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剧本要闻

  

  一日的索然无味。像极了一生诸多无意的荒废。在时间面前,我总是哭的像个孩子。回到家里。摆弄了几下桌上的钢笔,翻看了三页书卷。竟被一首短诗,泪盈了眼。

  

  他追逐我,

  

  我像只小鸟逃离了神殿;

  

  他追逐我,

  

  我像只小鸟逃离了城市;

  

  哎,我的故乡,

  

  已经离我太远太远。

  

  我根本不敢相信,这是来自几千年前异国文明的弱弱的呼喊。可我知道这是人类情感互通的心音。为了爱,也或为了信念,女神从高高的神殿落下,远离了城市,一声意味的叹息中,故乡也渐去渐远。这。许,就是诗了。这,许就是情了。朴素的就是一声叹息!

  

  最近,夜夜竟做开了梦。我知道,源于我的身心状况。静心,静念,是不应有梦的。有一夜,为了一次追逐,竟飘到了千里之外,梦回到了乡下。那么陌生又那么清晰;又一夜竟在梦中高唱了离家前总挂在嘴边的歌词,那么留恋又那么伤感。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不错。词作者就是李叔同。也就是后来的弘一大师。这个,留学日本首演《茶花女》,揭开中国话剧史的幕布,又以音乐绘画刷新故国视听,英姿翩翩,才名四播,从者如云的才子,怎么会在一夜之间抛开娇妻幼子,繁华春梦,毅然以黄卷青灯为伴呢?

  

  李叔同,是个谜。弘一大师,是个谜。我一直猜度,大师应是为情所伤的。单从他最后留下的“悲欣交集”这四个字中,我们就可以看出,大师内心火与冰之间的两极挣扎。锥心而又无奈。

  

  此岸与彼岸之间是那么贴近,可又那么遥不可及。一步之间竟是那么难以逾越。不是一个“痴”、一个“情”字又是什么?想必,弘一大师几十年的黄卷青灯,是每梦必寒的!

  

  佛,在天堂。佛,在地狱。唯有成佛,则必在你我所在的这个婆娑世界。这本身就是一个最大的话头,令人深省。我知道,理论上我已经开了悟。可说出这个话,其实我还未开悟。

  

  就在那次,一个人的虔诚旅行。我看到了夕阳依山。那种炫红,我激动可又平静。“几度夕阳红,青山依旧在”。就是我的悟语。这世间因误了、悟了,依旧做梦的何止我一人?

  

  有人说,中国的风流,就在“魏晋人物晚唐诗”。此言不虚。

  

  嵇康。那个世间风骨傲然、才华横溢的美男子,身逢乱世,不愿为官毅然选择闹市,为他人免费打铁。回绝高官的拜访,虽最终被连累推上断头台,可临刑前,见时日尚早,便潇洒的在刑场的高台上,拂开了只有他才会弹奏的《广陵散》。弹毕。从容赴死。

  

  赵明诚、李清照夫妇,恩爱情深。在青州十余年,购书、猜句、罚茶的风雅生活。太多的美好,太多的缱绻。赵明诚重病。可却因“玉壶事件”难以表明清白。身逢乱世,李清照,这个孤苦女子,毅然携带所有的古董,跟随宋廷,意欲献出古董,洗清死去夫君的清白。

  

  只是可惜,这样一个冰洁才情女子,最后因陷入无良之徒张汝舟手里竟毁了一世清白。落得:“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的际遇。我当然满心敬佩,李清照对赵明诚那份知遇的欣喜与全心的回报。可或许,李清照至死都不明白,这世间有很多的外在,真的无法挽回,也根本不必挽回。

  

  想来。嵇康在闹市打铁,李清照追逐宋廷的途中,亦是每梦必寒的。可不管怎样,历史留下了他们的传奇。

  

  平凡的如我们,连书堆里文字的注脚都不是。我们至多是一粒微尘,在合适的天气,最大的梦想就是高高的扬起,和同样微小的水滴抱在一起。形成露珠,也或雾气。我们的生命短暂就像一颗露珠,微不足道。太阳出来,我们就消失的无踪无影。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一粒微尘可能总会与一滴水相遇。凝成晶莹。

  

  可也请不要轻视哪怕是再小的微尘,因为他也是一颗心,是大地的夜幕里最亮的眼睛。

  

  我们能够做什么呢?我们又能够做什么呢!就是在注定回归的历程里,安享着这尘与水润湿缠绵的际遇。许,大师是智慧的。此生无非就是。一场又一场“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的愿!悲欣交集而已。

  

  QQ313912029

张家口市癫痫病知名的医院天津成人癫痫病医院南昌癫痫病到哪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