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山野花(散文)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儿童文学

汽车载着杏花缓缓行驶到山脚下,隔着玻璃窗,杏花看见满山满坡的山野花绽放着,随风摇曳,像在欢迎杏花回归故乡。望着眼前熟悉的一切,杏花感慨万千,三年了,她终于回来了……

杏花清晰地记得,三年前,她离开的时候,山上也开满了山野花,母亲,站在村口依依不舍地和她挥着手,她是那么不舍,却不得一步一步离开家,离开她喜欢的漫山遍野的山野花。

那个时候,她十八岁。正值青春年华,对未来充满憧憬和渴望。接到大学通知书的那一天,她像一只欢快的小鸟飞奔在山野间,更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在花丛间穿梭着。上大学,是她梦寐以求的,她难以掩饰兴奋激动地心情,然而,她又是那么的无助和忧伤。父亲瘫痪多年,弟弟还在上初中,家里全靠瘦弱的母亲在支撑。这些年,杏花看着母亲一日一日的苍老,背也被生活的重担压弯。母亲,看起来和她的实际年龄是那么的不相符,五十岁的人,看起来就像七十多岁的老太太,沧桑的岁月早已把母亲的黑发染白……杏花狂奔着,试图减轻心里的痛苦和忧伤,因为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再给母亲增添负担,她也知道,母亲就算砸锅卖铁,也凑不齐通知书上万元的学费,大学只能是个梦,珍藏在心中。

比她早辍学一年的桃花,前些日子来信,说在城里生活的很好,如果杏花不上学了,可以去找她。桃花,这个和自己一起长大的闺蜜,学习成绩一直都是优秀的。可是,去年,桃花的父亲上山砍柴的时候,不慎跌落,被发现的时候,已经离开了人世。桃花的母亲遭受不了打击,一下子变得有些痴呆,好好的家,在一次意外中变得支离破碎。桃花只好辍学回到家,照顾母亲,还有年幼的弟弟。在母亲渐渐好转之后,桃花经人介绍,去了城里打工,挣钱来养家。

杏花把揉皱了的通知书夹在她最喜欢的书籍里,收拾简单的行李,决定去找桃花。十月的家乡,山上开满了不知名的小野花,杏花走得时候,它们悄然芬芳着,汽车载着杏花越走越远,直到眼前变成一个小黑点,那些山野花,渐渐脱离了杏花的视线,杏花忽然觉得,自己也是一朵山野花,任命运在风里摇曳着。

陌生的城市,高楼林立,一切是那么的陌生。车水马龙,人来车往,川流不息。站在城市的街头,杏花有些茫然。按照桃花信上说的,杏花就在那里等,天色渐渐沉了下去,城市的街灯亮了起来,七彩的霓虹灯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杏花有些恐惧起来,这么晚了,桃花怎么还不来,若桃花不来,自己该怎么办?第一次离开家的杏花胡思乱想着……

一辆汽车在她身边停下,从车上走下一个浓妆艳抹,脚踩高跟鞋,手拿一根点燃的香烟。她走近杏花,拍了一下杏花:“嗨,杏花!”杏花傻傻的看着眼前的女子,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天,这是桃花吗?

“怎么,不认识我了?还是惊艳了?”桃花调皮地笑着。

这笑杏花是那么的熟悉,就像在家乡的山坡上,桃花摘下一朵小花戴在头上,回转身问杏花:“杏花,我漂亮吗?”可是,缺少了那份纯真和质朴……

不知道穿越了几条马路,汽车在一家富丽堂皇的歌舞厅面前停下。

桃花说:“到了,我就在这里上班。”

“丽都歌舞厅?”

“嗯,这里工资高,你慢慢就知道了。”

歌舞厅,歌舞升平,宾客满座。

一个服务生打扮的年轻男子走了过来,彬彬有礼地对桃花说:“桃花姐,强哥在二楼等你们。”

“知道了,小军。”桃花拉着杏花穿越歌舞厅,上了二楼。

“强哥,这就是我常跟你说的杏花,我姐妹。”桃花娇声娇气地对着坐在办公桌前的胖子说。

胖子抬起头看了一眼杏花,眼前的杏花,宛如一朵山间自然芬芳的山野花,散发着朴实自然的美。一双麻花辫自然的垂在胸前,水汪汪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樱桃小嘴自然的红润着,瓜子脸,给人一种精明能干的感觉。桃花看着强子垂延三尺的样子,用胳膊捣了一下强子,意味深长地喊了一声:“强哥……”

那胖子这才回过神来。

“哦,杏花,长得还不错,留下来吧,和你做个伴,一会给你姐妹接风洗尘,不能亏了你姐妹的,来了就是一家人。”胖子对桃花说,“先让杏花去休息一下,一会带她去餐厅吃饭。”

桃花把杏花带到宿舍,宿舍就在二楼,挨着桃花的房间。里面干净整洁,一张床,一张桌子靠窗,床头柜上还摆放着一朵百合花。新生活就要从这里开始了,杏花对这环境还算满意。那一晚上,吃过饭的两姐妹,说了一晚上悄悄话……

杏花知道桃花在这里是领班,和强子好上了,做了小三,心里为桃花惋惜着,一朵曾经那么顽强纯洁的桃花,从踏入城市,就被城市的花红酒绿诱惑了,纸乱金迷,桃花说,一切都回不了头,人在特定的环境下是会改变的,但她保证不会让杏花走自己的路,她会让她相安无事……

杏花对桃花的话深信不疑,她们是姐妹,是闺蜜,是一起长大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杏花就在丽都歌舞厅,做了一名服务员,日子倒也安稳。有桃花的照应和陪伴,离开家乡的孤独和寂寞也平淡了许多。只是歌舞厅鱼龙混杂,各色各样的人物都有。那一天,杏花就遇到一个醉醺醺的客人,喊着要服务员倒酒。杏花耐着性子给客人倒酒,谁知这客人乘着杏花倒酒的机会,抓住杏花的手,放在醉醺醺的嘴上亲吻了一下。杏花又羞又怒,拿起桌子上的酒杯摔在了地上。随着酒杯“啪”的一声,这醉醺醺的客人酒醒了一半,他倒吸一口冷气,这丫头是在告诉他“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桃花听见动静,赶紧过来。看着地上碎了的酒杯,看着满脸怒气的杏花,明白了八九分。她吩咐其他服务员打扫卫生,然后给客人说:“对不起,她是新来的,不懂规矩,这酒水钱我请了。”客人本身就有错,看着桃花这样说了,赶紧顺着台阶下去了:“好吧,看在领班的面子上,不和你小丫头一般见识。”

这件事让杏花产生了离开这里的念头,这环境难免会让人堕落。桃花清楚杏花的倔脾气,答应她可以去外面找找工作看。杏花就在这座陌生的城市开始了流浪,打扫卫生,做保姆……她不怕辛苦,就怕没事做。

她做事勤奋踏实,认真负责。她的一举一动都被保洁公司的老板看在眼里,提拔她做领班,做主管,做部门经理,负责管辖一个区域。

无论她到哪里,她都像一朵山野花,散发着自然的芬芳,有着山野花的坚韧和顽强。一个城市,桃花和她做着不同的工作,一个轻松地拿到大把钱,一个辛苦地挣着月工资,然而,杏花比桃花挣得心安理得。

桃花生日的时候,杏花去给桃花祝贺生日。强子精心准备的烛光晚餐,和这对小姐妹推杯换盏,不胜酒力的杏花晕晕乎乎在沙发上睡着了。歌舞厅刚好有事情要处理,强子让桃花去处理。桃花走的时候对强子说:“就让杏花睡一会吧,一会她回来再送她去保洁公司。”看着醉态迷人的杏花,强子忽然心生邪恶的念头,他把杏花抱回桃花的宿舍,趁着杏花醉得不省人事,占有了她……

杏花醒来,看见自己一丝不挂,身边躺着强子,瞬间明白了发生了什么,她拿起桌子上的花瓶砸向了强子,强子的头破了,血流了出来,他没想到这女子如此刚烈,他捂着头说:“对不起,对不起,昨晚喝醉了……”

杏花穿好衣服,飞奔了出去。一声刺耳地刹车声响在耳畔,杏花倒下了……

司机张力拉开车门,下来看看杏花,并没有撞到她。想着这女子估计是吓晕了,就把她抱上车,去医院做了检查。医生说,这女子虽然没受伤,头部着地,遭到撞击,会一时失去记忆。

张力心里说:“完了完了,这女子失去记忆,我该怎么办呢?”

“可以将你女朋友带回家,慢慢调养。”医生的话,让张力差点笑出来,女朋友,我认识她吗?可又一想,也没别的办法,不知道她是谁,送往哪里呢?

杏花醒来的时候,阳光暖暖的洒满房间。她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睛,打量着眼前陌生的环境,我是在哪里?我是谁?叫什么名字?我怎么什么也想不起来?杏花感觉头疼,一想问题就头就像欲裂开。

“你醒了?谢天谢地。”一个男子端着一碗粥,坐在床边,微笑着看着她,那笑,是那样温暖。

“你是谁?我是谁?”杏花一脸的疑惑。

“我叫张力,你是谁,我就不知道了,我从马路上把你捡来的。”张力一张无辜地说,“你安心在这里调养,医生说你短暂失去记忆。天知道,你那天疯一样跑出来撞到我的车上。万幸的是你没受伤,就是失去记忆了。没办法,我只好把你带回自己家。”

杏花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安静地把那碗粥喝下,眼前的张力,给人一种安全感,亲切感。莫名地杏花还对张力存在一丝依赖感。张力一脸的阳光朝气,浓眉大眼,国字型的脸,有浅浅的胡子。衣着干净得体,给人一种干净利索的感觉。

“你好好休息,我下班回来给你做饭,不要到处乱跑。”张力给杏花掖好被子,然后上班去了。

杏花,渐渐恢复,就是还是想不起自己是谁。张力是做房地产生意的。销售部刚好缺一个售楼小姐,就把杏花安排了过去。还给杏花买来合身得体的衣服,经过张力全新的包装,杏花若出水芙蓉,惊艳了张力身边的女子。那些暗恋张力的女子,莫名的嫉妒着杏花,这女子是谁啊?和张力成双入对的出入着……

一起相处的时光,温暖祥和。一起上下班,抢着做饭,抢着洗碗。不知不觉中,张力爱上了这个神秘的女子。两人长时间的在一个屋檐下,杏花,也爱上了张力。

第二年春,张力要娶杏花为妻,然而,杏花依然想不起自己是谁。他让张力等她,等她想起自己是谁,然后再嫁给他。张力答应给杏花时间,也帮助杏花寻找蛛丝马迹,希望能唤起杏花的回忆。他带着杏花去到了她最后跑出来的那家西餐厅,可惜,一无所获。

偶尔的一次,张力带着杏花去了丽都歌舞厅,杏花对这里太熟悉了,她怔怔地看了半天,不肯进去。张力想着杏花一定和丽都歌舞厅有着某种关联。就去调查了一下。知道了杏花曾经在这里做过服务员,后来成为一家保洁公司的部门经理。

张力知道了杏花的名字,决定冒险带着杏花再次去歌舞厅一次。他拉着她的手缓缓地走进歌舞厅内,桃花正在给客人结账,看见杏花,她跑了过去,抱着杏花问:“杏花,这一年,你去了哪里?”杏花一脸的茫然。这个女子是谁,为什么抱着自己喊“杏花”?桃花看着无动于衷的杏花,一脸的纳闷,忍不住问:“杏花,你怎么了,不认识我了吗?”

张力告诉桃花杏花的遭遇。桃花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强子的头会流血,杏花为什么会失踪。原来是强子……桃花没吱声,这么多年,和强子在一起,她是那么的爱着强子,怎么忍心拆穿真相!

“桃花,磨蹭啥呢。这半天不过来。”一个胖子走了过来。杏花一看见胖子,开始哆嗦起来,脑海里的记忆仿佛瞬间鲜活起来,她指着强子说:“你你你……”只是头疼欲裂,杏花无奈地捂着头,记忆依然是那么模糊,好多事情仿佛一起涌来,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却又什么也抓不住……

看着杏花痛苦的样子,张力只好带着她离开。他隐约感觉到,杏花疯一样跑出那家西餐厅,和这个胖子有着莫大的关联。

强子看到杏花,有些吃惊,有些后怕。但看到杏花并不认识自己,他才稍微放下心来。

每次帮杏花寻找丢失的记忆,杏花都是那般的痛苦,让张力有些于心不忍。有时候忘记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对于杏花,现在不是很幸福吗?只是一个人始终不知道自己是谁,心里也不是滋味的。

为此事,张力带着杏花去医院问医生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医生说,除非杏花遭受了打击,瞬间激起记忆,才能复苏所有的记忆。

日子飞逝,转眼又是一年。杏花还是不能想起自己是谁。而桃花自己感觉愧欠杏花,这两年多以来,她顶着杏花的名义给杏花家里寄钱,并告诉他们,工作忙,这几年不能回家……

张力生日那天,杏花喝了一些酒,有些醉态的杏花更是迷人。张力前面走着,她在后面慢悠悠地跟着,路上的小石头,还被她一脚踢飞一个。心不在焉的地她一个没注意,“砰”的一声撞在一棵大树上。她眼前冒金星,差点晕倒。

然而,奇迹般的,她看见自己疯一样跑出酒店。这之前,她和桃花,还有一个胖子在喝酒,烛光晚餐……杏花痛苦地蹲了下来,抱着自己,原来,自己被玷污了,原来自己叫杏花……

张力看着杏花痛苦的样子,知道她已经恢复了记忆。他走过去,蹲下去,抱着了心爱的女子。在她耳边轻语:“亲爱的,不管你经历了什么,不管你是谁,这辈子都是我的最爱。”杏花紧紧地抱住了张力,抽噎着……

在张力的陪同下,杏花控告了强子,强子被带走了……

桃花说:“是强子对不起你,这也是强子应该得到的惩罚。你回家看看吧,这些年,你的母亲,父亲,弟弟他们都很想你,是我一直和他们联系,给他们寄钱,没有告诉他们你出事了……”

善恶终有报,人之初,性本善。杏花不敢想象如果没有遇见张力,自己的命运又该经历哪些风波?杏花知道桃花本质没变,她感谢桃花为她所做的,她希望桃花放下强子,找一个人安心过日子,女人有家才踏实。就像一朵山野花,有属于自己的土地才能盛放……

村口,母亲颤巍巍地迎了上来,拉着杏花的手不住地说:杏儿,你回来了,回来了……

远处,山野花随风摇曳着,自然而芬芳,这人世间的一切仿佛轻薄的如一阵风,轻轻漫过了时光…

西安能看好癫痫的医院在哪?癫痫小发作的症状郑州的医院哪家能够治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