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秋之韵”征文】美丽的浑河滩(散文)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儿童文学

来呼市二十多年了,呼市有啥好风景呢?有时人们问起来,自己都含糊不清。

却不知道在离呼市110公里处有一个浑河。是公司这次机关员工要搞拓展训练,是一个户外公司推荐的。

那个瘦瘦的经理,告诉我,呼市有一个地方,怎么怎么好。还拿来他们公司做的片子。

地方真是不错,近处也有风景,只是我们不注意罢了。

8月中旬的一个周末,早晨七点半,我们乘坐大巴车开始启程,一路上欢声笑语。

一路上,山岭起伏如浪,山底青烟缭绕,村庄错落有致。坡上坡下绿树繁茂,一片片庄稼,在明媚的阳光下秀丽而绚烂,就像一幅幅变幻不定的画面,令人目不暇给。

汽车下了公路,驶上一条水泥路,路面在强烈的阳光下呈现出刺眼的白色,在葱郁的绿色草地间格外显眼,弯弯曲曲地努力向前延伸。

远远望去,一条波光耀眼、弯弯曲曲河流飘向远方,像一条亮晶晶的链子挂在山前,这便是浑河。带队的老师告诉我们,浑河在历史上也还颇有点名气,据历史记载,隋朝大业三年(公元607年),征发民丁百万筑长城,“西据榆林,东至紫河”。此处的紫河即指浑河。河水静静的流淌,缓缓地冲洗着泥沙,就像一个小“黄河”。

时值8月,天气渐凉,浑河湿地蒙上了一层、淡绿薄雾,路边颜色各异的小花享受着灿烂的暖阳。

草滩上,可以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壮观景象联系到一起。眼前所见到的,是一片令人震撼的草滩。一个个蒙古包,一个个帐篷,白的,绿的,红的.......像珍珠一样镶嵌在草滩上。

有的支起了烧烤,有的支起了炉灶,炊烟袅袅,香味缭绕。有的已经支开摊子打起了扑克。甚至有几辆摩托车在浑河里飙车,把这当水上乐园了。

一群群牛,一群群羊悠然的徜徉在草原上,从脚下开始,一直向前延伸,延伸到远方一抹隐隐约约的淡蓝色的丘陵,好像那就是天的尽头。一幅精美绝伦的画卷缓缓铺开,一派田园风光。

天高云淡,强烈的阳光从云彩的罅隙漏下来,洒在草滩上、山坡上,忽明忽暗。这里是丘陵山区,丘陵失去了磅礴的气势,懒懒地伏在地上,舒缓而闲适。好多不大的小山包散落,圆润、碧绿。草滩在眼前铺开,目之所及,满眼绿色。各种颜色的野花,点缀其间,若有若无。

人们再也无法抵御草原的诱惑,争抢着下车,扑向草滩。阳光依然炽热,身上却感觉特别凉爽,浑身的细胞好像一下子被打开,一阵阵清新的空气迫不及待地灌进胸膛,此时,只想贪婪畅快的大口呼吸。

走在干净的草滩上,锦缎一样的柔软,叫人不忍心踏上去。而那绿油油的青草,草叶上挂着的露珠,和那不知名的鲜花,充满了诱惑,顾不得裤脚被打湿,裙子被刮破,争先恐后地冲进草滩。

此时的草滩,没有风声,没有鸟叫,没有虫鸣,只有瞪大的眼睛、张大的嘴巴,甚至连鼻孔都张得大大的,恨不得用每一个毛孔来感受草原,欣喜若狂,传来阵阵的欢笑声。而我只想

有人喊,“谁带牛奶了?”有人听以为真,“没带呀”。“没带的话,南面一群牛,可以直接去挤奶喝!”一阵笑声。

我只想躺在草滩上,双手枕在头底下,嘴里衔一枚绿绿的草叶,吹着小曲,一动不动的看天上流云,或者飞来飞去的燕子。

一些人在老师安排的拓展训练里活动,一部分人在炊烟里准备午餐,还有些人被人扔进河里游戏,发出阵阵尖叫。我也被人扔进河里,虽然浑身湿漉漉的,脚踩在柔软的沙子里非常惬意,在河里打水仗,抓小鱼,也是一种乐趣。看到这样的情景,不由得想起小时候在故乡的小河里捉泥鳅的情景。

在河里玩的人很多,不远处,有一对年轻夫妻,带着一个女孩,在水里追逐着,欢叫着。叫声里,带着幸福的笑。

草滩里的云雀,鸟中的精灵,不时的鸣叫着飞的很远,好像在跟人们捉迷藏。草虫们晒干了翅膀,又开始躲在隐蔽的地方唱歌。这来自大自然的交响,清新和谐,绝不喧闹,反而觉得心里更加宁静。

阳光灿烂地照亮了草滩,我浑身湿漉漉的站在草滩上,闻着略带苦涩的青草的芬芳,嗅着飘来的炖羊肉的香味,幸福得只想流泪。多少年了,没有这样的与田园生活如此亲近,真想在这里就这样一直站着。

看远处,是一个奇妙的景象,有一群羊正赶来河边,看那急匆匆的样子像是去赶赴一场盛宴,来一次“聚饮”。

从农村出来的人,对于土地和牛羊有着特殊的感情。我缓缓走过去,我的脚步轻轻地走在草地上,生怕惊扰了它们。与羊倌聊了起来,他就是这个叫羊群沟村的人。他戴着遮阳帽,左手拿着鞭子,右手拎着两瓶饮料,他是刚从家里出来放羊。

他告诉我,他姓李。是个很健谈的人,也许是常年在山上,好容易有个人说话吧,很高兴的样子。

我问“有多少只羊?”他指指羊群,自豪地说,“有380只羊”。

“这两年收入怎么样?”

他说,“每年五六万吧。一只羊千八百的,出栏四五十只”。

问:“家里几口人?”

他用手指比划着,老俩口,我都58岁了,有俩儿子都成家了。

说起俩儿子,他很兴奋。大儿子工大毕业,自己开装修公司,二儿子大学毕业分在移动公司了。俩儿子都结婚了。

问:收入那么多钱,够用了。

他很有底气,儿子买房要用钱,娶媳妇要用钱。每个人二三十万的首付都是我掏的呀。

是呀,当父母的,都这样。

他还告诉我,浑河的沙子是库布齐沙漠的,然后流进黄河。这些年好多了,年年治沙造林,种树种草,绿多了,沙就少了,“满山都是绿的”。树多了,草多了,牛羊的日子就好过了。

是呀,我看见,有的草滩还用围栏封着呢。有节有制,刚刚好。“够耍的地方就行”。

透过浑河两岸密密麻麻的绿,看着羊倌黢黑沧桑的脸,依稀可见掩映在绿波中的羊群沟村,浓郁的绿荫,庇护着勃勃的生机。

聊到兴头时,有人喊我,回来吃饭了!

人活在喧嚣嘈杂的世界上,在钢筋混凝土的堡垒里生活久了,已经变得越来越矫情,心就少了应有的柔软、真诚,渐渐变得坚硬、冷漠,日复一日的浮躁、焦虑。当围坐在草原上,远山如黛,高天流云,河流喘息,绿草柔美,心里陡然涌起一阵阵悸动,把积压在心里的郁闷释放出来,心里升起一阵莫名的感动。人们吃着,喝着,心里是那么畅然,大有不醉不回的尽头。

醉眼看风景,抬头仰望天空,惊异会是那么蓝,不含一丝杂色。这是浑河的天空,是草滩的天空,深邃,旷远,宁静,直透过人的心底。原本烦躁不安的心慢慢平复,变得舒爽,透明。

不知不觉间,夕阳西下,该返程了,人们恋恋不舍。有些年轻人拉帮结伙的照相,录抖音,打闹着,嬉笑着。

我有缘与浑河相遇,与浑河滩相处,让草原熏陶,花草抚摸,疏通了我的肌肤,放松了我的心情,达观透彻了许多。

坐在大巴车上,有些人睡着了,有些人兴致未尽。到大自然里去,和云对话,与鸟谈天,来过了,野炊了,醉饮了,不由得身心舒畅,一切繁杂的念头都随风而去。这是真正地投身自然啊。

我们离开了草滩时,还有车进来的,看来是夜宿的吧。有人醉意迷离地嘟囔“真想在这草滩上住一晚上。”在这草滩上喝着酒,看着星星,听着蛙叫、虫鸣……

又有人接过话来,“不过,这样也好,万一有狼呢,多不安全,父母给我这一百来斤,白养活了吗。”说完,自己都笑出声来。

还是没有醉。有人说,在草原上,喝酒是不会醉的,心情好不会醉呢。

我是沉醉在路上了,朦胧中,一座座绿意盎然的山岭,一棵棵青翠欲滴的林木,一株株色泽鲜艳的小花,一片片充满生机的绿地,那变幻莫测的云朵,还有那些成群结队的鸟无声的在草地上飞过。

还是难舍这片绿草蓝天,难舍这条河水。这里是一片干干净净的土地,是上天遗落的一颗明珠,是一片心灵栖息的净土。

这就是风景如画的草滩,让人魂牵梦萦的“魂”河!

左乙拉西坦片治疗癫痫管用吗小孩得癫痫病怎么治西宁中医治癫痫医院?北京癫痫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