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我真想拉住那个掉进河里快要淹死的小女孩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5-4 分类:微小说

抱抱那时候的自己

来自等鸟人

1

从四年级开始的每个暑假,我家的家务活都是由我一个人承担,假如我换一种笔调来写的话,那在彼时和现在的我眼里,都是一段相当苦逼而沉闷的日子。

我见过我小学时代的照片,头很大,身子瘦,像个火柴棒似的,眼神躲闪着。

暑假的每个早晨,我一睁开眼睛,天已经亮堂堂,灼热的阳光从窗棱里挤进来。

我赶紧坐起来,麻利地穿衣洗漱进厨房,早饭是我妈烧的,他们已经吃过了,正在堂屋忙碌,编织柳条包装箱。我默默地盛了一碗粥喝掉,然后刷碗刷锅。

门前的银杏树下早已泡好了一大盆衣裳,我端个小凳坐在树荫下,默默地用搓板一遍又一遍地搓洗衣裳。这是非常枯燥且费时费力的,尤其拧大人的衣裤时,我的手太小,我妄图把水分拧干,却是徒劳,麻花状的衣物还是带着沉甸甸的湿漉漉。

洗好的衣裳堆在红色塑料桶子里,满满的,冒尖了。

还要儿童癫痫病应该如何治疗汰衣裳。那时候没有自来水,用井水汰衣服到底不爽利,得下河去汰。

大河离我家有点远,为了省得跑两次,那时候我就知道统筹安排了,无论多重,都要把该洗的东西一次性都带着。

我不急着下河汰衣服,又挎着竹篮子钻去屋后菜园子里摘豇豆、割韭菜,再把豇豆一根根地掰成小段,韭菜一根根地捋干净了。中午的菜就是煮豇豆、韭菜鸡蛋汤。

记忆中,韭菜永远像几天没洗的头发那么乱糟糟,豇豆里永远有那么多小虫子……等这些全部弄好了之后,又用淘米篓子装了几罐子米。

我把米篓子和捶衣服的棒头一起塞在装衣服的桶子最上面,左手吃劲地提着桶子,右手挎着豇豆篮子,顶着骄阳一步一步地挪去村头的大河边。

其他人家的衣服早就汰好了,我来得晚,水桥上只有我一个人。我顾不得看水中的鱼虾和岸边的青蛙,抓紧时间淘米洗菜汰衣服。

全部洗好之后,我再原路回家,把衣服晾在门口的竹竿上。时候不早了,我又一头扎进了厨房,一个人做午饭,灶间烧火,锅上炒菜,从最初的手忙脚乱到后来的有条不紊。

中午一家子吃完午饭,我再把锅碗洗了,这下才能松口气,可以午休,可以去找我堂妹玩儿。到了傍晚,我还得收衣服、烧猪食、择菜做晚饭等等。

也就是说,整个上午,我是一刻不得停歇的,一个人马不停蹄地做完这一切。

我小时候本就是寡言少语,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更是默默不言,只知道这些是我的任务,我得按部就班地完成。

日复一日,尽头可期。

2

那个接近死亡的上午与往日无异。太阳还是全身心地火热,空气还是饱满的燥。

我又一次带着菜、携着衣,来到大河边,木头水桥上照例是我一个人。

我蹲在水桥的尽头,淘了米,洗了菜,一门心思地汰衣服。一件,两件,三件……机械的,重复的,大脑也是一片空旷……

虽说鸣蝉在树上拼命地聒噪,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声响,但在我看来,四周安静得有些可怕。

一只青蛙蹬着腿地游了过来,又蹬着腿游走了。

几群参鱼无声地结伴而来,我妄想抓住一条,它们敏捷地向四处逃窜。

又来了一只蜻蜓,在河面上飞飞停停……

突然,我身后一声巨响:“嘿哈!!!”

我生性胆小,猛地受到惊吓,尖叫一声,一下子从水桥上翻滚到河里。

那是一条大河,虽说是离岸边不远,但河水的深度已经让我觉得恐怖。我在河里手蹬脚舞,拼命挣扎,慌乱间看到岸边的三奶奶恶作剧得逞后的肆意的笑脸。

她故意吓唬我,她知道河水不深,她知道我淹不死,她欣赏着一个小孩子惊恐的挣扎、怕死的模样。

我的样子在她眼里一定很滑稽,很可笑,要不然她不会笑得那么张狂。

她是大人,当然觉得河水不深,可我还是个孩子,我是真的怕呀!

小小的我觉得自己能不能活命还是未知,我能感觉到死亡就在身边,张开巨口准备随时把我一口吞下。但我真的不想死啊!我在水里越发挣扎得厉害。

这一挣扎,反而把自己往河中央送了,脚触不到水底,手够不着水桥,身体往下沉。

我恐慌到了极点,口鼻接连呛着了水。

3

那时,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死了。这个念头我到今日还清楚地记得。

当身体再一次沉下去的时候,我的意识有一点模糊了,有一种飘飘的感觉,要死了吗我就要死了么怎么没人救我

前所未有的恐惧填满了我小小的心灵。

就在慌乱的时候,我的右脚尖触到了一个硬物,是个石头。我用脚尖奋力一踩,整个身体向前一冲。

当我再往下沉的时候,我的脚终于踩到了一块石板。

后来我才知道,河岸边除了水桥,之前还有一级级的水泥台阶,这台阶有部分是没在水里的,这样不管是涨水落水都能方便村民淘米洗菜。只不过不知怎么的,废弃了,所以又搭了木头水桥。

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踩在那块石板上,再奋力地伸出手臂,死死地抓住了支撑水桥的一根木棍。身体有了凭靠,我不再挣扎,惊魂未定,一个劲儿地喘气。

这时,三奶奶走到水桥上,伸手把我从水里拉上来,我几乎是连拉带滚地爬上岸,劫后余生,不知该悲该喜。

现在想来,其实我从掉下河到爬上岸,并没有多长时间,顶多半分钟吧,我在河里所有的内心活动都是瞬间产生的。

但在那时,死亡是那么接近,觉得时间格外漫长。

4

三奶奶竟然还在笑!

她边笑边说:“吓成这样……哈哈……吓成这样……”

她在笑一个孩子的贪生怕死。

我浑身湿透,双手微微发抖,眼眶里噙着泪水,又不好意思哭出来。

“吓成这样……哈哈……”三奶奶还在笑,一边自顾自地淘米。

她根本不知道刚才我经历了怎样的鬼门关,差点没命。她只觉得这个孩子按着她的意图进行了一次令她称心的表演。这表演让她愉悦和满足。

我恨恨地盯着她,但那又能怎样呢

捉弄一个孩子是大人们最方便也是最没有成本就能获得的欢乐,孩子要是哭闹起来,她有现成的理由埋怨孩子:“大人跟你闹着玩儿的,怎么这么不懂事”

是的,大人闹着玩儿的,孩子不能不懂事。

而我又是向来懂事。

纵有万般委屈,我还是一言不发。我平复了心情,继续蹲下来,默默地汰衣裳,默默地回到家,换下了湿衣裳。

许是在毒日头下呆久了,旁人看不出我的头发和衣裳的湿。我爸妈没发现异样,我也就没说。

说了也没用。

毕竟,“大人跟你闹着玩儿的”。毕竟,我完好无损地站在这里。

不过,这事儿后来还是被我爸妈知道了。

那是几天后的一个午后,几个大妈婶子聚集在我家堂屋里闲聊,嘻嘻哈哈,三奶奶也在。

我洗了锅碗从厨房出来,三奶奶看到了我,触动了她某根回忆的神经。

于是,她当着我爸妈的面,当着众人的面,连说带笑地把我受她惊吓掉进河里的事儿讲了一遍。

她讲得眉飞色舞,还比划着我挣扎的动作,众人听得哈哈大笑。

“吓得掉河里……”“怎么就掉进河里了……”“这么胆小啊……”“爬上来……”“回来都没敢说……”

大伙儿没想到眼前这个沉默儿童癫痫怎么治疗内向的天津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女孩竟然木讷笨拙到这个程度——被人一吓就掉进河了!

啊哟妈呀,这真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

众人还在笑。屋子里满是快活的空气。

突然间,我感觉到跟那天掉进河里濒临死亡的一模一样的窒息,即将淹死的恐惧。

5

日子还在继续,豇豆还是要摘,韭菜还是要择,衣服还是要洗。

只不过,我对大河产生了莫名的惧怕。

在下河洗菜汰衣服的时候,我会不自觉地转过身来,看看有没有来人。再看看漾着绿波的河面,生怕有怪物拉我下去。

岸边的泡桐树伸出宽大肥厚的叶子,青翠欲滴,密密匝匝,犹如半空撑起一把巨伞,挡着天上似火的骄阳,投下一片偌大的树荫,星星点点的光斑散落在河面上,仿佛撒了一层碎金。

我蹲在水桥上,举手棒头,忐忑地捶打着衣裳,一下,一下……

在后来的日子里,每个暑假都会有某个地方哪个小孩淹死了的新闻在乡邻嘴里传播,每每听到,我还是会浑身发冷,仿佛河水正在漫过自己的口鼻,感同身受。

时光是最好的理疗师,填补了一切的坑坑洼洼;也是最好的修图软件,修饰了所有的斑斑点点。

再厚再硬的老茧都被磨得柔滑水嫩,打了一层柔光。

所谓成大,所谓成熟,就是有一天,可河南军海癫痫医院好不以把这些隐秘的心事不怎么费力地写出来,像叙述别人的事情一样,讲给你们听。

如果,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穿越旧时光,回到二十多年前,陪着那个独自在河边洗衣洗菜的小女孩。

轻轻告诉她:别怕,别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