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派】我那见钱眼开的儿子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微小说
从小,儿子就表现出了对钱的酷爱,我觉得这与他爸的培养有很大的关系。   那时儿子才两岁不到,走路还不是特别稳。他爸爸一有闲暇就喜欢到门口的小店里打打小牌。儿子要找爸爸了,就一个人咚咚咚地往那店里跑。小脑袋悄悄地伸进门,一声娇嫩的“爸爸”,那打牌的父亲自是喜不自禁,爱怜有加,忙伸手把儿子抱了起来,边出牌边时不时地亲亲。进钱了,儿子喜滋滋地帮忙保管着,出钱了,儿子万般不舍,看票子一张张的到了别人手上,着急了:“爸爸,快没了,你要加油啊!”于是,父亲放下儿子,抽出一张五元的纸票,说:“自己去买吃的,别吵爸爸哦。”   儿子有些放心不下父亲,但还是零食的诱惑力更大,就拿着钱,咚咚咚地又往零食店跑。一包牛肉干,一瓶可乐,对零食的搭配,儿子是无师自通。还剩一块钱,儿子也不私自留下,跑过来还给了父亲。那父亲更是喜悦溢于言表,对人说:“看我儿子,多乖!”于是,以后给起儿子钱来更是大方。儿子用这些钱买零食,买玩具,买小朋友们的人情,买着他童年的快乐。   随着年龄的增大,儿子用钱越来越大手大脚,对钱的痴迷程度也越来越深。他最喜欢做的就是买早餐、打酱油这类的事,因为每次买东西剩下的零钱都作为跑腿费给了他。   每年过年得到压岁钱是儿子最快乐的事。虽然舅舅姨妈给他红包的时候,他还知道推让一番,可过后立即打开来,眯缝着眼睛,一张一张地数着,满脸都是抑制不住的笑。若提出帮他保管,他立马把钱塞进口袋,生怕你抢了去。不过,还好,小时候,对于整百的钱,他大多只是放在口袋里过过瘾,很少拆开用,过几天则主动交与我,让我帮他存在他专用的账号上,每过一段时间就要和我对对帐,看看我是不是把钱如数存入他的银行折子上了。   我向来认同“女儿要贵养,儿子要贱养”的观点,觉得男孩只有经历了生活的艰辛才会有出息。因此在给儿子零花钱上是有严格的标准的,根据年龄的不同,每周都固定好多少零用钱。当然他自己赚的和奖励的又另当别论。可那当爸爸的对我的做法很不以为然,虽不和我理论,却常常背着我给儿子零用钱,每次我发现后都要和他论战一番,最后他总是说:“好了,下不为例。”然而一转眼又他行他素,更甚的是他还偷偷教唆儿子:“这是咱男人间的秘密,别告诉你老妈哦。”好在我那儿子天生是个藏不住秘密的主,虽然努力抑制,可不到半天时间就喜滋滋地把他你老爹出卖了,而哭笑不得的我也只剩叹气的份了。   在父母两种不同方式的教育培养之下,儿子在对待钱方面的态度是:见到钱就高兴,花起钱来又毫不足惜。   有一天,与那做父亲的聊到儿子的前途问题,讲到以后的职业,我脱口而出:“绝对不能让他干财会,否则犯了错误还不知道怎么回事。”那父亲沉思半晌,笑着说:“嗯,也不能从政,这么爱钱又这么会花钱的人,若当了官,铁定是个贪官。还是让他干干技术方面的工作吧,挣多少用多少,没有非分的钱财可拿。”难得他也意识到了这点,也难得我们终于有了统一的观点。   儿子常常玩的一个伎俩是把我和他爸的零钱全部搜罗过去,又以零钱不好携带为由向我们换整钱,过不久又来搜罗我们的零钱。如此反复,被发现了他就诡异地笑笑。   儿子读初二的时候,要报名,可我和他爸都抽不出时间,就拿钱要他自己去,五十块的保险费加上二十几块的作业本费,我拿了两张五十的给他,他一见,立即把眼睛笑眯了,说:“哈哈,又能纯挣二十多。”我一脸严肃:“不行,十块以下的零钱归你,面值超过十块的整钱要如数上缴。”“哈哈,那还不容易,我把所有的整钱都换成零钱就得了。”说完,他就欢天喜地地跑出了家门。   中午,儿子心事重重地回来,一见我就问:“老妈,今天你是给我两张五十吧?”   “是呀,怎么啦?掉钱了?”   “交了五十块保险费,二十三块作业本费,应该还剩二十七块才对呀,可我这里怎么还有七十七块呢?”   “你没把自己的钱混到一起吧?”   “没有。我自己的钱没拿出来呢。”   “要不,是哪位老师忘了收你的钱?”   “交钱的同学很多,班主任收作业本费,另一位老师收保险费,我好像都递了五十块钱过去,怎么就多出了呢?”儿子满脸的迷惑。   看他那认真样,我有心逗逗他,故意说:“既然这样,那咱就当作一笔意外之财笑纳,怎样?”   “大姐——拜托!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亏你还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就这样教育你的儿子吗?”儿子用鄙夷的目光瞪着我。   “呵呵,平日里,你不是最爱钱吗?现在送到手上的钱竟然不要了?”   “我是爱钱,钱谁不爱呀?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平时用的钱要么是我辛辛苦苦挣的,要么就是亲情赞助的,什么时候用过这样的不义之财呀?”儿子的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愤怒了。   看着儿子被激怒的样子,我想笑,但又被深深的震动了:谁说我儿子不能干财会?谁说我儿子当官铁定是贪官?   儿子饭也没来得及吃饭就返回学校去还钱了。回到家已是满头大汗,但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灿烂。   “没烟了,儿子,去帮爸买烟吧!”那当爸的又在屋里叫唤。   “好嘞!剩下的零钱都归我哈。”儿子顺声应道,拿起钱笑嘻嘻地往外跑。   唉!我这见钱眼开的儿子哟!      武汉治疗癫痫疾病的医院哪家好山西羊癫疯哪里治疗最好武汉的癫痫医院哪个好保山有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