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老大不孝老幺孝顺最后老人却把大房子给了老大小房子给了老幺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5-4 分类:微小说

“你这个死老头,不吃就不吃,怎么把饭都给倒掉?”王桂花对着公公曹山说道,边说着边收拾着碗筷。

“我没有倒掉,就是不小心给碰掉的。”曹山坐在桌子边解释道。

“碰掉,我看你就是存心的,你不知道粮食来之不易吗?你以为都是天下掉下来的?你咋不早点死呢?”王桂花有些恶毒的说道。

“你说话咋这么恶毒啊。我辛辛苦苦养育这个家,现在老了不中用就嫌弃我了?曹山显然不满意媳妇王桂花的话语。

”哼,你是养育了这个家,但是怎么不让你小儿子来照顾呢,就让我们家来照顾?”王桂花口上毫不示弱。

“我记得年初,都是商量好的,小儿子还没结婚,就先出钱,一个月拿一千的啊。我看我这伙食都没有一千呢。”曹山说道。

“那我们怎么知道你这么难照顾,现在连饭都给我浪费。”王桂花不想再去与公公纠缠,直接走出了大门,口中还骂骂咧咧的说道,老不死的老不死。

“哎,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曹山叹了一口气说道。

晚上,王桂花就给老公曹大海说:“我看那老头最近精神状况不佳,吃饭都有些恍惚,要不让他搬到旁边老房子去,他万一要是死在我们这楼房里面,那可晦气的很。”

“不好吧,最近天气也有些冷了,那老房子年久失修,到处漏风呢。”曹大海说道。

“让你去就去,哪里那么多废话。”王桂花踢了一脚曹大海。

曹大海是一个耳根软的男人,对于老婆王桂花的话他从来都是不敢反对。

就这样,他给自己的爹说道:“爹,你看啊,最近我们这房子可能要装修啊,你就先暂时搬到那老房子里面去住。”说完曹大海直接收拾东西,都由不得自己的爹说话。

曹山自然还没有太糊涂,知道自己是被嫌弃了,只好默默的搬到了老房子里面。

而在那以后,他们对待曹山更是过分,送的饭菜里面几乎很少有油腥味,一天,曹山实在忍不住抱怨了一句,说道:我那小儿子一个月拿一千,你倒是放点肉啊。”

王桂花直接气往上冲,一手掌把那饭菜打翻,说道:“能给你饭菜就不错了,还要什么肉,爱吃不吃。”说完扬长而去。从那以后曹山再也不敢随便说话抱怨了。他本来想拿出自己的私房钱买点肉去,但是想了想觉得也没多大必要也就作罢。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快过年的时候,曹大山对着媳妇说道:“马上过年了,我那弟弟可能要回来了,我们就把老头子接到楼房里面来住吧,毕竟他每个月都在拿钱,要是被他看见那就不好了。”

“怕什么,不是还有一个月才过年吗?等到了那个时间再说。”王桂花直接否决了自己丈夫的提议。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曹山小儿子因为一个项目做完提前回来过年了,当他看到自己的爹受癫痫病如何诊断才准确到这种待遇的时候,直接怒气勃发,曹大海还在那里解释,王桂花直接嚷嚷道:“我们就是让他反省反省,谁让他浪费粮食了。”

“你们不要再说了,从此以后我也不要你们来管我爹了,我自己来。”说完,当时就把曹山带到了自己工作的那个城市,连年都没在家里面过。

曹大山还想试图去沟通解决,王桂花说道:“你傻啊,现在有人帮我们解决包袱,你还瞎参合什么?”曹大山想想也是,也就没有在供养自己的爹。

曹山见小儿子为自己出头,心里面十分感动,但还是把困难说了出来,他说道:“小海啊,你看你工作也忙,还没结婚,爹现在拖累你呢。”

“爹,哪里的话,我养你是应大庆市癫痫病医院哪里最好该的。以后你就在我这里住着,我找一个保姆照顾你,你放心我工资待遇不错,能养活你。”曹山的小儿子曹小海说道。

曹山也知道为今之计只有这样,也就安安稳稳的住了下来。

就这样曹山就一直由小儿子侍养,春去冬来,冬去夏来。人终究敌不过岁月的苍老,曹山的身体也是一天不如一天,甚至都直接住进了医院,对家乡的思念也愈来愈深。

就在一天晚饭后,曹山对着小儿子说道:“小海啊,爹大概是不行了,你看哪天不忙的时候就把爹送回去,爹还是要叶落归根的。”

曹小海知道父辈对于家乡的感情,也就没有拒绝,他说道:“等这周忙完了,爹,我就带你转回家乡的医院。”

曹大海知道自己的爹被弟弟带回家乡的时候,就打算去看望一下,其实他心里还是十分愧疚。

王桂花说道:“看什么看,死了就死了,看了搞不好将来办丧事又要我们出钱。”

这次曹大海表现的很男人,他说道:“必须去看,他毕竟是我爹,再不去看望,我们在村里面怎么活?你不知道村里人在背后怎么说我们的吗?”

最终两人还是去医院看望曹山,那时候曹山已经不行了,已经到了弥留之际。曹小海一直在床头哭泣。

曹大海看到爹的模样,再也忍不住,直接跪在了地四平市治癫痫病哪里好上,说道:“爹,儿子不孝啊。”说完匍匐大哭。王桂花也跪在旁边低着头。

“你来了,老大,算你还有点良心,这些年我攒钱在市里买了一套房子,本来打算给你的。但是你实在让我寒心,一年前我就把它过户给你弟癫痫病发病症状多种多样弟了,不大,两室,就八十平米。”曹山说出这个消息,都是大为震惊。

这消息对于王桂花有如晴天霹雳,王桂花哭泣着说道:“爹,你偏心啊,我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老家的老宅比较大,有一百多平米吧,还有你们家壁橱后面有一个五万块的存折。这些就当你们的苦劳费吧。”曹山说道。

市区里面的房子少说也值五十万,自己却只得到五万块与一座摇摇欲坠的老宅,老宅现在在偏远的农村根本不值钱。她现在大哭不已,只是悔不当初。

曹山一口气分好家产以后,口中喃喃的说着什么。

两个儿子侧耳去听,只听见曹山说道:“老伴啊,我来陪你来了。”说完就离开了人世。三人大哭不已,只是王桂花大部分都是悔恨的泪。

后来村里面都拿这个事情来教育下一代,做人一定要孝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