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轻舞·遇见】太 阳 花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艺苑名流
无破坏:无 阅读:1292发表时间:2015-12-04 12:01:26 摘要:一直以来喜欢花,喜欢清香四溢的茉莉,喜欢美丽无比的山茶,喜欢娇艳欲滴的玫瑰,喜欢芳香浓郁的桂花,但最让我喜欢的还是这普普通通的太阳花。骄阳下,它们个个争奇斗艳,红的似火,粉的似霞,白的如雪……它们面朝阳光,它们积极向上。 十二月来了,寒意终究是深了,光阴自然也短了一截,凉了的风伴着凉了的雨,走在初冬的户外,凉风一吹,不禁会让人打起冷颤,但是,想到心中的那片太阳花,顿时又会让人心生阳光一片。   ——题记   一、   周末约了友去秋游。友的家在城郊,离我们要去的秋游地点不远。下了出租车径直朝和友约好的三山野郊公园走去。   季节已是深秋,秋风拂过面颊,伸手拢了拢被秋风吹乱的长发,侧过头,一边欣赏着路边丛生杂草的高低参差,一边细心揣摩着那些花儿草儿在秋日里如何结籽的,走着走着,我便停下了脚步,我发现路边的草丛明显地比夏天来时低矮了不少也萎靡了不少,用手一摸,它们变得干枯粗糙,完全没了夏日的生机与活力。   不过,路边的太阳花却在阳光下开得特别旺盛。远远望去,一大片一大片的太阳花好似一颗颗宝石镶在碧玉盘里。在晨曦中绽放出一朵朵色彩不同的小花。含苞欲放的花朵初初是卷成筒状的,随着太阳的升高它们便像个害羞的小姑娘似地慢慢抬起了羞红的面颊,清雅秀丽中透出了几分妩媚。   它们在草丛下,开完了夏天的花,又开秋天的花。像是被太阳施了魔法,阳光照射下,一下子从草丛下,吹开一朵朵红的、紫的、蓝的、粉的密密麻麻的一大片小小的花。花朵虽然不大,但很娇艳。多层花瓣的自然好看,单层花瓣的也别具风韵。有的硕大,有的小巧,秋风吹拂下,它们随着花叶抖动,颤颤巍巍,美妙到了极致。   这些人工种植的太阳花,绵绵延延,占据了道路的两旁,在丛生的杂草映衬下,更显它们的娇美气势。   随着太阳花的越开越旺,阳光也变得如夏天般炽热。撑起手中早已备好的遮阳伞,沿着那条熟悉的绿道我继续朝约定地点走去。   “叮铃铃……”包里手机震动过后,铃声响起,原来是友的爷爷突发疾病正在赶往医院的路上。说了句对不起,友便匆忙地挂断了电话。   有些失落,但又不禁担心起友爷爷的身体,心底里默默祝福着,希望老人家能够平平安安的,不要出什么事,毕竟健康才是人生最珍贵的财富。   正在犹豫着还要不要继续前行时,太阳不知何时悄悄地躲进了云层里,天开始变得阴沉,雨也随着时不时吹来的冷风一滴滴地滴落在伞上,发出“吧嗒吧嗒”的响声。索性,彻底地打消了继续前行的念头,伸手拍打了几下,风吹过来滴在单薄衣衫上的雨滴,转身,我往回走去。   雨中慢慢地往前行走,每走几步,我就会回一下头看下有没有出租车回城,好快点结束这雨中的行程。每一次我回头,看到的不是雾蒙蒙的雨帘就是“唰”地一声飞驰而过的私家车,偶尔也有出租车路过,可车前红牌上都显示着“满客”,失望中我希望着,希望中我又失望着,我回头看了一次又一次,可始终没有看到有显示“空车”的出租车出现在视线里。这里是新城开发区,好多项目都在待建中,很多配套设施都在建设中,因此,人流稀少,自然车也就罕至。   路边的杂草在雨中开始耷拉下了它本就没有高昂的头,太阳花也在雨儿的冲刷下合拢了它刚才还骄傲的花朵儿,在雨中摇摇晃晃着几乎倒下。看着它们,我也开始无精打采了起来,低着头,一脚踢起路边的石子,石子飞到前面,溅起了一朵朵水花,脚下的鞋子也变得泥泞不堪。垂下头,绝望中,我停下了脚步,呆立在原地,不想再往前挪动半步。   “吱……”一声刹车声后,雨帘中一辆溅着水花的红色现代出租车停在了我的身旁。欣喜若狂,没有多想,我迅速收起雨伞,一头钻进车内。“金色家园。”我兴奋地向出租车司机报着地点。   “嗯。”司机没有说话,只是简单地嗯了一下,表示听到了我的说话。   雨水“滴答滴答”地敲打在车前窗玻璃上,刮雨器跟着雨水的节奏也在不停地左右滑动着。上车落坐后,习惯性地我朝出租车的里程计数器上望去。这一望,着实让自己吃了一惊,因为直到此时,我才发现这车根本就不是出租车,因为车上不仅没有里程计数器,而且也没有出租车上的那种隔开驾驶室与副驾以及后排座位的那种不绣钢防护栏杆。   “哈尔滨比较专业的癫痫病医院在哪你……”我欲言又止。   “怎么,上错车了。”声音从前排司机的口中发出。听得出,他话音里带着明显的笑意。   我仔细地打量着前排坐着的年轻司机,从他阳光明媚的笑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恶意。   “你为什么要搭我,停车,我要下车。”此时,许多丑恶的行为在我的脑海里迅速闪过,虽然他的面相看上去不是令人反感的样子,但人是不可貌相的,有些坏人长相看上去也算是慈眉善目的。   “不是吧,这样都能吓到你,你看我像是坏人吗。”   “刚刚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你站在那里了,我是送朋友回家的。现在回去,看你站了那么久没等到车,就顺路搭你一程的,这边比较偏僻,不好打车。你真要下去?”说完,他用手调整了一下后视镜,后视镜里,我看到他看了我一眼后,目光又直视前方继续专心开车,只是有些自嘲地摇了摇头然后抿嘴而笑。   我环顾了一下车内的环境。后排座位上,一对可爱的毛毛熊公仔并排和我坐在一起,毛毛熊的屁股下面,堆放着一些儿童玩具,有橡皮泥、奥特曼、还有小铲子、小盆子、小手枪等等杂乱无章地堆放在一起,车前排副驾前也有几个可爱的小公仔正笑眯眯地朝我眨着眼睛,再看看那年轻司机,越来越觉得不像坏人。   “我......嗯,好吧,那就先谢谢你啦。”感觉到车内没有可怕的气氛,我放松了下来,那么一个阳光、善良的脸庞怎么可能是坏人呢,友常我说担心,总把人想得坏坏的,其实社会上坏人毕竟是少数的,好多时候都是在自己吓唬自怎么预防癫痫病己。就是,不能把人都想得那么坏,好人还是有的,就相信他一次,一瞬间,我便转换了想法,并在心里接纳了他的帮助。   “相信我啦?不怕我拐卖了你吗?”从后视镜里,他又瞄了我一眼问道。   “大下雨天的,不好打车,没别的意思,反正只是顺路,真的就是想搭你一程。”开着车,他继续说着。   “没有,只是有些担心而已,毕竟我们并不相识。”感觉他是个很健谈的一个年轻人,交谈中心也慢慢放松了下来。   “你住金色家园?”他问   “是的,你呢?”放松了警惕,我开始和他聊了起来。   “我就住你对面不太远的一个小区。”手握方向盘,稍稍回头,他回答着我。   “这些玩具是你孩子的?我没猜错的话,一定是儿子。”摆弄着那堆玩具我自信地问道。   “没错,猜得真准,是我儿子的。”这次,他直视前方没有回头。   “几岁了?”   “三岁了,调皮得很。”   “小嘴呀又甜得很,真的很讨人喜欢的。有空可以去我家坐坐,看看我儿子。我住绿地花城12栋203.”听得出,说起儿子,他话音里充满了兴奋与得意。互不相识的,他可真敢说,我怎么可能去你家呢。嘴上没说,我心里嘀咕着。   “哦,你真幸福。”被他的快乐感染着,我们由他的儿子谈到我的女儿,又由他的妻子谈到我的爱人,由孩子的教育,谈到家庭关系的和睦相处,此时的我,戒备心早已解除,因为谈话中,我已确信他绝对不是坏人。   车窗外,雨继续滴滴嗒嗒地下着,车子里,我对他已经由最初的戒备转变成了一点点地熟悉。   “难道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后视镜里,他再次微笑着瞄了我一眼。   “认识你?我们认识吗?”快速地,我在脑海里过着每一个与这个陌生男子有过相识的可能性,可任凭我怎么绞尽脑汁,却怎么也搜不出半点和他有牵连的信息。   “你再仔细看看。”此时,车已进城,红绿灯的路口,年轻司机把车停了下来,拉起手刹,他转过头,把整张脸面向着我说道。   他大约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肤色白皙,一头短发,一张坏坏的笑脸,做出抗怪的样子,两道稍稍向上扬起的浓密眉毛泛着柔武汉哪些医院医治癫痫更靠谱?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又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他清秀的五官中带着一抹俊俏与帅气。可是,这么一张阳光俊美绝伦的脸在我的脑海里却没有丝毫的记忆,抓耳挠腮地我开始懊恼起自己的坏记性。   “吱”的一声,抬头,车子已经稳稳地停在了我所住的小区楼前。疑惑不解中,我挥手下车,瞟了一眼车牌号:粤Y94187。想不起,还是没想起。   “三年前,前面路口的公园里,那个孕妇和孩子。谢谢你,我一辈子都会感激你。再见,好人一生平安!”摇下车窗,没等我说句谢谢,车子便快速驶离我的视线范围,进入来来往往的车流里。   不知何时,雨已停止,阳光暖暖地把经过雨水刷洗过的街道照得清新、亮丽。小区门口的那片太阳花上缀满了晶莹的雨珠,如钻石般闪闪发亮,它们舒展着绿叶,吮吸着雨水。太阳露出笑脸时,各色的太阳花也立刻张开了它们艳丽的笑脸,展开了它们五颜六色的花瓣,在阳光的照射下,翠绿丛中那朵朵充满生机,色彩鲜艳的太阳花,显得格外绚丽灿烂。   二.   太阳花的笑脸中,年轻司机的面孔在我的脑海里开始渐渐清晰起来。那是三年前的一个傍晚,和爱人散步到离家不远的公园,也是秋风初起,略带寒意的天。走到公园时,时间较早,散步的人群三三两两并不太多。映月湖边,一名女子,捂着肚子,步伐缓慢地朝前走着,以为只是普通的散步女子,并未在意,经过她身边时,无意中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她双手捧着肚子,额头上渗出了大颗大颗的汗珠,表情十分痛苦,拉了拉爱人的衣襟,示意他回头看看。   “是个孕妇,快点过去,问问她怎么回事。”爱人果断地让我回去问她是否需要帮助。   “这位妹妹,你怎么了。”走到孕妇面前,我俯身向她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肚子就痛了起来。”此时她,已经痛得直不起腰。   “打电话给你爱人吧,最好是去医院看看。”我有些紧张,想到能帮她的也就这些。   “我老公出差了,就我一个人在家。我……”此时,孕妇的脸色由刚才的腊黄变成了煞白,并且她已经不能再往前挪步。   “你看着她,我去开车送她去医院。”站在身后的爱人,已经看出了事态的严重,迅速地往小区停车场跑去。我扶着孕妇在地上坐下,一边掏出纸巾帮她擦着汗水,一边安慰她不用担心。   “我叫了救护车了,马上就到。”不一会儿功夫,爱人又大汗淋漓地跑了回来。他说,自己开车不安全,她是孕妇,万一路上有什么事我们没法处理。   救护车赶来时,医生现场给她做了简单的检查后,便通知医院做好手术准备。救护车上,孕妇痛得汗水湿透了全身,咬紧牙关,她忍受着临产前的阵痛。阵痛过去时,她把手机递给了我,让我给他爱人打个电话。电话接通,那边传来焦急的声音:“老婆,你坚持住,我如何有效地治疗癫痫病安排好这边的事情想办法立即赶回去。”   进了医院,一路小跑,我和爱人跟前跟后,急诊、挂号、缴费,爱人一刻没有停止地忙碌着,我则跟着救护车一直到了手术室门口才停下紧张的步子。   医生要求手术签字时,我没了主意,因为我和她非亲非故的,我不能为她承担任何责任。和医生说明情况,医生拿着手术同意书让孕妇自己了签了字。等爱人办完一切手续时,院外已是华灯初上,想起刚才的惊险一幕,我和爱人同时松了口气,放松下来,忽然发觉自己双脚发软浑身无力。   “累了吧,坐下歇会,我去给你买支水。”转身,爱人准备往医院外商场走去。   “你帮那孕妇也买点日用品吧,他爱人在外地出差,刚才电话你也听到了,估计也没那么快回来。今晚我就在这陪她一晚吧。”拉住爱人,我向她叮嘱着一些需要购买的物品。   手术室门打开后,看到医生轻松的表情,我悬着的一颗心才放松下来。医生说,她怀孕才七个月,孩子早产,需放保温箱里监护,并嘱咐我如何照顾对孕妇。   安排好我们后,爱人回家,我留下陪着她。虚弱的她几次张口都被我阻止,我知道她想说感激我的话。我告诉她,不要想太多,明天等她爱人回来就好了,垫付的钱都有发票的,到时还我们就好了,其它的都不重要。   没曾想,凌晨二点多,她爱人就赶了回来。看到一旁陪夜的我,一个劲地拉住我的手说着道谢的话。我拿出那叠住院发票递给他,他看了下后,硬是多拿出二千块钱塞到我手里。   “算你们遇到好人了,祝我一生平安就好。”我接过我们帮她垫交的钱,退还给他多出的二千块钱,耸耸眼,笑了笑,转身离开病房。   “大姐,谢谢你!”孕妇微弱的声音里带着泪。“快送送大姐去。”走出病房门,我听到孕妇催促着她爱人的声音。   “等等,大姐,我送送你。”他快速地追了出来。   “没事的,我家离这很近,我出门打个车几分钟就到了。你快回去照顾你爱人吧。”   “给个电话给我吧,大姐,等她出院了我登门向你道谢。”   “不用了,真的不用了,这样的事,谁遇到谁都会这么做的,你真的不用放在心里。”停下脚步,我看着他,认真地说道。   “无论如何我还是要谢谢你,是你救了我妻子和孩子。医生说了,再晚点来,大人孩子都有危险。”男子恳切的眼神灯光下显得特别真诚。   “好的,我接受你的感谢,快回去吧,我也要回去了,明天还要上班呢。”我再次向男子表示不用太把这事放心上。转身,我飞快地跑离了住院病房区……   “咦,你不是去秋游了吗,怎么还在这里。”回头,爱人不知何时站在了身后。   “下雨了,我们就回来了。”   “那还发什么呆,快回家煮饭去吧,瞧,食材都给你准备好了。”爱人举起手中的购物袋,向我展示着。   “嘘……”打断爱人的说话,我轻轻走到那片太阳花前,一只小蜜蜂正在一片花叶上“嗡嗡嗡”地飞舞着。那株太阳花的叶子细细的,长在茎上,向四面扩展,边缘缀着光滑的小齿纹,它的花瓣像极一片片细细的松针叶,阳光下牵着手,连成一串,把中间的花蕊紧紧地围了起来。那黑里透黄的花蕊朝上挺起,好像在说:“快来看呀!阳光正在赐予我力量!”一阵微风吹过,婀娜多姿的少女般,太阳花在风中翩翩起舞着。   “看看你那天真的样子,花痴。”身后,爱人举起手机,拍下了我在太阳花前赏花看蜜蜂的痴迷场景。   一直以来喜欢花,喜欢清香四溢的茉莉,喜欢美丽无比的山茶,喜欢娇艳欲滴的玫瑰,喜欢芳香浓郁的桂花,但最让我喜欢的还是这普普通通的太阳花。骄阳下,它们个个争奇斗艳,红的似火,粉的似霞,白的如雪……它们面朝阳光,它们积极向上。      已经是十二月了,是风动残荷,雪花飞舞的时节,这个季节虽是薄凉,但只要心中充满阳光,我相信人生路上就一定会阳光明媚,天气晴朗。   ——后记         共 539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4)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