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唯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流云】母亲的旗袍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唯美句子
摘要:母亲,这样的旗袍女子,天生就应该过上公主般的生活,携着书香,行走在红尘之中。在黄昏时刻,于江南烟雨里,婉约柔情,袭一身旗袍,行走在江南的青石雨巷,跫音向晚,用莲步将光阴丈量!    母亲老了,母亲当年的那件旗袍也老了。经历几十年光阴的淘洗,风华不再,母亲的额头上刻满了皱纹,曾经乌黑的头发在转眼之间染上了白霜。轻轻推开岁月的门扉,那些无比熟悉的过往铸就成一幅斑驳的画面。母亲就这样匆匆老去,我还来不及尽孝,我就这样被无情地淹没在时光的尽头。   母亲,曾经被我一度嫌弃,觉得母亲不爱打扮,整天在泥土里打滚,永远都是那副朴素的模样。小时候,我很自卑,我羡慕别人家的孩子,有一位穿着旗袍的漂亮母亲。后来我在无意中发现,我的母亲,也有过如此风华绝代的曾经,对旗袍也是无限地挚爱。   翻开沾满灰尘的相册,我看到了母亲年轻时穿着旗袍的黑白照片,照片中的母亲,静默成诗,温婉而优雅。母亲当年身上穿着的那件旗袍,后来一直被压在箱子的最底层。自从我记事开始,我没有见过母亲穿过旗袍。对母亲而言,那件旗袍是母亲珍藏的宝贝,当初母亲还是穿着那件旗袍嫁给父亲的。   母亲的那件旗袍,是母亲踏入婚姻殿堂最好的礼物,是母亲少女时代对旗袍深情的见证。然而在今天而言,那件旗袍,是旗袍岁月最后的留念,每当母亲怀念那段美好的时光,母亲就会把那件淡雅的旗袍从箱子底拿出来,重温当初的岁月。   打量着照片中的母亲,透过时间的帷幔,我用心地去品读着那穿着旗袍的母亲。在我的记忆里,母亲从未穿过旗袍,我所熟悉的母亲总是是粗布麻衣,在平淡的烟火里穿行。   我伸出颤抖的手,去触摸照片上的温度,照片中的母亲,温婉美丽。年轻的母亲,袭一身氤氲着无限古意的旗袍,采撷着时光的微笑,把生活过成诗的模样。母亲穿着旗袍的样子,挽着发髻,很好看!经历岁月的雨雪风霜,饱受生活的苦难,每每想到日渐老去的母亲,皱纹爬上了母亲的额头,我不禁喉咙哽咽,失语。   母亲的一生都在为这个家庭而操持着,繁琐的生活里,母亲只好把她那份旗袍情愫深深藏在心底。平淡的烟火里,母亲把旗袍压在箱底,开始了布衣人生。对比照片中穿着旗袍的母亲,再看看现在无比熟悉的背影,显得那么地格格不入。   布衣人生,我想是对母亲人生最好的诠释。母亲同所有喜欢穿旗袍的女子一样,拥有一双优雅的手,穿着旗袍的母亲,凹凸有致,勾勒着玲珑曲线,对父亲而言,倾国倾城。   母亲那时候也算得上是一朵花,一朵绽放着旗袍风情的女人花。那时候讲究门当户对,外公外婆家不说是富甲一方,至少生活还算富裕、殷实,要知道在那个年代,穿旗袍,并不是所有的女子都可以实现这个梦想。母亲本就是外公外婆的掌上明珠,家里的宝贝闺女,外公外婆当时是死活不同意母亲嫁给父亲这个农村娃,怕母亲受苦。几经周折,外公外婆拗不过母亲,最后还是同意母亲下嫁。   母亲虽然出生在富裕的家庭,温柔体贴,并不娇生惯养,拥有一双优雅的手,不光会读书写字,还会女红。所以后来母亲嫁给了父亲,就脱下了华丽优雅的旗袍,开始了漫长的布衣人生。当年母亲穿过的旗袍,一直都压在箱底,当作岁月的留念,也当作心灵的寄托。当母亲怀念那段美好的时光,想起曾经的旗袍岁月,就会悄悄地拿出来,把旗袍岁月,轻拾,重温。   从小到大,我都是穿着母亲手工制作的鞋子、衣服。虽然后来生活条件改善了,但我还是喜欢母亲亲手纳的布鞋,穿着十分舒服。一双布鞋,在橘黄色的灯光下,纳进了母亲对我所有的爱,穿在脚上,很温暖,顺着血液从脚底缓缓地流淌进心底。   母亲的女工十分了得,那时候母亲也会在煤油灯下,纳鞋绣手绢拿到集市上去卖来补贴家用。上天总是会眷顾母亲这样勤劳的女子,母亲制作的手工品当时卖得很火热,大家都夸母亲拥有一双美丽而勤劳的手。每当母亲路过集市旗袍店门口,会停下匆匆前行的脚步,不忘欣赏里面的旗袍一番。母亲看着店里各种各样款式的旗袍,如痴如醉,那时候我不懂母亲,更不懂得母亲对旗袍的深情。   母亲途径旗袍店,也就是看看而已,那个时期,母亲把心中的旗袍情掩埋在心底。母亲是个倔强的女子,即使当初家庭生活条件不好,也不会伸手去向外公外婆借钱之类的。我想,这其中母亲除了倔强之外,还有对外公外婆的愧疚吧,当初违背父母的意愿,执意下嫁到农村,母亲也觉得对不起外公外婆。当初外公外婆含辛茹苦几十年把母亲培养成人,以母亲当时的条件,本可以生活得更好。虽然外公外婆很开明,最后尊重母亲的选择,但还是觉得很惋惜。   母亲,就这样粗布麻衣过了几十年,虽然母亲的那件旗袍一直压在箱底,可依旧如新。母亲每年都会把那件旗袍拿出来晾晒,保存得很好。母亲的那件旗袍,闺美的刺绣,做工极其精细,高耸圆润的衣领,精致的盘扣镶嵌其中,穿上这件旗袍定当风情万种。旗袍依旧,岁月却不待人。   出生在江南水乡的母亲,或许骨子里、命里都与旗袍结下了不解之缘。年轻时候的母亲,也很娇羞,最开始是在家里穿着旗袍。或许是受了诗歌影响的缘故,那时候母亲无限向往,自己能够袭一身旗袍,在跫音向晚,行走在青石雨巷。母亲的旗袍梦,定格在那个温柔的水乡,那是梦想最初的地方,那里还有母亲当年的模样。母亲也常常去那条熟悉的街道,那被岁月打磨光亮的青石板,在夕阳下,折射出岁月荏苒。   旗袍,对母亲而言,那是一个不能重温的旧梦。旗袍,在母亲的心中,异常厚重。虽然母亲嘴上不说,但看到母亲把旗袍拿出来晾晒时的情景,母亲轻轻擦拭上面的灰尘,非常小心,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弄疼了旗袍,那一刻我明白了旗袍对母亲而言是多么重要。母亲伸出粗糙的手,颤抖着,轻抚旗袍,触碰着当年的旗袍,旗袍上似乎还留有身体的余温。   从旗袍到粗布麻衣的蜕变,母亲不后悔。我还清晰地记得,小时候天还没亮,母亲就要早早起床,把早饭做好,然后就是匆匆忙忙去地里干活。在农村,于泥土里打滚,母亲总是粗布麻衣,与旗袍渐行渐远。母亲白天下地去干活,到了晚上就会在煤油灯下缝制衣服,纳鞋。小时候我喜欢穿母亲做的鞋子,一针一线之间,母亲在布鞋上纳进了母亲对我深沉的爱。布鞋上面会雕上一些饰物,因为我是男孩子的缘故,鞋子上大都是竹子、松树之类。那时候我不懂得这些,只是觉得竹子绣在布鞋上面,也很好看。鞋子上的竹子,是母亲对我的期盼,母亲希望我如同竹子一样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坦然面对生活的一切,能够同竹子一样虚怀若谷。   母亲的旗袍就这样压在箱底,被无情的岁月尘封,但是母亲心中对旗袍的深情,却如同酒一般,随着时间的更迭,只增不减,岁月留香。   母亲,这样的旗袍女子,天生就应该过上公主般的生活,携着书香,行走在红尘之中。在黄昏时刻,于江南烟雨里,婉约柔情,袭一身旗袍,行走在江南的青石雨巷,跫音向晚,用莲步将光阴丈量!   母亲的旗袍,就这样在箱底躺了几十年,这件事情对我的触动很大,我感恩母亲的付出,那种精神将使我受益终生。几十年以后的今天,作为孩子,我应该还母亲一个旗袍梦。我悄悄地给母亲定做了一件旗袍,在我们的恳求下,母亲娇羞地穿上了旗袍,经历岁月淘洗之后显得更加美丽,我的母亲是天下间最漂亮的母亲。看着眼前穿着旗袍的母亲,我们笑了,母亲却哭了…… 江苏癫痫病的治疗哪最好武汉中际癫痫医院洛阳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哈尔滨癫痫病手术治疗成功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