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的话 > 文章内容页

【丹枫】井水与河水(散文)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感人的话

河水从高山上匆匆地往下流,穿过峽谷,冲过浅滩,勇猛地向前,奔腾飞跃,汇成滾滾洪流,直向大海而去!

井水从地底下喷涌而出,清澈透明,被人们围着,让人们饮用。它心无暇思,责无旁贷,坚守一方土地,全心为人群服务。

那是一个干旱的夏天,井里涌出来的泉水越来越少,好像营养不良的母亲,已挤不出身上的奶汁。

它很着急,心想:这老天爷再不下雨,它可是要干涸了,这个村里的村民就会没水喝!这怎么对得起一向爱它敬它的村民呢?

它已经打了多次报告给玉皇大帝,玉皇大帝给回复:“你的报告已经收到,你们那个村的情况大臣们也已研究过。因为现在多处出现旱情,施雨官加班加点工作都忙不过来,短期内不能满足你村的降雨需求。现将你处的下雨日期安排在两个月后的九月十五日。望你协助当地村民做好抗旱工作……”玉帝文件净打些官冕堂皇的官腔。

井水接到天庭的批复后,只会顿脚,心里闷闷不乐。它自言自语道:“你们天庭也太官僚主义,那些天官只拿钱不办事,上班时不是看报纸就是上网,工作效率又低,完全无视村民的疾苦。”算它这发牢骚也好,骂玉帝也罢,至少给它出了一点点鸟气,虽然仍然解决不了问题。

真的,它心急如焚。多少个白天它饭也吃不下,多少夜晚它辗转难眠。它想,总不能让村民渴死。最后,它决定到一百多里外的大清河去借水。反正自古以来井水从来不犯河水,这次为了村民的利益,它也顾不得陈规陋习了,它毅然决定要去“犯“河水,求河水帮忙,河水肯定会从大局出发,借水给它,它自己一廂情愿地想着。

说起大清河,那里水清河宽,河水中鱼虾成群,水产丰富;河面船帆点点,有捕鱼的渔船,有装满大米、木柴、棉布、南北杂货的运输船,南来北往,楖比鳞次,一片繁忙景象……

河里的虾兵蟹将和乌龟丞相们,一会露出来察看水面,一会潛到水下又去研究什么”军国”大事……

再说那天,天才蒙蒙亮,井水一早就起来,梳洗完毕,带足干粮准备出门。

它身材细长,童颜鹤发,干练健康。头戴草帽,脚踏草鞋,腰间还别了一双草鞋备用;身穿兰色士林布长袖衫和同样颜色的长裤。虽然有点山里村民的模样,却两眼清澈,目光炯炯,唇白齿洁,大有仙风道骨之姿。

他挑着两只水桶,准备盛水之用。

说起这担水桶,神奇得很,那是当年夏禹治水时留下的宝物。虽然看起来不大,样貌平常,却能将两个洞庭湖的水全装在里面。换言之,一桶能装下一个洞庭湖,这些水也能让一千多号村民应付两个月,以解燃眉之急,度过难关。

仁慈的井水急急行走,两边的山水它根本无心欣赏,一路上也不敢耽搁,中午就坐在路旁石头上草草吃了干粮。一百多里路,它在下午未时就到达河边。只见河水滾滾流向前方,水面船帆点点。清水河办公大楼就在眼前。

见那高大雄伟的大楼,它猛一抬头,头上的涼帽也掉下来了

它捡起涼帽,一边搧风,一边看着旁边立着的大招牌,上面写着金色大字“清河水利服务公司”。它戴上涼帽,准备从大门进去找清水河董事长,旁边虾兵蟹将立即用锃亮的三叉戟将它拦下。“喂!乡巴佬!你来干什么!“那虾兵大声嚷着,目中无人,一点礼貌都没有。

“噢!”井水一边应付,一边从口袋里拿出身份证给虾兵,平和地说:“我是这里附近的井水,我要见你们的董事长。”那虾兵上下打量了一下井水,又仔细地核对它的身份证,然后还给井水,态度傲慢地说:“跟我来!”犹如下命令。井水也不与它计较,挑着水桶跟它到了二楼。

宽敞的二楼大厅,灯火辉煌,虽然是白天。虾兵将它带到河水办公桌前,见河水正在上网,虾兵就在河水耳边嘀咕一下,就径自下楼去了。

河水慢慢抬起头来,摘下它的黑边眼镜,不知道是近视眼还是老花,放在一边。它五十上下,身材魁梧,浓眉大眼,高高鼻梁,皮肤黝黑,说话声若洪钟。它轻轻挪动了一下坐在黑色皮质座椅上的身子,上下打量了一下井水,瞟了一下它肩上的水桶,用不紧不慢的语速和中等音量问道:“你是附近的井水?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助?”井水不卑不亢地将它的所求和原因敍说一遍。

河水又瞧了一下井水身上的水桶,以为是一点小事,爽快地答应了井水的要求。

它按了一下办公桌上的电铃按钮,虾兵很快上来了。“带这位井水小兄弟到屋后小河里去挑一担水。”它对那急匆匆跑上来的虾兵说。

虾兵在前面引路,井水紧紧跟着。下了楼梯,虾兵领着它穿过大楼内长长的通道,终于见到大楼后面的的小河。

大楼后面繁花如锦,绿草茵茵,大树遮荫。知了声,鸟叫声,声声不绝,犹如仙境,浑如世外桃源。井水大开眼界,心里赞美不绝。

那小河水更是清澈见底,流水缓缓,水草袅袅,宛如银带飘逸……

井水取水心急,不敢停留。它放下扁担,赶紧用水桶装水。只见那水哗啦啦地往水桶里流,小河水都浅了一半,水还不停地从大河里灌进小河。那小小的水桶还继续吸水……

虾兵开始根本心不在焉,只想它的女朋友,后来猛然发现河水浅了一半,那水桶却还没装满。它大惊失色,下巴都塌下来了,呆在那里一动不动,唯有两根虾须乱晃。一分钟过去后,它如梦初醒,恍然大悟,赶快丢掉三叉戟飞奔去二楼报告河水。

此刻井水继续往桶里装水,已经装满了一桶,正在装第二桶。河水急急下楼,赶到小河边,小河水已经浅了一半,水还滾滾不停从大河里流进来。它也急了,“这还了得!”它大喝了一声,赶快将右手抓住井水正在装水的手腕和水桶,不让井水继续装水。它哭丧着脸跟井水说:“我还以为你只装两小桶,想不到你带来宝桶,这怎么装得满?”他停了一下,深深地吸了口气,语气稍微缓和一点,继续说:“别看我有那么多水,百姓要拿它行船、灌溉,水下鱼虾蟹要拿它生活;还有我要拿大量的水向东海龙王缴税,大有大的难处,你知道这税是不能欠的。况且现在你那里干旱,我这里虽然水源多,流量也减少了。”

他讲了一大套道理给井水听。最后,井水也有点不好意思了。它诚恳地说:“河水大哥,这水桶已经快满了,你就让我装满吧,你这也是救村民的命嘛,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况且你是救几千号人的命。”“我说话算数,再等两个月,天庭给我施雨,我将水如数还你,”井水截钉斩铁地下保证。

河水看看井水也是一片好心,为黎民百姓做事,它叹了口气,“也罢!”勉强答应了。

井水不敢耽搁,连夜挑水回井,把两桶水都倒进井里……

次日一早,村民又来井里掏水,突然发现井水满满的,清澈透明。大家奔相走告,雀跃不已,这大旱天一夜之间井水又满了,以为真的是上苍怜悯。

众村民朝天膜拜,朝井膜拜……

长春市的癫痫病那家医院最便宜云南癫痫医院比较好癫痫病该如何治疗呢安顺哪些癫痫医院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