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心音】我不是柳下惠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哲理散文
列位,我郑重申明,我是柳下惠,但我又不是柳下惠。   我的名字确实是柳下惠。户口本、身份证、工作证、驾驶证等有效证件,都可以证明这一点。但我不是古代那个柳下惠。   从我记事起,父亲就告诉我,柳下惠是柳姓始祖,是中国公认的一位古代正人君子,道德模范。父亲文化不高,索性就给我取名柳下惠,以告诫和提醒我时刻以先辈为榜样,做一个正经的人。   中学时,我知道成语“坐怀不乱”就出自与我同名的先祖柳下惠的故事。大意是:古代春秋时,鲁国有个士师叫展禽,居官清正,执法严谨,后弃官归隐,居于柳下,享年百岁。死后被谥为“惠”,故称柳下惠。相传在一个寒冷的夜晚,柳下惠宿于郭门,忽然有一位女子来投宿,柳下惠恐她冻死,叫她坐在怀里,解开外衣把她裹紧,同坐了一夜,并没发生非礼行为。柳下惠因此被誉为“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被孟子称为“和圣”。   从此,我对自己的名字感到自豪。逢人我便会理直气壮地向对方介绍,我是柳下惠。柳下惠之名,也确实给我带来许多荣誉。自小学始,至初中、高中,我几乎年年是三好学生或是模范学生。   但是进入高中以后,我渐渐感觉到柳下惠之名承载的生理压力。随着年龄的增长,青春的发育。我对异性产生本能好感。看到漂亮的女同学,看到女人隆起的双乳,扭动的细腰,就会情不自禁地产生欲望的冲动,生理的膨胀。后来知道,这叫就青春期躁动。偶尔会在夜里做那种很有刺激的梦,粘粘的遗体弄脏自己的短裤,而羞于告人。后来知道,这叫遗精。都属于正常的生理现象。在夜晚身边没有女人就可能射精,青春期尚且如此,我真不知道当年的柳下惠是如何做到坐怀不乱的。看来柳始祖的定力和修为确实非同寻常。   大学时,我开始感受到柳下惠这个名字给我带来的精神压力。北京治癫痫医院排行每次说到柳下惠这个名字,男同学总是要起哄,女同学总是要脸红,甚至包括一些教授的表情也有些异常。我起初感觉莫名其妙,后来一位要好的同学问我:“你老爹什么名字不好取呀,偏偏给你取名柳下惠?”我理直气壮地说:“我叫柳下惠怎么了?他是中国人的道德模范。”同学不屑一顾地说:“什么道德模范?现在什么年代了?还坐怀不乱,纯粹一个二傻。不是生理有毛病,就是心理有毛病,再就是精神……”不等他说完,我上去就给他一拳。之后,同学们似乎有些收敛,尽量不在我面前提及“坐怀不乱”之类的成语,也尽量少提及柳下惠的名字。   其实,我总体很优秀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文体活动我也是骨干分子。我也看出有不少女同学,对我有好感。但是,她们与我交往都保持一种谨慎的态度,保持一定的距离和分寸。我见到漂亮女人也想多瞅几眼,即便不敢正视,也会偷窥一下。但我始终提醒自己要保持矜持态度,唯恐玷污了先祖柳下惠之名。   转眼大学毕业,许多同学已是出双入对,谈及婚嫁。我仍孤身一人。被我打了一拳的男同学,并没有和我记仇,我们依然是好朋友。这小子一毕业就结婚了武汉哪个医院治癫病好,媳妇就是我的同桌,我们学校的校花。其实,她对我也曾经有过好感,我对她也是一直暗恋着。   婚礼那天,新郎喝醉了,我喝醉了,新娘也醉了。我就借着酒劲闹他们的新房。我埋汰他们,说他们的结合完全是一朵鲜花插在猪粪上,男同学连牛粪都不如,比牛粪还臭,是猪粪。而这朵鲜花本来就该插在我的床头上。我柳下弄花,那是何等的情调。他们俩也不示弱,夫唱妇随联合攻击我:“谁让武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你是柳下惠,谁让你假鸡巴正经”。“找你这坐怀不乱老公哪里还有什么情调呀?哈哈!”你来我往,闹到深夜。我们三个就迷迷糊糊地和衣睡在一起。   第二天醒来,男同学大骂我混蛋,搅了他的美事,让他没有体会到洞房花烛夜的快感。我辩解说:“你们这双男盗女娼,早已做了苟且之事,洞房花烛只是一种形式和摆设,一块遮羞布而已。看看我,依然是坐怀不乱也,你可要仔细检查一下,我可没有动她丝毫汗毛的,哈哈!”两个同学,一对新人,对我无可奈何。此事后来在同学中又成笑谈。同学们见到我都说:“你这个柳下惠,还真是柳下惠,呵呵!”   眼看着同班同学相继成婚生子,而我却依然是钻石王老五。不仅仅父母、同学,亲戚、朋友,连单位的领导和同事也开始关心起我的婚事。   领导关切地对我说:“小柳呀,你也到三十而立的年龄了,应该成个家了。俗话说成家立业,这是相辅相成的事情。就算你柳下惠要做道德模范,这与成家并不矛盾吗。”   到底是领导,这话与我父亲说的意思有些相似:“我给你取名柳下惠,是让你做正人君子,并不是让你一辈子打光棍呀。就是咱始祖柳下惠也是有妻室的人呀,不然怎么会有咱柳氏后裔呀。”   还是母亲实际,不断地托人给我介绍对象。但似乎进展不顺,有一次,母亲埋怨父亲说:“为啥给孩子取名柳下惠呀?有几个姑娘本来同意见面的,可是一听说儿子是柳下惠,就莫名其妙地反悔了。咱儿子这名与祖宗同名,是不是犯了祖上忌讳?我看还是给儿子改个名字吧。”   其实,我到并不觉得柳下惠的名字有什么犯忌讳,那是迷信。我只是在心里有时也埋怨父亲。柳氏名人,不仅仅只有柳下惠。从史书上记载,春秋时卫国卫献公之臣柳庄。唐时,文学家、哲学家柳宗元;大书法家柳公权。南朝梁诗人柳恽,宋代词人柳永,散文家柳开,元代文学家柳贯等,都是为柳氏赢得了声誉的人物。何以非要给我取名柳下惠呢?   不见也罢,免得生些窝囊气。我不明白,为什么现代女人总绕在我到底是不是柳下惠这个问题上纠缠不休。我说我是柳下惠,她们就说我肯定没有情调,甚至没有做爱的能力。我说我不是那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她们就问我为什么又是柳下惠,为什么不改个其它名字。真是有些烦人。有时我甚至想当众把对方强奸了,用事实证明我不是柳下惠。但当我冲动时,我知道我是柳下惠,我怎么做无所谓,但不能诋毁了先祖的名分。   光阴荏苒,转又一年。鲜花插猪粪的一对同学,喜得千金,又请我去喝喜酒。我想到很多同学将聚会一起,他们鸳鸯蝴蝶似的在眼前晃悠,心里总是感觉有几分忧伤、几分酸楚,索性眼不见心不烦,便想找个理由回避。那插猪粪的校花同学,在手机里神秘地对我说:“来吧!有人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柳下惠,呵呵!”   我自然听出她的话外音,看来我非去不可,不然又会出现新版本的柳下惠的故事。   喜筵依然设在这对鲜花猪粪结婚的大酒店,场面与一年前相比,那是相当的壮观。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看来这鲜花猪粪两口子混得越来越好。我仔细看看,几十桌酒席,大体分出双方亲戚、单位同事、同学朋友等几个区域,物以类聚,孰而相拥,推杯换盏,异常热闹。   大凡热闹的场面,喜欢热闹的人或者寂寞已久的人容易醉。我属于后者,所以我又醉了。这次鲜花和猪粪没有陪我同醉,但我看出他们的醉意。我是酒醉,他们是陶醉。   酒席上的人渐渐散去,我趴在桌子上不想动弹。这时走过来一人,轻轻地拍我一下:“喂!你是柳下惠?”   我抬起头,睁开醉眼,见一个端庄的女子站在我面前。相貌竟然与猪粪的媳妇——我的同桌有些相似。但绝不是她,她不会这样问话。我镇定而疑惑地说:“我是柳下惠,你是?”   她没有正面回答,微笑着又问:“你当真是柳下惠?”   “我当真是柳下惠。你是?”   她仍然笑着问:“你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吗?”   连续的三问,让我感觉有可能又是一个恶作剧,于是有所警惕:江西癫痫病转科医院有哪些“我是柳下惠,我又不是柳下惠。”   “哈哈,看来,你醉了。连自己是不是柳下惠都不知道。”   “谁说我不知道,是你不明白,我是说,我是柳下惠,我不是那个柳下惠。”   “还是没有明白,你到底是哪个柳下惠?”   她始终微笑着,尽管她声音也很低,似乎并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的交谈。但是我感觉出她的挑衅和嘲笑。一个小丫头片子,竟然想嘲弄我,我得有力地回击一下。   “我是柳下惠,柳树的柳,下面的下,实惠的惠,如果我们能够相约在柳树下,你一定能够得到男人给予实惠,明白没有?”   “哈哈,是吗?”她脸有些微红,但依然微笑着。显得不卑不亢:“没想到柳下惠还会有柳树下的情调。哈哈。”   我真有些被她激怒了。“这有何奇怪,我是柳下惠,可我不是那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我不禁能够下惠,还能够上床。你敢不敢试试?”   “哈哈!”她脸更红了。“难怪我表姐说,你是柳下惠,但你不是柳下惠,你应该叫柳上床。哈哈!”   “你表姐?”我有些糊涂了。   正在这时,我看猪粪和鲜花两口子抱着他们的小花朵走过来。我恍然大悟。   完了!柳下惠呀柳下惠。以前大概因为自己的矜持而错过机缘,今天可能因为自己的放肆而错失良缘。柳下惠呀柳下惠,因为这个名字,三十多年,下面根本没有得到过任何实惠。   猪粪说:“柳下惠,其实你早该改名柳上床。你要是不敢上床谁嫁给你呀。呵呵!”   我看她们表姐妹两都笑了。我也不好意思地笑了。   我依然狡辩说:“我是柳下惠,我不是柳下惠。”   “其实大家都知道你是柳下惠,也知道你不是那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但是,谁让你是柳下惠呢?”   “希望今后你对别的女人是柳下惠,对我表妹不是柳下惠。”   ……   列位,长话短说,我柳下惠如今已经结婚生子了,为咱们柳家又传宗一辈人。我媳妇就是校花的表妹。媳妇背地里不叫我柳下惠,就叫我柳上床。   所以,我现在向朋友介绍自己时,有一个口头禅:我是柳下惠,我又不是柳下惠。   若听到我这样说,你可千万不要认为我说胡话。不然我看到你疑惑的眼神,我会补充说:我是柳下惠,我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我是柳上床。嘿嘿,你看我实际就是这样俗的一个人。   有人说,人的名字是爹妈赐予的,跟自己一生的命运有很大的关系。我有时想,如果当初家父给我取名不是柳下惠,而是柳上惠、柳实惠,或是柳上床,我的人生历程又当如何呢? 共 375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