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招聘晚娘进行中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生活随笔
1、
   冯洛洛险些就给陆昊跪下了。如果下跪能解决问题的话。
   这大爷拉着张马脸跟裹脚布一样臭又长,可是天知道他家的熊孩子跑哪儿去了啊!自己不过是睡了个午觉的工夫!
   冯洛洛垂着脑袋,视线刚好停在衬衫的第三颗纽扣上。就是不说话。难道能说自己给那黑发蓝眼的混血儿小崽子讲完了《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打了个呵欠,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吗?那样的话估计陆昊能让她从此彻底闭嘴。
   他瞪着黑森森的眼睛,恨不能在她身上凿出洞来:“你把头抬起来说话!老盯着那儿有什么好看的?跟飞机场高速路似的!”
   冯洛洛腾地一下脸红了,却瞬间打了鸡血似的底气足到爆棚,两只手把腰一叉,就把她在巷子里学会的泼妇阵势发挥了个淋漓尽致:“不就是胸前肉缺斤短两吗,话说咱是来顶班保姆的又不是奶妈,你丫跩得跟个大爷似的真的很有必要吗?你瞪我?你瞪我有用吗?你把眼珠子瞪出血珠子你那崽子也不会从我身上掉下来,你就算把我瞪穿了又有个屁用!”
   陆昊的一张脸黑得让包公也自惭形秽。他咬牙切齿地指着她的鼻子,一时半会儿竟没组织好词汇撂出狠话,没想到冯洛洛伸出一只手就把他的手指头掰回去了,并且迅速改换招式伸拳直捣他胸口,差点让他咳出一腔老血:“你杵在这儿有用吗?赶紧找孩子去!”
   陆昊大约被冯洛洛突然爆发的小宇宙震住了,怔怔之下高富帅的形象小有缩水。冯洛洛瞪着他,忽然就觉得这货怎么越看越不顺眼。想当初厮一袭白衣白裤站在树下,45°角仰望,亮烈阳光透过树叶缝隙,洒落他肩头。身后五米远的冯洛洛花心招展呼之欲出,只可惜,目眩神迷之际,厮伸手,居然从树上抱下一混血儿小崽子来,并且那崽子还用一把软糯的嗓子喊他:“爸比!”
   冯洛洛登时觉得五雷轰顶,没法再与这个世界相爱了啊。
   陆昊回头,刚好对上冯洛洛撞鬼一般张大的嘴巴与瞳孔……
   他不知道她心里正有千军万马呼啸而过,狼烟滚滚:好白菜都让猪拱了,好男人都造人成功了……
   可是,这一对上他的眼睛就心跳过速的感觉是为那般啊……
  
   2、
   得知小主陆天一失踪了,冯洛洛她二姨瞬间咆哮帝附身,抓着冯洛洛的肩膀险些把她摇散。
   二姨要冯洛洛替她当半天保姆时,四体不勤的冯洛洛先是不乐意,可是一听说那崽子居然是个混血儿,并且,在外能赚人民币在内能修热水器的爸比居然空窗……某女脑中瞬间电光石火,毫不掩饰地表示了雀跃,摆明了醉翁之意不在酒。结果就是,小主丢了!
   冯洛洛指天对地赌咒发誓:“一没打二没骂三没软虐待,我还给他讲故事了呢。”
   不提讲故事这码事儿还好,提起这梗陆昊的眼睛直冒火,恨不能把她焚了。就她讲的那故事,不提五讲四美三热爱,反而重点渲染无尽宝藏,这是多大的诱惑啊。在天一单纯的小脑袋里,他觉得如果找到宝藏,爸比就再也不用昏天黑地去上班了。
   陆昊阴沉着脸,趋前一步,伸手捏了冯洛洛后颈,直直逼近:“要是我儿子有个好歹,看我怎么收拾你!”
   话音刚落,二姨的哭声抑扬顿挫地响了起来。眼瞅着自己成为众矢之的,冯洛洛心思飞转,终于眼一闭心一横,脑袋向陆昊胸前一撞——昏过去了!
   说昏就昏,可不是谁都有这本事。“哼,你凶?有种鞭尸啊!”冯洛洛闭着眼睛很得意。陆昊手忙脚乱抱住她,连喊带叫掐人中。掐得很疼,冯洛洛憋着一口气差点儿哭出来。
   可是陆昊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啊,他的胳膊那么有力。一瞬间冯洛洛浑然忘我,更忘了失踪三小时至今未归的陆天一,性感和感性这两个词迅速占领了她的理智高地。
   可是没眼力见儿的二姨非要扑过来哭天抢地。冯洛洛一时很焦灼,该醒来还是不呢?照这情势,估计再不醒来他俩能直接把自己扛去太平间!
   就在她纠结着以何种姿态悠悠醒转的时候,有双小脚丫吧嗒吧嗒跑了进来。陆昊原本箍着冯洛洛的胳膊瞬间松开,转而蹲下身抱住了冲进他怀里喊他爸比的肉球儿。
   冯洛洛的身子晃了晃,终于控制住没有倒地。那一刻,她多希望这小子能再晚点儿回来啊。
   这是多作死的后妈节奏啊!可是冯洛洛无羞无耻丝毫不觉惭愧。
   这是思春了么?
  
   3、
   二姨好险就被解雇了。可是四岁的天一把小肉胳膊箍住了二姨的脖子,陆昊的心就被萌软成泥了。
   冯洛洛听二姨复述着这场面,咧着嘴笑得傻兮兮。她好像突然看见了闪电似的一道光,直通陆昊,那就是:天一宝贝儿,让你的软萌来得更猛烈些吧!
   可是二姨斩钉截铁把头摇得跟上了弦似的,说什么也不让她接近孩子了。
   冯洛洛只好自己寻找机会。她在陆昊家楼下蹲守了N个傍晚,终于等到了下楼散步的父子俩。恹恹的冯洛洛瞬间满血复活,从树后跳出来,人贩子似的谄媚地笑着,对着小天一晃了晃手里的棒棒糖。
   估计冯洛洛的智商也就只够蛊惑四岁孩童,小天一跌跌撞撞地跑过来,而他爹压根儿没看她,一扭身,朝自家大门走了回去。
   冯洛洛对着那背影吐了吐舌头,低头,吧唧,在小天一脸上啃了一口,又用下巴拱了拱他的脖子,小家伙咯咯笑个不住。
   有上次的教训,冯洛洛抓着天一的小胖手一刻都没放开,亲热热地院子里来回转悠掐花逗狗。
   冯洛洛没注意陆昊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前,手里举着两只冰激凌,正慢慢化掉,卖相一点儿都不好,像哭花了的脸似的。小天一倒是不嫌弃,嗷呜一声就扑了上去。冯洛洛貌似十分不情愿地伸出了手。
   尽管冯洛洛撇嘴的幅度很小,却还是被陆昊捕捉到了,他慢悠悠地把冰激凌在她手边绕了一圈然后放到自己嘴边。
   这不是一只冰激凌的问题好吗?关键是姿势难堪啊。冯洛洛可不是吃素的,窜起身便朝陆昊扑了过去。
   结果是冰激凌直接变身地上华丽丽的一坨。陆昊揉着被冯洛洛撞疼的脑袋:“天还没黑呢,你当着孩子的面这么主动又迫不及待的好像不太好吧?”
   冯洛洛瞪眼:“&¥%#%……”
  
   自此冯洛洛常常出没。她最擅长讲故事,什么白雪公主啊,灰姑娘啊,陆昊抗议:“你能给儿子讲点儿有男子汉气质的吗?”
   冯洛洛咧嘴一乐,换了新故事,《七只天鹅》。
   陆昊横她一眼,拎了外套出门。懒得和她理论。反正她的智商和小天一玩在一起开心得跟姐弟俩似的。他没注意冯洛洛讲的故事都跟后妈挂钩,他更不知道冯洛洛这一招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反正后妈很坏很坏,可是就算坏到极点也不过如此。天一宝贝啊,你洛洛小姨的气质可不是这样的哦!你洛洛小姨要是有一天做人后妈,也得是天下好后妈!
   陆天一眨巴着蓝色眼珠,万般不解:“你为什么要做人家后妈?小羊小狗都会自己生小孩……”
   冯洛洛望着小天一求知若渴人畜无害的小眼神儿磨牙霍霍,终于还是无耻无畏地笑了,男神啊,我要怎么跟你解释你老爹的浩大气场?重点是你刚好没妈啊!我要是不浮想联翩我得多不是人啊!
   “男神,你妈呢?”冯洛洛一不小心,就问出了在心底沤了许久都快长毛的话来。
   可惜小男神听不懂她的话。印象里,妈妈是神秘物种,和恐龙啊蜘蛛精什么的差不多。但他是个勤学好问的好孩子,当天晚上就把这疑难问题抛给了他爸比。
   爸比穿麻灰T恤,一听这话胸腔就开始不安地上下起伏。离他五米远的冯洛洛一看这架势转身想逃,奈西安治疗癫痫病多少钱何后有追兵强悍无比,一下就把她抓了回来,并扔进了沙发里。
   冯洛洛把脸捂在靠垫里,含糊不清地叫唤:“你打哪儿都行啊,可千万别打脸!”
   隔半天听不见动静,也没有拳脚落下来,万分诡异。她忍不住慢慢露出一只眼,斜睨,可是,陆昊这天杀的啊,霍地一下附身过来。冯洛洛嗷了一嗓子,口不择言:“非礼啊!”
   陆昊身形一顿,眉毛一上一下,笑得跟哭似的:“我非礼你?你也不看看自己胸前二两肉。”
   冯洛洛真的脑残地低头看了,然后就被现实又一次无情地打击了。
   她离开的时候,混血儿小男神过来抱大腿来着,她捏了捏他的小脸蛋,在心里暗暗诅咒他爸比的缺德无良注定孤老一生,毅然暴走。
  
   4、
   她冯洛洛又不是吃撑了没事干,不过是因为陆昊秀色可餐好大一块餐后甜点,因而食指大动。她害怕被打脸,是因为第二天有应聘面试。这职位可是二姨死了数万脑细胞才在海量招聘信息中甄选出来的呢。还是牛叉闪闪的公司老总亲自面试,说什么当年的冯洛洛也是系花一朵,如今就算蹉跎,怎么着也不能贴张创可贴吧?
   当然,如果冯洛洛知道面试她的那个人刚好就是陆昊的话,那么即使被这货捣烂了脸也权当整容了。冯洛洛一时心里充满怨妇情结,默默石化,只一双眼睛四处睃巡——恨不能地缝裂开瞬间遁了啊!
   陆昊望着她的脸,嘴角勾笑,趾高气扬。冯洛洛刚一抬头就跟他的目光对上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啊!冯洛洛咬牙,一拳捶在陆昊那张比自己睡床还大的办公桌上。
   可就是这样,走武汉哪家医院治儿童癫痫好出办公大楼的冯洛洛,还是接到了一个娇声嗲气的电话:“你被录用了。”
   这样也行?
  
   这样也行。并且上班第一天,还有老总亲自来接!一出巷子口,冯洛洛就看见倚着车门的陆昊了。这造型这配置,啧啧!
   相比平时的冷峻傲娇,这一刻的陆昊显得很狗腿,冯洛洛坐进去的时候,他便附身过来。她立刻身子一僵:“你要干嘛?”
   陆昊极力忍住了笑,眉毛又开始一上一下:“给你系安全带啊,不然你以为我干嘛?还是你很希望我干点啥?”
   陆昊语气温柔,很有几分挑逗意味,极易惹了冯洛洛这样满脑子下半身思想的人热血喷张,可是她低头看了看飞机场和高速路就像迎头撞上了灭火器。她转过脸对上他的眼睛:“天一的外国亲妈是大奶妹是不是?怎么样你还不是被甩?你就活该被甩个七上八下!”
   陆昊哭笑不得:“我又说什么了,惹你提这梗?”
   冯洛洛一怔:糟糕!又把内心独白说出来了!
   没奈何捂脸大叫:“陆昊我辞职啦!”
  
   一天班没上的冯洛洛辞职了。怎么样,姐就这么跩!
   冯洛洛气哼哼躺在床上咒骂自个儿的时候,二姨回来了,手里还攥个文件袋,神秘兮兮眨眼:“是和姓陆的有关哦。”
   冯洛洛不知道二姨什么时候还学会了无间道,但是目前来说有关陆昊的一切风吹草动都能让她瞬间从床上弹起来,自动脑补:“难道是藏宝图?”
   藏宝图的想象太低端,她可没想杭州到哪家医院看癫痫病比较好到陆昊居然还干过那么高端的事,捐精!并且还把孩子带回来养!这震撼,冯洛洛险些把舌头吞了。只是这陆昊啊,丢完孩子丢文件,就差把自己丢了。这是平常看起来精明谨慎那货吗?有猫腻!冯洛洛眯了眼看向二姨:“嗯?哼哼!”
   二姨一哆嗦,就全招了。内容包括,某人串通二姨蓄意藏起了自己亲儿子、公司职务的虚位以待,以及,第一次见面时,她惊愕瞪大的眼睛,清亮亮黑白分明,他很想再看一次……
   “原来啊原来,”冯洛洛很得意,摇头晃脑:“我以为是我勾引你,其实是中了你的美男计……”
   秦皇岛有哪些专治癫痫的医院r />   第二天早上冯洛洛嚣张狂傲地一脚踢开了陆昊办公室的门。屋内男女面面相觑,只正中一人端坐如佛,扯慢悠悠声调:“应聘的?”
   “对!”
   “什么职位?”
   “后妈!”
   在众人下巴落地的声响里,冯洛洛清晰听见了那人好听的男中音:“你被录用了。”
  
   番外
   三年前,英伦。罹患重病的单身母亲绝望中找到了儿子的捐精父亲,并出乎意料地得到了男子的欣然应允。他抱着儿子离开时,她在身后流着眼泪深深弯下腰,心底里暗暗求遍了外国神仙:只愿,他们能够遇见一位好姑娘……

共 424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