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晓荷】 发酵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科幻小说
   第一章横殃飞祸   二0一五年七月二十六日十二点整,四十度的高温烤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在望海公路苏江段路边的一爿小饭店里,零星地聚着几个食客。多为路过的驾驶员,草草地扒几口饭,好继续赶路。   有一桌颇为个性,也就四个人,个个光着膀子,在猜拳行令;小方桌上,满满地堆着些荤素菜肴,地上的空啤酒瓶足有二十多个,看来喝得不少。   为首的乃当地一霸,人称鬼见愁洪八公是也。八公四十开外,膀大腰粗,干些道上的营生,是当地的带头大哥。你看,胸纹恶虎下山,臂绘猛龙过江,这气势,远远地瞧一眼,都让人毛骨悚然。   酒足饭饱,一个小弟献媚地掏出几张钞票,喊道:“老板,结账。”八公张手拦住:“你是看不起大哥我啊!在我的地界,轮得到你付钱吗?喝你的吧,等下让你瞧瞧哥的手段。”   一辆黄色通信工程车驶来,停在饭店门口,下来两个工人,满头大汗,脸色黑里透红,急匆匆地走进饭店。   “老板,来两份快餐,要红烧肉的。”其中一个年长点的,一边嚷嚷,一边打开冰柜,拿起一瓶冰镇啤酒,用牙咬开瓶盖,咕咚咕咚,大半瓶就下肚了,好爽。   驾驶员张烨:“老马,我先去方便一下,憋了大半天了。”便走进了洗手间。   “哪位师傅的车啊,帮忙倒一下,我的车出不去了。”门外一辆大卡车上,一个司机高声喊着,摁了几下喇叭。   老马张眼一望,正是自家的车辆挡住了小半个路口,小车通过没问题,大卡车确实有点吃紧。   “来了,来了。”老马一边招呼,一边跑了出来。上车,发动,挂档,倒车。也就一米的距离。卡车顺利通过。   卡车司机:“谢啦,师傅。”   老马:“哪里,哪里,是我们驾驶员车停得不好,挡住了你,不好意思啊。”   再走进饭店,一个彪形大汉挡在了老马眼前,正是鬼见愁洪八公。八公笑眯眯的,显得十分和蔼可亲:“今天早晨听得喜鹊叫,想着出门能迎财神到。老弟,你果真来了,财神爷啊。”   老马盯着八公胸前的虎型纹身,目光没敢再往上移。   一个激灵。这就是传说中的道上人物了,平时也就是电视里看看,小说里读读,可八辈子没打过交道啊。于是,老马一句话也不敢接腔。   八公收起笑容:“老弟,该听说过我吧,我洪八公好交朋友,刚才你喝了酒,动了车,有人要举报,被我拦下了。五千块,我帮你打点一下,顺便帮哥哥我把这桌饭的帐结了,行不?”   老马的脸色由黑转青,由青转白。急的汗也不敢出了:“酒驾”,犯下大错了,这回可真摊上事了,被敲上竹杠了。   定了定神,老马鼓起勇气,学着电视里借来的口气:“大哥,小弟出门打工不容易,那顿饭该小弟请的,你多多包涵。”   八公:“那就一万吧,这事要摆平还真不容易……”   与八公同桌的几个小弟敲起了边鼓:“就是个菜鸟,不懂规矩,报警,报警。”   老马心存侥幸,向众人拱手作揖:“这饭我请了,求各位大哥放我一码吧。”   八公又笑了,笑得那么和蔼可亲:“遇到我,算是讲道理的,帮你通融,现在看来,没有两万,这事难以摆平,你意下如何?”   坐地起价,阵阵紧逼。老马见委曲求全不见效果。   黑道就是黑道,共产党的天下,该有王法,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一股正义之气从老马肝胆喷薄而出:“报警吧,大爷我不受这鸟气,该怎么处罚就怎么处罚,你们休想从我这里捞到一分好处……”   八公依然微笑,笑得有点狰狞:“老弟,你得罪我了,我好没有面子的。”随手拿起了手机。   驾驶员张烨从卫生间出来,一看这架势,云里雾里的,怔在卫生间门口,连走到老马跟前的勇气都没有了。   警笛声声,由远及近,下来三位警察。   老马犹如砧板上的肉,搭拉着脑袋,警察进来,也不敢多看一眼,像极了一个犯错的小学生。   八公笑盈盈地等着警察跟他打招呼。   果然,刘警官开腔了:“八公,你又惹什么事了……”   像洪八公这种道上人物,局子里是常进常出,都几进宫了,挂了号的,当然和警察“混”得很熟。   “我今天可没有犯事,应该算立功吧,举报酒驾一起,车号4973。”八公一脸得意。   警察了解了一下情况,老马也不争辩。想着:喝半瓶啤酒,倒一米车,想来处罚也不会过重,警察执法该有个尺度,总好过被黑道敲诈,还是尽快了结为好。   果然,一个小警察说道:“就喝了几口啤酒,开了一米车,教育一下算了,今后引以为戒,刘队,你看呢?”   刘警官考虑了一下,说道:“现在上面查酒驾正是风头上,又有人举报,酒后驾车举动事实存在,还是走个流程,按规定处罚一下吧。”   小警察开始调查,拍照取证,记举报人笔录,询问当事人事件经过。老实巴交的老马如实交代,小警察的同情心又上来了:“刘队,是个老实人,能从轻就从轻处罚一下算了,我看他挺后悔的。”   刘警官瞟了一眼洪八公,显得有些为难,小声答道:“局里下达给我们的酒驾处罚指标还没完成呢!你也不看看举报人是谁,有名的鬼见愁,现在那么多规定,那么多承诺,要是他向上级举报我们不作为,怕是岗位都保不住。”一番话,吓得小警察立即噤声,连连点头。   刘警官开出的处罚决定书,还算手下留情:因情节轻微,责令老马交出驾照,罚款1000元,扣6分,明天到交警大队接受处理。   老马如释重负,在处罚决定书上签上名字:马红林。   这样的处罚,在他看来理所应当,尽管只喝了半瓶啤酒,尽管只是倒了一米车,酒驾行为事实存在,就当买个教训,敲一下警钟,还粉碎了洪八公企图敲诈的美梦。想到这里,老马居然冲着洪八公讪讪一笑,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说道:“好吧,我接受处罚,明天一早我就去交警大队。”   洪八公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患上癫痫以后要怎么诊断,在警察面前又不能动粗教训一下老马。于是带点挑衅意味的口气对刘警官说:“刘队,今天我该是算立功了吧,作为奖赏,你看这饭钱……”   刘警官先是怔了一下,然后说道:“好吧,我来付。”真是给足了八公面子。   看来,洪八公在道上真不是混的,还有点权势,一般的警察,还是要“礼让”三分的。   看到刘警官掏出了皮夹子,饭店老板急切切地跑过来:“八公的酒菜钱,我全免了,哪能让刘警官您破费呢。”   挣回了一点面子,洪八公还算得意,起身走人,还不忘向老马撂下一句话:“看你也有点岁数了,做事还这么嫩,怎么混啊,你的好日子在后头呢。”      第二章货运之难   第二天(二0一五年七月二十七日)晨八点多,老马早早地来到交警大队违章处理中心,等着那里开门,想着早点了结事情,免得耽误上班。   八点半,受理中心开始受理案件,老马第一个进去,在一号窗口第一个递交处罚决定书。   那个受理员小王是个热情的小伙子,看了一下处罚决定,一边把相关资料输入电脑,一边还好意提醒老马:“查得这么严,怎么还敢酒驾啊?再发生一次,驾照就没了,还要拘留呢!”   老马耳根子都红了,一脸的难为情,低着头,手里拿着十张百元面额的大钞:“是我一时疏忽,真不应该,这次接受教训了。”   等小王输入完毕,敲确认键,电脑显示屏跳出了一列处罚信息:   处罚原因:酒驾   处罚事项:1、罚款5000元;   2、行政拘留十五日;   3、吊销驾驶证,自处罚决定生效起五年内不得重考驾照。   小王看了一下那页纸质处罚决定书,很郑州癫痫检查医院抱歉地对老马说:“可能我刚才输入有错误,出来的信息不准确,请你再稍等片刻。”   老马也很好说话:“没事,没事,你忙你的。”   小王又认真地把资料从新输入了一遍,也就四五分钟,再次按下确认键,电脑显示屏又跳出了一列处罚信息:   处罚原因:酒驾   处罚事项:1、罚款5000元;   2、行政拘留十五日;   3、吊销驾驶证,自处罚决定生效起五年内不得重考驾照。   小王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老马也吓得目瞪口呆。这怎么可能呢?   小王安慰道:“也许是系统出了点问题,不急,我找领导来看看。”   小王找来了处理中心主任,也就三十多岁,看起来十分精明干练。主任坐到电脑前,很熟练地逐项对照排查,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看来要打开数据库了。”主任一边说,一边打开数据库,核查车辆信息。也就两三分钟,主任用鼠标点了一下车辆用途栏目,然后说道:“这就对了。”   车辆用途:货运   老马自是不十分明白。小王却十分清楚:“师傅,对不住啊,你的情况,必须接受上述罚款及拘留的处罚,我为你重新开一张处罚决定书吧。”   这怎么可能,才半瓶啤酒,一米距离,怎么会是如此结果?这让老马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一个大男人,也不嫌难看,边哭边诉,眼泪鼻涕的,把前因后果讲了个透。   小王听了,脸上泛起同情的神色。回头看看主任,那意思是,该你发话了啊。   主任听得也很认真,单从表情上却看不出什么,只是很镇定地解释:“货运属于运营车辆,对运营车辆涉及酒驾,从重处罚,是省里明文规定的,有据可查;系统是省里做的,谁也改不了,你的行为已涉及酒驾,必须接受这样的处罚。”   老马收起眼泪:“主任,看看我的实际情况,才一米啊,刘警官不是写了情节轻微吗,能否通融一下。”   主任又看了一眼原先的处罚决定,也许是觉得情节实在轻微,有少许犹豫,然后最后作出决断:“情节确实属于轻微,但有一顶运营车辆的帽子扣着,各省的情况也差不多,你就接受处罚吧!老实跟你讲,现在做的系统,市级以下谁也改不了,即使你省里有人,这个后门也难开。”   老马瘫坐在椅子上,浑身无力。小王打印出一份处罚决定,让老马签字。老马六神无主,稀里糊涂画了几笔。   小王看到这种状况,走了出来,扶起老马,悄悄给予指点:“这处罚决定,执行期为一年,也就是你在规定期限内能证明涉事车辆不是运营车辆,可来更改处罚决定,也就是罚款1000元,扣六分。”   老马连连点头,也说不出什么感谢之类的话,心里却燃起了一线希望。      第三章倔胡揽事   本来酒驾之事,老马是跟张烨打了招呼的,也就哑巴吃黄连,交点罚款算了,不想让单位知道的。可现在的结果,看来是纸包不住火了,就等着单位扣奖金、挨处分吧。   带着那份新的处罚决定,老马来到领导办公室。听了老马汇报,领导批评了几句,说到:“就这点事啊,你找分管车辆安全的老胡即可,我会跟他通电话,他政策性强,办事公正,是个内行,让他先拟个处理意见吧。”   老马心里稍安。或许,在领导眼里,这算不上什么大事,也许处分也不会太重。   领导提到的那个老胡,可算得上单位的一个另类人物了,人称老倔胡。想当年年轻轻就入了党,被提拔为后备干部。年纪轻啊,干劲冲天,什么实话都敢讲,什么工作都敢做,结果倒好,说的话多了,总有讲错的时候;做的事多了,也有办砸了的。到如今,领导换了一茬又一茬,老胡却总免不了被领导处理,从人事部调整到业务部,从业务部调整到后勤部,到现在也就是个分管车辆安全的副科长。   老马找到老倔胡,递上那张处罚决定,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交代清楚,央求老胡左乙拉西的副作用能从宽处理。   老胡双眉紧锁,久久没有发话。这件事实在难办:酒驾一责是逃不掉的,必须处理;情节实在轻微,觉得交警处罚过重,但又无可奈何;最近上级发文,严查酒驾,但凡被行政拘留的,原则上必须开除;老马是个好同志,就这么被开除了,他一家老小怎么办……一个闪念接一个闪念,经验老到的老倔胡也不得不郑重考虑。   领导说得没错,到底是个内行。老胡思量了好久,关键点就找到了。要保住老马的工作,关键还是“运营车辆”这四个字。   老胡在处罚决定书上的“运营车辆”下面划了两条黑线,拿给老马看。   老马好像看到了救命稻草,激动地对老胡说:“对头,那个交警说了,如果能证明我开的车不是运营车辆,可以减轻处罚,胡科长,你一定要帮帮我啊!”   “不存在帮不帮的问题,还是要以事实说话。”老胡的原则性很强:“据我所知,除了私家车,一般单位的车辆都属于自备车,只有专门从事客运、货运的车辆才是运营车辆,你开的车是从事工程施工的作业车辆,应该不属于运营车辆,但具体不好说,要向有关部门咨询;我先拟个处理方案,待领导同意后再说。”   碰上原则性很强的老倔胡,老马也不敢再说什么,心里七上八下的,只能等着被处理就是了。下班前,老胡就把处理意见拟好了——   《关于对马红林同志酒后驾车的处理意见》   公司领导:   二0一五年七月二十六日,本单位员工马红林因酒后驾车被交警查处(情节轻微),但因涉事车辆标注为运营车而被从重处罚。根据上级公司2015年73号文件规定,员工涉及酒驾受到行政拘留处罚,原则上应给予开除处理,但马红林对交警处罚决定存有异议,认为工程施工用车不属于运营车辆,处罚过重,并准备向有关部门申诉。因此,处罚决定目前没有实际执行,存在变数。 共 10967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