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军警】感恩,因为善良(散文)

    在当今这个世界,人和人之间的身体距离很近,但心的距离则遥不可及。所以人们都说凡是都要以一颗感恩的心去面对一生才无憾事。所以感恩不仅是一种理念,感恩也是一种精神,在我们学会用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匆匆那年(散文外两篇)

    【匆匆那年】脱下军装,鲲进了公社广播站做编辑兼报道员,算是编采合一罢。站里算他三个人,那两人一个是机线员,从省城下放的企业工人;另一个是播音员,鸭蛋脸,丹凤眼,薄薄的嘴唇很好...[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 一个女人的幸福(散文)

    农历十月二十三是父亲八十九岁生日,一大早便乘坐省内最慢最脏最便宜的列车之一4611次车回家。这趟列车可能是为铁路职工开通的班车,乘车人很少,一上车看到两排六个人的坐位上就坐着一对老...[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军警】恼人之囧(诗歌)

    初春,本应是一个绿意葱葱,欣欣向荣,心情最美的季节。然而,北京这恼人的春风天天刮的漫天,黄沙飞舞,满眼迷雾!干渴的树木花草,都被蒙上了一层黄沙的外衣天地间飞舞着如雪的柳絮如棉...[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迢迢西北望之五(散文)

    (一)额济纳旗的胡杨林雨下了一整天,淅淅沥沥。南方的秋天,是易安的秋天,是李煜的秋天,是容若的秋天。到黄昏,点点滴滴。不说“愁”,但空荡荡的房间里无端生出一份小小的寂寥。冲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职责(散文)

    1.毕业刚分配到学校,门房是个姓张的老头儿。他六十出头,个子小,圆脸微胖,短发花白且稀疏,时常红光满面,看上去多少有点儿滑稽的样子。为人倒也很和善,但就是有些刻板。那时学校用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玩泥巴(散文)

    朋友,你还记得自己的童年时光吗?那时候,你都玩过什么玩具,是不是玩过泥巴?我玩过,那情景,那乐趣,我至今记忆犹新,真畅快!泥巴,上天赋予穷人孩子的一种怎么玩都可以、到处都是、...[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丁香】园儿里(散文)

    早先,我们那一带把学校唤作园儿里,这种叫法的人不在少数,也有人把学校叫学堂里,到学校去上学都说到园儿里去,说到学校去反而不习惯。我们小时候的园儿里是由一座古庙改建而成,在村子...[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军警】麦子(散文)(外一篇)

    一、麦子秋,万物萧疏,一粒粒渴望发芽的麦籽,逶迤步履,随农人走出家门,走向空旷的原野,走进疏松湿润的土壤里,把生命的根系深深地扎进土地温暖的襟怀里。在秋虫的低吟中,吮吸着大地...[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春秋】晨练(散文)

    今年暑假,我回到了西安。每天清晨锻炼,已经形成了习惯。回家的第二天,快5点醒了。咦,屋里咋这么黑呀。在老家内蒙牙克石2、3点钟,天就亮了,就是在大连,5点也该亮天了。起床后,撩开窗...[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