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橘洲师生相聚随想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伦理小说
破坏: 阅读:410发表时间:2019-07-05 16:24:17
摘要:橘洲中学有如昙花一般,但——它毕竟绽放过,散发出了自我的清香,虽是刹那间的美丽,却得到了瞬间的永恒。橘洲中学有如彩虹一抹,但——它曾绚丽多彩地高高悬挂在橘子洲历史的长空中,彩虹终会消失在茫茫天际,而橘洲中学这一抹彩虹,却永远留在了长岛人的心中。

“记得少年骑竹马,转眼又是白头翁。”《增广贤文》的这句话,似乎是专门告诫晚辈珍惜时光的。
   然而,50年后的今天,我们橘洲中学的大部分师生,相约重逢在农家乐。这跨世纪的“盛会”,对于耄耋之年的老师,以及年近古稀的同学们来说,委实不易,这无疑是我们师生之中的一件特大喜事。相聚那一刻,师生们激情瞬间迸发,大伙仿佛一下又回到几十年前。老校长舒运富不愧是军人出生,年近90的他老红光满面、精神矍铄,声音依旧那样洪亮,彭铁汉老师更是精神抖擞,风度翩翩不减当年。久别乍见,有的紧紧相拥激动而泣,有的握住对方的双手久久不放,有的仍亲切地呼唤着对方的小名,开怀大笑,洋溢着那情真意切和未泯的童心,他们叙说着师生之情、同学之谊,在一起缅怀着青涩而快乐的中学时光。诉说着如梦如幻匆匆岁月的无情,几十年未曾谋面恍如隔世,感叹颇多,仿佛这时才真正领会到了“记得少年骑竹马,转眼又是白头翁”的无奈。
   这次相聚是几位热心的同学,通过多方苦苦寻找才相邀而成。聚会由历来具有风趣幽默的学兄周铁双主持,在他引领的《童年》全场合唱中徐徐拉开了帏幕。历时2个小时的学生和老师代表充满激情的发言,回顾了学校办学的艰难苦楚的历程,颂扬老师在培养学生中的不辞辛劳,不离不弃,莘莘学子终身难忘。激动、喜悦之情始终洋溢在师生们的脸上,聚会在师生同唱的《友谊地久天长》中结束。久别重逢,校园情趣历历在目,师生们久久沉浸在忘乎所以的惊叹之中,真所谓“人生易老,天难老”,一晃半个世纪已悄然逝去。啊,那短暂却令人难以忘怀的金子般的中学时代!
   橘洲中学,顾名思义,那就是橘子洲上的中学,它创建于上世纪60年代初的“民办中学”。所谓“民办中学”并非现在的民间私人所办,它仍是隶属于西区政府管辖的下属中学,师资配备都来自于区政府教育行政办公室,〔那时还没有教委这一职能部门〕只是这“民办”的校园及教育设施简陋些罢了。它的学生全都是橘子洲的子弟,这也许是当时政府考虑到市属正规中学的不郑州治癫痫的医院哪家好足,以及橘子洲交通极不便利的权宜之计而已。现在长沙人几乎没有人知道,曾经有这么所青少年癫痫病如何治中学存在过。
   建校时国家不仅经济困难而各类专业人才也高度缺乏,尤其教师人才奇缺。橘洲中学教师有来自相关学校借调的,也有部队的复员转业军人,还有从待业的高中毕业生选拔的,教师来源可谓五花八门。学校首先开办了初一一个班,还另带1个小学班,这中学不象中学小学不是小学的“民办中学”,就这样拖泥带水的起步了。我们这辈人都知道在那个年代,无论哪行哪业都是奉行“草鞋无样,边打边像”的作风,在艰苦奋斗中求发展的宗旨。学校教师水平参差不齐,甚至有的是临阵磨刀现炒现卖,然而老师们并没有违疾忌医,他们边教边学学教接合,利用一切机会想方设法充实提高自己。
   橘洲中学座落在橘子洲头唐生智公馆与灵官渡古渡口之间,几乎是在农业社的菜园中央。它东临湘江(俗称为大河),对岸是繁忙的大小码头和繁华的城区,河面上不时有大大小小风帆船,百舸争流,尉为壮观;旭日东升,江面显现出“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的美景。洲岸边有一条贯穿橘子洲南北的公路,公路旁伸出一条高出菜园约几十公分,长20来米,宽2米左右的简易路,与学校大门连接。南北方向均是农业社的大片菜园,菜园内种植着供市内之需的菜蔬,菜园随着季节的更替,时常能听闻菜花间蜜蜂忙碌的嗡嗡声,也能见无数粉白色的菜蝶在到处轻盈漫舞。校园西连湘江的“小河”边,从河岸的老槐树下能俯瞰漫江碧透,鱼翔浅底的江水,能观看对面河堤下白晃晃的大片沙滩,傍晚可见湖南大学的学子在那里游泳戏水。在这里,既能遥望秀如琢玉的岳麓山落日余晖,又能欣赏到“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绝妙景色,隆冬时节还可见潇湘八景之一的“江天暮雪”。橘洲中学地处如此景色优美之地,领略着山水洲城的神韵、田园风光的野趣,可谓是得天独厚。
   学校由几间简陋的平房校舍和老师的宿舍组合而成,座北朝南形成一个凹字形,南面视野直达农业社茫茫的菜地。这里既没有栅栏更没有围墙,教舍中间是一个供学生玩蓝球的泥地操场,朝东的“校门”其实也是象征性的,它没有门框也没有门,只是在通往公路的简易路两边立了两个砖柱的门楼。校门靠南有一间很矮小的房子约几平方米,这房子是传达室兼厨房用的,厨房师傅既是收发员担负着学校收发报纸和书信,又要做好老师们的一日三餐,中午还要给远道学生自带的饭菜义务蒸熟加热的工作。
   学校后来陆续有了初一至初三共三个班级,每学期学费也就几元钱到十几元不等,家庭极其困难的学生,学校也会适当予以减免学费。学校满员时,学生也就百十来人,教职员工还不足十人,这应该算是长沙市规模最小,物质条件最差的中学了。学校虽简陋些,但老话说得好,“麻雀虽小,它还是肝胆俱全”的,学校并没有因条件简陋而减少应有的教学科目。学校始终本着教书育人的宗旨,老师们对橘洲中学不离不弃,为一百多名学生呕心沥血,忠诚地履行着教师的神圣职责。橘洲中学在老师们脚踏实地的艰辛努力下,取得了有目共睹的办学好业绩,成为了橘子洲一道靓丽的风景。
   每天当学生们陆陆续续来上学时,就预示着伴随农民伯伯忙碌的一天开始。刚入学时,在课堂上学生们感到格外别扭,上课时窗外的身影在种菜、浇水、施肥、收获忙碌着。冷不丁从窗外钻入几只绿头苍蝇四处乱窜,还不时有粉白色菜蝶溜进课堂,在师生们头顶慢条斯理地飞舞,课堂上时不时爆发出阵阵骚动和惊叫声。最令人难受的是窗外的浇粪施肥,空气中铺天盖地的刺鼻异味,充斥着整个校园,令人难以忍受,面对如此境况,师生们好生苦恼但又无可奈何,时日一长,大家也就习以为常了。套用明代文徵明的“久坐不知香在室,推窗时有蝶飞来”诗句,正是当时真实的写照。然而学校随着“文革”和知青下农村的大潮到来戛然而止,橘洲中学就样完成了它的历时使命。
   短暂的初中历程,老师们给我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记忆最深的应该是教英语的彭铁汉老师了。当时他是那样年轻帅气,面带腼腆的微笑,彬彬有礼,有学者风范。他戴一副近视眼镜,冷天常系一条浅综色,黑白相间的方格围巾,他衣着考究整洁,爱穿浅灰色竖领上装,他身材挺拔,气宇轩昂。上课时他轻声细语,慢条斯理,不厌其烦,眼镜后面常常流露出兄长般对弟妹的鼓励、期盼的眼神。虽时过境迁,令人感叹万千。老话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尊敬师长,感怀师恩,这在哪朝哪代都是天经地义的。
   橘洲中学是短暂的,但有史以来第一次解决了洲上大多青少年继续求知的欲望和梦想。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老师们都可自豪地说:“当年是我们圆了橘子洲困难家庭孩子的初中梦,当年是我们书写了橘子洲办中学的历史!
   短暂的中学生活,显然学校没有将这批学生造就出大款、大腕来,但学生却深受老师潜移默化的影响,百来名学生曾历尽曲折、磨难,后来大都是本单位的中坚力量。也不乏小有成就的,有的荣膺了教授、教师、工程师、技术员,也有从事医生职业的,还有喜舞文弄墨写文章出版书籍的等等,不一而足。橘洲中学已成为了历史,但师生之情绵绵无绝期,这跨世纪的师生相聚,有千里迢迢而来的老师,有行动不便由家人陪伴的学生,真所谓:殷殷慈母意,拳拳学子情。
   橘武汉中际癫痫医院好吗洲中学有如昙花一般,但它毕竟绽放过,散发出了自我的清香,虽是刹那间的美丽,却得到了瞬间的永恒。橘洲中学有如彩虹一抹,这一抹彩虹会永远留在了长岛人的心中!

共 295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