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励志文章
【荷塘】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小说) 【一】
   这是一个风柔水丽的深秋,暖暖的阳光柔波似地扑到脸上。风,轻婉地撩弄着裸露的肌肤,感觉有点痒痒的,软软的,爽爽的。天蓝的透明,几缕薄如明纱似地云,停留在遥远的天边,白的亮丽,白的通透......
   在城市里看惯了七彩街灯,看惯了林立的高楼大廈,如今他看着列车外面的清川阔野,一颗心竟也从往日的繁杂与局促中变得豁然开朗了。
   也许是刚刚下了一场雨的缘故,眼前的植被有的翠绿欲滴,有的金黄绮丽,还有的艳红似火,宛如那个淘气的仙女,扯来一大片彩霞挂在了半山腰上。莫凯,想到这里扑哧一下笑了,他在嘲笑自己的想象力太丰富了,如果真的有仙女的话,那这山里就会飘渺着七彩祥云,瑞气缭绕,还要有那琴瑟和鸣的仙乐……
   “呜……”一声昂长的火车笛声,把莫凯从翩然的思绪中拉了回来,一个小站从车窗外闪过,几个站在站台上候车的旅客在那里远远地眺望着,他的心里油然升起一股殷切的情绪。“现在也不知道洛馨怎么样啦?她的家里人会不会同意他们的婚事?一晃她已经回家小半年了,连个信儿都没有,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了呢?”他再次陷入沉思之中......
   他是在他人生最低谷的时候认识了洛馨,那时他刚刚步入社会,他抱着信心满满的热情开始了他的人生新的旅途。然而,事情却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生活远比幻想要残酷得多!
   莫凯和菲菲经过四年大学里的恋爱,在俩人同时进入一家公司上班的六个月以后结婚,生活过得快乐美满。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四年恋爱加上一年多的婚姻生活,却远没有那个油腔滑调的老板的金钱更具诱惑力。虽然他那么爱她!而他却不知道拿什么拯救她!他感叹:爱情有时候在金钱的面前显得那么苍白!他们离婚后的一段时间的沉迷与伤痛过后,地球依然在转动,它不会因为那个人的心碎而停顿,时间依然流转,与他的萎靡无关痛痒,他只能面对这一切!
   离开那家令他伤痛的公司,他知道自己不能再这样颓废下去,离开的终究还是要离开,不是谁能挽留的。而自己的生活还是要靠自己开拓。一个不留神,他竟奇思妙想地想要开个小饭店。也就是这样的一个行动,他遇到了洛馨。
   他的饭店生意越来越红火,他买了名贵的轿车,买了宽敞明亮的楼房。
   这是一个艳阳高照的上午,还没有到饭时所以店里没有顾客,一个神情疲惫不堪的女子走进店里,点了两个价钱很低的菜,却要了两个大碗米饭,那个吃像令店里的服务员吃惊不已。一眨眼的功夫盘光碗净!之后就是,两只手往桌面上一横,把脑袋一低趴在那里再不肯抬起头,尽管服务员怎么叫,就是不理你。
   莫凯见此情景,走了过去,一边低头看着那个瘦弱的背影,一边摆手,示意服务员离去。然后拎过来一个椅子坐到她的侧面。“你遇到困难了?没事,一顿饭没多少钱,如果我能帮到你的话我会尽力的!”
   她抬起头,茫然地看着莫凯。
   不知为什么!在莫凯看到那张脸的时候,内心一紧,这是怎样的一张脸啊!那看上去苍白掩盖了秀气的脸上布满了憔悴,常见的癫痫病病因都有哪些原本应该亮丽的眼睛里,含满了迷茫与哀怜!这分明是经历了困苦与磨难的折磨的人才会有这般无助与绝望的神情!
   “看样子你似乎很疲惫,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下?"
   他看着她那孤疑的眼神。
   她虽然有些犹疑,可是最后还是起身跟随他去了楼上宿舍。
   “这是我临时休息的地方,你安心的睡一觉。有事你就叫我。”
   洛馨点头默许。
   五月的清晨温馨而清雅,一缕柔软的风,撩播起窗帘的一角,荡进屋里,随机遛进来的还有妩媚的阳光,那风轻拂着洛馨的脸庞,让她觉得有暖融融的快乐,那阳光暖暖的裹住了她的整个身体。她慢慢地从沉睡中醒来,感觉肚子里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她翻身坐了起来,回想起昨天的事情脸上一阵火热。
   她想:昨天实在是太饿了,她都说不清楚自己多久没吃东西了,可是口袋里分文没有,又饿得头晕目眩,她不知道癫痫病患者发病的症状表现有哪些呢自己怎么就进了这家饭店,又点了那两个菜和两碗饭,直到吃饱了以后才不知所措地趴在那里等待老板怎么处理自己。想想都觉得臊得慌!
   她站起来身,悄悄地来到门口,蹑手蹑脚地把门打开一条缝儿,探出头向外寻视。在不远的墙角用一排凳子拼接在一起,莫凯就和衣睡在上面,身上也只盖了一件单薄的衣服。
   她站在敞开的门口,正在犹豫不决地想:还是趁早离开的好,还是等那个人醒来呢?可是……!偌大的一个世界自己又能去那里呢?那里又是自己可以容身之所!
   一想到这里洛馨鼻子一酸,两行热泪潸然而下......
   躺在凳子上的莫凯已然被开门声惊醒。他起身来到洛馨面前,柔声地问道:“怎么样,睡的还好吧?你这一觉睡的可真够长的,从昨天上午一直睡到今天早上。呵呵,呵呵,我想,你一定是很饿了吧?现在最要紧的是吃饱肚子。好了,你等会我去做饭。”莫凯笑呵呵地下楼去了。
   过了一会,莫凯端着一个托盘,里面放着四个菜:一盘鱼香肉丝,一盘锅包肉,一盘三鲜,一盘凉拌菜。都是她爱吃的!她看一眼莫凯,内心悠然升起一股暖流;他笑容满面的样子显得那么可爱!他用脚支开对面的房间的门,里面摆着一张大桌子,上面放了一块跟厚的玻璃,那玻璃又照下面的木桌小了很大一圈儿。
   只见莫凯把托盘里的菜依次摆在玻璃桌面上,又复转身拿来啤酒,饮料,碗筷。“来,开饭喽……”他把说话的尾音拉得很长。
   洛馨坐在椅子上,却没有动手吃饭,她看着面前的这个看上去还算是英俊的男人,估计他得有四十来岁了吧?一脸的文化人的神态。说起话来,不卑不亢,给人一种学富五车的印象。他用两只手托着下巴,两肘支着桌面上,时而腾出右手转动一下玻璃桌面,把另外一样菜转到洛馨的面前。每到此时洛馨忍俊不禁只想笑,她笑这桌子太有意思了!
   “你也一起吃呗!”
   “嗯,好的……”
   莫凯又下楼拿来一付碗筷,两个人才一起吃起饭。
   莫凯见洛馨的饭基本吃的差不多了,便温和地问:“说说你的故事吧,我也好知道该怎么帮你?”
   洛馨把碗里的最后一口饭划拉到嘴里,低下头,默默地思索着。
   “没办法,我是做生意的,雇佣的每一个员工都要到公安局登记。如果你的身份来历不明,我是没办法帮你的。还有你的身份证……”
   洛馨抬起头幽幽地看了莫凯一眼,然后说起了她的遭遇……
  
成年人癫痫的急救方法/>   【二】
   洛馨自小生长在一个很偏远的农村,那里,经济十分落后,文化也相对匮乏。而洛馨却是个很聪明,灵利的孩子,从小学一直到高中,学习成绩一直都是很优秀的。他的父亲为了供她和她的弟弟上学,不得不去城市里打工,在建筑工地干那种又苦又累的力工活。就在洛馨临近考大学的时候,一场意外降临到了这个原本温馨平静的家庭。他父亲,在工地出事故了,从二十多米高的脚手架上摔了下来。虽然经过抢救保住了性命,却落下个终身残疾。更可恨的是那个包工程的老板,他只付出了前期治疗的费用,后期就不再管了。洛馨的母亲就四处求借,一方面又把那家建筑商起诉到法院。因此家里的状况一下子陷入困境,洛馨的学业也不得不自此终止,她只能放弃上大学的梦想,帮家里干些农活。
   当地的老人们常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一古老的说法,却在洛馨的身上得到了印证。有时候洛馨就痛苦地想:这一切苦难似乎都是老天爷冲着她来的。
   中午,洛馨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从自家地里回到家,母亲,早已经做好了饭菜摆在桌子上。因为又累又饿,洛馨一上桌就狼吞虎咽地吃起来,自然不去理会作为姑娘的矜持与扭捏,甚至不如坐在身边的弟弟的吃像斯文。
   坐在那里的母亲见此情景心都快碎了,眼泪就在眼圈里打着转。她想:看人家的姑娘像洛馨这个年龄都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母亲的心头肉啊!可是我的洛馨呢,老天为啥这么不公平?她的泪水,就再也无法控制了,瞬间,那一张比她实际年龄要苍老很多、布满皱纹的脸上流满了伤心的泪水......
   “妈,你怎么啦?”
   洛馨已经不知道,她曾用这句话问过母亲多少次了!如今,她又是不得不这样问,她已经用尽了所有能够安慰母亲的话语。此时此刻她的心,更是痛得在滴血。
   “洛馨,有件事……跟你说。”母亲幽幽的语气,神情是那种满含着愧疚的。
   “妈,什么事?说吧。”洛馨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她满是疑惑地看着伤心欲绝的母亲。
   “东头,林铁柱他爸……来提亲了,想,娶你,做他的儿媳妇……”
   洛馨听着母亲哽咽着说的话,一时愣住了。
   坐在旁边的弟弟气愤地霍然站起身,愤愤地说道:“不行!林铁柱那个病秧子怎么能娶我姐?你这不是把我姐往火坑里推吗?你还是她的亲妈不是?”
   洛馨早已经僵化在了那里,她深知这件事情的诡异所在。
   “我何尝不知道那个林铁柱就是个废人那!可是……”她抬起头看了一眼洛馨,一边抬手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可是,我们还欠着人家那么多钱,上几天因为那些亲戚,朋友,都来催要我们欠人家的钱,林铁柱他爸知道了,他从银行现取的钱,就在咱家,把所有债主都叫了来,把所有的债务都给咱还清了!”
   “我就寻思吗?他怎么会那么好心那?那个林涛一向狂傲自大,整天一付天上老大地下老二的德行……”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说话那?人家好心好意地拿出十几万块钱帮咱们,有点要求也是应该的!要不人家凭什么帮咱们那?”母亲一边哭泣一边训斥儿子。
   “要我看那,打从一开始,他能借钱给咱们,他就是冲着我姐来的。”
   母亲一时愣住了,那种僵噩的眼神似乎已经到了绝望的边缘,那个万劫不复的深渊,似乎就摆在那里等着她,一步一步地向那里迈进去……
   “别说了,我……我答应这门婚事……”随着话音的落下,泪水早已经模糊了洛馨的视线,心里的痛,混合着泪水,混合着血一样,一滴一滴地落下来。那泪水顺着眼窝,经过鼻翼,流到嘴角,流进嘴里,味道那么咸,那么苦,那么涩……
   时间,在无声无息地延续,随着时间延续的,还有洛馨压抑在内心的痛苦。还有母亲内心里那种负罪感,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日益沉重,她有喘不过气的那般恐惧!
   而林家却在紧锣密鼓地张罗着筹办喜事。
   阳春三月,柳绿风柔。天,蓝的通透辽远。一群鸟儿,躲在翠绿的枝叶里争吵不休,似乎是在争论什么天下大事?
   而此时的洛馨,就坐在院子里的窗口下,她穿着整齐利落,还画了一点点淡装,显得她那么清纯秀丽。
   一部豪华的小轿车停在大门外,随着车门的打开,一个油头粉面的中年男人从车里下来。满脸微笑的走进院子里来。他是林铁柱的父亲林涛,是来接洛馨的,两家已经说好了今天就去和林铁柱办结婚登记证。
   昏昏噩噩的洛馨神经似已麻木了一样呆板,整个登记过程她就是一味地点头。当,负责登记的人员看一眼林铁柱又看一眼洛馨,满是疑惑地问洛馨:“这可是终身大事,非同儿戏,你可想好了?”那语气分明是在提醒洛馨。
   洛馨茫然地看着工作人员,足足有一分钟,最后还是狠狠心,点头表示同意。
   那个人惋惜地摇一摇头,很熟练地填写着档案……
  
   【三】
   自从领了那本红色的结婚证,洛馨总是莫名其妙地发呆,很多时候都是那种魂不守舍的状态,人也日益憔悴。村里的人们,都在背后议论纷纷,替洛馨惋惜:那么好的一个姑娘,竟然要嫁给林铁柱那个废人,真是老天无眼啊!”
   “可不是咋地,你说这个林涛,仗着有点权势,咋能做出这么不仗义的事情,不就是捞了几个臭钱吗!
   “说话小心点,在这十里八村人家可是横着膀子走路的主,谁能惹得起呀!”
   “就是,天高皇帝远,人家那钱老鼻子了!你就看人家那轿车吧,啧啧,在这十里八村谁家有啊,买得起吗?”
   洛馨成了这个村里二姨、三姑、四舅母们扯不完的话题。有的甚至当面就对洛馨说:“洛馨呀,你可要想好了,你要是嫁给那个废材,你这一辈子可就毁了!那是火坑啊!那是一辈子,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过去的!”
   洛馨只是万般无奈地苦笑一下而已,而洛馨的母亲却是无法将这些风言风语视若耳旁风的。她觉得每个人都在用猜疑的眼神看她,那些目光里含着质问,含着憎恶,含着鄙视。
   她实在是无法承受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重压,如果再这样下去她会崩溃了的。
   终于有一天她拉着洛馨的手,流着泪说:“洛馨那!是妈妈害了你呀!趁着你们还没正式结婚,咱们还是把这婚退了吧!你看这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快用吐沫星子把我给淹死了!”
   第二天,洛馨在她母亲的带领下去了林铁柱家里,正式提出退婚的事情。林涛一听洛馨要退婚,顿时就火冒三丈。恶狠狠地说:“想退婚那有那么容易,他们两个人已经是领了结婚证的了,从法律上讲,她们俩就是合法夫妻,是受法律保护的。是要经过办理离婚手续的。我们是不会同意离婚的,除非你们还上所欠我的钱,否则免谈。”林涛用那种猥琐的眼光看着洛馨。有几分沮丧,有几分失落,更多的是不舍!

共 903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