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如云挨着一首诗坐下散文诗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9-17 分类:伦理小说
【如云】挨着一首诗坐下(散文诗) 癫痫病手术治疗方法可靠吗 【挨着一首诗坐下】
  
   挨着一首诗坐下,你和我。
   太阳安静地照着,行人在走。
   微笑,藏在眉梢眼角,心里萌生出无量的欢喜。
   就像在森林里相遇一棵树,在花海中相逢一朵花,你清晰地发现了梦中的印记。
   有诗在身边,不用担心被梦驱逐。
   无论天空如何阴霾,太阳一直都在的,阳光是诗的翅膀。
   枯萎、凋零、寒冷和沮丧,在诗意里一 一融化。
  
   挨着一首诗坐下。
   直到,半个月亮在柳梢深处,白得像雪。
   不由地相信,雪在掌心,会悄悄融化成水的,带着你我所需要的温度。
   你若路过,可以伫听,也可以抚摸,不必担心惊扰。
   这诗意的温暖,你一定是熟悉,从前的你,一直都有啊。
  
   就让我们挨着一首诗坐下。
   坐久了,小憩一下也无妨,甚至,雅致得很。
   诗中小憩花下眠,怎一个惬意了得。
   谁在花的后面巧笑倩兮?那是我们的纯真岁月啊。
   原来,从前并没有风吹云散,一点两点的,都被诗意一 一记下。
   不是鲜活在这首诗里,就是重生在那首诗里。
   只要轻轻一伸手一投足,就哗啦啦地奔涌出来,如涨潮的水。
  
   挨着一首诗坐下。
   诗是有感知的,虽然,你不在的时候,它依然开着花。
   但是,你在的时候,它开的花,必是尽全力的蓬勃。
   有诗在,没有哪一位画家敢把色彩用尽。
   挨着一首诗坐下,不辜负每一场花开。
   每一场花开都是单独为你的呀,每一丝色彩都是诗心里的珍存!
  
   挨着一首诗坐下,请你别走开,或者,别叫醒我,让我做上一回梦,梦回红楼。
  
   【梦红楼】
  
   红楼在哪里?
   是不是真的有那么一座红楼,静静地伫立在江南的水光山色里?
   一定是有的,若不然,任你如何英雄治疗癫痫病的疗法了得,任你如何权倾天下,任世界如何沧海桑田,你总是无武汉中际医院处可逃。
   楼是红的,氤氲若眉间朱砂,或者,就如你所说,那是我的轻轻一点。
   轻轻一点,就能囚了你的一生么?
   是呀,不需要那么多的,红楼一角,明月半弯,就已换了人间。
   就像大海虽然广袤深邃,但不会被飞鸟所喜;就像天空虽然广阔绝美,但不会被鱼儿所羡。
   爱着谁,恨着谁,又有什么要紧?
   可否,只迷醉在烹茶煮酒里,待鸟儿飞尽;只迷醉在浅喜深读中,看红烛泪干。
  
   梦又在何方?
   梦在南柯还是梦在巫山?可是庄生梦蝶的梦?
   这梦,怎么丝毫没有山盟海誓的决绝?反倒透着一份慵懒,透着一种聚散无妨、醉梦由他的随兴?
   最为难处是无言。
   那千里的长亭短亭啊,怎么就容不下梦的停留?
   度过一山又一山的高,淌过一川又一川的远,下一站就是红楼了吧?
   一心把思绪抛却似虚如真,一心把生关死结与酒同饮。
   今宵便有随风梦,知是红楼第几层?再上层楼,再上层楼!
  
   来吧,最好来上一场清雪,来沾湿我的眼睛做个记号。
   然后梦游余生,然后安静下来,从灵魂深处取出火种点亮内心的灯盏。
  
   【淡淡清雪】
  
   看,雪真的下起来了,纷纷扬扬,雪花轻盈地落入掌心。
   雪大多都是美的,甚至是极美的。
   知道你生活的地方,一到冬天,那就是雪的世界了。
   那雪,是厚重的,铺天盖地,无边无际。
   可你,偏偏叫淡淡清雪。
  
   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当叶子飘落,当花儿凋谢,当四周一片荒芜,你来了。
   你不管不顾地来,来盛开我的眼眸,来填补我的喜悦。
  
   雪淡淡,淡淡而清。
   细微而又清晰,简单而又浩渺,任何事物在你面前都是自卑的,无论是否有悲痛溅起。
   挣脱了乌云的羁绊,忍受刻骨铭心的煎熬,经过千里万里的奔波,从遥远的天际而来,你在空中飞舞,可否在等待我的目光经过?
  
   记忆深深,在不知来自何方的风中摇曳,然后默默地定格在一个遥远的窗口。
   不陌生,却模糊了梦境与现实。
   那朵不知来自哪个年代的雪花,小心翼翼地怀抱着叫人心疼的纯净,执着地守候在那个窗口,用心灵与时光对峙,与“情到深处情转薄”对峙。
  
   你不相信,命运的转轮一旦开始,所有的一切都身不由己。
   可是,岁月并不只为他人消逝。
   你消瘦的臂膀,已经背负不动幸福的筹码。
   淡淡清影,已没有寒风怜悯。
  
   该怎么亲口告诉我幸福的秘诀?你迷惑了,你茫然了。
   就这样吧。
   这样是什么样?你也说不清楚,是昨天的一个总和吧。
   这样的一些思绪,烟雾一样弥漫,淡淡的,像是躲在梦里,躲在一首诗里,和你隔了一个世界。
  
   我在寻找挨着我们坐的那首诗,还有那红楼梦,你却悄悄地躲在我的窗外,怅然若失着。
   窗内有微弱的光倾泄出去,你看着那光,和光里的昨日,一点一点地飘落,飘落一地,轻轻若雪,淡淡清雪。
   你的轻叹,在无可奈何中滑落。
  
   别这样,我们留住了花落的香,就不必遗憾守不住花开的美。
   来年,依旧不必问花开几许,只鄂州哪治癫痫最好记浅笑安然,任往昔在青青的时光里长成一脉山高水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