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木马】出行遇到的不谐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剧本要闻
在出行中,遇到的一些不谐情景,如正在品尝一盘盘美味佳肴时,突然发现了盘子的菜里有一只只苍蝇。那些倒胃口的感觉至今纠缠不去,令人无法把那些情景抹去。   那次去游览故宫,在中午吃盒饭的时候,发现几个乞丐在故宫院内,东瞅西望,无时不在窥伺和寻找他们需要的废品,有两个老年女乞丐竟然因为争夺纯净水瓶子而打了起来。看到这个与繁华大相径庭的情景,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儿,我非常同情那些乞丐生之艰难,他们要是生活用度有所着落,绝对不会到这中国的象征地来丢人现眼的。我真希望乞丐有一天不再为乞丐,可我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么不现实多么幼稚可笑。   又一次,我随省内同行去天津学习,在北京下飞机后,需要打车去最终的目的地,临时选的班长告诉交车费100元,后来知道,打车从天津来北京才35元。大家纷纷议论说,或者是班长跟司机有猫腻,玩了大家,赚了大家的黑钱,或者呢,班长是个大头儿,被车主涮了。反正亏的是大家,为这事大家对那班长都很不满,学习期间我们班级里很沉寂,跟这事一定有关系。   再一次去八达岭长城,游览完毕,我刚刚坐进旅游车里,就见两个六十岁左右的干巴的小个子老太太,肩抗着比她们破旧的衣服更肮脏的尿素袋子,围着车身晃来晃去,她们黑核桃一样的皱脸,不时仰望着车内的人们,挤出一波一波的谄媚的笑来。这时,有人把喝光了水的空矿泉水瓶子顺着窗口扔下车,这下,可热闹了:那两个双胞胎一样的老太太,像表演抢瓶子比赛一样,有攻击有防守,前钻后跳的,到最后竟然面露杀机,她们的表情完全不象刚才面对恩赐者那样的表情了,眼见着她俩为了抢一个瓶子,撕打起来,一个险些被另一个摔倒在地上。我看到了不止是她们身上暴露出来的自私人性,我更看到了她们的贫困,精神上的和物质上的双重贫困。   还有一次去香港,在旅游车上,那个姓林的导游,说为了缓解我们对狭窄的盘山公路的恐惧感,而给大家讲笑话分散紧张情绪。他说:“我们香港的女人都很本分,你们在大街上几乎看不到她们的身影,她们这个时候都在家里做家务呢。而我们香港的男人都很能赚钱,到了周末就去深圳。你们猜是去做什么呢?”有人回答说不知道,林导就继续讲:“他们是去你们那边找女人啦,深圳的女人喜欢我们香港男人更喜欢我们香港男人口袋里的钱啦。”有人发出开心的笑声,我听了却很不舒服,我低声问:“你不是说你们香港女人出色吗?”林导说:“没错呀。”我逼问:“那么怎么还拴不住你们男人的心啊?”这回大部分人真的开心地笑了。我抢白了林导,他好像并没有记性,不一会儿又说:“你们在后面的旅行中,如果出去逛街,千万不要随地吐痰,罚款很贵的,吐一口1500块港币。”我早听说香港是个法制秩序良好的地方,很感谢他提醒那些早在内地习惯随便的游伴,可是,我的感动心情还没有完全上来,林导的话又变了味道,他说:“有一次,我接待了一位东北大哥,当我提醒他这件事情时,你们猜他怎么说的?”也许人们猜到他狗嘴里吐不出来象牙,所以这次没有人吭声,他就自圆其说:“他生气地问我,你们这儿什么破地方啊,这么多规矩,这要是在俺们那噶达,你随便吐,你吐多少也不要钱。”   听了林导的杜撰或者夸张讲述,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谁都可以明显听出他对祖国大陆和大陆同胞的成见甚至歧视。照说他也算是有知识的人士了,怎么会这样呢?我不仅要问,难道你不是龙的传人吗?张明敏不早就唱出了香港同胞的心声了吗?不是说都是中国心吗?就算自己的同胞有什么缺陷你也不能自己人涮自己人啊。我反复观察了林导,无论从长相还是姓名都不象是殖民者的后代啊。难不成他的心被英国人换了吧?同时,我也恨我们那些不拘小节的同胞们,咱们就不能改掉那些小毛病吗?又不是多么高不可攀的事情!何故因为那点小破事让人看不起啊,快快提高咱的修养,提高咱的素质,如果咱没有那坏习惯,他还涮什么涮?所以,让坏了心的林导等看不起,也还是咱咎由自取,那就从咱自己身上找原因和改正吧。   记忆犹新的最后一次是在澳门,当时,我和几个同伴走进一家小商铺。观看货品时,我信手理了理自己乱了的长发,没想到女主人黑着脸用我能够听懂的普通话说:“不买东西,还在人家房子里梳理头发,头发都掉地上啦啦。”我低头一看,的确有一根比较长的我的发丝,躺在她家的石板地上,便没无声地拣了起来,那一刻我的心里是拔凉的。   综上所叙述的情形,不会只我一个人遇到过,我想,无论是谁遇到了,都不会不被破坏了好心情的。   无论表现形式有多么千差万别,归根结蒂却是由人的道德滑坡导致的。   所以,只有道德回归,才能使得和谐局面大有希望。   陕西癫痫能彻底治疗吗陕西那治疗癫痫癫痫病怎么治疗效果比较好得了癫痫去哪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