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精英 > 文章内容页

【流云】老屋,童年,旧时光(散文)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业界精英

老屋是泥土培的茅草房,墙是土泥做的,屋顶是两边斜斜的稻草,像是女子的头顶,中分的头发,很有密度的梳的很整齐。

时间一长,墙上的土被雨冲刷的脱落,露出里面的新土,一块一块的,像是镶嵌的补丁。屋顶也时常漏雨,下雨的时候,奶奶就拿个盆放在滴雨的地方,我在屋里也能看到雨,听到雨声。那时不觉得生活艰难,日子苦。和老屋,和奶奶相伴的日子,是这一生再也无法企及的美好。

扣开时光的门扉,泪眼的张望里,老屋的门也向我敞开,树枝编成的门在地上划过一道深深的痕迹,岁月斑驳的皱纹引领我回溯那段不能忘记的童年岁月。奶奶就坐在那方水井前,那时的她,头上还没有白发,正在搓衣板上洗满是补丁的衣服,她带着笑,看着我在旁边玩泥鳅。手上,指甲里,袖子上满是土,一声“奶奶”,“奶奶”的叫的她心花怒放。水井要靠手压才能从一个孔里出水,我张望着比我还高的铁柄,偏不服气的用尽吃奶的力气,还是撼动不了一分一毫,那时的我,觉得奶奶很厉害,竟然压得动这么难使唤的东西,一桶一桶的水源源不断,洗衣服,浇菜园,水是冷的,奶奶的汗却是热的。

老屋前有一个院子,院子不大,却让奶奶开辟出一方偌大的菜园。种着四季的蔬菜和瓜果。菜园被规划的整齐有序,一席一席的呈长方形,中间垒着一条土丘隔开。每两席中间,竖着一些木头架子,上面攀缘着黄瓜藤、丝瓜藤等等。有时候我调皮,躲在里面挖虫子,捉蚂蚁,奶奶找不到我,着急的喊我,我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有时候就忘了答应。这时,平常很慈祥的奶奶一反常态,绷着脸要打我屁股,但每次都不是真打,转而顺手摘下一个嫩黄瓜递给我吃,看着我吃的欢,她也笑了起来。

屋是老的,所谓的老,就是原始,就是旧。旧的东西是有灵魂的。在白天追着曙光奔跑,汗流浃背在泥地里滚来滚去,热情满腹;在晚上散发着童话的微光,神秘,惬意,而且让人知足,安适。

晚上的老屋笼罩在神秘的氛围中,这是一个没有霓虹的世界,四周都是一片漆黑。树叶的沙沙声把风的秘密传到耳边,脸上柔柔的,鼻尖是清新的味道,甘甜沁入心脏,举目望去,还能隐隐看见被黑夜包裹的绿在高空向我招手,不,他是屹立高空的战士,为老屋保驾护航。灶台是奶奶用泥巴垒就的,很实用,很结实。墩上口铁锅,从前面的洞口添柴,浓浓的炊烟从对面的洞口冒出来,在我的目光中越过茅草棚顶,徐徐上升。奶奶的脸庞也在篝火的映照下散发着温暖的色彩,我孩子心性,特别喜欢添柴,看着火燃的姿态就觉得特别神奇,每次奶奶都略带责怪的让我别捣乱,我才不甘心的安静下来。安静下来的我会抬头看着头顶的星空,农村没有工业污染,那时村庄的周围也比较原始,所以星空浩瀚而美丽。在老屋的上方,编织着一张梦幻的蓝图。

这是一个为童话而存在的老屋,为我奉献了毕生热情的老屋,我不知他何时存在,却见证了他的死亡。城市化的号角吹向了这里,老屋响应政府的号召,告别了他眷恋的村庄,退去了历史的舞台。很快,奶奶所在的那一片村庄被移为平地,很快,就有一批建筑工人带着工具来到了这里,高楼正在平地而起。

老屋死了,那时我在读高中。没有看见他是如何倒下,在他倒地的那一刻,是否会想起,那个曾在他的怀抱里活蹦乱跳的小女孩,想起时,他是否会有无限眷恋而不肯离去?老屋,我的亲人,你给我童话,给我纯洁的心与美丽的梦,我还来不及和你告别,我甚至还没留下任何一张照片。然而,你的身影,却深深的印在我的心里,不敢忘记,此刻,我流泪满面,不知所以。我是个胆小的孩子,平常不敢去想你,甚至在你离去后也迈不动脚步去看看你遗留的痕迹。直到我终于鼓足勇气在断壁残垣中找到你的骸骨,却只见一方废弃了的石磨,犹记得那时我还经常站到上面,摘旁边石榴树上结的果子,每次,都酸的牙疼,却乐此不疲。

我像个找不到家的孩子一样蹲下来放声大哭。四周光秃秃的,坚硬的土,没有树,也没有草。老屋都不在了,老屋周围的草也随他一起走了。曾经,在屋头,奶奶坐在草堆里放羊,我坐在她的怀里,看着羊在路边吃草。老屋在身后,伸着结实的臂膀,哄我入睡。暮色将近时,张罗着回家的热乎乎的饭菜。奶奶的头发一点点变白,我在一天天长大。

后来,我上小学,回家的马路离老屋很近,向马路对面张望一段距离,就是老屋的身影。可是,不只是老屋,还有奶奶。直到现在,我仍然不明白,是老屋装饰了奶奶,还是奶奶装饰了老屋。如果没有老屋,我将失去很多刻骨铭心的记忆;如果没有奶奶,老屋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故事,他将变得乏味单调毫无生趣。我上小学后要回爸爸妈妈的家做作业,一周才去奶奶家一两次。奶奶每天都会站在屋头望着我,看看我穿的暖不暖和,或者只是看看我。我成了奶奶心里最深的牵挂。

随着我长大,学业的加重,去奶奶家的次数越来越少。老屋也就在这时,离我越来越远,而我浑然不知。脱离了老屋氛围的我,开始沾染很多陋习。结识损友,跟着抄作业,看言情小说,上课开小差,去网吧听歌,网恋。原本天之骄女的成绩一落千丈,重点高中成了我遥不可及的背影。我被重新洗脑,被这个浮夸的世界扯着四处逃窜,愤世嫉俗的拼凑自以为是的原则。高中后,依然七荤八素,在三流高中抱着前几名的成绩洋洋自得,陷在初恋的沼泽里不知今夕何夕。

老屋在远方,叹着重重的气,他抬起头,看着已经没有星星的天空,开始担忧这座城市的命运,担忧我的未来。他知道,自己已经时日无多。虽然他不想离去,他经历过太多东西,他本身就是一个漫长的光阴的故事。岁月的蜡笔已经在流年的宣纸上涂抹肆意,将他的魂魄倾注成一幅永不褪色的油画。旧日的色泽越老越不会疲倦,魂魄的内容越深沉,就越强大,就有着越顽强的生命力,他是一个象征,理应被珍视收藏。虽然城市化的脚步不容阻碍,但我仍然希望它可以将主宰命运的手术刀注入一丝温情,可以给世人保有一些童话的空间。

经济在发展,城市在进步,越来越多的老屋退出历史的舞台,越来越多的高楼平地而起。蚂蚁没有筑巢的家,池塘干涸了,躺在家里,再也听不到蛙鸣,窗外是霓虹在闪烁,夜空星星被阴霾盖住了,走出去,不再是甘甜青草的香,而是二氧化碳的蔓延,空气中全是粉尘颗粒,走出门到处听到的是汽车的轰鸣。原本拥挤的小城现在一座座工厂喷着巨大的烟筒,浓云密布的天空下,是新生代的青少年门抽着香烟,骂着脏话,聊着手机,走向网吧或者KTV的大门。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穿着奇形怪状的衣服,浓妆艳抹,不知所谓。

这些自以为走在时代前沿的潮男潮女们,对老屋这类历史物种自然是嗤之以鼻。他们憎恨一切腐儒,憎恨一切和传统有关的东西,他们的使命就是挑战传统,进军他们的新生代。无病呻吟,叽叽歪歪,零零碎碎。脱离了传统文化的魂体,没有内涵与积淀,语言的词汇空浮华丽,形同虚设。同时被己所误,再误人子弟。

老屋不仅是一方建筑,它是文化的象征,是一代人行走的痕迹。尊重历史文化,尊重老屋,便是在尊重先人。铭记他们奋斗的艰辛,不忘他们汗水的历程,并不辜负初心,坚守道德的底线,贯彻发展的根本。而不是在经济上一味的飞速前行,而舍本逐末,自取灭亡。现代化不是经济能力的提升,而是综合能力的提升,这里面就包括文化,包括国人的素质。只有文化的灯不灭,人的素质提高了,现代化的发展才能为人所服务,而不是用有毒的气体侵占人呼吸的领域,毒害人的思想。如此,恶性循环。

老屋离开我已经很久了,然而他曾带给我的影响,他对我的教育,将是终生的。老屋就是我,我就是老屋,我将承载着他的使命,在人生的道路上继续前行,并将他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

奶奶的新居离我家很近,有时候去看看奶奶,她依然像原来一样忙忙碌碌,岁月已经在她的脸上雕刻上很多深刻的痕迹,最触目惊心的就是她那一头的白发。她的脚步蹒跚,听力也开始变得迟缓。我很怕,很怕有一天她也像老屋一样的离开我。虽然新房很宽敞,是崭新的瓦房,但再也没有老屋的那种味道。冰冷的水泥面严丝合缝,院子也不会再长草,听不到蛙鸣,水井也是用电的。虽然现代化的这些便利的确让人受益不尽,我无法抹去它的功劳。但我无法忘记老屋,无法忘记曾经和奶奶在老屋度过的一点一滴。

昆明专治癫痫病武汉哪家癫痫病专科医院太原癫痫病到哪治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