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午后的阳台(散文)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儿童文学

1.

春天午后的光线很薄,也很克制,稀稀疏疏,松松垮垮,显得慵懒而散漫。稀薄的光线斜斜地射下来,射在了阳台上。

阳台上的光线不是堆积的,而是清清浅浅的淡,就如初春时节枝杈间刚刚冒出的梨花,似有似无的,因而不显得拥挤和炫目。我是很喜欢这样的光线的,好似一张波斯纹饰的软床,对我构成一种诱惑。

我喜欢此时的阳台,在没有课的午后,一切变得慵懒。生活被落地的玻璃阻隔在外面,当一切被屏蔽了的时候,世界就缩小到阳台的大小。此时的阳台,清简如一枚句号,我沉醉在小小的满足里。

有人说,女人的衣服是女人品味的标签。同样,房间里大到装修,小到物饰,都代表了主人的审美和性格。不足十平米的阳台里到处都是我的影子:白色纱帘、藤条躺椅、玻璃茶几、藤条花架。仿真的一串绿萝瀑布一样地在墙的一角自房顶缓缓而下,上面缀着淡雅清浅的白花。在米黄色墙砖的沉稳里,显得勃勃而俏丽。

没课的午后,我是属于阳台的;其他时候,我属于生活。

当我面对它的时候,我不用带着面具,也不用化妆,我可以放松到彻彻底底,可以穿睡衣,可以拖着拖鞋,甚至光着脚。我就是一个刚刚睡醒的慵懒的小妇人,其他,什么都不是。

这个时候,我可以什么都不用做,把自己陷进躺椅里。可以看也可以不看,可以想也可以不想,或者干脆对着时间发发呆。其实,这样挺好,它是身体的一个驿站,更是思想的一个驿站。停不下来的生活,是需要这样的一个缓冲的。

2.

端坐阳台,沏一杯茶,茉莉花茶。据说,花茶是众多茶里营养价值最次的一种,但我就是固执地喜欢,喜欢属于它的一切。隔着玻璃跟它对视,看它在滚烫里怎样翻飞舞蹈,看它怎样一点点地膨胀,又怎样一点点地给水染色,直到水变成茶的颜色。水已不是最初的水了,有时,看似强大的,会被渺小摧毁。

一缕一缕的雾气,弯弯曲曲地从杯口里飘出,飘出来一些意境,飘着飘着就不见了,仿佛身后明明听到有人叫了你一声,等转过身却又找不到,然后是又一缕一缕地飘出;此时的杯子,仿佛是一个蓄满了雾气的仙谷,让我不由想到了一些缥缈,想到了老家院子里飘在晨曦里的炊烟,心底就飘出了一些暖......

鼻翼触到的是清香,淡淡的,一缕一缕地牵扯着我的嗅觉,久远的,又是新鲜的,仿佛是茉莉花结在树上的一个梦,而这个梦又仿佛经过多道工序、经过好长时间,积蓄了很久后的爆发。或许是因为掺杂了花,便有了这香。红茶、绿茶、白茶、普洱,里面是没有花的,因而也就少了这香。香是一个很好的词,嗅觉喜欢,味觉也喜欢。

鼻子在靠近杯口的那一瞬间,香味变得浓郁了,满满地漾着扑来,眼前仿佛是成片的茉莉花,被风的手推着送了过来,茉莉花的娇态、茉莉花的清香一并在意念里涌来过来。这种意境,也只属于富裕的时间和慵懒的阳台,平时,繁忙的生活是无法抵达的。

此时,我有足够的时间,观察一杯茶的隐秘,走入了这被拉长放大了的过程,我是乐意的,我得到的远远超过了一杯茶。其实,如果我们不忽略过程的话,会看到好多意想不到的闪光之处。我所从事的职业——教学是这样,生活也是这样。

午后,阳台茶几上放一杯茉莉,我看、我嗅、我喝,打算就这么一直跟它相恋下去......

3.

我在电视里很多次看到过这样的画面:

寂静的午后,清浅的光线射下来,把公园铺成一种静谧,花静谧,草匍匐,白鸽在觅食,狗在静卧,一条条的凳子上坐着的人们,手里捧着书本,一双眼睛陷进书本里,空气里布满了书的气息,也布满了优雅的气息。

这是犹太人读书的画面。我被那种环境和沉静在书中的优雅一下给电着了。我把这种渴望带到生活里,然后尽量地让它们从生活的底层飘浮上来。而午后的阳台给了盛放我渴望的一个最佳场所。

捧一本书,静静地读,文字是有翅膀的,它带着我穿越时空,去做思想上的一次次旅行:穿过小溪,听泉水叮咚;漫步青云,赏白云飘逸。穿越时空,看李白对月当歌的洒脱,怜杜甫倚杖叹息的无奈,领略诸葛亮的机智,抚慰林黛玉的失落。余秋雨的文化苦旅,毕淑敏的精辟哲理,都散发着迷人的清香……

我愿意在这样的午后,陷进一个故事,哪怕是哭得稀里哗啦,哪怕是义愤填膺,哪怕是心如刀割,即使我整个人都沦陷,我也乐意。因为,我看到从文字里举出的智慧花朵,看到了在黑暗里燃烧的火焰。文字的幽美和力量拽着我,眼睛迫不及待,心也是。

我愿意在这样的午后,邂逅一些诗词。诗词都是生活的高度提炼,人家说,浓缩的都是精品。我认为诗词是精品中的精品,我是很喜欢精致的。“笑得是她的眼睛,口唇/和口唇边浑圆的漩涡/艳丽如同露珠/朵朵的笑向/贝齿的闪光里躲/那是笑——神的笑,美的笑/水的映影,风的轻歌。”读着这样春天一样的诗句,我突然就看到林徽因嘴角漾着笑,款款地走在大学校园的林荫道上,把自己走成了一段风景。如果,文字里时常飘着这样的优雅,我想,时间久了,它们就会跨过文字,飘向我。

因为文字,我认识了好多朋友,虽然不曾谋面,但却有着一致的气息。他们是古代的、近代的、当代的,它们遍布于天涯海角。在文字里我看到他们的容貌、他们的品质、他们的棱角。在他们身上我有时能看到我自己,这是在生活里的镜子中无法看到的。有时,我看到自己脸上有了污点,我就赶紧擦拭;有时,我看到自己飘在空中,我就对我自己说:离开地面是不能活的。这样的发现,为我建立了一个磁场,我感到快乐在向着我围过来。

在独处的时候,有这么多人陪着我,我何惧孤独?我的阳台,也不孤独!

4.

看书久了,就放一段音乐或者歌曲来调剂一下。

最好是轻音乐,最好是老歌。

轻音乐的步子慢、舒缓,属于情调音乐。它的音符把阳台布置得温馨而浪漫、舒适而休闲。它温文尔雅、清清简简、小巧精致。在它优美流畅的语调里,我仿佛看到了蓝蓝的天空中飘浮着几朵白云,就几朵,太多了就破坏了这意境;我仿佛看到了夕阳下的小桥流水人家,看到里村口的那棵大槐树,上面缀满了白色的槐花,那香味是能跨过时间和空间的,因为,此时,我心里有一种暖轻轻划过,如小溪般柔软,恰似母亲做的槐花蒸饭的一缕缕香。

或者放一首老歌。老歌的曲调亲切,歌词亲切。某种程度上,更是一种纽带或者桥梁,只一句,就会把我不由分说地拽回过去,拽回时间的深处。沉在底子里的往事,被生活淡化了的细节,会生动地在我的眼前一幕幕展开,很逼真。它们一般都被截在我的师范读书期间,可能再往前,没有什么歌可以听,或者还不会听歌;再往后,生活的步子太快,快得歌曲插不进来。而,只有青春的年华里歌声最多,有听歌的心情,有听歌的时间,青春的年华也需要歌声点缀!有歌声的日子真好!青春真好!

只是再听这些歌曲时,仿佛少了什么,又仿佛多了什么。时间是能把一些缩短,也能把一些拉长的。

当这些老歌很老很老,老得只剩下牙床的时候,我也更老了。那么,到那时候,我还会躺在阳台上的藤椅里,躺在午后的光线里,听着老歌。即使是我耳朵聋了的时候,我还会放这些老歌,因为我的心能听到......

5.

光线变得朦胧起来,窗外尽管不时地会传来工厂的机器声、火车的轰鸣声,还有各种生活的喧嚣声。但玻璃、纱窗会阻挡、切割一部分,还有我的耳朵也会剔除一些。所以,此时的阳台,还是靠近“安静”这个词语的。

这个时候,我什么都不干,什么都不想,只躺着,发呆。经验告诉我,发呆也是一种很好的生活方式。

我的眼睛盯着那盆绿萝不动,它就在花架上,是我去年春天花五十元买来的,买来它就等于买来了春天。在它那里没有四季的更新交替,只有春天,永远一副春天的样子。唯一的变化是,比刚买来时更肆意、更葱茏了。看着它,我就嫉妒,忽然就有忧伤在心里哗啦了一下,但倏地就不见了。也许是明白了,如果老呆在春天,就体验不到夏的热烈、秋的稳重、冬的内涵。

这时,有香味漫过来,它来自花架上的栀子花。同样清淡,实际它的香味是很浓郁的,我多次去用鼻子靠近它。它是一种不张扬的花,花朵没有玫瑰的艳丽,更没有牡丹的厚重。但我感觉它是一种很有个性的花,黄色的花瓣含蓄内敛,那满腹的香味,如果不靠近就会忽略。这种性格,我喜欢!

绿萝也罢,栀子花也罢,它们像我屋子里的另一群居民。我想,它们老呆在阳台上也不好,我明天得把它们搬出去,让它们也透口气。

我听到了时间的脚步,它们从玻璃的缝隙里飘进来,落在植物的叶片上,滚动,滑落,然后跌在地上,碎了。突然,头脑里冒出来“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这两句诗,心里一下就敞亮了。

......

午后、光线、阳台,在时间里静默成一幅画;花架、茶几、躺椅、水杯、书本,定格成一张剪影。

这些名词,身后的一些隐匿和妙处,只有我领会得透彻。它们对我来说,永远是一些闪着光亮的动词!我是喜欢动词的!

武汉专门癫痫的医院安阳市哪些癫痫医院比较靠谱治疗癫痫病的方法奥卡西平片吃多少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