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德艺 > 文章内容页

【墨舞】那些诗词里的爱情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德艺
摘要:当时光执笔将已逝的春风梳柳,夜雨润花的过往写进生命的篇章时,漫漫人生,有多少感动曾在经年岁月中洗礼了浮躁。唐诗宋词里凄美爱情,留在心灵深处,常常回望是想让灵魂得以安放。    当时光执笔将已逝的春风梳柳,夜雨润花的过往写进生命的篇章时,漫漫人生,有多少感动曾在经年岁月中洗礼了浮躁。唐诗宋词里凄美爱情,留在心灵深处,常常回望是想让灵魂得以安放。   ---题记   (一)   古人云:书中日月长。书中有秦汉的冷月,唐宋的乐舞,明清的悲歌。总是喜欢在灯下翻阅一些古诗词,在有月无月的夜晚,沏一杯,静坐窗前。然后去会见陆游,去拜访苏东坡,去聆听纳兰容若的心声。人间百态,世事沧桑就在书页的翻动中一一浮现在眼前。瞬间就进入了历史的画卷,不由自主地跟随作者进入了如诗如画的意境。诗人的激昂与深情,愁怀与淡然,无不牵动着我的心绪。或许因为是小女人的缘故,总是对那些诗词里描写情感的饶有兴趣,尤其对诗词背后的爱情故事更是欲罢不能。这样的在书中消磨与浸润已然成了我最惬意的享受了。   (二)   陆游生逢北宋灭亡之际,他的诗,语言平易晓畅,章法整饬谨严。既有李白的雄奇奔放,又有杜甫的冷郁悲凉。陆游漫长一生,写过无数首诗,却只有两大主题。一是为收复半壁河山;二是为伤悼青春伉俪。而让我碎碎念念,难以释怀的,就是他写的伤悼青春伉俪。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这是陆游作的沈园(一)。陆游和妻子唐婉情深意重,心有灵犀,自结婚后就缠缠绵绵,天天腻腻歪歪。陆游的母亲就看不惯了,生怕儿子只是沉湎于儿女情长,再无功名之心。就迁怒于儿媳,经常打骂,还让陆游休了爱妻。一边是母命难为,一边是至爱情深,堂堂男儿在夹板里左右为难。最后终被世俗生生拆散婚姻。他内心的悲伤只能借诗一唱三叹,让人读来泪流满襟。   陆游由母作主又娶了王氏为妻,而唐婉也改嫁他人,从此二人音讯全无,徒留伤心与思念。分别七年后,一日陆游在家乡的沈园邂逅了唐婉,见人触情。当年的美丽爱妻,如今憔悴不堪,永远相爱的誓言还在,可是锦书文信再难以交付。唐婉摆酒宴请陆游,以表抚慰之心。陆游的一腔凄凉痴情,难以言状只能挥笔题词于园壁。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曾经的爱人,在这次见面分手一年后,唐婉就抑郁成疾,悲伤离世。陆游又作沈园(二):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棉,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千古绝唱,哀艳断肠,国外恐怕只有“魂断蓝桥可与之比肩,普天之下有多少人曾为之痛哭。珍惜爱情,珍惜婚姻,人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良心无责,青春无悔。诗人的爱,哀怨愁苦,寄情于文字,也算是对唐婉的慰藉。能有爱人如此,唐婉应是无憾了吧。   (三)   苏东坡是个谜。他汇集了我对诗人最完美的想象。他有浪漫的诗情,更兼具了人文情怀和人情练达,让人无限向往。记得他曾感叹生命的渺小,“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人生之于天地,太过渺茫,生命岁岁枯荣,自然永恒变幻。生命来自相同的起点,又去向相同的终点,唯有其中的过程,其中滋味各自了然。   他其实是应该有足够伤心的理由。仕途上两起两落,被贬,达十余年之久,几次因诗文获罪,“乌台诗案”还差点使他丟了性命。妻子早亡,幼子又在颠沛流离中早夭。受冤身陷囹圄时,连相交甚密的朋友也和他断了来往。这些背景,只是背景,他总是乐观而旷达。他是高可至朝堂,低可至渔樵的,谈笑风生,爽若赤子。他站在那里,就让人笃定而踏实,如超脱出画面的飘逸若仙的人物,随遇而安,适意自在,尘不沾衣。   我对苏东坡这样的男人不仅仅是敬重的,更有欣赏和喜欢。他的气势一向壮阔,诗词雄壮豪迈。在被贬的十余年里,非但没有沉沦,反而在精神上站到了人生的至高点。而让我最感动的是,他这样的硬汉在写到悼念亡妻时,竟也是断肠处,泪千行!   “十年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   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   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   明月夜,短松冈。”   我分明看到诗人心中的凄凉,他对至爱的人没有掩饰。那些流离困苦,那些疑虑失望,那些不能入眠的日日夜夜,对别人是不能说的,唯独愿说与至爱之人听。苏东坡生来粗放豁达,几经沉浮,在大自然中放养生息,风雨不惧,随遇而安。   他挥洒文墨,意气风发,展示了他的人格魅力和迷人风采。而他的这首悼念亡妻的诗词意境悲凉,让我们又看到了他对深爱的人也是这样的纵情,真挚深沉,还伴有思念之外的阵阵隐痛。   这些留在心中的久久遗憾和淡谈哀伤,总是珍藏在心灵深处,每每想起不由心酸泪涌。正因为情真意切,才叫人难受,心痛。   (四)   生在大清第一首辅之家的纳兰容若,被人誉为李重光后身,足见其身份和才华的贵重。这样一个人,是多少人羡慕和爱恋的对象。但他的一生,始终被某种愁绪笼罩着。   他的人生看起来一帆风顺:从小天资聪明,博通经史,工书法,擅丹青,精骑射,十七为诸生,十八举乡试,二十二岁殿试赐进士出身,后晋一等侍卫,常伴康熙左右。这样的出身和荣耀,并没有让他快意人生,激扬文字。他却有无法除去的伤心和失落:   向往闲云野鹤的生活,却偏偏生在权相之家,受礼教的束缚;有建功立业之心,却只得了个一等侍卫的虚衔;希望和相爱的人相伴终生,但一生中眷恋的三个女子,一个入宫,一个去世,一个长别离。   不得不承认,纳兰容若是个极为重情之人。或许,事业的不得志只能让他心灰意懒,以他淡泊名利的个性,不可能过多执着于此。他不能接受的恐怕是自己的情爱无所依托,相爱的人只能以相别终场。   人生若只如初见的初恋总是美好的,而他们却“相逢不语,一朵芙蓉著秋雨,斜溜鬟心只凤翅,待将低唤,直为凝情恐人见,欲诉幽怀,转过回阑叩玉钗。”一入宫门深似海,爱人被选入宫,从此不得见。他们争不过皇权,一段情没来得及开始就夭折了,只徒留下了伤心。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来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他的第二个深爱之人,也只与他相守度过三年,便离世。每一个平平凡凡的快乐都是弥足珍重、来之不易的,你若当它只是寻常,失去时便只有悔不珍惜。亲人、爱侣、晚风、秋月,这一切一切的寻常,又有几人能够承受失去之痛呢?   与才女沈婉的相恋更是虐心的。相逢相识相知却不能相守。一个是江南的小家汉女,一个是京城的相府公子。门第,父权,反抗到最后,也只能两两相忘,终于心字成灰长别离。“昏鸦尽,小立恨因谁,急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情多有什么用?到头来也不过天地相隔,永不再见。   他的诗,极尽哀感顽艳,却又真挚率真,读之荡气回肠。或许他只是在操心离愁别绪和迎风流泪,最终英年早逝,落得个“千古伤心人”而已。但在我心里,同样敬重他,敬重他的才情并重!   (五)   原以为古代三妻四妾的,没有专一男子。但他们的真情这样真实,在诗词歌赋里一路传唱。在这美好故事里缱绻的我,少了一份浮躁,多了一分清纯;少了一分庸俗,多了一份儒雅。   在文字里寻找到那些久违的东西,心灵慢慢的充实丰盈起来。那些让我们不能释怀的往事,多年后回忆起来,也不过醉醒全无,宠辱两忘,也无风雨也无晴! 婴儿癫痫怎么治疗湖北癫痫病医院在哪常用的抗癫痫药物有哪些呢沈阳哪里能治好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