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高考落榜的日子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中考作文
破坏: 阅读:1720发表时间:2015-10-21 21:07:33
摘要:我渴望着能走出这座山,到外面去,到城里去……   


   【一】
   1978年7月,也就是我国恢复高考的第二年,我们黄冈县黄坳高级中学的学生也加入到了这样的举国公考行列。
   当时我才16岁,是一名刚刚醒事的少年,真可以说是无知者无畏,面对这样的高考,只觉得好玩,并没有把它同我今后的命运联系在一起。
   当时觉得上大学那只是一个很遥远的梦想,似乎与我无关,不是我这等人所能及的。
   因为从文化大革命结束,到国家教育部门决定恢复高考,再到我们准备参加高考,也就不到一年时间,加上我们山村中学反映迟钝些,灵敏度不高,正儿八经地让我们筹备高考也就半年时间。
   半年时间要掌握当时需要两年才学的知识,我们又不是神童,自然无法掌握,面对这样的高考,我们除了应付还是应付。
   复习时,大家仍然在疯玩。有些小聪明的人开始作“小动作”准备。有些女同学把复习题抄在大腿上,用裙子盖着;有的男同学则将复习题,抄在手臂上,然后穿上长袖;还有的人,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准备着小纸条藏在衣服里。真可谓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现在想起来,真是好笑。
   考试如期进行,感觉与平时的小考没有什么两样,结果都是在我的意料之中。最后,参加高考的全校200多名应届高中毕业生,只有一名学生考取了武汉化工学院专科。即使是这样,在当时也轰动了十里八乡。在乡亲们眼里,他这就是过去所说的“状元”。
   我虽然没有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但是我有一张高中毕业证,像一张小奖状一样。拿着这张纸,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与另一同学坐在一棵树下商量着下步该怎么办,难道真是就像我的父亲母亲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
   这个时候的我,已经开始懂得事理,在思考着我出路的同时,先安心干好农活。
   割谷、插秧、抄田、挑草头等等,一个男劳动力能干的,我基本都干,为的是替家中能多挣1分工分、1份口粮。
   那个时候,我时常在落日黄昏站在屋后的小山顶上,遥望着那接近天际的群山与云海,脑海里尽是一个少年的好奇与狂想。我想像着山那边的那边是什么?云彩上面的上面又该是什么?城市是个什么样子?等等等等。
   “跳农门”的思想,我一刻也没有忘记。
   我真切体会了农村的太多不易。劳动强度大,生活单调泛味,那种苦,没有经历的人,是无法想像到的。特别是农忙时节,越是天气热的时候,越是要在田间地头劳动。人如烘“地皮”,地将烘“肚皮”。自我从稍懂事时起,每年的暑假就是在田间度过的。
   我渴望着能走出这座山,到外面去,到城里去。
  
   【二】
   梦想归梦想,渴望归渴望。
   此时,生产队的干部们为了搞活多种经营,给生产队增加财力,决定建立一个由4人组织成的小型面条加工作坊。当时队里给我们的全部固定资产就是2间生产房间,一台二手的压面条机,外加100斤原料小麦,主要是生产机械面条和手拉油面条。
   这其中要配1名会计兼出纳。生产队长和小队会计见我是个高中生,就安排我做面作坊的会计兼出纳,还要承担一些作坊里的生产工作。
   从技术上讲,生产机械面和手拉油面都没有什么问题,两名面条师傅都是队里手拉面和机械面条高手。面作坊开业不到3天,100斤小麦加工的面粉就分别变成了120斤的机械面条和手拉面。当时的关键是要让面条变成现金。也就是说,我们主要面临的是如何将这些面条卖出去,而这种推销的任务就落在了2个年轻人的肩上,一个是我这个会计,销售后要收钱。第二个就是新嫁到我队里来的一个小媳妇。说她小,是因为她很瘦弱,一阵风来就会把她刮走,年纪也不大,好像比我长个二三岁的样子。
   如果就地销售是没有问题的,我们这个村是个小山村,村与村的距离不远但也不太近,别个村里对我们这里的面作坊并不了解,且那时候能吃上面条的家庭毕竟是极少数,没有人来买面条。怎么办呢?队长就让我们俩挑着担挨村挨户地去卖,如果卖不出去的话,我们是没有工分的,也就意味着我们白干。
   没有办法,我与新媳妇只好挑着面条到各村去卖。一担面条至少有80来斤重,我们那里多是山间小路或田间地头,弯弯曲曲,路很难行,一担面条挑在肩上越压越重,压得骨头酸辣疼痛。新媳妇身体瘦弱,挑不了一会儿就喘粗气;我不到17岁,可以说是肩膀稚嫩,挑长了时间也受不了。
   我们原指望卖一点就会少一点,少一点就会轻松一点。谁知道,来买面条的人大多是用小麦来换,1斤小麦换8两面条,外加补我们5分钱的加工费。如果只用钱买,就是0.25分钱,另加1斤粮票换1斤面条。农村人那时根本就没有粮票,全部是用小麦换。这样换下来,我们的担子非但没有减轻,还在不断地加重。没有办法,我与新媳妇只好换着挑,一人挑一小段路,就这样相互换来换去,慢慢熬着,一路走来一路卖。
   如果说挑担是个力气活,那推销面条就是个技术活。那个时候农村都是统一作息时间,上午和下午全在外面生产,只有中午和傍晚才有人在家。而这时,大多人家在屋里吃饭或做其他的什么,外面很少见到人,我们要想把面条换出去,就要像个小货郎一样大声叫卖。
   新媳妇刚过门,不好意思叫。我是个刚毕业的学生,也不好意思喊。她望我笑笑,我朝她瞧瞧,彼此都喊不出口。
   新媳妇说:“你喊啊!你个儿子伢怕么事?”
   我说:“你么不喊,这这大个人丙戊酸钠治疗癫痫如何怕么事?”
   我们就这样推来推去,她让我喊,我让她叫。
   最后还是我张开嗓子喊了起来:“换面条啦!刚刚下线的新鲜面条——”喊了第一声就不愁第二声了。后来,在每次的换面条的途中,我当主喊,新媳妇当副喊。两个人一路喊来一路歌,也很快乐。我们从来没有因为谁挑担多了谁挑担少了而发生什么争执,彼此相互担当着。
   可以说,当面作坊会计的日子是快乐的。我不用再到田头地间晒太阳、流大汗、出苕力了,每天就在那二间小作坊里压面条、拉面条,也学到了一门技术。
   但这毕竟不是我的理想,我的理想就是要走出去看看外面的大世界。
  
  
   【三】
   面条作坊的会计生活虽然很快乐,但那不是我永远的追求。我的心在远方,我渴望走出这个四面环山的村庄。这种渴望,在夏日的夜晚尤其强烈。因为这样的夜晚,给了我更多想像的时空。当我仰望星空时,看着那闪烁的星光,内心就腾升了一种强烈的到外面世界看看的向往。
   这个兰州治癫痫病首选哪个医院时候,我的远房舅舅给我提供了一个到生产大队的机会。舅舅那个时候是大队部的民兵连长,年轻有为,有一定的权力,这种权力为我到大队部提供了机会。
   到大队部的主要工作是代销店干营业员。在那个计划经济的年代,每个大队只有一个代销店,代销从公社的供销社配置的小百货、副食品等商品,同时还负责农产品及废旧货品的回收。一个代销店也就是一个人。那时,我刚刚17岁。
   虽然我干过面条作坊会计,但我的珠算水平很差。卖面条的账很简单,只用心算就可以了,不必动用算盘。到了代销店账务就稍复杂一些,涉及到珠算的加减乘除,用得最多的是加和乘。
   销售商品好说,有固定的标价,难的是收购鸡蛋鸭蛋等家产品及废旧商品。农村人没有什么收入,日常用品全靠这些东西来换取,所以在出售时,他们真可是斤斤计较,算帐要算到几两几钱,恨不得算到无穷大,这就给我这个珠算很差的人带来了算帐的困难。
   第一次接纳顾客,是个男劳力,见了我这个小毛孩不屑一顾,大声大叫地说要用鸡蛋换煤油及食盐。我一看是18个鸡蛋,心里慌慌,秤难握平,顾客见了,心里更烦,“你会不会卖货啊?一点个伢儿还站这个位置!”
   我也不管那么多,慢慢地跟他过秤、计算,折算好后我对他说:“1斤9两5钱,按1角5分钱一斤算,共计2角9分,只够买一样东西。”
   他向我吼道:“你会不会算账啊?秤肯定有问题,我在家都秤好了的,我秤的比你多半钱,共计2角9分半。你给我秤2角钱的煤油,9分钱的盐,还有半分给我一根缝纫针。”看来,他比我精多了,当年一根缝纫针就是半分钱。没有办法,我只好忍气吞声按他的意思给了他。
   这样,一个月下来,我不仅没有赚钱,还倒亏了20元。如果不补充回来,不仅拿不到10分工分,还要倒赔公家的钱。
   时间长了,我也慢慢地积累了一些售货经验。我先在一张纸上将需要过秤出售商品和收购物品,从1斤1两1钱开始算起,一直算到10斤,列成计算表写在一张纸上,这样,顾客来了,就可以不慌忙地过秤、查表、对照,效率大大提高,也少了许多的麻烦。
   为了解决暗亏的问题,我在收购商品时,就少报个几钱。在出售商品时,就暗中克扣个几钱,这样也不会引起顾客的注意。这都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当时的现实教会了我这个小小的“奸商”。事过3个月,公社供销社的会计来盘存,我居然赚了30多元,属于正常盈亏平衡。那个时候,如果盈利多了,供销社也会批评我们的,只有做到不亏不盈才是最好的。没想到,只3个月时间我就得到了供销社的表扬。
   那时,我心里很高兴,但我没有吭声。
   到了这年的7月份,供销社下达了销售西瓜的任务,要求我们大队代销店要销售6000斤。在任务分配会议上,其它几个大队的代销员都说任务分多了,我没有经验,不知道多少为多,多少为少,分配给我的任务就接受了。
   西瓜拉回来后,正是下雨天,没有人买。除了天气原因外,农民手头紧也是个重要原因。油盐钱都没有,哪来的钱买这些享受品。
   没有办法,见有些西瓜已经快不行了,我就自己开始吃,否则,如果坏了扔掉更可惜。没想到,我吃得太多,最后吃得上吐下泄。自己还不敢对别人说,只好假称肚子受凉让赤脚医生开了药。
   与此同时,我采取分送的办法,送给大队部的一些工作人员和加工厂的人员。先送吃,再收钱。收钱的时候,我又暗中加了价,这样,就把自己吃的那份钱赚了回来。别人见我一个小孩子收钱也不好意思不给,吃了就付款。这样一来,自己吃加上高价外送,6000斤西瓜钱货两清。
   在销售西瓜的总结大会上,供销社的主办会计严厉地批评了那些老销售员:“你看看,你们连个细伢都不如。”为了奖励我的功劳,还奖给了我一个新算盘。
  
   【四】
   到了10月份,征兵开始了,我又找到那位远房舅舅,纠缠着他去当兵。当时他没有答应,让我回去征求我父亲的意见。
   而这一年,我们国家刚刚经历了一次小规模的战争——对越自卫反击战,又称中越战争。作为曾经经历过解放战争的父亲,知道战争的残酷性。正因为他曾当过兵,对军人有了更深的了解,他怕我在部队受不了。他只想让我学个泥工或是木工手艺,在农村有了手艺就不怕没有饭吃,过个平常小日子是没有问题的。
   我毕竟受过教育,太想离开这个小天地了,我当时是铁了心要去当兵,最终我的决心打动了父亲,改变了他的主意。我当时不满18周岁,父亲利用自己在征兵办工作的机会,让我报了参军的名。
   为了当兵,我曾经两次参加体检。一次是参加招飞体检,初试的时候,一切都很正常,但到了县里体检,那个医生让我双腿站直了,然后趁我不备,用一只手的手掌侧着往我两腿膝盖之间一打,没有打过去,我就没有通过。
   11月份,部队又来招兵,我热血郑州癫痫哪个医院治疗好腾腾,就又参加了考试,一考通过。记得是11月2日,也是我穿上新军装的第一天,那天天气很冷,但我心里却很温暖。想着就要吃国家粮,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但真正要告别亲人,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
   也许当时我的年龄有点小,从来没有走出那个小山村,两个姐姐对我不是很放心。临行前,大姐把我叫到一边,吩咐我在外要如何如何听领导的话,如何与战友们搞好关系;二姐则教我如何洗衣服,特别是教我如何洗净衣服领子和袖口。听着姐姐们的千叮万嘱,想着即将要告别这个温暖的家,眼泪就不争气地流了下来。看我哭了,两个姐姐也忍不住地哭出了声音。
   总是担心我的母亲这时倒显得很坚强,她说:“莫像个没出息的人,哭么哭,志气点!”
   就这样,我一步三回头地告别了那个小山村,回望站在水塘堤上送我的乡亲,我再也止不住泪水,不再回头张望,不停步地走向集结目的地......

共 458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郑州哪看癫痫看的好D=5cum8jlgnp3n24ltps5805jvm6">评论(14)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