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歌词 > 文章内容页

【天涯“纽薇兰蜂蜜杯”征文】甜蜜的童年_1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原创歌词
无破坏:无 阅读:1541发表时间:2016-11-05 08:12:58 童年就像一个美丽的水晶球,在我记忆的长河中闪烁着光芒。而那些童年的趣事,弥漫着甜蜜的滋味。   说起童年,我总是会想到故乡的田野。故乡的田野就是我童年的乐园,那里美丽的野花、繁荣的野草、鲜嫩的野菜、美味可口的野果子……都是我最亲蜜的伙伴。它们陪着我玩耍,陪着我成长。在我的人生中留下了精彩的一笔,也留下了甜蜜的回忆。   我童年的时候,爸妈去田野里干活总是带上我,因为我的爷爷奶奶去世的早,在家没有人看管我。所以,我就成了爸妈的小跟班。爸妈在地里干活时,我就在田地里、沟坡上寻找可以玩,可以吃的东西。   故乡的田野上,春、夏、秋三个季节都有很多可以吃的东西,什么野西瓜、野香爪、马泡、黑甜甜……等都是很诱人,很好吃的。当然,那些东西对于现在的孩子也许就没有诱惑力了,而对于生活在八十年代的小孩子却是充满了诱惑。因为那个时候,农村还不富裕,谁家也没有多余的钱给小孩子买太多的零食。所以,田野上的野果子就是我们最好的零食,而且是纯天然的呢。   春天,阳光明媚,万物复苏,冬眠了一个冬天的田野开始苏醒,草绿了,花开了,各种能吃的野东西也开始诱惑我们。   茅针是我们最先盯上的目标,它是茅草最初生长出来的芽苞,也就是茅草的花苞,我们河南这里叫它“茅线”。   茅针初长出来时,露在外面的一端绿中带深红色。我们轻轻地一抽,它就出来了,被抽出来的一端呈嫩白色,拿在手上,就像一个硕大的针。剥开茅针,里面有一长截像毛线的青绿色花穗,我们抽茅针为的就是吃这一截花穗。把花穗放到嘴巴里嚼一嚼,有微甜的滋味。不过嚼完后要把花穗吐掉,不能咽下去的。   我们那时候抽茅针,一是为了吃,二是为了玩。几个小伙伴互相约好,就会一起来到村子南边的田野上,顺着沟坡地毯式的搜索,谁要是看到一个茅针就会欢呼着奔过去,轻轻地一抽,茅针就轻松地到了手上。抽到茅针的小伙伴会笑着炫耀,瞧,我又抽到一个茅线。当然,其他的小伙伴们也不甘示弱,一个一个猫着腰,瞪大眼睛在草丛中寻找,生怕漏掉一个茅针。有时候湖北癫痫病医院治癫痫怎么样,两个小伙伴也会同时看到一个茅针,那就要看谁的腿快,谁的手快了。先得到茅针者总会得意的笑,没得到茅针的会撇着嘴笑笑扔下一句话,谁稀罕,多的是呢。有本事,咱再比……   我总是抽茅针最少的那一个,因为我生来胆小,在沟坡上总是小心翼翼地走,不敢飞奔。我总是在小伙伴们搜索过的地方,慢慢地寻找,也总会有一些“漏网之鱼”被我找到。那时我就会在心里偷笑,哈哈,你们跑地快,总会漏掉一些的。   一场抽茅针的行动,仿佛一场比赛,一个个小伙伴总是争先恐后的寻找。田野上飘荡着我们的欢笑声,甜甜的、脆脆的。   我们玩累了,就会拿着抽好的茅针坐到沟边上开始吃茅针。小伙伴们看我抽的少,总会这个小伙伴给我几个,那个小伙伴给我几个,一会儿功夫,我的茅针倒成了最多的了。无论我怎么推让,小伙伴们都不肯拿回自己的茅针,我除了感谢,就是开心地笑。   抽过茅针后再过一段时间,我和小伙伴们最爱去的就是村东头田野边上的一个小树林了。在那片小树林里大片大片的生长着一种开黄花的野生植物,我们叫它毛鸡爪。毛鸡爪属于在地上爬藤的植物,叶子稠密,嫩绿。繁茂的藤叶把土地覆盖成了美丽的“地毯”。微风一吹,“地毯”就动了起来,绿叶舞动,花朵摇曳,很是美观。   扒开美丽的“地毯”,我们会用小铲子在毛鸡爪的根部细心的挖,那架势就像在寻宝。其实,在毛鸡爪的根部,确实有我们想要的宝贝,那就是毛鸡爪的果实。那些果实胖嘟嘟的,呈浅黄色,像一个个小棒槌,又像鸡的爪子,怪不得我们这的人叫它毛鸡爪。把毛鸡爪用水洗净,用指甲轻轻地刮去毛鸡爪薄薄的外皮,就会露出白白的果肉。果肉吃起来脆脆的,甜甜的,很是好吃。   挖毛鸡爪不能心急,要慢慢地挖,否则就会把毛鸡爪挖断、挖碎。而我是最有耐心的,所以我挖的毛鸡爪大多都是完整的,很少有断的。而我的小伙伴们,有的就心急,不是把毛鸡爪挖断了,就是把毛鸡爪挖的“粉身碎骨”了。   当然,挖完了毛鸡爪,几个小伙伴武汉治原发性癫痫的小手就会凑在一起,又少不了比比谁挖的多,谁挖的个大。一个个互相看着手上的泥土,或者不小心弄到脸上的泥土,或夸奖或善意的取笑。然后就去找水来洗毛鸡爪,享受得来的“战果”。那一个个小嘴吃的真叫香甜,仿佛那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零食。   走过了春天,迎来闷热的夏天。夏天气温高,我们小伙伴一般都在下午太阳不太毒时跟随大人去田野上。田野上到处是繁茂的玉米,玉米地里长着很多杂草。那时候还没有使用除草剂,人们只能在玉米地里用铲子或镰刀除草。而我们小孩子除了帮忙胡乱的抱几堆草,就是去寻找能吃的“零食”。   在玉米地里的杂草里生长着一种叫马泡的野生植物,我们这里叫它马宝。马宝的秧藤像绳索一样蔓延,秧藤上长着很多心形的叶子,叶子粗糙,和香瓜的叶子相似,表面有像小刺一样的毛。马宝的花朵是黄色的,小巧玲珑。马宝初生是小小的青粒,慢慢长大就成鹌鹑蛋那么大小的圆球,有的是全青色的,有的是却有着像西瓜皮一样的花纹。马宝长熟时就变成了黄色的,有着香瓜的气味。   马宝特别能结果,常常一个秧藤上就能结出很多个马宝,大大小小的一串串,看上去很可爱。我见到马宝秧时,总是会跑过去看秧上有没有结出马宝。有的话,就会先摘熟马宝,摘下来凑到鼻子前闻一下香味,然后笑着揣进口袋里。接着我会把长大的青马宝全摘下。   小伙伴们摘了马宝,总会聚在一起看看谁摘的熟马宝多。熟马宝又香又好看,而且还可以吃,有着类似香瓜的味道,香香的,甜甜的。但熟马宝不能用手揉搓,容易烂掉。吃过熟马宝后,我小伙伴们就开始玩青马宝,其实就是把青马宝放在手心里揉搓,青马宝就会慢慢变软,拿在手里很好玩。那时候,大家总会比赛一个青马宝谁玩的时间最长。因为揉搓马宝的力气不当的话,青马宝就会被揉破,马宝的瓜水就会溅一手。   玩够了马宝后,我们又会去玉米地里“寻宝”。有时会遇到野香瓜和野西瓜,香瓜和种的香瓜一样香甜可口,可郑州癫痫病哪里治的好比马宝好吃多了。而野西瓜,也和种的西瓜一样甜,只是个头小了点。但我们分享“寻宝”得来的野香瓜和野西瓜时总会特别的高兴,或许是因为有趣,或许是因为来之不易吧!几个小伙伴你一块我一块,凑在一堆乐呵呵地笑,吃的开心。   秋天来了,玉米成熟了,田地里和沟坡上生长的龙葵果也开始熟了。龙葵,我们这里叫它黑甜甜。黑甜甜的叶子类似辣椒的叶子,开白色精致的花朵,初生的果实是青色的圆球,长大也就跟黄豆粒般大小。成熟的黑甜甜就如它的名字,颜色紫黑色,吃起来甜甜的。所以,黑甜甜也是我们小伙伴的喜爱。   那时,我们见了成熟的黑甜甜,总会小心地摘下来。因为它太小了,又是成熟的,总担心把它们捏碎了。   每当我摘下黑甜甜时,喜欢看它躺在我的小手掌里的样子,黑黑的,像晶莹的黑眼珠,又像一个个小巧的葡萄,那么安静,乖巧。很是可爱。轻轻地捏一粒放进嘴巴,甜甜的。   长大后,才知道黑甜甜有微毒,不成熟的果实是不能吃的,就是成熟的果实也不能多吃。那时候,大人们并没有告诉我们黑甜甜有微毒,也没告诉我们不能多吃,想来他们也不太了解黑甜甜。还好,我们小时候吃的都是成熟的黑甜甜,至于数量,一次也没那么多的黑甜甜可以吃。因为,那时农村的孩子很多,谁看见成熟的黑甜甜不摘了去。甚至能摘到黑甜甜,都是幸运开心的事。   不过,比黑甜甜更好吃,更甜的要数茅根了。我们村南有一条南北流通的小河,河水很浅,河两边却有着很宽阔的沟坡。而在沟坡上生长着各种各样的野花和野草,茅草就是其中的一种,茅根就是茅草的根,生长在土层里,我们这叫它“小甜秆”。茅根细长而柔韧,且有节,具有分枝。茅根有乳白色的,也有黄白色的,嚼起来有微甜的味道。   小伙们最初挖茅根都不太得法,不是找不到肥胖的茅根,就是把茅根挖的凌乱不堪。挖的多了就会自己总结出一套挖茅根的技巧,知道什么样的茅草下生长的茅根肥胖,知道怎样挖才能最好地挖出茅根。   挖了茅根后,小伙伴们就坐在沟坡上吹着微风,赏着秋景,开始吃挖来的茅根,不爱干净的用手捋一下茅根上零星的土,再用衣服擦一下就开始吃,嚼得津津有味。爱干净的小伙伴就把茅根放到河水里洗一下再吃。那时的河水可是清澈的,能看到河底的草与小鱼,可不象现在的河水污染严重。所以,那时候小伙伴们爱用河水洗东西吃,奇怪的是那时的小孩子也没见染上那么多的病毒。   茅根是不能嚼碎咽下去的,只能吮吸茅根上的甜水,就象吃甘蔗一样,把茅根嚼过之后要吐掉。   那时,只听大人们说茅根是草药,可以治病。也常见有大人挖了茅根熬茶喝。而我们可不关心茅根是不是草药,只知道茅根脆甜,可以吃就很开心了。   总之,在故乡那片田野上,撒下了我们童年的欢笑,留下了甜蜜的回味。   如今,生活富裕了,孩子们的零食是琳琅满目,层出不穷。现在的孩子更是娇贵的不得了,大人们想尽办法逗孩子们开心。而孩子们仿佛也更热衷于新奇的玩具,对于大自然的无私馈赠没有多少关注。而那些曾经吸引过我们那一代孩子们的植物“零食”,也渐渐在除草剂的威力下,幸存不多。可是,那些丰富了我年少时光的“零食”,却在记忆中不断地勾勒着我甜蜜的童年! 共 360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