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古韵今谈征文】雪落的世界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古典诗歌
破坏: 阅读:1773发表时间:2015-12-19 11:54:50

晨起发现,下雪了。透过窗户望去,屋顶已然白茫茫一片了。原来雪已下了一夜。
   下雪了,这是初冬的第一场雪,而我却要爽约了。
   早就答应要陪女儿去堆雪人的,而今我却只能爽约了,只能吩咐爱人在送孩子去幼儿园的路上,让她在雪里多停留一会,踩踩雪,听听碎琼乱玉的声响,虽然,她未必懂,但于我却可心安一些。等等吧,等我腿好了,想必那时的冬天还不会走远,逢着一个雪天,我必陪她疯玩一次。
   下雪了,可惜我只能坐在床上看看。雪是好东西,可以把一切掩盖,不管是美的还是丑的,从雪一落下来就消失不见了。我望着白白的屋顶,脑中突然回旋起刘长卿的诗句来:“天寒白屋贫”,雪的清冷的色调居然让茅屋更显出一丝落寞来。下雪了,我却只能透过窗户看雪。忽想,既然自己无法出去,不如先到古人的诗词里去领略一下雪景吧,也许那里的景致会更美些。
   古人写雪的诗词还真不少,我且撷取其一二来赏:
   一首是唐代戴叔伦曾写《小雪》七绝:“花雪随风不厌看,更多还肯失林峦。愁人正在书窗下,一片飞来一片寒。”还有一首是唐李咸用写的五律《小雪》:“散漫阴风里,天涯不可收。压松犹未得,扑石暂能留。阁静萦吟思,途长拂旅愁。崆峒山北面,早想玉成丘。”这两首诗意极简单,也许不是写雪写得最好的,但却是最合我意的。我似乎正是那端坐在窗前的愁人,片片飞雪带来阵阵寒意。我又似乎是那静坐阁中之人,刚刚经历了一次艰难的长途跋涉。“崆峒山北面,早想玉成丘”,爱极了出游的我突然想去一睹那“玉成丘”的崆峒山北了,想来那山中的雪景最是绝佳吧。
   飘进古人诗词里的雪让我心生怅惘,我从未想到,出门踏雪赏景也会成为自己此刻的奢望。也罢,既然我连眼前的雪景都赏不了,那索性就再远些,不如与张岱为伴去西湖的湖心亭看看吧:“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张岱笔下的西湖雪景可谓大矣,天地之间只那一痕、一点和那两三粒的影子还有烟火的气息。莫道张岱痴,更有痴行人。到亭上,竟已有金陵人氏客此留饮,“铺毡对坐”、煮酒对饮,这种豪情和意趣大概也只有古人才有吧。不由又想起了那个于天地之间独钓寒江雪的柳宗元来了。“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他这哪是在垂钓呀,简直就是在天地之间任由精神独往来!这份大气和超脱或许只有庄子笔下的鲲鹏可以做到吧。哈尔滨最专业的治羊角风医院r />   古人的诗词写尽了雪的风花雪月,也写尽了世人对它寄语的美好愿语,什么冰清玉洁,又是什么晶莹剔透,总归是纯美无暇的,连被它覆盖的树也被誉为了“玉树琼花”,而古代的文人雅士也大都有踏雪寻梅的偏好,古人如此,其实今人也多是如此,只不过少了一些雅趣罢了。
   世人皆爱雪,雪一来,天地之间似乎也有了许多生气。我喜欢雪,而今我只能坐在床上,透过窗外看雪。突然想起小时候日日走过的那条马路来了。从我家到学校,从学校到我家,势必要走一段很长但并不很宽的路,这是一条连通榆社与外界的大马路。榆社地处山区,故而马路也只能穿山而过,依地形而建了。坡陡弯急是这条路的最大特色。记忆中的太阳总是在中午的时候才贵州癫痫病专科医院羞羞答答地出来,露一会子脸就转过山那边去了,因此这条路大多时是显得比较清冷的。
   每到天寒地冻,大雪风飞之时,这条路也总能铺上了厚厚的雪。有一年竟铺了足足有十几厘米厚。那时路上的车并不多,偶尔才走那么几趟,倒是来来往往的上学的我们,生生地用脚板把雪踩了个结实。整条路就像一条明晃晃的白带子,我们兴奋地在这条白带上打着冰溜子,摔得人仰马翻也不改其乐。那时穿的棉鞋都是自家做的,白塑料的鞋底子不禁磨,一来二去就竟然能把鞋底磨出小洞。因怕挨骂不敢吭声,只能每天回家后悄悄地用树枝或手把钻进洞里的雪块或泥土掏出来,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把鞋放在炉火边烤暖和。就这样,直到来年开春。现在,这条路虽然依然坡陡弯急,但两边的山已荡然无存,没有了遮拦的太阳也就能慷慨地把阳光铺满整条路,再加上有专人护路,因此,这条路也不似以前那般清冷了,更不会因车多人多而把雪踩实了。我经常回忆那条白得晃眼的路,只是我知道,那段时光是再也回不去了。
   窗外的雪白得晃眼。我眯着眼望着,心想要是能拍几张雪景图该多好!可惜如今的我只能在床上坐着,透着窗户看雪。突然又想起《红楼梦》中众人在芦雪广赏雪吟诗的一节来了。黛玉、湘云过人的才思固然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而宝琴手捧红梅的脱尘之美更让我神思恍惚。想想一个倾国倾城貌的美人手捧梅花,站在一片琉璃世界,那该是怎样的一幅绝美图景!怪不得连贾母都看醉了,竟然因眼前一景而生了欲把宝玉配宝琴的念头。只可惜,宝琴早已名花有主,如若成了,想来那雪那梅竟是媒人了。雪的洁白,梅的红艳,互为映衬,这样的景致恐怕也只有在这冬天能领略到了,只是这样的景致我却一直无缘亲眼得见,也不知自己何时才能“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曹雪芹在写《红楼梦》的时候必定是见过那样的景致的,只是不知他在茅椽蓬牖、瓦灶绳床中忆起往日的这幅图景来会心生怎样的怅惘呢。
   坐在床上的我,心早已飘到了窗外。其实,雪年年都下,雪景也不是单只今年才有。而我却似乎在今年才觉得它异常地美好,连带那记忆中的雪和诗词文字中的雪景都一股脑儿在我眼前闪,直往心底钻。细想来,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行动不便而起,想如若我还似往常一样双脚生风,行动自如,那么也断不会有现在的这番守着窗儿看雪景的心境了,这样想来倒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人往往都是这样,总是在自己失去些东西的时候才会看到它的美好,才想着去努力珍惜。而造化往往弄人,有些过往却只能终成回忆,永远也追不回来了,所谓逝者已矣,空留嗟叹!所幸,我的腿还会好,还有机会一偿夙愿,好在,我的追忆还未走远,一切还不晚。
   窗外的世界,冰清玉洁。雪落的世界沉寂了心灵,也唤醒了过往,我知道,它在等我与它共舞……
  

共 2332 字 1 页 首页1
郑州癫痫病最好的医院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