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未来之星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时光印记(散文三题)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未来之星

一、那一抹醉了半个黄昏的晚霞

向晚大道,清风堤上流转,一湖宽阔,远行之舟水墨交融,在水一方。驻留凉亭边,静听虫儿小合唱,拨动几缕青草,咀嚼四野清凉,不知不觉余音落枝桠。游艇静静靠在岸边,听风,听笑语。

听黄昏在翻阅一本夏的诗集。粉红色的霞,在香樟树头顶抬步,拉长,成了一条美人鱼。歪歪扭扭地游过一条江,游过一座天空,游过一颗心。

恍惚中,可以听到鱼尾划过天际的声响。天边,浮现层层叠叠鱼鳞,一直蔓延到远处的一块荷塘。

停留了半个黄昏。

随后,不知从何处钻出一大块乌云,盘在屋顶,压着。狂风咋起,抓起路上的尘土,在空中肆意。叶蜷缩在灰色的角落里,不停哆嗦。蝉儿在枝头,苦思。石榴树在路上,忘了结出果实。

一道闪电,灼伤了眼。一阵雷,差点聋了双耳。雨从空中,从屋檐,从树丛,如盆倾,倒入大地。如针扎,惊起如火的路。

雨水沿街流入石板,流入小桥石榴盘根处。

暴风雨过后,湖边一盏盏灯,照亮一格格网箱,沉默洗涤着世界。

夜的外壳缓缓打开,变幻成层层朦胧、层层薄纱。此刻,有谁会去追寻那一抹美了半个黄昏的霞?

追恐怕是追不回来了,不如在院子内放置一只荷花缸,积下日月,积下风雪,再积下几寸的秋水。

兴许来年的来年的来年,有一抹如美人鱼般醉人的晚霞,又会出现在夏的天空,停留在荷花丛中,不舍离去。

二、花姿梦传

不知觉中,冬月已过半,冬至就在眼前。雨在窗台拍打,嘀嗒嘀嗒,嘀嗒嘀嗒,轻声软语,漂浮中若有若无的节奏,弥漫一层湿漉漉,朦胧的薄雾,恰如江南阁楼下茶壶里飘出的一缕暖意。

今夜想把烦恼送给冬季,让它沉睡在昨日的场景里;今夜想把痛楚转让给小河,让它哗哗流向远方;今夜试图腾出心,同细雨一起穿越尘埃,摘取落日前的那一朵晚霞。

然,一夜枕雨,湿了梦中的曼珠沙华。

曼珠沙华又名彼岸花。一个如此的诗意的名字,自看安妮宝贝《彼岸花》,才知那是我家屋后的花。

红彤彤的朵儿长在屋后,那里杂草重生,那里被人遗忘。记忆中,我时常对着窗台,在细雨中看她被风雨吹打,摇摇晃晃,花瓣反卷如龙爪。

守在屋后的一大片竹林间,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它在述说,它在等待,童年的我透过窗户看着,色泽鲜艳如血,冲击着视线,贫乏的语言无法表达。

曼珠沙华有多种名字,也叫曼陀罗,原意是天上之花。春天里长球根,夏天时分独长叶子,秋天来临,才会立起开花,寒冬时期叶子又慢慢退去,如此周而复始。

奇特的是,红花与绿叶天各一方,但永不相见,永远无法相会,细想来,有着悲切之意,也可说是咫尺天涯。

渐渐对她莫名的神圣,在封存的岁月中,是一抹无法拭去的颜色,我才知是一种凄美,懂得后,母亲已经离开人世,而我却一直无法坚强,没有长大。

清晰记得,那时的母亲年轻美丽,看出我的喜爱之情,便说:“你采一把放家里,可以驱走蟑螂!”记得那时兴冲冲在杂草里大胆摘取一朵一朵。

放在厨房的桌子上,母亲却不许,让我放在热水壶框子上。于是我会托腮呆呆看着,疑惑问:“为何呢?如此好看,却不能放在桌子上呢?”“气味有些臭。”母亲看着花儿眼睛一眨不眨。

花虽美,气味不好闻,连蟑螂也退避三舍?我不信,凑上去闻,气味与别的花差不多啊。“不臭,为何说臭呢?”问母亲笑而不答。

我知母亲也喜欢这花,但是一般农户的家里不会放那些花草,俗气,别扭,而且这花有时开在荒郊野外,墓地边上,感觉是不吉利。如果家里欣赏,放一束隔壁邻居会说闲话的。爱美在心里,不敢完全释放出来,所以母亲就借一个难听的理由,这样我可以时时摘回家。

冬月里雨嘀嗒,而我却想起与此月无关的曼珠沙华,恍然母亲病故了几十年,每每我在网上、在田间、在公园看到这花,想起老家的屋后那一丛丛火红,及她的笑而不答。

我与母亲就如这曼珠沙华的花与叶一般,天各一方。想曼珠沙华,原来我是想母亲了。泪随冬月的小雨一同落下,落在岁月中……嘀嗒嘀嗒……

三、红楼赏梅梦无边

早春时节,带着一份闲情携着几点逸致,在烟雨朦胧的午后,相聚在大观园梅园赏梅。喜悦之情直达云霄,天空也受感染,雨在楼台后,清风一缕一缕相迎。

依偎在清澈的淀山湖畔——上海大观园,是老版《红楼梦》的拍摄地,上海大观园一直是游客身临其境品味红楼、感受红楼的首选。在红楼梦边感受当年金陵十二钗点滴气息。游走在清水楼台、大红灯笼下、曲径通幽处,恋人倚栏私语,让大观园的春日益浓郁。

往年的梅在此时已是落幕之际,今年寒流迟迟不散,大观园东边的“梅坞春浓”,众梅初露春意,羞答答开了几枝,好多是含苞待放之时,但已飘香四溢,远道而来的游人闻香驻步,凝望,惊讶犹如人生之初见。

梅园,又称“梅坞春浓”,是“江南四大梅园”之一,始建于1979年,占地190亩,园内有白色的江梅、粉色的宫粉梅、绿色的绿萼梅、红色的朱砂梅,梅花树龄约有百年,近2000株,20多个品种,大抵为野生山梅树,形状古怪、风情万种、探身弄影,清幽香逸。

梅是中国的传统花果,古人云:“若作和羹,尔唯盐梅。”《礼记·内则》载:“桃诸梅诸卵盐”。《诗经·周南》云:“缥有梅,其实七兮!”观赏梅花的兴起,大致始自汉初。《西京杂记》载:“汉初修上林苑,远方各献名果异树,有朱梅,姻脂梅。”这时的梅花品种,当系既观花又结实的兼用品种,属江梅、官粉两种。

自古咏梅、画梅者不计其数。诗词歌赋,不过谁会爱梅如妻?“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唯有《山园小梅》的北宋诗人林逋。“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对迎,谁知离别情?”由梅想到他的一首浓浓伊人情怀的小令。

写梅、写情、流连梦中。《红楼梦》内不少有梅的文字:“寻春闻腊到蓬莱”(访妙玉乞红梅)、“魂飞庾岭春难辨”(红字咏梅)、“江北江南春灿烂”(梅字咏梅)、“春妆儿女竞奢华”(花字咏梅)。

红楼书外,近代诗人徐志摩的《雪花的快乐》也是:“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那时我凭借我的身轻,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消溶,消溶,消溶——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徐志摩笔下的梅香四溢。

我们信步走入“冷香书院”,院中有亭,名曰“冷香”,为唐云先生所题(已故上海书画院副院长,著名画家)。院内有株腊梅(腊梅属于腊梅科,梅花属于蔷薇科,不是同科,可是大家都喜欢搅在一起。)含一汪春水似谢非谢。在此时本应花落满地,而今是否在等候我们的到来?相传红楼梦中林黛玉的原型叶小鸾,明末才女,种梅赏梅写梅,留有十余首诗词。

走出梅园还是无法忘记曹雪芹笔下怡红院里的笑声,潇湘馆内的焚稿,蘅芜苑中的矜持背影与稻香村头的田园风光。

游走红楼梦边,暗香浮动,融入青砖绿瓦、石牌坊、石灯笼、沁芳湖、朱阁雕梁……“太虚幻境”之中。吟其神韵,赞其风雅,颂其凝重。来个一树梅花,一树落枫。

癫痫那里检查好自己怎么治癫痫病成都哪儿治癫痫最好左乙拉西坦片的效果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