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轻舞】浪漫的黄昏_1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悬疑小说
一直惦记着灰白相间的徽式建筑,一直惦记着皖南的山区生活,特别是听了他绘声绘色的讲述,便急忙想给自己物色一个养老的地方。   ——序      一、忙   临睡前,一阵乱。我乱,母亲跟着乱。大个的旅行箱打开,从衣柜里一把一把地抓着长的短的裙子裤子往里扔,母亲急了,喊:“哎……呀呀……你这是干嘛呀?装垃圾么?”“没呀,我收拾明天出门带的衣服啊!”“你不要这么乱扔啊,要一套一套的搭配好再装啊,这么乱装,到时候上下不搭,怎么穿?”   女儿从外面推门进来,看着一箱子纷乱的衣裙,大叫一声:“都闪开,我来也。本仙女经常出门,坐飞机腾云驾雾,收拾行李是我的拿手好戏。妈妈,我告诉你哈,装两套短打坐车替换穿,装三五套漂亮的衣裙拍照随便换,塞两条外披可以搭衣可以护肩,波鞋登山用凉鞋散步穿,睡裙内衣小裳要多带,再带一条薄床单,宾馆酒店人来人往的,床上用品是没那么多讲究的,垫上自己的单单睡觉放心些。雨伞,遮阳帽,墨镜,常备药,蚊虫叮咬水,滴眼液,维生素,湿纸巾,女生护垫,充电器,护肤品,手机,证件,各类卡,哦,对了,给你手机下载一个高德地图。哦,对了,你不会看地图。嗯,算了吧。哦,对了,和男人出门不能少了某些小东西,嗯,一般大酒店都备有套套的,我就不给你准备了。妈妈,你记住,虽然国家提倡二胎,但我不喜欢有弟弟妹妹和我分享你的爱,六六六……”说着,从她自己的衣柜里用手指捻出来几件情趣内衣,冲我一呲牙,放了进去。   女儿手里一边收拾,嘴里一边念叨。行李箱收拾好,拍拍我的肩,说:“妈妈,早点睡,我工作一会儿也就睡了,明天早上我送你。”看着满满一箱花花绿绿,说:“那么早,你醒不来的,别送了,我自己可以的。”女儿撇嘴说:“我就一个妈妈,丢了就没了。”说着,走进她的卧室坐在电脑前,工作去了。   母亲有点懵,看着女儿一系列干净利索的收拾,有一种被人替代的失落感,悄默声走了出去,坐在沙发上发呆。我和母亲一样的懵,那么多东西,我怎么记得住?随母亲往沙发上一坐,跟着发呆,心里发着感慨:出门不容易啊。   母亲想了一下,似乎不甘心就这么被外孙女替代她的位置,扒拉着我说:“柔儿,说到底,依依还是年纪小,考虑事情不周全,说来说去还是忘记交代你饮食了。出门饮食最重要,你本身肠胃就不好,外面卖的东西又不干净,你的肠胃一定会出现水土不服的,轻一点的换换肠子,拉拉肚子,重一点的话,会得肠胃炎,上吐下泻。所以啊,你要记得带保济丸啊,消食片啊,藿香正气滴丸啊,有事没事早晚都要吃一吃啊,还有啊,坚决不能吃油腻的,生的,冷的,硬的,不消化的食品,你不爱吃肉类,这个嘛,我就不担心了,吃鸡蛋嘛,要摇一摇,感觉一下里面的蛋清晃荡不晃荡,鱼嘛,要看看是在哪里养的,看看鱼眼睛是否发白和凸出,鸡嘛,要看鸡冠是鲜红的还是发白的,要看鸡的眼睛是不是很浑浊,嗯,还有豆腐,你要闻一闻有没有一股青青的豆味,还有啊,那青菜啊,要看梗子耷不耷头叶子蔫不蔫梢,有黄叶的腐叶的坚决不能要了。汤呢,一定要让师傅把水烧开再下料哈,温水做的汤你喝了要拉肚子拉死你的,还有啊……”   女儿走了出来,估计在卧室里实在听不下去了,扶着门框说:“外婆,你这是要教我妈妈绝食的吧,如果她照着你说的去做,估计会饿死的。她去饭店是吃饭,不是去菜市场买菜回来做,好吧。”外婆看了一眼女儿,又看了一眼我,把头转过去看电视去了。      二、乱      天,阴成黑色,是黎明的感觉。母亲坐在床边,一边摇着我的肩,一边在我耳边喃喃着:“醒醒,醒醒,别睡了,别睡了,再睡就过点了,赶紧起来啊,知道你睡的少,你起来到车上再睡吧,反正今天你都会在车上的,坐上车随便睡去,现在赶紧起来啊,火车不等人的啊,别睡了,别睡了,快别睡了,快醒醒,快醒醒……”朦胧中一边扒拉母亲的手,一边嘟囔着:“你是不是我亲娘啊,你还爱不爱我了?天这么早,你乱叫醒我干嘛?”母亲不再摇动我的肩头,而是轻轻的拍打我的脸,左拍拍右拍拍,边拍边说:“我不是你亲娘,你的亲娘是棵葱,你就是我买菜时人家搭给我的一棵葱头。”我笑了,在母亲的怀里耍赖的蹭蹭,蠕动着伸个懒腰,母亲以为我醒了,站起身来,说:“快去洗洗,我给你端粥去。”我翻个身说:“娘,让我再眯会儿吧,好困。”母亲叹口气说:“我知道你困,可是,已经六点多了呢。”没听懂娘的意思,癔癔症症的来一句:“六点就六点呗,我九点半上班啊。”母亲急了,弯下腰使劲推搡我,说:“昨晚你特意交代我,让我六点叫醒你,去北站坐高铁呀。”“啊?啊,啊啊!对喔,要赶七点四十分的高铁呢。哦,哦,谢谢娘,哦,对了,依依呢,她不是要送我的吗?”母亲皱眉,说:“她拎着你的行李箱走了,说是约了车楼下等呢。”“啊?哦,好的。”急忙忙,慌乱乱地洗漱,换衣服,穿鞋,背包,冲出门去。母亲在后面一边喊一边追:“你的手机没带啊,你的钥匙没带呀,你的衣服穿反了呢。这里地上怎么还有一只袜子,你的袜子只穿一只么?你慢点,早餐没吃啊,牛奶带上车喝啊,昨晚不是还胃疼呢嘛,这孩子,你慢点啊,哎呀,你没带伞啊,天要下雨了呢,昨晚你没淋够啊?你这孩子,你的头发跑散了,披肩在包里没呀,你肩膀不是疼吗?空调不能吹到的呀。”母亲在身后追着喊,我一边顺着楼梯噔噔蹬蹬往下冲,一边嘴里……哦……哦……啊……啊……的回应着,母亲看我冲出单元门,又急忙跑到阳台上喊,女儿从车上伸出脑袋,见我一副凌乱的样子,急忙打开车门让我冲进去,没坐稳便急忙关上车门,吩咐司机快走,车子一溜烟的驰出小区大门,母亲的声音被隔断在车门外,带着回声飘荡在小区上空。      三、懵      取票机前,女儿告诉我操作步骤,看着我亲自操作。忐忑着拿出身份证放在电子眼下方,却忘记自己要乘坐的车次,伸出手指在屏幕上点来点去,那薄纸片硬是不出来。女儿乜斜一眼轻轻把我推开,手指在屏幕上一点一划,取票机吐出两张车票,我惊讶的叫了起来:“怎么会出来两张呀?”女儿打趣道:“怎么,你嫌多啊,这两张票呢,一张是你去的,一张是你回的,一去一回当然是两张车票呀,难道你不回来了么?又不是嫁人去,就算嫁人三天后也要回门的啊。”说着,把票放我手心里,指着车票说:“看票面吧,上面有你要找的所有信息,包括进站的闸口和你要坐的车厢位置。”   候车厅很大,等车的人很多,没有警察,没有红马甲,只有卖东西的亭子,两只眼睛是不够使唤的。女儿看我懵懵懂懂的样子有些着急,口气变得生硬,拖着我的手边走边恐吓:“妈妈,你这样子就是走一个丢一个,走两个丢一双的节奏,你这就是被生惯的,我们家人惯你,你们公司也惯你,每次出门都要人跟着伺候,哪像你女儿我这么命苦,出省出国都是一个人,特别是在陌生的国度里,谁理你,一切都是靠自己,照你这样,我有一百个妈妈也不够丢的。”   大喇叭吆喝检票了,女儿把我按到进站的队伍里,拖着我的手随着人流往进站的闸口移动,大小事宜,交代又交代,嘱咐又嘱咐,叮咛又叮咛,那份不放心呀,与她八岁时一个人坐火车千里之外去看奶奶时,外婆对她的不放心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女儿说:“这趟车你坐的不是终点,需要中途下车,这就不能犯老毛病,一定要听车厢内的语音报站,看车厢两头上方的电子屏幕,到时间我也会给你电话提醒的,你千万不要坐过头,千万别把自己弄丢,否则,不但接你的人会被外婆捶扁,我也会被你的粉丝满世界追杀。”女儿说话时态度的严肃让我不安,刷票进站时我越发紧张了。   知母莫若女,女儿最知道我的德行,坐车三分钟就开始发呆摇困犯迷糊,平日里上下班坐错车坐过站是三天两头的事。忽然,开始想家想女儿想母亲,这些年养成的习惯,生活里对她们的依赖开始不断膨胀,膨胀……      四、思      高铁,出行交通中便捷而实惠工具,车厢不算豪华却也舒适,轻快安静的行驶环境,让我放弃了所有现代视听工具,窗外飘忽而过的绿色山水和层次毗邻的建筑,很容易让人陷入沉思。   一个人坐车总觉时间漫长,靠窗的位置并没有让我觉得有多舒服。因为,我喜欢喝茶,要不断地起身去续水,不断地去洗手间。外面坐的年轻人阻碍着我自由出入,让我体内的循环不那么畅顺。年轻人该是头天晚上没睡好,人显得很疲倦,东摇西晃地放好行李,便软塌塌的伏在面前的伸缩板上,过了一会儿,便有轻轻的鼾声发出,他睡着了,却睡得很不踏实,伸胳膊蹬腿地乱动,随着车身轻微的晃动,几次把一颗毛茸茸的头滚落在我的怀里,我嗅到他身上诗芬沐浴露特有的花香味道,淡淡的在他的脖子我的胳膊上纠缠。久了,我的思维开始朦胧,小腹开始膨胀,几次想推醒身边的年轻人,让自己释放一下体内多余的水份,他无知觉的睡着,很香甜的样子,女人到了一定年纪,面对某些场景会母爱大发,此时,我便如此,真心不忍打搅身边男孩的睡梦。时间,一分钟一分钟的在煎熬中度过,大概过了一个世纪的样子,年轻人该是做了什么梦,两只手痉挛似的向空中抓挠几下,忽然坐直了身子,睁开眼睛看着我,懵懂的问:“我在哪儿?你是谁?”不等我回答,他扭头环顾一下车厢,不好意思的笑了。我揉揉胳膊,站起身,示意他让一下,我要出去一下,年轻人知趣的走出位置,去车厢接口处站着,我咬牙移动小碎步,往洗手间求解放。   车停在一个不大的站台上,几个出差模样的人安静地鱼贯走出车厢。站台上一家六口互相簇拥着与下车的人擦肩涌进车厢,补充那几个空着的位置,四个小孩子和他们的父母打破了这节车厢的安静,孩子的跑动与父母的呵斥波及到相邻的两节车厢。   车无宁时。孩子手里的奶瓶掉了,牛奶洒在干净的地板上,顺着车身的晃动,白色的液体在地板上流动。那孩子看了一眼大人,支乍着两只小手,无措的哇哇大哭,正在行李架上折腾行李的小孩母亲低头一看,忽然就爆发了,推开身边的行李,歇斯底里的骂着,在车厢接口处倒水的父亲,急忙冲了过来,闹明白事件的发生,放下水杯,直接挥起巴掌,小孩子的哭声更加尖锐,如夏季杨树上知了的嘶叫,一个年轻如大男孩般的乘务员走过来,用对讲机叫人拿拖把过来,然后弯腰抱起小男孩,在臂弯里哄着,旁边的人劝着孩子的父母,我的心开始叹气,这孩子养的真累。   两小时后,将有一个陌生而熟悉的男人等在出站口,结实干净的身影逐渐清晰,白衬衣灰裤子双肩包,如一副剪影,被阳光罩一圈暖色的光晕,漂亮的眼睛在镜片后闪烁渴望而幸福的光,我若出闸口,定会听到他嘴里蹦出一连串温暖的重叠词:宝宝,宝宝,宝宝,我的宝宝……继之,张开双臂,来一个妥妥的熊抱,人,便有了安全与踏实的感觉,车厢的吵闹,并没有影响我千回百转的想他,想这次旅途的开端,想着与之见面的那一刻。      五、梦      车到武汉,正点。   走出车厢,站台上人潮涌动,我踮着脚尖找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没有,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我有点着急,问乘务员:“一般接站的人都在什么地方等?”对方说:“接站的人是进不来的,都等在出站口。”我急忙扯着他的衣袖说:“能告诉我从哪里出站吗?”对方楞了一下,说:“你往前走,上人行梯,再左拐下来,D1出站口。”“可是……”我带着哭腔说出两个字。一同下车的乘客走了过来,说:“出站?跟我走吧。”   出站,有点被扔进地瓜炉的感觉。出站口,接我的人不安的往里张望着,直到看见我拖着行李箱,一脸惊慌地走出来,才松了一口气,笑了,很甜很暖的那种笑。他,就是我想象的那个样子。看见他我眼圈红了,很委屈的样子。他张开怀抱,我扑进去,紧紧的抱着他的身体,把下巴抵在他的肩上,两个人胸贴胸的站着,我感觉到他的心跳比我的心跳强烈很多。我喜欢他平平的后脑勺,伸手抚摸着,有些汗津津的,我忘记了身处何境,对着他的耳根说:“你的后脑勺好平哦,你小时候睡觉一定很老实的吧。”大概没想到我会提出这个问题,哈哈地笑了,说:“我现在睡觉很老实。”守出口的车站工作人员笑着说:“让让好吗?后面还有很多人要出站呢。”   天热人多,候车室是沸腾的,内心莫名焦躁,转头看他,脸色安静的如身上雪白的衬衫,我一愣怔,心便跟着安静下来。人多又如何,我的眼里心里只有他,人多又如何,牵紧他的手,怎会弄丢自己?默默的跟着他走,不去想接着会去哪里,去做什么,只要和他在一起,去什么地方,做什么,我都愿意。他转头看我:“你不想问下,接下来我们去哪里?”“我不敢问呢,自己都不知道东西南北,问了也是白问。如果你反问我一句,你说去哪里,那岂不是难为死我呀,再说了,当初约定一起休假说好由他做主自己不管事的。”他又笑了,笑得轻松而淡定。右手扯着我,左手拎着袋子,背上背着双肩包,慢悠悠的穿行在候车厅售票处之间,我想到小时候和家人赶庙会也是这样的。 青少年癫痫病发生的原因是什么?北京的羊癫疯医院哪家好武汉治癫痫病办法郑州癫痫病哪里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