他。后来他们就骑在我前面走远了。

骑得累了,也哭累了。我停下来想休息一会,()就把车推到了路边的山脚下,沿着小路往山腰上走了一小段。刚坐下来,还是觉得委屈得不行,心里一阵一阵的酸楚,为什么就带我弟不带我啊,凭什么啊,然后还是哇的一声哭出来。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我爸看我一路都没跟上就倒回来找我。他说他找了很久,叫我我也不应,快吓死了。他走到我边上,坐下来跟我说了一会儿话。他说:之所以只载你弟不载你我知道你觉得很委屈,觉得我偏心,可是你是姐姐啊不应该让着弟弟的吗?接着他顿了顿,邹了眉头,说:家里现在这辆摩托车买来的时候就是旧的,根本就载不了我们仨,你弟比你小所以才让你骑车去。这个道理你应该要懂得的啊。

听完,我就不哭了。那一瞬间,我就觉得自己特别矫情特别不懂事。

后来,我爸叫我弟去换我让我坐他的车走,让我弟慢慢骑。我弟欣然答应。我爸把我载到学校后吩咐我到学校了就好好静下心来学习。

其实他临走之前去找过我们的年段长,我却并不知道。直到晚上,年段长找到我,跟我说了很多,他说我爸很担心我的情绪,让他特别留意我;他还说我爸感到很自责。

后面的话我没听进去,我只觉得我的心特别特别的酸,比起早上我爸不载我还要难受。

一个月后我放假回家,一进门,就看见了这辆大型的全新的摩托车。他用这台新的摩托车一起载过我和弟弟无数次到学校去,不论风雨,不惧烈日。

往后的这么些年,我再也没向我爸问起,之前的那辆二手摩托车去哪儿了。

高考完后,我的成绩不理想,我非常失落,因为我一直以为我从此就再没机会上学了。在这之前,我爸跟我说过无次数,考不上就没得读了。

他是一家之主,说的话说一不二。我从未质疑过。

那天午饭过后,家里燥热的空气中充斥着低落的情绪。大家都没有说话,我爸点了一支烟,沉默了许久,然后缓缓的跟我说:你自己是怎么想的,去复读还是找个大专继续上?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的两只眼突然放了光。我爸给我机会了。我之前就考虑过我不会再去复读,所以我脱口而出说,不想再复读了。我爸听后若有所思的接着说:那行,过两天咱们好好找个好学校好专业,其实大专也不会太差。

我从未看到我爸有如此柔软的时候,一向说一不二的他居然为我破例了。那时,我眼角滑过一滴眼泪。

在经过反复讨论之后,他还是决定亲自送我到学校。那时候家里穷,这就意味着要多花他一个人来回的车费。之前他也犹豫的问过我,我能不能一个人自己去学校,其实到了车站就会有学姐接站他都打听好了。可是那个时候的我从未出过远门,看我支支吾吾的,也不放心就决定送我去。

去的那天我们起了个大早,没想到他还带了一床家里厚厚的棉被,用褪了色的黄色蛇皮袋装着。我嫌弃的说这么难看还是不要带了,他执意要带去,他说不用我管他提就好。

在车站,很多人看他背着那个旧的蛇皮袋都会朝他多看他两眼,我爸全然不在乎。我会觉得很难为情,就悄悄往后挪几步,不和他站在一起,因为我也觉得这样很难看。

实际上我们提前一天到,我一个表叔来接站。到站后,他带我们上了公交车,我爸就驮着那个蛇皮袋出站过街上公交,一路的路人无一不盯着他看。表叔也察觉到,公车上的人眼睛都盯着他看,这个外地来的乡下人。当时我就受不了那些异样的目光,没和他坐到一起去。下车后,还是走了很长一段路,他也就那样一路用肩驮着,没说一句累。

其实,表叔那里就租的一个单间,那天夜里,表叔去朋友那借宿,我睡床上,我爸打了一夜的地铺。那个晚上,也许是我的人生当中唯一一次和他独处吧,那个画面我一辈子都不会忘。

第二天,他和我一起去到学校,送我上宿舍。我看到宿舍里其他人的爸爸也在,他们就那样看着我爸帮我驮着棉被进来,我觉得很尴尬。我甚至不敢和他们打招呼,他们的爸爸穿着很时髦,也没有人带像我这样的棉被。

而后,我爸说要走了。我走出宿舍,突然喉咙哽咽着。帮我忙活完甚至没来得及好好吃一顿饭就要着急赶回去。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叫住了他,我说爸爸你认得回去的路么?他停了脚步,回头看了看,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傻孩子,司机认得啊。我知道他也舍不得扔下我一个人在那里,因为他对我说的时候也是哽咽着喉咙。

我说那好吧,你记得吃了饭再上车。他背着我,挥了挥手。

等到冬天来的时候,宿舍的她们都在抱怨天气太冷,被窝太凉。而我,盖着厚厚的棉被一点都不觉得冷,暖暖的。

我躲在被窝里,给我爸打了个电话,我说爸爸你带的被子真暖。

我爸说,我知道你上学那边冬天冷,外面的被子薄不厚实,家里的棉被虽不好看却盖着暖和。

那一晚,月亮照在我的脸上,两行泪蜿蜒而下。

可是,你一定不知道,那床被子我盖到大学毕业,毕业的那一天,我把它打包好寄回了家里,用的还是那个旧的褪色的黄色蛇皮袋。

如今,我出来工作三年了,很少再有机会和爸爸单独在一起。

半年前,我初中的一个特别好的朋友给我留言,她说她突然想起我。关于这个朋友,一提起来,我就满心的愧疚。自初中毕业到现在我们从未联系过,虽然和她同桌三年,亲密无间。这段友情却被我爸硬生生的给阻扰了。

初中毕业后,她成绩不理想去了比较差的高中。可是我们都没有在意,感情依旧在。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手机,她会经常往我家打电话去找我。很多次都是我爸接的,至于说了什么我不得而知,只是往后她再也没给我打过,也没和我联系,就这样我们彻底断了联络,我却被蒙在鼓里。

后来我通过我们共同认识的熟人才知道个大概,她每次打电话过来我爸都会很凶的跟她说以后不要再打来之类的话,严重的一次是,我爸说她影响到我的学习了,说她把不好的习惯都带给了我等等之类伤人的话。

我听了很生气,回去跟他吵了一架,我觉得我爸真的不可理喻。初中三年,我们之间有过很纯粹的友谊,彼此间相互鼓励的纸条叠起来都有厚厚的一摞,可是有的朋友就只能在你身边陪你走一段她便要离去。我们分开后依然珍惜。我爸却前来阻扰,那时候他非常偏执,擅自切断了很多同学与我的联系,美其名曰:会影响到我的学习。

我们这次联系应该是十几年之后了,她结婚生子,偶然间去到我家附近遇见了我爸妈。她又猛然间想到我,给我留了言。我回复她,因为那件事我替我爸向你道歉,对不起。这么久以来我没有去试图联系你,只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你。

她回我说:去年年底,你爸爸看到我,问我怎么没跟你联系,说了好多,还跟我道歉,我们聊了会,挺好,得知你过得好,就可以了。

我生平第一次听见我爸跟别人道歉,只因为他女儿,他内心也是柔软的吧,只作为我爸的时候。有时候他只是为了他女儿好,不惜让我去讨厌他去恨他。

虽然不在身边,虽然这件事他从未向我提过只言片语,但是一旦想起心里却是暖的。因为我一直觉得:无论经历的人生多么糟糕,依然保持温柔的人,才是真正的强大。我爸就是这样的人。

十年前,我不懂我爸对我的那些好,十年后,我才后知后觉。

当我爸骑着二手摩托车的时候,你一定想不到,他曾经拥有过属于他自己的大型货车。当我爸出门在外因省钱而打着地铺的时候,你一定想不到,我们家曾经是镇上最早拥有彩电音响的。当我爸和我好朋友道歉的时候,你一定不知道,他是曾经整个村子的邻居都敬畏他三分的人。

十年前,我爸因为一场车祸失去了所有,唯独剩下我们这个家,一家四口。他也曾彷徨过,迷茫过,绝望过,可最后他归于平静,归于勤恳。十年前,我还读不懂他,十年后,我开始后知后觉。

当周围的人都在怪他,怎么没有成为一个好儿子,怎么没能成为一个好丈夫,怎么没有做一个好父亲的时候。我也在怪他,我怪他让我失去了原本像公主一般的生活,我怪他让我失去了坐大卡车的机会,我怪他穷甚至没有钱给我买新衣服新鞋子交学费。可是我却不知道,他所失去的是原来奋斗后的所有,是他亲手毁了这一切;他更加不知所措,他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曾经那么崇拜他的孩子,他也更加不知道该如何向爱他的妻子去解释这一切,他还更不愿意去面对苍老的父母亲含泪的责骂。

他渐渐从中走出来了。

以上是我爸给我印象最为深刻最触动我心里的三件事。其实和我爸在一起的时间特别少,无非就是上学的时候,开学他带我去报到帮我交学费;下雨的时候,骑摩托送我到宿舍;高考的时候给我送生活费给我送牛奶送炖汤。再大一点,我出来工作了,一年回一次家,和他独处的时间无非就是:我回家的时候他来接站,骑着他的摩托;我要离家的时候,他送我到车站,我坐着他的摩托。

我终于开始透彻了龙应台目送里的那段话: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当子女要离开家时,总是父母亲在车站目送你的背影离开的,不论刮风下雨不论白天黑夜只要你需要,他们都会准时到。

后来,我开始回家不让我爸来接了。一方面是晚上到达时间不固定怕他们等太久,另一方面是我觉得我爸开始渐渐显老了眼也越来越花,怕他骑车不安全。以至于到现如今,我去叫他送我到车站他会不乐意。为此我纳闷了好长时间,最后我想通了,他不就觉得我不再叫他去接站开始不再需要他了吗?他心里开始有了落差。

我们越是长大,他们越来越老,心也慢慢的变得软了不再坚硬。以前他每次送我到车站,都会帮我提着行李箱进站直到检票口,到后来这几年,他只是送我到车站外面我一下车他就走。因为他是不愿意看着我先离开的背影,或许他也越来越承受不了一次次的告别与目送吧。我都理解他。

如今,我爸在我眼里的一言一行我都懂,再也不是十年前那个后知后觉的孩子了。

那天早晨,我起了个大早。下楼便看到我爸坐在椅子上,他问我几点的车,他说他还要用他那辆破旧的大型摩托车送我去车站。

到站。我微笑着说:回去吧,装做轻松的样子。

转身泪湿眼底。

玉溪市哪家医院有癫痫病科癫痫病的有效治疗方法贵阳哪家专科医院治癫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