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多事(散文)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剧本要闻

岁数大了的人,是不是都和我一样,喜欢多事?

在仪征陪小樊,住在大学生公寓。我只要一出门,就喜欢把楼道里的垃圾袋,一个个收起来,顺便带到楼下大门外的垃圾桶里去。可是每次被小樊看见了,她就要训斥我:你多什么事!

我就陪着笑脸说,人家这些孩子,白天上班辛苦,我帮不上什么忙,就顺手帮她们扔下垃圾,有什么不对的?

你知道人家这些东西是有用还是没用?人家放在门口,你拿去扔了,万一人家再找,你不是多事吗?

听着小樊的强词夺理,我不高兴搭理她。放在门口的垃圾,谁还会要?她这样训我,是嫌我帮人家捡垃圾丢人。以后她在,我就当没有看见,她去上班了,我下楼去买菜,一路上把所有宿舍门口的垃圾袋都收走,扔到垃圾桶里,看着干干净净的楼道,我多事,我快乐,我是个多事的老太太。

一八年的第一天,我从上海回南京。因为不认得路,我跟在南京上大学的姨侄一起回的,说好了,到了南京站,他带我一起坐地铁,我在马群下,他继续坐几站,到仙林中心。

我亦步亦趋跟着他上了火车,挤过乌央央的人群,找到座位,我额头上全是汗珠,衣服敞开还是热,我干脆脱下来,就剩下一件羊毛衫,好好坐下喘口气。

这时候,来了一个二十几岁的姑娘,拉着一个无大不大的拉杆箱,她停在我面前,仰头看着上面的行李架。我明白了,她想把这个大箱子,放到行李架上去。

我打量着她,这个姑娘和我家小樊差不多大,个子高高的,很漂亮。她双手提起箱子,举到心口高,就举不上去了。又重重地把箱子放在过道里。过道里人来人往,她不停地则着身体让别人过去,看看行李架,看看大箱子,她不知所措。

我突然想到小樊,如果是她,我多希望有个人能帮她一把。我把外套放在座位上,站起来,说:“姑娘,我来帮你。”

她笑了,又一次把箱子举起来,我连忙伸出双手,在下面托举着,可是行李架太高,我们俩只能把箱子举到和行李架相平的高度,还是放不上去。只好又放下来想办法。

这时候,对面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从座位上站起来,对姑娘说,“你站到座位上,我和这个大姐在下面捧,你在上面往里推,就能放进去了。”

姑娘脱了鞋子,站到座位上,提着箱子把手,我们在下面托举着,费了老大劲儿,终于把行李箱放好了。

姑娘坐到旁边自己的位子上,她虽然没有说谢谢,但我从她脸上,仿佛看见了和小樊一样的笑容。我希望小樊,不管到哪儿,都有人帮她。

火车到了南京站,我们乘地铁1号线,在新街口转2号线,然后我准备在马群站下,姨侄一直去仙林中心回学校。

刚从新街口上了2号地铁,人很多,没有座位,我运气好,只站了一站路,旁边一个人下车,我就坐下了。

过道里挤满了人,我身边是一个小姑娘,左前方是一个小伙子。年轻人不管是坐着的还是站着的,都在看手机。唯有这个小伙子,皱着眉头,左手扶着竖杆,右手捂着额头,好像身体不舒服。我正打量着他,猜测着,他突然身子一矮,蹲下去了。

我连忙站起来,伸出手去拍他的肩,他还没有回应,旁边的小姑娘就抢着坐到我让出的位子上。

我把小伙子拉过来,又对小姑娘说:“姑娘,我看见他不舒服,才把座位让给他的。你能不能也让一下呢?”

小姑娘一听,连忙站起来。我把小伙子按到座位上,和小姑娘一起站在过道里,在所有人赞许的目光里,我随着地铁的运行,晃荡着身体,心里很高兴。

网上有人说,坏人变老了。或许有老人倚老卖老,但我永远是一个会多事,会多做好事的老太太。

合肥癫痫治疗哪家好天津医治癫痫病医院哪家更专业?西安看癫痫去哪个医院更好?北京的癫痫医院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