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未来之星 > 文章内容页

【菊韵】拉砖人(散文)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未来之星

“今年多大了?”

“二十八。”

“你是哪里人?”

“白鹿原。”

“噢,白鹿原上人额,蓝田啊!咱还是老乡呢。”我问小伙子:“蓝田哪里的?”

“前卫,安村过去,沟边上。”

“我知道,去过,风景不错。我是孟村的,离得不远。”

“孟村镇?!我中学还是在孟村上的呢……孟三村,樊胡李?”他说。我知道,孟村镇上有个孟村中学。

“胡家。”我告诉他。

……

我搭一个运货人的顺车去大明宫建材市场,想再看看墙布木格什么的。

小伙子挺帅气。他个子不高,结实,一头大汗,脖子上搭一条脏黑得已经看不出颜色的湿毛巾,他不住手撩起毛巾抹一把脸,脸晒得通红。汗依旧不住。虽说入秋十天了,依旧热,沤着雨,闷热,如蒸。

我在装修房子。地板铺完了,墙面贴完了,余了几箱各类瓷砖,我找了个运货车给店家拉回去。是个小伙子,呼呼哧哧,拉砖搬砖他一个人。前日里给我送砖还是个两口子,那两口是高陵人。他们带着小平板推车,一车一车上楼,码好,点数……人却不错,为你着想,依着你的指点,一个个房间分配恰当,码放整齐。也是一身灰一身汗的……有的人不这样,搬砖进屋,门后一堆,图省力。我并不追究。

都是下苦人,不容易。

“大叔,砖装完了。”他叫我叔。小伙子一笑露出两只虎牙,蛮可爱的:“上楼费三十……大件一件两块,这些条砖也是要按大件算呢……叔。”一箱算一件,小件一件一元,大件两元。叫车前说好的。

“好吧。连运费一共一百八,给,你收好。”好吧,其实……我并不愿计较,下苦人,挣得是汗钱……这鬼天气!

活做完了,他回建材市场,顺路,带我去。出小区大门时,保安验出门证……超过一个小时要收停车费的。

出了门,小伙对我说:“不是我看不起……年轻轻的做个保安……”,言语不屑。

我说:“你这车看着还新呢。多钱买的?有六万吧?”前日里,也是给我拉货,同样的面包车,却很破旧。那司机讲,“二手车,花了三万……划不来,挣这点送货钱不够修车的……不是这儿坏就是那儿坏,路上跑车,提心吊胆的,还怕遇到警察查超重,你说,拉建材,那个车不是三四吨……要不你怎么能见钱?!昨天,在文景路口……还好,警察栏下了,只是看了看驾照……吓死我了……你知道不,一罚就是一千!”好在,他富平人,家里种苹果。

今天的这个小伙子的车还蛮新。“开了三年了。六万买的……现在便宜了……”

“你一年能挣多少钱?”我问他。坐他的车,找话说。

“不停点跑一年,除去吃喝,能落个三四万吧”,他说,“今年不行,活少多了。去年,活多,跑不过来呢。再说,运货的越来越多了,都挤在建材市场,竞争厉害,客户压价,也挣不了多少钱。”

“这也比待在农村强。”我说。

“那是,现在谁还种地啊?!村子里,除了病老汉碎娃,都在外头打工哩……叔,你今年多大了?”

“快七十了,比你大四十岁哩。”

“哇!看不出,我以为你最多就六十呢……我大伯刚六十背都驼咧……”

我说:“那是年轻时出了力受了累了,老了,身体就塌活了……不过,趁年轻还是要奋斗呢。不然,老了咋办?更唏惶。”唏惶,关中土语,难过。我也是鼓励小伙子。

他告诉我,他父母都在农村,他有个妹子,师范刚毕业,没有当老师,在一个公司当会计……“叔,你退休了吧?你现在一个月拿多少钱?”

“六千多。”

“可以啊!”

“可以啥呢,也就是一碗面钱,也就是稀稠的事。也就是吃碗牛肉面敢对店伙计说,喂,给加一份肉。工薪阶层,都一样。”

“也是,也是。”

车出了二环。

“你结婚了吧?”我问。

“没有。”小伙子回答我:“媳妇不好找,下苦人,谁跟你呢。现在农村女娃眼头都高,你就是农村有房都不行,要你给她城里买房哩……说起来,人家女娃要求也不过分,谁不想过好日子……嗐!现在农村单身的汉子多了去了,不敢结婚,也娶不起……房子,我想都不敢想,咱西安不要说市内,就是三环外都一万多一平……叔,你买的这房多钱?”

我打断了他的话,我劝他:“苦几年,攒点钱,做个小生意,比如开个小吃店……”。我想起,卖给我瓷砖的那个店老板的故事。老板是南方人,二十多年前,从农村出来时兜里只有几千块钱,先到武汉后到西安,到西安租了背市偏角的一间小门面摆几片瓷砖给人做代销……记得他给我说起他的第一单生意时眉飞色舞的样子:“一个顾客来店要配一片瓷砖,一片啊,挣了六块钱!我高兴得到处给朋友打电话,告诉他们我挣钱了!”这是他永远的骄傲,也是他永远的怀念。如今,他成家了,老板娘是他的老乡,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老板店越开越大,在西安买了房子,一百四十平的……开着宝马车……老板说,“我把我弟我弟媳妇也带来了,他们也卖建材呢……也买了房。”

“现在生意难做。”店老板这样说。拉砖的小伙子也这样说:“满大街都是开店的,卖给谁?!”

是的,上周,我和夫人去“家装夏博会”看全屋柜橱定制。那导购热情得,让我别扭得……无所适从。“呵呵”,我说,“你和我媳妇谈吧,她定,在我家我是一斤韭菜都做不了主的。卫生间在哪儿?水喝多了。”我去个卫生间的功夫,夫人就签单了,几万元啊……“这么快?我刚离开十分钟就把我卖了?”我开玩笑说,大家都笑了……导购小姐加了我们的微信,昨天,我看到她在微信中写:

第一句话就问最低多少钱,

成交概率几乎为零!

因为他们需要的不是产品,

而是需要捡个便宜,

因为他们还要问很多人……

而真正需要产品的人会核实产品质量性能等看看适不适合,

每个行业都不是想象中的暴利!

海量的信息让价格非常透明,

我们所赚取的不过是辛苦钱!

——致每一位客户

我读,我动容。是的,苦,都不容易。其实,我们掏钱的也苦,也不容易。

小伙子很开朗很乐观:“叔,前几天咱原上开演唱会哩,在白鹿原影视城,明星都来了,热闹得很……昨天是最后一天,我晚上跑回去看了,那个……我看过她演的电影……”。他说的那些演员我一个都不知道。

小伙子,他还是个追星族!

车出了三环。我告诉拉砖的小伙子到前面路口我下车。

我说:“谢谢!再见……哦,对了, 你贵姓?”

“冯,两点水,一个马字。”

“好的,我知道了,我有你的电话呢……以后有事,我还找你……”

我杨扬手,向马路对面走去……对面是一片诺大的建材市场。

2019。08。20。于西安

癫痫病的最好治疗方法山东知名癫痫医院天津市癫痫医院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