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近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水系】黑旗帜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近代诗词
无破坏:无 阅读:1545发表时间:2013-06-04 08:30:07 我想说说三十年前的一条船,一条大木船。说说它那浸染沧桑的黑色的大帆,是怎样在一个少年男人的内心竖起、飘扬,直至倒下。它自从1954年加入马山大队船业队,到1978年碎身于大湖,这期间一直是一千多号马山人心中的旗帜。   它是马山船业队的一号船。一号船就是它的名字。   马山大队位于大湖边上的一个半岛,一千多号人祖祖辈辈靠渔业为生。五十年代土改的时候,船自然都要收归集体所有。马山大队把吨级以上的船组织起来,建成船业队,船的东家也一并吸收到船业队,各人依然驾驶自己的船。马山船业队一共有七条船,按照载重量大小依次取名一号船、二号船……。它们终年在大湖和长江上从事货物运输,作为马山大队集体副业。船业队就设在我们小村附近的油坊里,平时,船就停靠在我们小村附近的湖汊里,这里也就是它们的港湾了。而我们小村的放牛娃们也总是在这个湖滩上放牛。在这个湖汊里,就是这些船,特别是一号船,温暖了我整个的少年时光。      一号船是最大的一条船,它的载重量达到十吨,帆也是最高的,而且是这里唯一装有三叶帆的船。一号船无疑成为马山人征服大湖和长江的象征,更是我们的崇拜。一号船的船老大名字叫友汉,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大汉子,高大的个头,黝黑的肌肤,与船和帆的颜色是如此的协调。一号船出行之前,友汉用力地依次扯起三叶风帆,我和我的伙伴们会站在岸边,注视着上升的帆,像注视着一面大旗,慢慢升到桅杆的顶端。这时候,巨大的风帆几乎遮挡了我们头上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的半个天空。出行的时候,我们庄严地目送着它离开岸边,开向大湖的中央,慢慢地由大变小,变成一个小黑点,逐渐消武汉有专业的癫痫医院吗融在辽阔而旷远的水域里。   在这个港湾里,我们七个放牛娃与这七条船和它们的船老大结成了深厚的友谊。他们的船归来的时候,总是被我们远远地望见,我们会早早地来到岸边,拥上去迎接他们;他们去船业队驻地油坊里吃饭的时候,我们也会跟上去,有时他们会盛些给我们嘴馋的孩子。为了分配好这个“友好资源”,我们七个孩子商议,每个人只能和一个船老大做朋友,每个人只能“拥有”一条船。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想占一号船和友汉做朋友。最后我们通过摔交比赛决定,按照个子高矮和力气大小,依次对应一号船至七号船,并和它的老大做朋友。因为我的个头最高,力气最大,我光荣地“拥有”了一号船,并可以和友汉做朋友。我们孩子的决定得到各船老大的一致赞同。此后,非特殊事情,我们只允许一对一联系,我只能在一号船上玩,只能与一号船老大友汉说话。每年的夏天,船都一律安排在河滩上“验船”(即上岸修补破损、涂抹桐油等,以保证一年的行船安全),我们都会在自己的船下面乘凉,和正在验船的老大说着话。因为规定,平时我们和老大都是直呼其名,毫无顾忌。几年来怎样才能预防癫痫病发作,我们都遵守着这样的约定。友汉成了我真正的大朋友。   一号船的归来、出行、验船,都与我有关。船归来时,我会上去迎接;出行时,我会挥手送别;验船时,我会帮友汉打杂。特别是船出行的时候,我会在内心里默默地为我的一号船和我的朋友友汉祈祷,祝福他们平安。我也总是想象着,长大了一定要开一条像一号船这样的大船,去大湖大江里,去大风大浪里,完成一个男人的理想。   直到1978年的冬天,一场大风破碎了我的梦想。   一个大风的晚上,我们正在家里吃着晚饭,菜盘子里一条鱼有一边鱼肉吃完了,我拿筷子去翻过来吃,嘴里还说着:“我把它翻过来吃”,这立即遭到父兄的一阵臭骂。因为湖边人有忌,吃鱼时不能说“翻”字,意即翻船,是不吉利的。整个晚上我都在自责,我总担心因为我的失口影响我的一号船的安全。我也总在想:一号船现在在哪里?它是否靠岸了?   到第二天早上风就停了,下午,我们几个孩子早早来到湖边,等待船们的归来。不久,望见一条船正朝我们过来,近了,知道是七号船。七号船的朋友是我的矮个子伙伴自来,靠岸的时候,自来迎上去。我们看见七号船上装载着一船散乱的木板,还有三根大桅杆躺在上面。突然间,我看见友汉从七号船上走下来,此时友汉也看见了我。我正要迎上去,友汉却不说话,表情凝重,满脸的胡茬似乎一夜之间长粗了许多。友汉下到岸上,朝我走来,只一把牵住我的手,朝油坊方向走去,依然不说一句话。我去看他的脸,两行浊泪印在脸上——我知道一号船出事了。   黄昏时,坐在油癫痫发作时应该怎样做呢坊的一角,友汉抽着旱烟说话了,他告诉我,一号船出事了。   头天晚上起大风的时候,一号船从江上返回正行至大湖的中央。湖中一时大浪滔天,友汉把风帆全部放下来,减少风力。但是大船依然在大浪中急剧地颠荡,友汉不得不临时寻找近岸。由于天色漆黑,靠向最近的岸竟然是石头埠,他想调头都来不及了。因为石头埠水边全部是大岩石,船靠上去会在大风大浪中击撞岩石,那会是一场灾难。友汉将锚抛下去无数次,都无济于事,坚硬的水底,锚无法吃进去。在与风浪、与岩石的搏斗中,船不停地撞向岩石。接近天亮时,船已撞碎。友汉,这个与船与水为生的大汉子,最后死死抱住大桅杆,直到风浪停息。早上,被归航路过的七号船发现救起。回来时,友汉硬说要把他的一号船带回家。他们含泪把船的碎板和三根桅杆搬上七号船运了回来。   一号船,这条在大风大浪里历练了几十年的大船,就这样碎身于大湖。一号船破碎以后,马山船业队像失去了主心骨,到1980年就解散了。   在一号船的身上,一个少年男人早早地体验了庄严与悲壮,像一面大旗,它浸染着我早年对于远方和苍茫的全部理解。一号船的消失,让我开始去寻找通往远方的其它路途……   共 217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