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天涯】那年,有个莫名男孩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美文欣赏
收拾夫的旧书报时,冷不防从书页里掉下来一张旧相片。相片上依稀一张清秀的脸庞,我应该听人讲起过她。握着相片,我一个人憨笑出了声... ...      ——引子      (一)      那是1992年的冬天,我和所有追随时代的女孩们一样,追随当时学裁剪的风潮来到了安阳北郊职业高中设立的“上海时装裁剪班” 学习裁剪技术。      教室分上下楼两层,楼上是就读职高的学生,我们裁剪班在楼下,十堰治癫痫多少钱与职高学生上下课及作息时间是相同的。楼前是空地,空地两头有排球栏。楼西头是女生宿舍,我们裁剪班女孩们就入住其中。每天下课,我们裁剪班学员总武汉哪里治小儿羊角风站在走廊前观看职高男生打排球,精彩时分我们会一起起哄呼喊助兴 !   出于安全考虑,学校不允许晚上走出校门。晚饭后没事儿可干,我们裁剪班学员就到教室里练习做裁剪图。   那天晚上和往常一样,我坐在教室里埋头 练习作图,嘴里哼着流行曲。   “喂!大声唱呗,挺好听的!”一个男声在我不远处响起。顺着声音的方向,一个高大浑实的男孩向我这边走来,并不难看的脸上显现着霸气,显然是楼上的职高学生。我心中一紧!那年月里,好像男生女生之间还有点“授受不亲”的意识,我的脸“腾”地红了!   “咋不唱了?我专门来听你唱歌的呀!”他一点都没注意到我窘迫!   “五音不全,找别人唱去吧!”他的态度好像我跟他早就认识似的,而我生怕我的同学们另眼看我,我可不是那“开放”的人。   “我从这里经过,每次都听到你一人在唱,别人有唱的吗 ?”他还来劲儿了,干脆坐到我对面桌前。20年后的今天回想起来,当时的我该是如何的手脚无措啊?      (二)      后来每到晚上练习作图,我不哼流行曲了,我再也不敢哼唱“月亮走我也走,我送阿哥到村口”了,生怕那男孩闻声而来。可后来的每天晚上,那男孩只要有空就来我们教室玩,有时会带着同学一起过来。每次来了都会坐到我对面,讲一些发生在他们班上的故事:某某对抗老师啦、某某不上自习课挨罚啦、某某背着老师谈对象啦... ...看来,他存心要嘛缠我!   你说那还有点封建意识的时节,19岁的女孩心里都想些什么呀?老担心被同学另眼相看自己和男生说话这档事儿!可是,人家赖着我了,咋地没办法呀?现在想起来,和男生说几句话也没什么呀?也许,是自己心里多了一份“忠于”?那时候的我已经订婚了。   又是一个晚上在教室练习作图,同学们有在讲台上模仿老师讲课的,有在本子上 描来画去的,嘁嘁喳喳声此起彼伏。那男孩又来了,同学们也开始把他当熟人接受了。有个胆大女孩问他:“介儿夜,喷啥类?”(安阳话:今夜聊啥呢?)   “恁想听啥我就喷(聊)啥!”他一脸的正儿八经,似乎还有点严肃劲儿,当时我想,如果这男孩长大当领导,一定能镇住场子!   他坐到我了对面。   “诶?你们不上晚自习,不怕老师批评啊?”我试图提醒,希望他回他们教室。   “晚自习老师从来不管,谁想学就学想玩就玩,前几天有个老师打俺同学,俺全班都跟老师对抗!破职高,有啥前途呢?说不定哪天就去上‘家里蹲’大学了!”   “哦?那敢情好!你一进家门,你爸妈准给你找媒婆说媳妇儿!”我有点笑出声。   “可能!诶?我没问你呢,你有对象没?”男孩认真看着我。   “有啊!去年冬天订婚了呢!”我说的是实话,好像从小到大没说过多少谎,感觉事实就是事实,说谎有啥意思呢?   “哦哦,”男孩若有所思,“那你今年多大了?”   “19啊,你呢?”   武汉哪家癫痫医院会比较好 他双手抱拳托着下巴颏儿:“我今年18了。”   “这就对了,你一进家门,你爸妈准给你找媒婆说媳妇儿。”呵呵呵... ...   男孩没做声,沉默好大一会儿,起身走了。      (三)      结婚之前,夫在河北省邢台市上班,除了过年很少回家。我们这里一直保留着一条不成文的风俗:订了婚,逢年过夏男方要给女方买衣物的。过元旦时,夫请假回来带我去买衣物。   他找到了裁剪学校。   那时的他操着邢台腔没有安阳味儿,在裁剪班门前这么一开口,就把大家的目光给齐刷刷的聚到了自己一人身上。连同老师在内大家审视着他,好像他是“洋鬼子”。   我当时也是众目睽睽的焦点,脸红着一脚高一脚低走出了教室。   那时虽然订婚一年了,除了偶尔写一封信联系,我和夫见面的时候都是有数的。好久不见面,见面了相互间有点腼腆,有点生疏,有点拘谨。他没多说什么,扶着自行车站在宿舍门前等我,我则进去换衣服了。   走出宿舍带门的瞬间,不经意的抬头,我居然看到那个男孩正站在楼前走廊上注视着我!   我一怔!难道他们教室没有老师?上课时间他咋会站在教室外边呢?我不敢去多想了,心中似乎有点莫名其妙的过意不去。愣了几秒,我心照不宣的跟在夫的自行车后走出了职高校门。      (四)      因为不在意所以不注意。   好多天过去了,忽然觉着少了点什么,晚上练习作图时咋就看不到那男孩来教室呢?   下课了,楼前的排球场依旧人声鼎沸,我目光刻意的在人群中搜寻着那个身影。一天过去了,几天过去了,好多天过去了,我当真再没看到过那个男孩!   不是好奇,就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关注,我打听了他的女同学,她的寝室在我们隔壁。   “你说的是那个高个子,看上去很厉害的那男生?”她问我。   “嗯!咋一直没见他打排球?”我得排除嫌疑不让她误会我。   “他不上晚自习,老师批评他时,他和老师动手了,被校长开除了。”她的神情说明他真的被学校开除了。好可惜,年纪还很小就不上学了。唉,到底我都没问过他家住哪里?叫啥名字?   “他是安阳西郊曲沟镇的,叫啥我也不知道,俺班上女生都不注意男生叫啥名字。”她不会骗我的,没那必要。   20多年后的2006年,我住在安阳的那些日子里,有一次骑车带孩子沿着公路西行,没想到路过一镇子,那小镇居然叫:曲沟镇!   没想到曲沟镇离安阳这么近!当年那个莫名男孩据说就是曲沟镇的,他住在哪里呢?当年他老去教室坐我对面是何意图呢?今天,会不会像电视里情节一样碰巧遇见却相见不相识,大吵大闹后突然异口同声的说:你就是当年的那个谁谁?   呵呵呵,没出现电视情节!   人生就这样,总会在不期而遇中给记忆烙印下一些或感慨或失落或美好的人和事儿,无需问究竟。    (五)    收拾夫的旧书报时,冷不防从书页里掉下来一张旧相片。相片上依稀一张清秀的脸庞,我应该听人讲起过她。握着相片,我一个人憨笑出了声... ...   听到我笑声,夫推门进来,“捡元宝啦?一个人在屋里傻笑?”   “是啊,你来看,相片上是谁?”我把相片举到他眼前。   “你不是知道吗?犯什么神经了抖漏出来这些陈年往事!”夫根本就不觉着可笑,相片上清秀女孩是他初恋,名字叫杨文秀,很早以前,夫的奶奶曾经把这档子事儿当作自家孙儿有本事炫耀过给我。   “唉,替你遗憾哦!听说人家 杨文秀现在当教师,老公在银行上班,如果当年你们成事儿了,说不定你现在也在银行呢!”呵呵,逗逗我夫又如何?   “又没事儿可干了?净说些废话!如果当年我和她成事儿了,我此刻会站在你面前?”夫最讨厌前三百年后五百年了,不过,你说话随和点不行吗?   “谁说我没事儿可干了?多着呢!不然,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你记不记得那年你去裁剪学校找我买衣物的事儿了?”讨厌的夫,你不喜欢前三百年后五百年,我偏说!   呵呵,走过岁月,每个人都有一段青涩的记忆。经年以后,再次捧读记忆,心中的感觉依然有一种粉红的颜色... ... 共 282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上一篇:【晓荷】 发酵
下一篇:【星月】情道_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