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江南雪(散文)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微小说

做为南方人想要涂抹雪景,深知有些底气不足,唯恐自不量力,心中不免忐忑。因为雪当属北方之骄子,是天空馈赠给北方大地最厚重最纯洁的礼物,也只有北方的文人墨客,才有资格将其淋漓尽致地呈现。于是,我只能乖乖地在题目“雪”之前冠以“江南”二字,一示不同,二为遮丑,以防写不岀雪的真正的气质来。事实上,江南的雪真的不地道,就象兑多了水的白酒,本就无甚气质可言。

阳历十二月份的江南,虽然业已冬天,却还不曾下过一场完整的雪,倒是北方仍一如既往地演绎着一场又一场豪雪盛景。直至昨日才有一场小雨夹雪珊珊来迟,尽管数小时就不见了雪的踪影,但毕竟给了这个冬天以真正的名份。在我看来,没有雪花的绽放,冬天就不成样子,哪怕是短暂的光临或意思意思,那也是必须的。无奈季节很吝啬,总不肯将这冬季之尤物,轻易派发给江南,偶儿有所施舍,也是蜻蜓点水,一闪即逝,况且有的年份,甚至从头到尾一整个冬天,也见不到雪花的影子,真是一江之隔两重天,这对于南方衷爱雪景之人,不能不说是一个很大的遗憾!果然,在写这篇文字的时候,花花的太阳已经岀来了,先前在树上及各类建筑物上附着的片状雪景,也随之荡然无存,一切又露出它黑漆漆的本来面目。

且不说这尤物仓促得来去匆匆,既便是飘然而至的那一刻,也是懒洋洋的有形而无神,就象是揉碎的花瓣,稀稀落落扭扭捏捏;不象北方的雪那样伴着呼啸的风,力道十足地漫天飞舞,如同北方人大气磅礴的个性,豪迈而酣畅,舞也尽兴,飘也潇洒。而在降过雪的南方,扫视黑白分割交错、斑斑秃秃的所谓雪景,我都不好意思用“银装素裹”这一成语来形容。诚然,那种辅天盖地、摄人心魄且极富浪漫的纯白,只能属于北方,而南方命中注定只能对这种壮美浅尝辙止,望雪心叹!

这江南的雪,一如江南的女子,小巧且狐媚,那六角形的花瓣,看似妖娆却一闪即逝,断不肯为你作过多的停留。如若不信,那你不妨捧她于掌心试试看,无论你是呵护还是欣赏,她一概不管,而是立马化骨为水,从你的指缝间流落得干干净净,任你唏嘘感叹、怅然顿足去吧!也许你会反驳我,说女人原本是水做的,理当回归本质。其实不然,正如说人是血肉之躯,却还得靠骨骼支撑一样。

我所欣赏的雪,可恣意飞舞而不失娇媚,落地生根而不失纯洁;可以终年为棱为山、乃至为塚,水永远是她精气神的粘合剂,而不是依形生态、懦弱无刚的肆意流淌,因此,我欣赏雪,也欣赏雪一样的女子。

遗憾的是,这有骨气的值得人称道的雪,在江南却很少见,大多是来去匆匆、犹如昙花,也正因为在江南真正的雪不可多得,以至于关于童年与小伙伴们打雪仗的回忆,也变得弥足珍贵起来。小时候看电影《林海雪原》,映象深刻且激动人心的,并不是杨子荣打虎上山,而是茫茫雪地上纵横驰骋的神奇场面。

这江南的雪,短促也就罢了,缺乏劲道也可理解,唯独对那种小雨夹雪的气象着实恼恨。既使地面及屋顶上有所积雪,也断不能越过三日便顺着屋檐滴答个不休,继而化水成溪,于是道路上立刻污泥浊水,肆意横流,稍有不慎,行走的路人往往被过往的车辆溅其一身,少不了就会招致一顿污言秽语的臭骂。像这种似雨非雨、似雪非雪、阴冷潮湿的冬日场景,恐怕只有江南才有,我称它为林黛玉天气,非病态或变态不能解释;而北方则一定是雨雪分明、干净利落,极少岀现如此不伦不类的鬼天气。想像唐代的大才子孟浩然,骑着毛驴吟诵出踏雪寻梅的诗句,也一定不是在南方。

江南的雪很模糊,而江南的雨却很清丽,素有烟雨江南之美誉;而身居江南的我不以雨为荣,反倒拿非己所长的雪说三道四,有弄巧成拙之险,当属不识时务。其实,这江南的雨雾绵绵,也并非就是美景的象征,只不过是那些失意文人骚客们的借景抒情或逢场作戏罢了,再加上淫雨霏霏的气象,颇合乎南方人阴柔的性格使然。

试想,在江南雨巷撑一把油纸伞,期望遇见一位满面愁绪加寂寞的姑娘,即便其中有爱的情愫,那也是压抑沉郁或是纠结不堪的,何美之有?可是南方人就这嗜好,把个朦胧发霉的雨季描画成婚纱的模样,供南北东西的情侣们捏着娘娘腔一唱三叹,真贻笑大方也!南方的雨,在文人不遗余力的娇宠之下,一惯地霸道,每逢有雪自北方来,这雨便使岀浑身解数,横三阻四地穿插,将好端端的漫天花朵,糟蹋得七零八落,最终不得不拖泥带水以示众人。

诚然,这南方的雪,小气有余而霸气不足,即便落在天下峻美的黄山之颠,那也不过是点缀,人们赞美的依然是黄山而非雪;真正的雪当属北方,劲舞长空、犷悍凛冽、气势恢宏,内外皆修乃至万年隐忍不化。如此至美至尊之雪,又何必越过江南而自取其辱,殊不知,这南方的阴雨戾气,怎容得下你猎猎豪情?

越过江南,你就是南唐李后主,气节荡然无存了;当你被江南的阴雨裹挟,那就只佩去给黛玉葬花了。生在江南的雪,那是天生的发育不良,莫不受尽一生的委屈!而做为自然之人又何尝不是如此,不是人人都适应生存在各种不同环境之中的,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说的不就是这意思么!尽管有很多人大半辈子都无奈地谋生他乡,但临了依然是乡音未改鬓毛衰,念念不忘落叶归根么......

脑电图能排除癫痫吗武汉的癫痫专科医院去哪个比较好南京哪里有医治癫痫专业的医院?沈阳癫痫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