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德艺 > 文章内容页

【流云】又是一年槐花香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德艺
摘要:记忆中的故乡,是槐花装饰的模样!稀稀疏疏的老屋瓦房填写着村庄的空白,每家每户的院子里几乎都会种上一株槐花,每当槐花盛开,整个村庄都弥漫着槐花的香甜。有的槐花树经历了无数岁月的淘洗,枝繁叶茂,洁白的槐花早已探过院墙,惹来无数惊羡的目光。    岁月流转,光阴变换,每当想起故乡的槐花香,总是会盈下晶莹的热泪。在季节的轮回中,唯有槐花香是我永恒的牵念,我想念故乡洁白的槐花,思念故乡那一群可爱的人儿!孩提时代的我,总是叛逆、年少轻狂,读不懂姥姥深沉的爱。   小时候的我,总是喜欢赖在姥姥家,在院子里的槐花树下安放自己的童年时光。当再次回到曾经无比熟悉、真切的院子,曾经的点点滴滴都在脑海中闪现,巡回放映,那些氤氲着槐花香的岁月,总是会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醉了心田。我怀念儿时的美好时光,想念姥姥亲手做的槐花糕。当再次来到姥姥家的槐花树下,我把往事重温,一幕幕熟悉的场景,恍如昨日,依旧清晰。   槐花香装饰了我的孩提时代,那时候的我总是成天不着家,在外面疯跑,只有当槐花盛开的季节,我才会安分地待在家里。当槐花绽放,我会用仰望者的姿态打量着眼前的这株槐花树,陶醉在槐花香的世界里。故乡的槐花香,我痴迷,我陶醉,忘记了姥姥深情的呼唤,忘记的时光!   院子里的槐花开得正艳,从院子里走过,总是会惹来一树花香。故乡的清晨,一朵朵洁白的槐花还带着雨露,在阳光的折射下,闪烁着流动的晶莹。暖阳懒懒地洒在槐花树上,把槐花树的枝干莹亮,熠熠闪光。   姥姥是个心灵手巧的人,每年槐花花期差不多要过的时候,会叫上我一起去采摘槐花。听见姥姥说要带我去摘槐花,我高兴地跟在姥姥的后面,屁颠屁颠的。姥姥扛上竹篙,竹篙的最顶端会绑上一个钩子,这样采摘起来会比较方便。姥姥娴熟地采摘着一株株槐花,我则是负责把有时候掉落在地的槐花拾起放入花篮。有时候姥姥稍微有力了点,一株洁白的槐花便落在了地上,我用稚嫩的小手把槐花拾起放进篮子。完了之后闻闻自己的小手,还留有槐花的香味。   采摘完槐花,姥姥就把装在篮子里的槐花进行清洗,准备用这些槐花制作槐花糕。一盆洁白的槐花散开在清澈的水里,看着姥姥在淘洗槐花,我也情不自禁地伸出小手去搅动。姥姥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饱经沧桑的沟壑漾开了花。在光阴的变换中,我悄然发现姥姥的头发不再乌黑,夹杂着几许鬓白。   淘洗完槐花,姥姥会用个筛子把洗净的槐花稍微控去水分,放在一旁备用。紧接着姥姥会拿出早已经准备好了的玉米面粉,加上水进行和面。在和面的过程中可得掌握好时间,要恰到好处,不然面没有和好会造成做出来的玉米面馍馍不好吃。面和好了之后,姥姥就开始了制作的过程,姥姥把事先准备的馅放在桌子的一旁,娴熟地掐了一些面粉在手里揉,揉成扁平状,然后再稍微凹进去一点好放馅。姥姥左手拖着玉米面粉,右手用筷子夹了一点馅放进去,再加上槐花。弄好了之后放进蒸笼里面,等待最终下锅蒸馍。   光阴似乎在那一刻悄然定格,我站在一旁看着姥姥所做的一切,痴痴地发呆,沉醉,流连!看着姥姥手里出来的一个个晶莹的槐花馍馍,就像是一件件艺术品,我也把袖子卷起来,伸出稚嫩的小手,掐了一点面粉在手里,学着姥姥的动作。可是总感觉自己手里的面粉总是圆的,揉不到姥姥手里呈现的那种模样,在姥姥悉心的指导下才渐渐学会,原来揉的时候不光是一个劲揉,还要稍微用点力压一压,才会变成扁平状,最后再放在手里进行加工完善,让面粉凹一点进去可以放馅。我自己做的玉米馍馍好丑,有时候还会把里面包好的馅给露出来,需要姥姥的再次加工。那时候的我,总是喜欢说自己做的馍馍比姥姥做的好看,完了之后还在馍馍上留下个小手印,到时候自己吃。姥姥在一旁,看着我天真无邪的样子,露出了灿烂的笑。   玉米馍馍做好了之后,姥姥把馍馍放进锅里,开始了蒸馍,那一刻我无比期待。蒸馍的时候我很是积极,缠在姥姥的身边,就给姥姥递个柴火之类的。火在灶膛里闪光,熊熊火焰充斥着整个灶膛,与姥姥的嬉笑间,蒸笼里面散发出玉米馍馍的芳香,还可以闻到槐花的香味。炊烟缭绕,玉米槐花馍馍的香味溢出蒸笼,我不禁咽了咽口水。   姥姥打开锅盖,从蒸笼里面给我夹了几个槐花馍,我急不可耐,就用小手去抓滚烫的槐花馍,一触摸就立即缩回手去,只好乖乖用筷子夹。轻轻咬破槐花馍,里面的馅异常地鲜美,槐花馍馍里面的汁顺着嘴角流了出来,我不禁舔了舔。每次蒸槐花馍,我都是恨不得把整笼的槐花馍都倒进自己的肚子里。我非常喜欢吃姥姥做的槐花馍,现在想起那时候的记忆,眼角不禁闪烁着晶莹的泪水。   姥姥对我很是疼爱,每每到了五月都会企盼着我能够去看望她,看着我吃姥姥做的槐花馍,姥姥她会觉得自己很幸福。姥姥会用槐花制作很多的好吃的,有时候姥姥也会用槐花蒸肉,可香了。时常怀念当初的味道,这些珍贵的记忆我将永远留在心底,在光阴里散发出岁月的芬芳。故乡的槐花,我将穷极一生去痴痴守望!   在岁月的辙痕中,故乡的槐花香铺满乡村的小径,在氤氲着槐花香的岁月里,我一次次将故乡的点滴重温。那些留下光阴里的温暖,我在时光的角落里静静回味,弥留中,我似乎看到了故乡那棵槐花树,摇曳一地的芬芳,温软着我一年又一年的怀想。故乡的槐花树,在诗意的五月恣意绽放,盛开出一片花海。那晶莹的槐花,散发着沁人心扉的槐花香,融入了我对家乡的守望,晕染了流光!   记忆中的故乡,是槐花装饰的模样!稀稀疏疏的老屋瓦房填写着村庄的空白,每家每户的院子里几乎都会种上一株槐花,每当槐花盛开,整个村庄都弥漫着槐花的香甜。有的槐花树经历了无数岁月的淘洗,枝繁叶茂,洁白的槐花早已探过院墙,惹来无数惊羡的目光。   还清晰的记得,有一年去姥姥家下起了小雨,打湿了隔壁姐姐白色的裙。院子里的尘土上散落着一些槐花,刚被雨打落的槐花散布在院子里,带来些许雅意。小小庭院,弥漫着泥土与槐花的清香,雨滴在槐花上,如同像一位刚刚出浴的女子,携着淡淡的清香,向我走来,娉婷秀美里带着几分的娇羞,美极了。   转眼间,又是一年槐花香,人世间百媚千红,唯我对槐花情之所钟!在这个思念的季节,我想念故乡的槐花,想念故乡那些可爱的人儿,想念姥姥亲手做的玉米槐花馍馍、槐花蒸肉……经年里的槐花香和那些熟悉的味道,我都将在静好的岁月中细细回味。故乡那醉人的槐花香,早已经顺着滚烫的血液渗入骨髓,成为了我一生的守望!我在槐花的世界里,轻揽一树槐花香入怀,植入槐花的元素,婉约生命的芬芳!   槐花盛开的季节,是我一年中最为期待的时刻,我喜欢在槐花树下摆渡时光,同小伙伴嬉戏打闹。一朵朵槐花飘落,惹来蜜蜂的追逐,晕染了流光。小时候玩闹,我拾起一朵槐花,别在一个邻家女孩子的头上,女孩羞红了脸,留下一脸绯红,然后转身羞涩地离开。有时候姥姥也会坐在槐花树下,给我讲姥姥小时候的故事。姥姥讲着讲着,泪水在眸子里打转。这些关于槐花的记忆,不管岁月如何更迭,我将永远藏在心灵深处。 山东癫痫病医院使用手术治疗怎么样哈尔滨治羊癫疯医院是哪里武汉治癫痫病医院哪里比较好哈尔滨治疗癫痫疾病的医院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