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江南】风筝划过的夏天(散文)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外国文学

我打开尘封的记忆

那个夏天风筝满天

我站在这个城市的角落

看着纸鸢的风起风落

当我再次回到潍坊

三月不起柳絮不飞

我还记得那个夏天

细雨浸润鸢都

天空飘着怀念

有时,喜欢一座城市

仅仅只需要一个回眸

当我坐上汽车走过这座城市的时候,泪水随着眼眶慢慢的溢满,眼中涩涩的泛着沙红,我知道,这一次是离开。我走过奎文门,看到风筝广场上的喷泉随着音乐而喷涌,一只蝴蝶划过视线,这个夏天,我和她一起告别,一座城市的距离,有时仅仅只是一场邂逅。

“小捷小捷,你快看,是蝴蝶。”耳边响起的是徐凌的声音,我慢慢地闭上眼睛,浮烟山的影子浮现在我的眼前,我的身边站着的女孩手中拿着一个风筝,手腕上的环佩叮叮当当地响着发出悦耳的声音。汽车驶离潍坊,我没有和任何人告别,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小捷,你走吧,离开潍坊,再见。”徐凌站在我身旁,语气缓缓而语。她看着我,泪水随着她的腮旁慢慢滑落,滚动到胸前的发梢上。我伸手擦掉,却越擦越多,泪水打湿了我的手背。我拉着行李箱掰开她的手,转身迈开脚步。

抬头望了望天空,明亮的太阳照耀着我的身体,浑身散发出汗水的粘稠,徐凌在我身后,我能感受到她的脚步,有那一刻,我想一把扔掉行李箱,转身紧紧的抱住她,再也不离开。但是我知道,我不能。世间最痛苦的事情不是死亡,而是无可奈何。仅仅是无可奈何,只因为我必须离开这座风筝的城市,尽管我的心还在流血。尽管,我还深深爱着身后的女孩。我记得,三年前的那个夏天,我遇到的那个拎着小包浑身叮叮当当的女孩漫步在泰华城的时候,我说,丫头,你怎么自己出来的啊。女孩瞥了我一眼:哼,管你什么事儿啊?呵呵,我笑了。我知道她还在,因为我又听到叮叮当当的声音,但我知道,我不能回头。

丫头,四叶草。叮叮当当的笑声传过来:哈哈哈,小捷,你还很浪漫啊,你知道四叶草的含义是什么吗?我摇摇头。我只是慢慢的寻找一束束四叶草,然后把草递到他手里。白浪河边,我走在苏步桥上看着白浪河的水流波动,叮叮当当的她跟在我的旁边叽叽喳喳的说着那些生活中的乐事儿。“小捷,你看我打的好不好,你快看啊。”她正在用石片顺着水面击打,石片飘在水面上打出四个璇儿。我回过神,环手圈住这个丫头,对准那开启的莲珠深深地吻了下去,她睁大惊异的眼睛看着我,脸红了。周围的游客开始侧面而视,徐凌挣开我的怀抱,独自往前面缓缓而行。

“小捷,你真的要回去吗?”徐凌的话软绵绵的,没有气力。我没有转身,但却停下脚步。“凌凌,对不起,潍坊,我确实需要离开了。”后面的哭声响起,我拉着箱子慢慢走着,我知道,这一次我不能再软弱了,但是,我还是猛地转过身,雨打桃花的脸庞,妆已经哭花了,在夏日的炎炎下,眼线开始弥漫在腮旁。我拿出纸巾擦了一下她的妆容,“你走吧。到车站了。”我点点头,检票上车。我回头挥挥手,徐凌的耳朵上插上了白色的耳机,我知道她听的音乐是那首《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她的眼睛直视着我,倚在车站的栏杆上,长长的睫毛盖住眼睛,幻化的影子慢慢凝聚在我的眼前,那是一个天使。

我的目光随着汽车的发动开始迷离,我要离开潍坊了,是的,我要离开了。汽车驶离车站的时候,徐凌还站在那里,插着手在兜里,慢慢地划向远方。那个夏天,潍坊开始变得潮热,我插上耳机听着与徐凌一样的旋律,我知道,这次,我该离开。闭上眼睛,眼前是茫然的一片,耳边响起徐凌的声音:小捷,我愿意陪你在这风筝漫天的城市度过自己的最美时光。那时候,夕阳西下,照射在徐凌的脸上,淡淡的红晕印上脸庞。我的眼前消失了的风筝,就像断了线的纸鸢随波逐流。汽车马上驶离潍坊,我猛然心惊:我不能走,是的,我知道我不能走了。眼前的景色由熟悉变得陌生,我知道,我应该下车了。

我站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这里不是我熟悉的城市味道,没有奎文门,没有风筝广场,更没有身边的叮叮当当。我挥手拦住一辆出租汽车,鲁G的车牌使我感到亲切,我说,去潍坊。所有的疲惫都化在这三个字里面,是的,我要去潍坊,我喜欢那座城市,只因为那里的记忆。只因为浮烟山下的叮叮当当,只因为奎文门下的叮叮当当,只因为风筝广场下的叮叮当当,只因为在那个夏天,风筝划过,我身边的叮叮当当,你在哪儿?

当我的眼睛随着出租车的视线追逐着鸢都的风景时,我看到徐凌还是站在那里。我跑过去,我发疯地跑过去,街上的人都诧异,在大夏天奔跑在这个城市并不多见。我跑过去,我要告诉她:丫头,我不走了,这个城市,我来过,但我这次不是过客。

请问如何诊断癫痫的呼和浩特哪家医院看癫痫病好?用苯巴比妥来治疗儿童癫痫会有效果吗沈阳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治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