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春秋】长城就在那儿(散文)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儿童文学

2003年1月,第一次登长城,北京居庸关长城,和他一起。那一天,我穿着半高跟的皮鞋,长城也没有多少人,轻松上下。2011年1月,又登长城,山海关角山长城。我和他和孩子。仍是悠闲,长城仍没有多少来访者。与第一次仅遇到一位西方小伙子不同,那一次我们遇到的是四位韩国人,他们想搭我们的车,可车太小。2016年2月,再登长城,河北涞源乌龙沟长城,和一支户外旅游群结伴而行,人很多,但相对于这原始的未开发成旅游区的长城来说,我们仍显得人少。在山脚下,我们与雄县一支户外探险队偶遇,他们走的是折返路线,我们是穿越,于是,在过了冰瀑没多远,便各自呼唤着远去了。再往后,一天下来,几乎只我们这三十几人与这有六百年历史的长城相伴。

长城就在那儿。几百年的岁月风霜,它们或残破了,或被修缮了,总都是静静伫立在那儿。它在那儿,等你去瞻仰,去臣服,总是一言不发。你最好也以沉默相对,在沉静的对视中,你的心会静下来,才能听到长城通过松间的风、山头的雪和散漫的砖石传给你的答案。相对于修整得极好的北京居庸关长城和角山长城而言,乌龙沟长城给我的想法和感受最多,也许就是因为它在残破中体现出的庄严和不可战胜吧。

乌龙沟长城,是一段内长城,修于明土木堡之变后。

一、险也不险

这里的险,并不仅指其坡度陡,更多的是它的碎石断壁造成的前进障碍。这些碎石断壁有时堆成一个大石堆,参差嶙峋,明目张胆地挡在前方的路中间。你拿它一点办法都没有,但你若豁出多走点的决心,绕到断墙的一侧,小心从旁边起伏的山脊上寻出一条曲折迂回的小路,穿过能刮破衣服的蒺藜,也就不险了。有时,你刚钻过一个敌楼,忽然发现,前方先是一个长长的下坡,接着便是一段窄窄的陡直得几乎有六十度的上坡。远处的领队体力颇好,早早只见那小身影儿在六十度的斜坡上时隐时现。灵活得似与这里很熟悉很亲切。我却没有丝毫亲切感,所有的只是畏惧,伴着呼呼的气喘,十足一个筋疲力竭的无奈形象。有一处,就是一堆石头乱七八糟堆在那儿,约有不到两米宽的路面上都是那种大且表面平整的石头,石堆的两侧是垂直约近两米的一个截面,下部也并不是平坦的地面,仍是一个斜坡。我们需要从石堆侧面小心坠下身体,再找到支点,争取能很稳地落在斜坡上。若是不小心,很有可能就是顺着斜坡滚下去了。

有几位同伴很勇敢,也很小心,有惊无除地过去了。而另外一些想稳妥安全的探路者找到了一条比较稳妥但绕远的路线。听从他们的指引,我们先折返回刚刚通过的敌楼,从那一侧绕到城墙边缘,贴着城墙走,多走了些路,但终于避过了坠石而降的危险。穿过了那一段险途。走了好远,我们回头看那个石堆,仍觉有狰狞状,心存余悸。那些大石堆是塌落的墙体,它们以自己残破后的威严无声告诫我们,让我们学会退步。

二、四个与十多个敌楼

十点左右开始爬山,下午一点多休息吃午饭。这中间,我们先是登山,然后穿过四个敌楼。这一段路程很辛苦。冬天的山,裸露的山体到处是松软粉末状的黄土层,在攀登陡峭的山坡时,必须一鼓作气。一步踏下之前,必须先看准了那一块土层是否撑得住,或者那一簇草根是否可以抵得稳,然后迅速跟上,不敢也不能做更多停留,另一只脚马上开始试探另一处支点。若稍一停留,很可能脚下的黄土就会从鞋底下缓缓漏掉,脚下一空,心也就害怕了。临到山顶时,群山雾锁、叠嶂耸翠,大气磅礴、浓重沉稳,让人心生敬意。然而,却不敢过多驻足欣赏。于我这个身体素质不佳的初次登山者而言,在别人悠闲赏景时,我常常是手脚并用,似登似爬,面红气喘,发乱心焦,气急败坏地费力向上攀登,只有到了非常平缓的坡面时,才敢稍做休息。看一看群山,山不语,我却知道它在笑我,而且是嘲笑。然而,在山面前自露凌乱慌张不算丢丑,因为,它本来就是强大的,作为人,我本来就是可以被蔑视的。

午饭后,领队又神清气爽,步态轻松地走在了我们前面。我们想着这以后的路该好走些了。然而从接下来连续五个多小时的攀爬的后见之明来看,我们当初的想法多么可笑。

先前穿过的四个敌楼仅是我们后来穿过总数的四分之一。换句话说,下午一点到六点,我们又整整穿过了十六座敌楼,若加上折返的那个,应是十七个。回来后查资料,乌龙沟长城敌楼共六十多个。我们穿行了约三分之一。就像资料介绍中所说,乌龙沟长城最大的特点是敌楼很多,呈密集型。更为有意思的还有三点。

一是,敌楼的门高于路面很多。几乎每一座敌楼我们都要或踏着石阶或踩着石头,手脚并用,连登带爬,连扯带拽,非常没有形象地进去。这一点真是让人奇怪,不知道为什么门修得这么高呢?古人们到底怎么想的啊!二是,敌楼内部几乎都无例外地成了当地村民牧放的羊儿休息的地方,有的敌楼内地面上积了厚厚一层羊粪,因是冬天,也因太久而结成一片干硬的粪层,倒也没有什么味道。这样,我对这里的羊儿又有了许多想法,它们怎么爬上来的?它们为什么也要登长城?在山脚下吃些草不行吗?它们不独登了长城,还登得极高,这一群羊儿啊,真是好了不起,个个都是登山的好角色!还有一点,这里的敌楼与他处长城不太一样的地方是:它能住人。我们看到树枝铺成的炕面,还有锅台和灶坑的痕迹。这又是为什么呢?每一座敌楼还都可以上到楼顶,有一个同行者就登上了楼顶,我们从远处看他,他是比敌楼高,也比群山高的。他很轻松站在上面,是不是看得更远了呢?

三、没有退路了

午饭后的穿越,不知为什么,竟少了上午的兴致,也不是兴味阑珊,只是路程依然那么长,让人有些气馁。心里总在嘀咕:“怎么还往上爬啊?怎么还不下山啊?”每过一座敌楼,我就狠狠地记下一个数,越记越没希望。然而脚下的城墙仍在延续,远处仍是密集林立的敌楼。有的地方,枯草点缀;还有些地方,尚有冰层。矮矮的城墙几乎不能倚着歇会儿,有的地方城墙也颓圮了。累极了的我,也不去看断墙外的倾斜而下的山体,索性就坐在那上面,怎么也得缓缓气啊。

队伍渐渐拉得很长,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一个人,穿越在敌楼之间斑驳的城墙上。山风不大,偶尔,还有片片雪花舞来作伴,远处,群山连绵,高低错落,多年寂寞的松树结满了松塔,深绿色的树色衬着枯黄的山,黄中泛白的各色奇伟瑰怪的山石远望去,似乎就是一道道门,紧贴在远处的山峰上,那山似乎也有了云岗石窟的感觉。这一切让人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对大自然的叹服。

在笨手笨脚穿过一段下坡路后,我听到前面队伍中传来一句话:“怎么还不下山啊。”就这一句话,忽然,我所有的怨气和疲累没有了,一句“我们没有退路了!”蓦地出了口,我是说给自己听的,同伴听了,亦赞同。一瞬间,心轻松了,没有退路了,不可能折返,我们走的是穿越,既如此,那就莫问是上山还是下山,也莫问还有多少个敌楼要穿过,不过就是走嘛,那就继续吧。

这样一个短暂的心理过程转变后,剩下的路程也就不急了,也有心情看看四周了,身体也没那么累了。我想,在那一瞬间,我再一次向长城臣服了,它静静地在那儿,以它的残破、荒草淫漫、怪石凸显,以及连成线的敌楼、蜿蜒到天边的群山,等等,显示着它们的不可征服。

四、小结

长城就在那儿,我们三十几人,所有的喧哗也打不破它几百年来的沉寂,尽管我们大声呼喊,山与山间传递着回响,仍有一点被吞没的怯意。再绚彩的服装,在大片的黄色灰色深绿中也只显得刺目而弱小。我们来了,也成不了好汉,我们最高的境界,也不过是被它吸引去了,它们允许我们有了片刻的清醒,承认了人力的渺小和无能。我们走了,它们也还是静静地在那儿,静得似乎我们根本就没有来过,这真是作为人的悲哀。

长城就在那儿,我回来已经一个星期了,很想念它,也怀念那一次与它的最近交流。累得腿疼了好几天的我开始明白与自然靠近的意义。山不会过来,我就过去,就是这样。

辽宁小儿癫痫病医院中医治疗专家哪家癫痫病医院口碑好老年癫痫病诱发因素有什么婴儿癫痫能不能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