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八一】岁寒有清欢(散文·家园)

来源:宁夏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哲理散文

那天,侯哥说:“妞,快起床吃饭,咱今天爬雪山,照些别人弄不来的照片去。”走吧,背上行囊就出发,看看雪天的白云山大峡谷的壮美景色,清心洗欲去。

来到山脚下,朋友说:“嫂子,今天这雪景拍出来才漂亮。”我赶紧拿出相机调试,谁知却忘记安磁卡了。唉,这脑袋是进水了,脑细胞顷刻死完断片懊恼至极。侯哥说:“让你上战场你只拿着枪来不装子弹,你这是想当烈士的节凑。”朋友打开手机拍照,一看,自己的手机没电了,说:“明明昨晚把另一个手机电充的满满的,也忘记拿了。”踏着没到腿弯二尺厚的雪爬到山腰处,他才想起来山里的房子钥匙也忘记拿了,中午吃饭都成了问题……他戏谑地说:“别说我嫂子忘记安磁卡了,我这比她忘记的大方了。”

进入雪山深处,真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原来的山路被大雪覆盖也看不出来路眼儿了,深一脚浅一脚,慢慢移动,一不留神,有可能滑倒滚到深山沟里给野猪作伴,侯哥寸步不离守护在左右,此情此景,真像涨潮说的:“春听鸟鸣,夏听蝉声,秋听虫声,冬听雪声,白昼听棋声,月下听箫声,山中听松声,水际欸乃声,方不虚此生耳。”看着原野皑皑白雪,只有枯枝寒影,松涛阵阵合着雪花的脚步飞舞,雪野里日光淡雅,简单有些苍白。其实,我们赤条条地里来到这个世界上,生命的底色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褪去喧嚣繁华,越简单,越丰盈。当我们放松身心漫步原野,去体味生命深处那些不动声色的美丽,也许就是最美境界的清欢吧。

我们每走一步,都很费力,一会儿就大汗淋漓,喘粗气儿。没相机拍照,手机拍出的也很美。景随心造,心中有风景处处都美丽。翻山越岭终于在下午一点左右到达白云山大峡谷的九龙瀑源头上面的只住着一户人家的盆架村,有个叫明义的护林员妻子看见大雪封门还有几个活物来她这里,稀罕得不得了。说:“咦,恁大雪,您几个咋来啦?现在几点了?等会儿我给你们做饭吃暖暖身子,先上屋烤烤火喝茶吧。”朋友笑答:“我们先去我那里瞅瞅再说,你给我们做饭吃吧。”山里人厚道,看着我们几个人似稀有动物一样,也不在虚说,赶紧回屋里做饭去了。我们几个去朋友的房子跟前一看,钥匙在房门上插着呢,哈,瞧这记性。赶紧生火烧水取暖,每个人的裤子湿半截,身上的汗一消,立即寒冷袭身,下半截被雪侵湿的裤脚也冻成冰坨,鞋与裤子粘连一起了。朋友去河里取水,一不留神掉到河床边雪窝里找不着人了,听到呼救,我们连滚带爬地去救他,他已经挣扎着爬起来变成了雪人,差点没被雪葬,却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笑声在山谷里久久地回荡。冷并开心着,把这几天的烦恼全部抛掉,被风吹跑,想来人生也不过如此,渴有水喝,饿有饭吃,病有所医,累有人疼,玩有人陪……夫复何求?

将近两点,护林员妻子喊吃饭,这时候才觉得饿的前心贴后背的心慌难受。人家做了四个菜:一盘炒土鸡蛋,土豆丝,辣白菜,胡萝卜腊肉,柴火锅馍,面疙瘩稀饭,香的满嘴流油,吃得肚子滚圆,打着饱嗝要站不起来。朋友感激地说:“今天的饭菜是这辈子最好吃的饭菜。”吃罢饭,走出她家,来到原野,想去四面山里走走,一只鸡被我们惊动了,站在树梢上咯哒咯哒叫,仰头张望,那只鸡还真是不怕冷,心想:站在树梢干嘛呢?问女主人:“你家鸡恁冷,咋跑到树梢上去了?它想干嘛?”女人说:“睡觉呗。”我噗嗤笑到:“你家没鸡窝?”答:“有啊,它不住,夜里有黄鼠狼骚扰。有次半夜,有一个黄狼来到鸡窝里吃鸡,我把黄鼠狼捏死了,它都不松口。所以,我家的鸡一般都在树上卧了。”“那卧树上恁高咋上去的?”她说:“我家鸡都有本事,会飞呗。公鸡卧最高处站岗放哨,母鸡们就卧在公鸡下面的树杈上。就这也不中,这几天雪大,黄鼠狼吃不到鸡了,老鹰来了,把我的鸡从树上叼走了七八只,管了这头管不了那头。所以,公鸡卧最高处是保护母鸡呢。”感叹唏嘘,动物尚且如此怜香惜玉,何况人乎?

我好奇想看看她家鸡到底会飞不会飞。就大声吆喝,那只公鸡“嘎嘎嘎嘎”飞到十多米处稳稳落下,真让我大开眼界了。亲,你见过你家的鸡能飞到十多米的树梢上,再从树梢上飞到十多米的地方落下吗?反正我是孤陋寡闻头一回遇见。鸡飞落处,惊吓着了她家卧在屋子里的一群羊,它们“咩、咩、咩”叫着依次从屋子里走出来,好不壮观,大约有七八十只吧,它们一看都是见过世面的羊,不怕人,仰头看着你,咂着嘴,可爱极了。朋友摸着羊头,那羊羞涩地把羊头一偏似乎说:“死样子,摸我的头干嘛?”我拍下了他们的瞬间留作纪念。谁知,那些羊跟着我们亲得不得了,他们被风雪与世隔绝,看见我们这些异类竟也热情得亲密无间,它们活得那般透亮,喜欢就要靠近你,好似这茫茫大千世界里天地清明的澄澈,它们内心的小千世界里也有寂静与欢喜。

望着四野茫茫,我没有和他们一起到处走,又回到屋子里和女主人拉话。我问她:“村庄的人家都走了,孩子们都在县城里安家,你为何独自留守深山老林?”她说:“我喜欢清静。养了一百五六十只羊,二十多只牛,几十只鸡。一年收入十多万呢,我舍不得它们。”我说:“没看到恁多羊啊。”她答:“有几十只在山上没下来。”问:“恁大雪,它们咋办啊?不会冻死?饿死吧?”她噗嗤笑说:“不可能,啥时候也饿不死冻不死它们,山上有吃有喝,自己又穿着羊皮袄。”问她:“那你家的牛呢?”她答:“也在山上。”问她:“也不会冻死?饿死?”她说:“不会,那牛精着呢,它们知道找个背风坡卧,渴有水喝,饿有树叶树梢吃,还穿着牛皮衣呢。”不由感叹它们野外生存能力的强大,这要是我,不冻死也得饿死。她说:“我养的这些动物们,我也只是知道个大概数。我把它们放牧山上,几个月也不去找它们,等它们回来,我的羊就领着她生的娃儿们回来了,拖家带口不知道给你多少惊喜呢。不过,也有走丢的。今年秋天,我的羊跑到山西坡那面了,山西坡的人家给我捎信儿说让去撵羊,我说,你们给我的羊卖了吧。随后他们就把卖羊钱给送过来了。”问:“他们咋知道是你家的羊?你们认识?”她答:“不认识,我的羊打的有号,他们认识号,山里人实在,家家户户大都养的有,为了辨认,都会把自己家的动物们身上涂上符号。”我感慨万千地说:“还是山里人敦厚,小时候见过父母买过打仗鸡、鸭、鹅,第二年卖鸡、鸭、鹅的人去收账也没见过谁家赖账。而今,这要是在城里,谁把羊弄丢在大街上,早有人捡到把那羊杀吃了,让你连羊毛儿都找不到。”问她:“这山里空气好,你多养点鸡,土鸡和土鸡蛋紧俏得很,你的鸡也没恁多呀,明年多买些鸡仔喂养。”她说:“这些年没买过,我的鸡有的都活七八十来岁了,从没病死过,都是老死的,母鸡们一到春天都会一只母鸡领回七八十来只鸡娃儿回来,它们自由恋爱结婚,生完孩子给我带回来一窝儿小鸡儿,我家的鸡也是大概数。”瞅瞅人家的动物都是遵循自然规律生存,真比一些脑残的破专家强,整些什么转基因农作物让人吃了得些稀奇古怪的病,导致不会生育甚至绝种。

正说着,走进来三只健壮的狗。两只灰花,一只黑背狗,狗的主人跟在后面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掌柜哩,有水喝不?”两个精瘦黧黑男人裹着冷气进屋,女人赶紧给他们倒热水,又把我们吃剩下的饭菜热上,他们狼吞虎咽地吃着。他们的狗估计是又冷又饿,那只黑背狗卧在主人身边,那两只受伤的灰花狗冻得发抖,赶紧走到那堆火旁烤火取暖,我窃笑说:“你们的狗真聪明呀,知道冷了去烤火。”有个男人答:“它们也是又冷又饿的,要是吃饱喝足,生人就不敢近身,它咬人。今天是让它们上山守护羊群撵野猪了,一个野猪也没逮着,还把羊群赶得差点跑散,它们知道无功而返不能吃饭,所以谁都不敢叫唤,装得温柔让人可怜。”我又问他:“我看你的狗也不是传说中的灵提狗呀,听说灵提狗上山撵野猪是拿手活,那只黑背狗也会?”他答:“那两只灰花色就是灵提狗,吃得有点胖,走样儿了,那只黑背狗是土狗,它跟着跑习惯了,也就知道自己该咋做了。”哈,这也像人一样,跟着啥狗学啥狗啊。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不禁莞尔,这年月,山里的动物与人们和谐相处,真比一些人渣坑蒙拐骗、争名夺利强多了。心想,人,生在尔虞我诈地现实生活中,有时真不如动物们活得简单通透。

云山苍苍,大雪茫茫,世俗的烦恼忧愁都不在此间。也许,一壶酒,一炉火,在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小聚,相谈甚欢,相顾一笑,莫逆于心,“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就是清欢。可我说,清欢在生命里无处不在,跳出名利的困囿,只要我们用心细细去寻,细细去体会身边的点点滴滴,总有美好和惊奇与我们不期而遇,就能寻找到清淡的欢愉。

清欢,来自我们对平静简单生活的热爱和追求,无关乎物质,就像那个护林员的妻子,宁可放弃都市繁华生活,独守深山老林。我想:她不会是只追求养那些动物们能给她带来经济效益吧,她也许是在于心灵的那份宁静,岁寒里如有清欢足以暖心。

治好癫痫得花多少钱?太原专科治癫痫医院癫痫病有什么诊断标准吗福州看癫痫病医院在哪里