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绿野】二妮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小说纵横
“人间别久不成悲。”和朋友离别日久,心中也许不会像刚离别时那样地悲伤了,但真正的朋友却始终难以忘怀。在某一个安静的时刻,某一个容易伤感的时刻,某一个熟悉的场景,会忽然间想起朋友,静静地回味那些一起走过的岁月——题记      时光飞逝,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转眼我已经人到中年!这几十年所发生过的人和事,都随着岁月的流过,或遗忘或者淡去。唯有你,我故乡最好的朋友:二妮,就像用刀子刻在了我的心上,在每一个不经意的瞬间,来敲打我心里最感知的地方,叫我的心隐隐作痛……      我十岁的时候,跟着调动工作的妈妈来到了我的第二故乡,赤峰市一个特别普通的小山村。这个小山村,只有四十几户人家。破败不堪的房屋散落在山脚下。小村前面是一条不大不小的河,不知疲倦的向前奔跑着。紧挨着小河的是一条公路,是通往外界的唯一交通要道。小村后面的山,大部分是沙山。像金子一样的沙子,在太阳的照射下闪着光,亮晶晶的就像天上的星星。在小村的西面,沙山和石山混合一起。每三四分钟,就有石子滚落,发出哗啦啦的响声,所以被人们称为:“哗啦山”。      听二妮第一次给我讲它的故事时,我的嘴张的老大,抓沙子的手一下就停住了。二妮说她是听村里那个九十九岁的杨奶奶说的,说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金马驹贪玩,迷失了路,找不到家了,就被困在了这个山里。正赶上电闪雷鸣,下了三天三夜的大雨,发生了泥石流,把小马驹埋在了里面。闻迅赶来的马妈妈,疯了似的扒拉着石头,想把孩子从里面救出来,可过去了几百年,还是没有把孩子救出来,可它坚持每天都在做同样的事情,就是往外捡石头,那哗啦啦的声音,就是马妈妈在救它的孩子……         我看见二妮讲故事的时候,眼里面含着泪水。我就用我的手抓住了她的手,放在了我的心口窝!      二妮比我大三岁,是村里长的最好看的小姑娘。我刚随妈妈来到这个村里面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她。那天我们来到我的新家,生产队的房子。一共三大间,一间做爸爸的木匠铺,两间住人。才进村子,就有好多人围了上来。一直跟着接我们的马车到了我的新家。我们家的东西足足拉了两大马车。有一车是小麦,那年是包产到户的第二年。村长指挥大家帮助卸车搬东西。大家都忙起来。我看到院里的一角,站着几个小姑娘,穿着带着补丁的衣服。有一个穿着红花袄的小姑娘,脸蛋红红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看着我,看到我瞅她,她就对我腼腆的笑了。露出两颗小虎牙,特可 爱。我也忙着帮助爸妈搬东西。她慢慢的走近我,对我怯生生的说:“我也帮你干活吧?”说着就伸出手来,拿着我的一些衣服走进屋去。就这样我们认识了,我听到那些小女孩喊她二妮。      我们的中午饭是在村长家吃的。那是我吃的最香的一顿饭,就是用玉米面做的锅贴。金黄金黄的,甜甜的。我的第一故乡,因为土地肥沃,风调雨顺。每年都被克什克腾旗,评为模范村。而新来的这个村子,是旗里挂号的贫困村。因为种地是靠天吃饭。这里的土地又都是沙土地,雨水很少。每年靠国家发救济粮生活。我那年才十岁,不太懂这个。就是感觉这金黄的饼子是天下难得的美味。就开始用馒头换它吃。后来我才知道,这里的人们,几个月都吃不上一次馒头。      在和二妮玩的时候, 我经常看到二妮细嫩的肉。因为她没有秋衣秋裤。就那一身衣服,有时候玩,不小心刮坏了,没有换的。我的家虽然经受过很多磨难。可那个时候,连最小的姨姨也回城参加工作,挣工资了。她们都给我买新衣服,我穿的很好。      因为我初来乍到,二妮带我熟悉着村里的一切。小河旁,沙山上,特别是村子东面的那片柳树林,叫我流连忘返。第一故乡,都是天然的白桦树。而柳树婀娜多姿的样子叫我着迷。我爱看它垂下的柳叶。就像二妮那对弯眉,越看越有韵味。我和二妮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小村的每一寸土地上,都留下了我和她的脚印,欢快的笑声。      我十三岁的时候,以全乡第二的成绩,考上了初中。中学在另一个村。离我家有三十几里的路程。中间要路过好多村子,我没有同伴。因为村里的女孩子都读到小学就不念了。二妮因为学习成绩不好,只读了四年级就离开了学校,跟父母一起在田地里忙着。我记得她是班主任“修理”的对象。虽然我们没在一个学校读书,可她经常给我讲她上学的事情。说她的班主任有偏向。有的同学学习还不如她,也不会被罚站。她心里很委屈,也有很大的仇恨。      有一天,我和她在柳树林玩耍。我们很会找地方。柳树能挡住火辣的太阳,而小河又在柳林中穿过,坐在柳树下,听着小鸟在树上叽叽喳喳的唱歌,把双脚浸泡在清凉的河水里,不停地打着河水,要多舒服有多舒服。      在一个星期天,我和她又来到了“老地方”她一边噼里啪啦的用脚打着水,一边愤愤不平的数落着她的班主任刘老师。她的意思是说如果刘老师能对她好点,她会爱学习,而且会学习的很好,因为她对老师有逆反心理,不想好好学。巧合的是,那个刘老师骑着车子,刚好从公路上过来了。二妮一看,柳眉倒竖,连鞋也没穿,就跑到公路上拦住了刘老师。我慌忙穿上鞋,拿着她的鞋追了过去,刘老师扶住车子,惊诧的看着她。一脸的迷惑。二妮那年十七岁,个子很高。她不念书已经有好多年了,估计刘老师育人无数,都不可能记得她了。   二妮大声的说:“你还是老师,看不起穷人,你怎么教育学生,你教出的学生都会是势利眼……”   刘老师气得双手颤抖,口里说:“见了鬼了,大白天的,还遇上强盗了。”   二妮说:“你才是强盗,嫌贫爱富的小人。”   刘老师气的说不出话来,他把车子推上刚想走,看到了在一边傻站着的我,眼睛蹬的圆圆的:“沈德红?你怎么能和这样的人同流合污?王老师知道吗?”二妮一听,整个脸都扭曲了,她窜上前就在刘老师的脸上挠了两把。顿时,刘老师的脸上就出现了几道长长的血印。因为那个时候,我妈妈是老师,学校的老师对我都很好,这个刘老师也做过我的班主任,再加上我的家规很严,我怕刘老师告状,我会挨打。而二妮对我那么好……      面对这两个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急的大声哭起来。二妮的家离公路最近,她的哥哥和爸妈都跑来了,村里人也跑来很多。刘老师看人多,就推上车子灰溜溜的走了。      我回到家后,妈妈听完我说了此事的经过,沉默了,并没有打我,也没反对我和她交往。那一刻,我才明白,二妮说的是真的。那个老师欠收拾……      从那以后,我更喜欢二妮了,我感觉她就是女中豪杰。我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子,全家人都疼爱我。我天生胆子小,一个人上学很害怕。我每次走在路上,心里都七上八下的 ,有个野鸡兔子从草丛中窜出来,都会把我吓哭。我有很多次都想辍学回家了。二妮知道后,主动担起送我上学的任务。她把我送到另一个村子,她亲友家,那里有一个女孩和我同校不同班。她送我的时候,是我最快乐的时刻。我们顺路采下很多的野花,她坐在路边的杨树底下,几分钟就编织个花环,戴在我头上,又好看又挡太阳。有一回,她把我交到那个同学手里,临走的时候,她攥了我的手一下,等我摊开一看,是皱巴巴的一元钱。我知道她家特别困难,就追她,可她藏起来了,找也找不到。在她送我上学的日子里,我到学校打开书包的时候,总是发现有好吃的。有水果,鸡蛋等等……      我在那个村中学只念了一年,那个中学和乡里的中学合并,离家里六十多里。我开始住校。因为学校太远,有时候班车超员,我坐不上班车,就去同学家住。我承认因为妈妈是老师,我在任何地方读书都很受欢迎。老师同学对我很好!常在一起玩耍的几乎都是老师的孩子们。那个时候,我一个月回家一次,二妮见到我,脸上全是笑。几乎和我形影不离。我们的小村属于沙质土地,特喜栽种西瓜。二妮的家里每年都种五亩地西瓜。我们家里都养着猪。我们村里的女孩子打猪草几乎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猪爱吃榆树叶,我胆小,不敢上树。二妮能上到很高,用镰刀砍下很多枝条给我,我坐在树底下摘叶就好。每次回家,她都变戏法似的,从路过的草丛中,拿出一个大西瓜,塞在我筐里的榆树叶底下。我明白她妈妈不会叫她把西瓜随便送给我。她的哥哥正在筹备着盖新房。她家里还指望用西瓜换钱哪!她为了我当了小偷。   放暑假回来的路上,我坐在班车上。看到车窗外那绿油油的庄稼,心里美滋滋的。因为此时正是农闲季节。我和二妮又可以在一起好好的玩了。我回到家,放下东西就去二妮家去找她。她妈妈正在院里的菜园子摘豆角,她说:“二妮和小霞走了。”我顿时不开心起来。      我们村里,年龄差不多的姑娘有十几个。小霞是个苦命的孩子。她的妈妈嫁了三嫁。因为小霞的大爷和二叔都因病去世了。母亲又嫁给了老三,也就是小霞的父亲。所以她们姐妹很多,而且都是同母异父,她是最小的那个,和二妮同岁。我去了小霞家,她的三姐说:“她倆去柳树林了。”我又去柳树林里面找。一进柳树林,我就听到了她倆的说话声。还有特别欢快的笑声。我走近一看。小霞坐在我的位置上,二妮正在用小刀削水萝卜皮。每次都是那样,二妮从她家拔来新鲜的水萝卜,大萝卜。在这小河里洗干净,削了皮给我吃。现在想想那个年代的人有多可怜,没有什么可吃的好东西。我看到二妮对小霞那么好,非常生气,一转身跑掉了。晚上,二妮来我家了。我把头扭向一边不理她。她嘿嘿的笑着,把我拽下了地。我和她走出院子,我看到月光底下站着小霞,我又生气了,我说:“我不喜欢她,你们好去吧……”转身就进了屋。      那年我上初三,我十五岁,还是个任性的孩子。二妮十八岁。十八岁的姑娘,在那个年代,订婚的已经很多了。二妮也定婚了。她的对象是离我们村只有六里地的一个小村子。她的婆家是养羊专业户,很富裕。我们虽然住在一个村子,可年龄的差距和家庭教育等方面,把我和她塑造成了两个不同类型的人。我曾经问过她,喜欢那个人吗?她说,爸妈看着好就好!      那个暑假我过的非常不开心。二妮并没有因为我的生气而离开小霞。也许她们年龄相当,思想观念都一样吧。我感觉我被她抛弃了。心里对她产生了怨恨。我经常看到她倆在一起打猪草,在一起绣花做鞋。虽然每次她都来喊我一起去,可我看到小霞就讨厌,固执的拒绝着。这个时候,另一个叫小琴的女孩走近了我的身边。她和二妮是同姓,是亲叔伯姐妹。也比我大三岁。我们很快成了知音。因为她的父母年轻时爱唱戏。她特别爱唱歌。那时候,黑白电视已经走进了山里人家。我们在柳林中,在小河旁,唱着一首首电视剧的主题曲。每天都很快乐!我很快就把二妮忘掉了。      时间就像白驹过隙一般,转眼到了我考高中的时候。因为偏科,我没有考上高中,我回到了小村。从此以后,小村多了一个爱做梦的山野村姑。      小村的生活单调而乏味。但因为有了书籍和音乐,还有小琴的陪伴,我过的非常快乐和充实。和二妮几乎没有了来往,村子小,总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简单的打个招呼就过去了。我经常看到我的小院里,有一大把的野花,或者是编织好的花篮。再不就是带着露珠的西瓜和沙果。我一眼就能认出来,是二妮送来的。我知道她家承包了村里的果园。我常常看着这些东西发呆。心里一遍遍地回忆我和她在一起的情景。心里是那么的难受。我知道虽然我们不来往了,可都还在彼此的心里。可是有些事情破碎了,就再也无法回到最初的美好,我明白,曾经的曾经再也回不去了,只能化做永久的记忆,把二妮珍藏在心里。      我十八岁时,小琴和我哥哥结婚了,她就是我现实生活中的嫂子,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她当年去县城,给在高中当美术老师的大哥,买了几本关于绘画的书籍,就收获了爱情!昔日的好友成了一家人,每天都在一起。二妮也嫁人了。可我听说她和爱人感情很不好。在某一天,小霞叫我去她家一趟,她叫我看墙上贴的油画,这是牛郎织女的画。我看到了,牛郎的脸上用油笔写着我哥的名字,织女的脸上写着二妮的名字。在那天我才知道,她深深的爱过我哥哥,只是感觉家庭不好,没有多高的文化,配不上我哥,但见到我就会遇到我哥哥,她心里痛苦,所以渐渐的疏远了我。那一刻我木然了!我才想起我每次叫她去我家时,她都会洗脸梳头换衣服……      我的心忽然疼痛起来!      光阴似箭,爱畅想的我也远嫁到辽宁,为人妻,为人母。因为家里人都搬到了城里,我回娘家就回到城里的家。我再也没回过我的故乡,再也没有见到过二妮。 细数一下光阴,我整整十几年没有见到她了。      从老家来的亲友口里知道,二妮唯一的儿子考上了大学,而且成家立业,有了儿子。二妮也进了城里,在儿子家哄孙子,小日子过的非常幸福。说她看到来过乌海的人,就问我的情况,那一刻我释然了……原来,时光流逝这么久,虽然我们没有联系,却都住在彼此的心里!      时代发展到今天,一切似乎都变了,人们的思想特别超前,人们生活的很幸福!可对你真好的人不多了,对你能做到掏心掏肺的人,没有了,经历了那么多的人和事,这么多年,也交往了好多朋友,但再也没有遇到过,像二妮那么好的姐妹。好怀念那个清贫纯真的年代,好想念那个善良纯朴的你!       爱怀旧的人总是会想起她生命中的每个过客,所以我总是意犹未尽的想起你,在每个星光灿烂的夜晚,一遍遍数我的寂寞!当一个人的时候,脑海里面浮现最多的还是你,我最亲爱的朋友——二妮!    河北癫痫病哪里治好哈尔滨做癫痫医院黑龙江哪个羊羔疯医院最好山西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