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歌词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恋】 我结识了郭小川的亲人_1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原创歌词
一   我在北京的寓所与人定湖公园仅隔一道围墙,几乎每天都带孩子去公园“履行职责”,这样首先就与公园的门卫熟悉了。一天,门卫仰在他的大躺椅上看郭小川的书,引起了我的兴趣,与他海侃了一阵。说实在的,诗歌对我的磁力不是很强,不论是古代的格律诗还是现代的自由体,我连个爱好者都够不上。但是,我却可以自诩是郭小川的铁粉。我的老家有一本郭小川诗选,书中的压轴之作是诗人一首写了半截的悼念毛主席的长诗。编者在该诗后面加了注,说这首诗还没有写完,作者就突然去世了,他为党讴歌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息。   听我侃完,门卫跟我说,郭小川的家人也住在你们大院里。我听了大为惊讶。我们的居住地虽然也是市区的中心腹地,但我们这个大院却是真正的“平民区”,我估计至少有四分之一左右的住户都是和我一样的,给孩子带孩子的外地人。想不到这里竟居住着这等名人!   门卫说他认识郭小川的女儿,书就是他女儿送给他的。我立即写了一首敲门诗,请门卫给转交一下。但是等了些日子,却没有下文。后来我终于知道了郭宅在哪栋楼哪个单元。我时常在那栋楼前转,但是我不敢按那个门铃。      二   终于有一天,这是2018年4月15日星期日。我在那栋楼的门前看到了一位晒太阳的老太太。看其形态和年龄,应该是郭老夫人。我犹豫了一下,上前打个问讯:“听说郭小川的夫人在此居住,您认识她吗?”她直率地回答:“我就是。”并问我:“打听郭小川的老伴,有什么指教吗?”果然气质非凡,精神状态良好,只是耳朵有点背。我深鞠一躬,回答:“岂敢,岂敢,只是仰慕,冒昧了。”老人家年岁太大了,不能多谈,我赶紧告辞。   这次邂逅已足使我感到万分荣幸了,因为此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   整整一年之后的2019年4月14日星期日,这是一个多么巧合的日子。我不是在这里编故事,因为我有日记为证。一个非常非常偶然的机遇,我和郭小川的小女儿郭晓惠在她的楼外相识,这可比呈交自荐信简单省事容易多了。其实此前我就同她打过照面,但不知她就是郭小川的女儿。郭女士是中国人民大学外国语学院的副教授,现已退休在家。她让我进了她的屋子,并同我合了影,临别借给我一本书又赠给我一本书,还留了联系方式。对一个初次见面此前并不认识更不了解并且身份差异很大的人,能做出这几个举动是多么不容易!她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平和、开朗、豁达。她没有大人物那种傲气凌人的架子,对我也没使用那种居高临下的“接见”方式,在交谈中满是热情亲切和真诚。短短的十几分钟的会面,给我留下了久久的回想。   我穿着脏乎乎的鞋袜和并不整洁的衣服,竟“参观”了她的所有房间,此时我才知道,她的母亲,大诗人郭小川的遗孀,曾任光明日报文艺部编辑的杜惠女士,已经在二十天前,以百岁高龄仙逝了。老人家的彩像前,放着她女儿敬献的鲜花。      三   郭老师赠给我的书是2005年出版2015年再版重印的“世纪文学60家”丛书中的《郭小川精选集》,就是公园门卫看的那本,我已经从门卫手里借过了。那本书的《出版前言》后面附有一张表:“世纪文学60家”的评选结果。我觉得这张表很珍贵,当时在还书前特地抄了下来。这回我有书了,那张表就算白抄了。这也得算是心诚则灵的结果吧。我请郭老师在书上题个字,此时的她仍浸在失去慈母的哀痛之中,她题道:   “近在咫尺,却一直远如天涯,不知今日此时相见,竟是如此有缘人。叩谢老爹亲妈在天之灵。”   她借给我的那本书是她在十年前(2009年)编著的《一个人和一个时代──郭小川画传》。她解释说:这本书印数太少了,先不能给你,可以借给你看。   郭老师在这本书的《后记》中说,这本书是为了纪念父亲九十周年诞辰而编写的,以照片加文字的形式,展现郭小川丰富多彩、跌宕起伏的一生。   书中大量的与郭小川相关的人物照片和材料照片都极其珍贵。这是郭老师的母亲杜惠女士收藏和保存的功劳。郭家也是经过了文化大革命十年“洗礼”的人家,郭小川在文革期间写的检讨就编出了一本书!可以想见,这些材料──当时统统被定为“封资修”、“黑黄毒”,必须统统毁掉的东西,留存至今是多么不易!   郭老师用“编年史”的形式记述了郭小川一生的革命履历和写作过程。全面,详实,客观,公正。应该说,书名虽为“画传”,但郭老师的记述,却并非是那些照片的注解,相反,那些照片倒是郭老师文字的配图或附图。如果说郭小川的诗集极具文学价值,那么,郭晓惠为其父作的传记则极具史料价值。   说到这里,我还想说点似乎与本文主题有点偏离的话。我的父亲与郭小川是同时代的人,虽然两人的地位、名望天壤之别,无法相比,但是他俩有几处是相同的:第一,他们都是在青年时代投身了革命;第二,他们都经历并参加了战争;第三,他们都热爱文学,并用拿枪的手拿起了笔;还有第四条,他们都是政治运动的挨触者。有了两位前辈的这几点相同,我与郭晓惠老师也就有了一点相同,就是:我也曾为我的父亲出版过一部纪念专辑。有了这一点相同,我自信:我也能成为郭晓惠老师的忠实粉丝。      2019年5月3日星期五 哈尔滨癫痫治疗哪里好郑州癫痫病可不可以彻底治愈呢武汉看羊角风哪家最好荆门治癫痫去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