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景观 > 文章内容页

【绿野“时间的痕迹”征文】在文字的追求中感动着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景观
摘要:文字就是我的追求,文字就是我的生命,为了文字,我可以付出更多的艰辛。 200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之际,榆社县双拥办赵建平主任组织我们编印了《漳源军魂》一书。在编写此书的过程中,榆社籍老干部原榆次市人大副主席王巧兰女士寄来的材料吸引了我们每一位编委。虽然当时我们和她素昧平生,但是她那宽广的胸怀深深地打动了我们,让我心生敬仰。   2009年国庆节期间,王女士的儿子钢蛋和本家侄儿、东庄村党委书记兼村长游二狗来双拥办找到赵主任。钢蛋说是受他母亲的委托,要通过县双拥办把母亲的15万元钱捐赠给东庄村,让东庄村给村里的17名烈士树一座丰碑、建一座烈士陵园,让革命精神永垂千古。赵主任非常激动,这是榆社县有史以来,个人捐资修建烈士陵园中捐资数额最大的。   2009年12月,历时一年的《漳源军魂》终于出版发行,与世人见面了。2010年1月5日,赵主任怀着敬仰的心情,让游二狗带路,领着我们去榆次,亲自给王女士送书。   在榆次区中医院,我见到了慈祥而佛态的王女士老人。当赵主任把《漳源军魂》送到她手里的时候,她非常激动,认真地翻看书的每一部分。不一会儿,她就滔滔不绝地给我们讲起了她的传奇人生……听着王女士传神入化的故事,我们竟然忘记了时间,直到晚上7点多钟,才发现窗外夜幕早已降临。在王女士的再三挽留声中,我们告别了她老人家,连夜返回榆社。   在返回的途中,王女士依旧是我们谈论的话题。赵主任说:“今天下午听了她老人家的讲述,我觉得,她的人生简直就是一部传奇,她以前给咱们提供的资料太少了,太简单了。她的胸怀真比大海还要宽广,她做的事情真是太不简单了。她是咱们榆社人的骄傲,是每一位榆社人学习的榜样。咱们重新给她写点东西吧,把她的传奇人生都写下来,题目就叫《情漫山河》。”   回到榆社的第二天,我就计划开始动手编写王女士的传奇人生。由于在医院的当天,王女士想起什么就给我讲什么,东一钩西一耙,没有时间的顺序,也没有内容的限制,而且每一件事情都是简单的回忆,没有具体的细节,这给我的编写带来很大的困难,因为这是在写真人真事,不能像小说那样去虚构,必须按照事情的真伪来写。   我通过回忆,把王女士的讲述大致归纳了几个版块:家庭背景、参军抗日、收养孤儿及对其的教育、曲折婚姻和建设时期的贡献等。   为了把王女士的故事写好写活,更主要的是写真实,不久,我就第二次来到榆次区中医院。这一次我是“有备而来”的,我不让王女士自己漫开来说,而是根据归纳的版块内容进行“提问”,这样,她就可以有条理地把她在某个时期的详细情况都回忆给我们。有时,她对某一个事情只是简单的回忆一下,我就抓住这一事情再次提问题,她就会给我们慢慢回忆起当时的一些细节。   当听王女士讲述的时候,我真后悔没有带一个录音机来,这样就不会遗忘每一处细节,忽然,想起我的手机有录音功能,于是我就马上拿出了手机,用手机来录音。我们一边记录王女士讲述的要点,一边用手机录音……   从榆次回来,我就迫不及待地把录音放到电脑上,通过电脑播放进行整理。王女士的每句话我们都不放过,都要反复播放好几次,直到准确地记录下来为止。那天在医院的所有录音,我们听了整整一星期,整理出的材料有五十多页稿纸。越听录音,我们越是感动,越觉得王女士的不平凡。   因为被深深地感动着,所以无比地激动着。无法平静激动着的情绪,不论是在家吃饭还是在单位工作,王女士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神态都会浮现在我的脑海,使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她。一种无穷的力量激励着我赶快把她的故事写出来,呈现给广大读者。   为了故事的真实性和完整性,我数次利用双休时间只身坐上客车来到王女士的医院。每次来到医院,王女士话匣子里的故事总是特别多,道也道不完。我和她在医院同吃同住,除了护士按时送来她的药和别的病房里的病友不断过来串门时打扰我们的谈话外,我们不受任何时间的限制,往往忘记了饿,忘记了吃饭。为了王女士的身体健康,不管吃饭的时间过了多久,我都会提出来要吃饭。而王女士担心我受饿,只要我提出来,她就会张罗吃饭,并且会坐着轮椅亲自给我煮饺子。这时我们俩就会“争执”起来,我怎么也拗不过王女士,最终还是她坚持给我煮熟了饺子……我们吃完饭后,她就又给我讲起了“故事”……   晚上9点过后,整座医院顿时安静了下来,我坐在床上,王女士坐在轮椅上,紧挨着我的床,给我滔滔不绝地讲述着。由于没有任何人和事情的打扰,她的回忆非常清晰,就连一个微小的细节都会生动地讲述出来……直到凌晨5点,为了王女士的健康,在我的再三恳求下,我们才各自上床睡了觉。第二天早上6点,我还在睡梦中,王女士就把我叫醒,又给我讲述起来……   今年4月份的一个星期六,我又去医院采访王女士。当天走的时候,虽然天气突变,非常寒冷,可是依旧没有阻止我内心的狂热,我起了个早,坐上了去榆次最早的客车,这样就可以早一点到达榆次,有更多的时间听王女士讲述。到达医院后,我有针对性地详细问了王女士几件事情,采访效果非常好,我特兴奋。第二天下午我告别了王女士要返回榆社,因为星期一我还要上班。没有想到,刚出医院,在站台上还没有等到公交车,天空突然飘下了鹅毛大雪。毕竟那时已经是春暖花开的季节了,雪下到身上、地下,马上就立即融化了。不一会儿身上就全湿了,地上到处流满了水,天气更加寒冷起来……我坐上公交车来到汽车站,被告知,回榆社的客车,该走的已经走了,没有到站的车由于高速路已经因为大雪的原因封路不可能来了。我赶紧打的去了火车站,计划买票坐8点的火车回去。来到售票口,被告知回榆社的车票已经卖光了。我赶紧打的去了太原建南客车站,一问,与榆次汽车站的回答一样,由于大雪天,下午榆社的客车就没有来太原。当时还有唯一的希望,就是去太原火车站,坐晚上7点40分回榆社的最后一趟火车。我不敢耽搁一分一秒,因为当时已经晚上7点了,赶紧打的来到太原火车站售票厅,看着每个窗口前排着的一条条“长龙”,我着急地直跺脚。无可奈何,我只好焦急地站在了一支队伍后面,当时心里不停地祈祷前面的人快点和去榆社的车票还没有卖完,只觉得时间太快,而人们的速度太慢……   在焦急中,我终于来到售票窗口,结果也被告知去榆社的票早就出售完了。我当时就象一个泄气的皮球,一下子就不知所措。这时又想起第二天要上班,我必须回去,于是就又不管三七二十一,拔腿就跑向候车室……当我来到第三候车室(因为常坐这趟火车,所以非常熟悉候车室)时,开往秦皇岛的这趟火车检票已经结束。我赶紧跑过去,告检票员大姐说我没有来得及买票,有急事,上车后补票。大姐告我火车即将开动,进去也来不及了。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不顾大姐的劝说和阻拦,一下子就跨过了挡着的横栏,飞快地向站台跑去。真是谢天谢地,火车还没有开动,我赶紧就近上了一个车厢,跟上检票员去补了火车票。当票到手里时,我的心还在“咚咚”直跳……   每次不管回到家有多晚,我总是不觉得劳累,只是兴奋,于是就马上开始整理录音。录音整理完后,我都要认真翻看好几次,按定好的内容版块进行分类,并把需要进一步充实或资料不完整的都记录下来,等到下一个双休时间的时候,再带着“问题”到榆次……   无数次的采访,我更加看到了一个自强不息女性的宽广的胸怀、高尚的情操、一心为民的公仆形象和执著奋斗的历程。我的心灵为之感动,为之振奋,但是我迟迟不敢动笔写她,我怕我这支笨拙的笔难以挥写她那丰厚的阅历和描绘她那人生的风采。我几次开头,又弃笔揉作一团。因为感动,我实在想把王女士的故事写出来呈现给大家,让更多的人学习她,于是硬着头皮,每天睡三更起五更,利用白天和晚上的一切时间,“记录”起王女士的传奇人生……   王女士毕竟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了,有些事件或人物的姓名记得不太清楚了,为了事实的真实准确,我在写作的过程中不断地上网查看她所谈到的人和事。我从网上查阅了陈联锡将军等多位老一辈革命家的回忆录,而且查看了华国锋、王谦、胡广恩、池必卿、岳宗泰等多位领导的个人简介。我还多次到东庄村进行采访、收集资料和核实资料。   7月初,初稿出来后,我打印出一本送到了榆次。王女士的儿女们都争相阅读,并给我指出了稿子中的许多出入和不当之处,而且提出了宝贵的修改意见。王女士的女儿铁梅还给我提供了一本王女士的外甥、榆次作家闫宏伟写的关于王女士丈夫王水的书——《忠诚》。我根据他们的意见和书上的内容,又认真地把稿子修改了好几次。   在改稿子的过程中,最使我感动的是已是60岁的国家高级记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协会会员、《中国妇女报》主编王灵书教授仔细阅读了《情漫山河》的电子版,看完后,亲自给我打电话,与我在电话里谈论了半个多小时,对书的内容安排、人物性格塑造、文章思想的进一步挖掘等方面进行了指导并提出了宝贵意见,让我受益匪浅。   经过三易其稿,《情漫山河》终于完成。我首先感谢王女士给我这次机会,让我走近她,了解她;其次我非常感谢王女士的儿女对我的支持和帮助;最后,我特别感谢王灵书老师对我的指导和赵主任、李云生主任对我的支持以及许多朋友对我的鼓励和催促。赵主任多次和我一起去榆次采访王女士,并尽可能地给我提供写作的有利条件,而且不断关注书的进度及指导内容的安排、修改和完善每一章节的标题。我工作单位的领导李主任在我每次请假出去收集相关资料的时候,总是语重心长地告我:“你有机会下乡去了解咱们榆社抗战时期的历史,就去吧,不要顾及单位的工作。现在好多人已经不知道榆社的那段历史了,有必要弄清楚并记录下来,让人们,特别是后人记住这段历史……”我听后总是非常感动。在我没有思路再写下去的时候,我身边的朋友,巧莲、彩萍大姐,不断鼓励和催促我,让我坚持下去,不要放弃。初稿刚出来,彩萍就连夜给我校对稿子。还有红梅和宝银老师,也是帮我认真校对了稿子,并提出修稿意见。我非常感谢他们给予我这么多的帮助。   其实,还有一个“幕后人物”我必须感激他,就是我的老公岳永杰。在我写《情漫山河》的过程中,他自始至终全力支持我,不论是看孩子、接送孩子去幼儿园,还是在家做饭、洗锅碗、洗衣服、收拾家里,里里外外都是他干,我一概不管,全身心投入到了王女士的故事中了,就连家里有没有盐炒菜、有没有米下锅,我都不清楚……老公还是这本书的第一个读者。有时候,由于工作忙,我在单位用稿纸写出的东西,拿回家后,老公马上就自告奋勇拿上我的书稿,利用工作之余给我打到了电脑上,而且我每写出一部分,他都认真阅读。当稿子全部完成后,他帮我校对了好几次,而且给我指出了其中的不足之处……没有老公的全力支持,《情漫山河》肯定不会这么早就会和大家见面,这本书有他的一半功劳。老公能这样支持我的写作,我非常欣慰和感激。   在别人的眼里,我就是一个神经病,我艰辛地做一件事情,没有稿酬、没有费用,甚至连车票费都是自己贴,采访、写作的时间都是自己的业余时间。但是,我无怨无悔,因为文字就是我的追求,文字就是我的生命,为了文字,我可以付出更多的艰辛。      河南有没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癫痫发作应该如何治疗?苯巴比妥治疗癫痫的效果有吗武汉看羊角风哪家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