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故事他没能将人救回来家属索赔一百万只能等病人头七回魂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4-25 分类:外国文学

“救不救得活是他的命,救不救是我的职责。”

我去药柜里拿了几条晒干的水蛭出来,将其研成了细末,与牵牛子磨成的粉按祖传的比例搅匀,并在铁锅中炒黄,然后以黄酒为引,用无根水给陈凡送服了下去。

经脉经脉,经通方能脉舒。陈凡脉若游丝,便是因经而起。我方才给他服用的,便是那通经之药。

药我反正是给了,能不能起效,还得看他的命。

陈凡的身体抽搐了一下,嘴里还吐出了白沫。这反应不对,我赶紧给他来了一针,开了天门。可是,还是晚了。病灶已入脉,纵然我继承了爷爷的本事,但终究是无力回天。

“这不怪你。”薛姐安慰了我一句。

“这是他的命,我会帮你作证的。”甄道长说。

外面传来了马达的轰鸣声,一辆红色的SLK出现在了路边。有两个女人从那车上走了下来,一个是陈慕慕,另一个是王凤菊。

“我儿子怎么样了?”王凤菊率先走进了药店,在看到陈凡已经彻底没气之后,她的情绪有些激动。

“你这个庸医,不仅骗了我家一百多万,还害死了我儿子!”

王凤菊的这个反应,多少还是有些出乎我的预料。我可是在做好事,虽然陈凡的命没能抢回来,但这确实怨不得我。

“陈凡是自己害死的自己,跟夏五味没关系。要不是夏五味出手,你儿子早就去阴曹地府见阎王爷了。他不惜担因果,让你儿子多活了这么久。你非但不感激他,还如此污蔑他,你还有良心吗你?”

薛姐的这张嘴,还真是厉害。王凤菊那么凶恶的女人,都让她呛得开不起腔了。

“老道我说句公道话,这是陈凡的命,谁都怨不得。人已经去了,你们还是节哀顺变吧!办后事若是需得着老道,我还是愿意帮你们陈家一把的。别的不说,让陈凡投胎转世,下辈子去个好人家,老道我还是办得到的。”甄道长在那里给自己拉起了业务。

陈慕慕拉了拉她妈的衣角,小声嘀咕了几句。

王凤菊没再对我发难,而是打电话叫了几个人来,把陈凡的尸体抬走了。不过,在离开药店的时候,她说这事没完。

该走的都走了,店子里只剩下了我跟薛姐。

“叫你逞能?”薛姐埋怨了我一句。

“这不是逞能,这是职责,是使命。我宁愿被误会,也不愿良心不安。”我说。

“你悬壶济世,你白衣天使,你伟大。姐姐我就是个小女人,只知道趋利避害,替你担心这样,担心那样。”薛姐生气了,她白了我一眼,抱着小馋馋就要往门外去。

我赶紧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从后面抱住了薛姐,双手扣在了她的小蛮腰上,嘴轻靠在她耳边,说:“我就喜欢你这个趋利避害,世俗得不行,老是宰我的小女人。”

“滚!”薛姐破涕为笑地吐了这么一个字出来,然后掰开了我的手,说:“忙活了大半夜,今晚应该没什么事了,姐姐我回去睡觉了,你自己也早些休息吧!”

“天冷,要不我帮你暖床?”我还没跟女孩子约过那什么,这是第一次想约,但在开口的时候,经验明显有些不足。这不,薛姐直接把我这话当成了空气,根本就没搭理我。

我也是个识趣之人,薛姐不搭理我,那意思不就是不想跟我约吗?

跨出第一步,往往是最难的。我现在是真后悔,那天薛姐都主动了,我怕个屁啊?要是那天就已经那什么了,今天我想那什么,薛姐那娘们还不得迎着让我上啊?

世上是没有后悔药吃的,不过下次要还有癫痫病的护理很多需要注意的有哪些那样的机会,我是绝对不会再错过了。在哈尔滨市哪家医院最擅长治疗癫痫病火葬场这鬼地方守店,黑灯瞎火的,还阴气森森,没个漂亮女人在被窝里暖着,漫漫长夜,日复一日,多难熬啊!

我现在手里也算是有钱了,老坐薛姐的车不太方便,于是我一咬牙,一跺脚,花了一大半的积蓄,去弄了辆牧马人。

这天,我正准备开着新车出去兜兜风呢!薛姐走了过来,笑呵呵地问我:“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你的排卵期?想找我约炮?正好我提了新车,要不咱们找个风景优美的地方,震一把?”我一脸猥琐地打量着薛姐,她今天穿的是那包臀的紧身连衣裙,那修长的美腿,配着柔滑的黑丝,让人口水流得根本就停不下来。

“滚!”薛姐板起了脸,说:“今天是陈凡的头七,他是在你店子里死的,头七回魂,多半得回你这里来。我劝你白天,还是别出去浪了,自己好好想想,晚上该怎么应对吧!”

薛姐走了,在走之前,还伸出她的咸猪手,在我屁股上“啪”的打了一下。

“干吗每次都打我屁股?”我问。

“你全身上下,就那里肉多,打着带感。”薛姐这是什么理由,这是嫌用手调戏我还不够,还得配上嘴吗?

老是被这娘们调戏,我却连一丁点儿豆腐都没吃到过。亏,真亏,简直亏死我了。

今晚那陈凡不是要头七回魂吗?我是不是可以装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到时候直接往薛姐的怀里钻,趁机吃点豆腐什么的啊?

陈凡是横死之人,他回魂可不像别的死者那样,是舍不得亲人,最后回来看一眼。他要是真回来了,多半是来取我小命的。

横死的厉鬼,不讲道理。死之前谁在他身边,回魂的时候他就会率先要谁的小命。所以,遇到车祸现场,跳楼现场什么的,闲杂人等,没事不要看热闹,离得越远越好。

我是由人,治病救人是我的专长,捉鬼什么的,那是道士干的活。要我准备,我还真不知道该准备些什么。

不过,我也不怕。虽然没有本事,但我有薛姐啊!

今天是陈凡头七,我都忘了,薛姐还记得,那就证明,她肯定是为今天做了准备的啊!要不然,她凭什么打我屁股,白白占我便宜啊?

不出我所料,在我回屋上了个厕所出来之后癫痫疾病可能引发出哪些并发病,便发现路边那辆甲壳虫不见了。薛姐出门了,她一定是做准备去了。

“汪汪!”

我就知道,薛姐刚才跑来叫我不要出去浪,是有任务交待给我。这不,任务来了。小馋馋这小家伙,从薛姐刻意给它留的狗洞里钻了出来,对着我一个劲儿地摇尾巴。

“你是不是想吃糖醋排骨了啊?”我问。

女孩子天性爱美,为了身材,吃的基本上都是素菜。跟着薛姐,小馋馋这个小悲剧,除了吃素,就是吃狗粮。糖醋排骨什么的,那得看年看月才能吃上一次。所以,每次回到我这里,它都会找我要糖醋排骨吃。

癫痫病治疗后应该怎样护理

我跟一条小狗待了整整一天,晚上八点多,那辆熟悉的甲壳虫才开了回来。

薛姐提着大包小包下了车,我凑过去一看,顿时就傻了眼。之前我一直以为,她是替我准备东西去了。搞了半天,这娘们居然是去逛商场,买衣服去了。

“你一整天都干这事去了啊?”我问。

“是啊!今晚陈凡可能会来,我叫你准备一下,你准备好了没?”薛姐问我。

“我根本就不懂,怎么准备啊?”我无语了。

“你好歹是个由人,头七应该做什么你不知道吗?燃香烧纸,备饭留门,屋里不留人,你最起码得像对待正常的死人那样待他吧?你把该做的做了,他若领了你的情,此事也就过去了。若不领你的情,那就再说。”

薛姐这娘们,她肯定是故意的,也不早点告诉我,害我什么都准备。

“我店子里只有药材,哪里有什么香烛纸钱啊?”我说。

“我那里有,不过你应该知道,这是你的心意,不是我的心意,所以香烛纸钱什么的,我不能送你,你只能在我那里买。姐姐从来都不占你便宜,你给我35460块就是了。”薛姐笑呵呵地向我伸出了手。

35460块?我用五行八卦,奇门术数算了一下,没弄明白这数字到底是几个意思,有什么说道,于是便问薛姐:“为什么是这个数啊?”

“这是我今天买衣服花掉的钱,我在商场逛了一天,这么累,你还好意思让姐姐自己出钱啊?”

我就说这数字奇怪,怎么算都算不出来头,原来搞了半天,是她买衣服花的钱。这娘们,还真是在把我当冤大头宰啊!

“卡就在我屁股兜里,有本事你自己摸。”我说。

“你以为姐姐我不敢。”薛姐拿出了她那霸道女总裁的样子,直接将我按在了甲壳虫的引擎盖上,伸手从我的屁股兜里摸出了银行卡。

拿到卡之后,她还狠狠地给了我屁股一巴掌。

“别以为你的屁股姐姐我摸不得,我不仅敢摸,还敢打。”

“你都摸了我的,我得摸回来,不然太吃亏了。”说着我就把手伸了过去。

“你敢!”薛姐凶巴巴地瞪着我,把我那本就有些颤颤巍巍,不敢上前的咸猪手,直接给瞪了回来。

本文来自《诡门十三针》,点击下方“加入书架”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